潘盘她s

      榈肖瑶自吃了那蛇胆和野蜂蜜配制的药,病情迅速好转。更奇的是,自已的内力也大幅提升,这可是从未想到。内心不但欢喜,也对这夏可欣更是痛爱。看到夏可欣的武功有成,心情更是高兴。一天她对可欣说道:“欣耆儿,我们两人在Ꮅ这山上已三年有余,不如我带你到山下去走一走,看一看,也好长点见识。”

      夏蝣可欣听师傅要带自已下山自然是特别高兴,从内心来说这鱦也是求之不得。这天下山后,二人来到一座不算大的城镇。可城镇的繁华却让夏可欣开了眼界,长年累月呆在那大山之中,下得山来看成到什么都感到新鲜,看到什么都感到好奇。

      二人在街市上走着、玩着,哪里热闹往哪里去,哪里好玩往哪里凑。这时,夏可欣看到前仜面有好多人正围在那里不知道观看什么,出于好奇,她拉着肖瑶说:“师傅,我们快去那边看看。”

      肖瑶笑着说道:“ꦛ好、好!”便跟着夏可欣来到人群之中。

      但见那人群围绕之中,原来㙝是两个卖艺之ᮀ人。他们大声叫洲道:“在下兄妹二人今日献丑了,还望各位有钱的捧个钱场,无钱的捧个人场。”说罢,哥哥使用长枪,妹妹使用单刀,就开始相互打斗起来。

      䕱 夏可欣在一旁看的高兴地是拍手大声叫喊:“好、好!精彩、精⺝彩!”

      就在此时,夏可欣看到一个小偷趁着人群拥挤之际,在偷窃一个人膯的钱财。那窃贼在众多人面前有恐,全不把周围的人放在眼里。夏可欣一看可来了气,大声叫道:“有贼!”说罢也不再看那兄妹二人的对打表演,便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 那贼人听见有人喊破他的偷窃行经之后,拿着钱袋慌忙想逃窜。ṭ

      夏可欣岂能让他逃掉,她脚尖一点使出轻功便追了过去。那贼人也不是寬普通角色,他脚法也是十分灵活,左突右闪很快就钻出人群。 ࠛ

      夏可欣也不示弱,一直追␄他追到一胡同里。虽然那贼跑的非常之快。可是,夏可欣毕竟学过武功之人,轻功也十分的好。只见ᄎ她双脚一踩路边的墙壁,身体向前几个翻转,便站在那贼人的前面。

      “鰾你这个大胆毛贼,还不赶快把你偷ຳ的东西交出来!”夏可欣厉声说道。

      那贼人开始还有点胆怯,可一看到原来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子,胆子便大了起来。便哈哈笑道:“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黄毛丫头,不在家里识字绣花,跑到这里来管老子的闲事,你是不是活得襡不耐烦了。”

      夏可欣还从来没有听到过有人敢这么喊她黄毛丫头,她一听便来了气,双目睁得大大的。本来水汪汪的大眼睛,这么一睁变得更大了。本来看到这贼人就不顺眼,这么一气,可气得她面颊粉扑扑,煞是可爱。她生气地说道:“你偷窃之事怎么是闲事?你这是无耻行经。再说,天下人管天下事,你偷盗之事我就更是要管。”

      “哈哈!小黄毛丫头生气了。可我的事岂是萼你能管得?你也不看看我是何人?”那贼人放肆地继续笑道。

      “噢?!我到是要看看你是何人,也让你看看本姑娘是何人。”夏可欣话音刚落,便一拳向那贼人的脸打击。

      那贼人一见滲来拳,伸出右手去抵丒挡。岂知夏可欣的力塚气之大,把那贼人打的是连连后退了好几枂步。夏可欣又是一拳打来,那贼人知道她的拳头力道很大,也不敢再硬挡了,就只是闪躲。

      那贼人ꒊ身子比夏可欣高出许多,虽是左挡右闪,却显得十分狼狈。就在那贼人闪躲楼之际,夏可欣飞起一脚踢向他的胸膛。那贼人闪躲不及,被一脚踢倒在地。

      夏可欣笑道:“怎么样,毛贼?赶快把东西交出来,我或许还可以饶你。”

      那贼人这时心知自己不是她的对手,就跪倒在地上,低声下气地说道:“是小的该死,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女侠,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就在这时,漲突然有两支飞镖从夏可欣的身后射来。夏可欣听见背后生风,顿时便知有人在背后偷袭。她一轶个前腾空翻身,躲过两支飞镖。那两支飞镖的劲力相当之大,一下打在对面的墙上,入墙三分。

      夏可欣立稳脚跟,大声喝道:“是哪个卑鄙小Ԫ人,敢在背后嶑偷袭,快点给我滚出来。”

      她话音刚落,␞从胡同口闪出五个人来。为首一人拆身穿长袍,手里拿着一把纸折扇。他那一副装腔作势的模样,到也颇有几分书生气质。不过他脸上总是露出几分奸笑,让人看了生厌。他身后四人是青一色打扮,手中都拿着大刀,无疑像是打手。

      那穿长袍人阴阳怪气地说道:“我还没问,是哪个大胆狂徒敢在本大爷的地盘上闹事?她是吃了熊鋅心豹胆了,还是不知天高地厚?”

      “你的地盘?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大庭广众之下,你未必还敢为非作歹?看你一副假正经的样子,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好人。像㯍你这种卑鄙小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也不想想后果?”夏可欣斥道ኅ。

      那穿长袍人一听心中不悦,面露愠色地说道:“好你个不知好歹的黄毛丫头,要不是看你生的如花似玉,我那两支飞镖꺽早已经将你命送归西天了。”

      这夏可欣可是伶牙俐齿的,她呵呵笑道:“你这种卑鄙小人真是不知害臊,明明是自己的武功不行,却还要在这里说什么大话。ຽ你难道不知羞耻吗?”

      那穿长袍人听后显得气愤起来,他大声怒道:“你这黄毛丫头口齿好生厉害,你可知道我是什么人?在这廗里得罪我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嘨

      夏可欣笑着说道:“我管谪你是什么人,我只知道我想得罪谁就得罪谁。而且我得罪的人都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他们个个都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哈哈!”她故意潌借用那人的话来反说,气的኎那人䒃双目怒睁,七窍生烟。

      这时,那个贼人突然跑到穿长袍人的面前,‘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哭喊着说道:“贾大公子,求求你救救小的吧!这个小女人见小的身上有坖几个钱,她又自恃会几뗜下武功,就来抢小的的钱财。ﺥ这你都看到了,求你帮帮我吧。我家里还有妻儿老小的,还要靠这点钱生活吃饭呢!”他一把鼻涕一把泪,有声有色的诉说着。

      那贾大公子则笽笑道:“好说好说,本公똨子平时最喜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更何况你我又是相识的,遇见不平之事我岂能不帮쯾、岂能不管?”

      夏可欣听那贼人所言,心中有气。没有想到这个贼人还会当面撒谎,还会倒咬一口,还会如此地血口喷人。她气愤的说道:“呸ტ,뛳好炾你个毛贼,做贼不说,还来耍个贼喊捉贼的鬼殷把戏,你真是个鄙郫无耻的小人。你以为谁会相信你的鬼话?”

      那贼转过身来说道:“你这小臭女人,信不信可不是你说了算。我们贾大公子可是火眼金睛,他可是这城里的首富,这城里的钱庄和赌坊可都是他们家的。我们贾大公子风流핯倜傥,更是矂武功盖世。你要是得罪于他,你可就動死定了。”

      那贼人得意扬扬地把那贾公子吹嘘一番,无非是想拍一下贾大公子的马屁。

      那贾大公子听到那贼人的吹捧,果然是开心的很,不由地全身抖了起来。

      닑 夏可欣可不愿听那吹牛皮的费话,说퐇道:“我管他是假大公子还是真大公子,你这毛贼必须把偷的钱交出来,否则别怪本姑娘不客气!”

      贾大公子摆出一副止高气扬的神气样子说道:“他如果不交出来,你又能把他怎样?”

      “不交?不交我就……”夏可欣话未说完,就一个箭步冲듀了上去,一把抓向那个贼人的胳膊一提。那贼人顿时痛的直叫,蹲在地上不敢站起来,只是用乞求的眼光看向那贾大公子。

      贾大公子没想到夏可欣在自⚂已面前会如此大胆,忙伸出纸扇想来阻挡她。并说道:“你这黄毛丫头休得无礼,你不要目中无人,我贾天龙可不濳是吃素的。在我的地盘由不得㑤你撒野,这里可是我说了算。”说着手一挥,身后四人一下将夏可欣围了起来。

      읐贾天龙又说道:“黄毛小丫头,我看你人长得不错,不如跟我回去当个小丫环。保你有吃有喝,冬穿棉夏穿绸的。你要是把我伺候好了,你就会有享不尽的荣华쬇富贵。”说完便是浶一阵哈哈大笑。

      夏可欣听他胡言乱语,怒道:“你个狗嘴里吐不出旗象牙,给你当箻小丫环就怕你没这命。告诉你,休得再胡言乱语,否则对你也不客气。”

      贾天龙怒道:“你这不识抬举的黄毛丫头,岂敢和我贾大公子无礼!”说着他手又是一挥,那四个打手都将刀挥起,齐向夏可欣砍来。

      ㌥ 夏可欣也没想到他们会真的动刀乱砍,于是忙左躲右闪。夏可欣人小身法又十分灵活,那四人虽围住돜她,可也耐何她不得。

      夏可欣虽不惧那四人,不过毕竟是赤手空拳。与四个持刀人相斗,虽然她武功高于这四人,但也只能是招架和躲闪。

      正在夏可䬦欣与那四个人斗得正酣时,贾天龙见那四个打手却奈何不了一个黄毛丫头,心中不由地来了怒气。觉得此时有机可乘,竟然又发出一支飞镖射向夏可欣。这飞镖速度챡极快,又是朝着夏可欣的后背打去。

      夏可欣也感觉身后有飞镖向自已打来,此时正被四人缠住,根本就无法抽身蠻闪躲。眼见那支飞镖就要打中夏可欣,突然一个身影“嗖”的一声从她身后跃过,将那支飞镖稳稳接住。并同괌时,手中剑一招出手将那四人击退。

      肖瑶这身影快得是一接镖,跟随着就已一剑击出,动作是十分迅速。贾天龙和四个打手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夏可欣就已经跳出圈外。 ᧳

       夏可欣也被刚才的情景吓了一跳,定了定神,笑着说道:“师傅,你们来的正好,帮我再教训教训这趈帮混蛋。”

      正说话间,贾天龙和那四个打手见有人来搅了局,大为不快。那贾天龙又是一挥手,那四个打手又挥刀向肖瑶砍了过来。

      싘肖瑶并不闪躲,直接就迎上左边二人。夏可欣也迎上右边二人,并乘机勾起一脚,直接踢到冲在前面那人的手풵腕上。那人的刀应声落地,不等他再捡起刀来,夏可欣又是一拳打过去。那人闪躲不及,鼻梁遭到重重的一拳,顿时鼻子鲜血流出不止。那人自顾捂着ﺕ鼻子,倒在地上哇哇叫痛。

      夏可欣又乘机用脚尖在地上一挑,兏单刀飞起落入她的手中。她这时手持单刀更是如虎添翼,挥动刀向着剩下的那人砍去。一刀直砍向那人的头顶。

      那人惊慌之余举起刀来抵挡,岂知夏可欣的单刀只是在空中一停,手腕一抖,刀已变成横向扫向那人的脖子。这一刀的速度컣奇快,那人根本无法躲避。

      就⼌要砍中时,肖瑶喝道:“不可伤及性命!”

      夏可欣听到肖瑶喊话后,手腕急速一扭,转动刀柄。本来是刀刃要砍向那个人的,这一下瞬间变成了刀背。但是,这一刀力度并不大,可也把那人登时吓得倒➍地晕了过去。

      ⛠当夏可欣看向师傅时,师傅肖瑶只是二招,一人已被打的趴在地ᜌ上。她手中的剑已架在另一人脖繣上,那人早已吓得是魂飞魄散,跪㵠在地上不停求饶。

      瞬间那四人就被打败,贾天龙只看得是目瞪口呆。等到他反应过来时,肖瑶和夏可欣已经走了过来。他大惊之下,转身就跑。夏可欣岂能容他逃掉,一个腾空前翻,就站在贾天龙的面前。贾天龙又想转身向后跑,可是一见肖瑶正站在他面前。

      他被吓得是魂飞魄散,惊叫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㓘?我可是本城的贾公子,你们最好不要来惹我。”到了这个时候,他还用这句话来吓唬人뚅。

      肖瑶伸出左手,一把抓住贾天龙的手腕。这一抓如同铁爪一样,贾天龙顿时痛得大叫。夏可欣过去又把那偷窃贼人提了过来,一脚踢在他的腿弯上。那贼人也吓得尖叫一声音,‘扑通’一下跪倒在肖瑶面前。

      夏可欣呵呵笑道:“喂!贾大公子,怎么现在变熊了?你不是挺得意的吗?现在怎么没脾气了?”

      这贾天龙虽然狂妄骄横,却也有几分骨气。他大声说道:“哼,今日本公子载到你们的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贾天龙也是个铮铮铁骨汉子,宁愿站着死,也不跪着生。”

      肖瑶并不理会他,就见夏可欣对那偷窃贼人说道。“我是从不随便杀人的,只要你向我磕头认错,并把钱还给人家,我就放了你们。”

      那偷窃贼人吓得不敢多言,可贾天龙却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委풝屈,他愤恨地说道ᯖ:“你休想!我贾天龙何时曾向人屈服过。”

      “呵,还不服气?就凭你刚才飞镖偷袭,我岂能饶你?”夏可欣说道。

      此时,肖瑶不解地说道:“欣儿,不是⫀抓贼的吗?怎么和此人扯上关系了。”

      “这人蛮不讲理,帮助恶人,还悡在背后暗箭伤我。我今天就是要给他点颜色看看,让他记得今天的教训,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了?”夏可欣믧说罢便举起刀来。

      就在此时,忽然听见有人大喊:“住手!”

      众人都是一惊,夏可欣也是一惊,刀停在半空中。她转身抬头一看,只见叫喊之人乃是一

      骑马之人。一副教头打扮,腰间悬挂着一把刀。看他容貌长憱的好生威猛敋,浓眉大眼,满脸胡须,他身高体壮,脸上隐约有䉟道疤痕。

      再看他身后,跟随有十多名紧身衣装饰的汉子。后面还翥有一台轿子,轿子之后又有十多玬名随从保护汉子。只听见那轿子里面传出声音来:“孙总教头,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那人姓孙,名继坚,是一名总砯教头。他回答道:“回员ṻ外大人,大公子他正被人欺压。”

      “哦씕?有这等事,是谁这么大胆,等我出来看个究竟。”说罢,轿子的帘子一开,从里面走出一个员外装饰⎛模样的人来。

      贾쇖天龙看到那员外走出轿子后,音声悲凉的叫道:“父亲大人,快来救救孩儿呀!”说来也可笑,这贾天龙本来是要救人的,如今却要喊人来救他自己。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