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獾宝盒下载

      “咦, 你次怎么待么久?”秦安安和晏君芆泽一来到地下办公室,就见到了窝在办公室,和部门成㚴员一起吃晚餐鹰雕。

      办公室里, 并排打开两台电脑上,一个在播放《神雕侠侣》,另一个则开着个文档, 秦安安扫了一眼,上面全是吐槽的话。

      “安安,你过来啦?”

      章璐打个招呼, 又到秦安安身后的晏⛔君泽,“晏先生是过来办冞理证件吗, 㖭岑噜部长说,你来了直憗接去找她就行。”

      摲 擱“行,那我们就緎先过去了홉。”秦安安正说着话,就听一旁键盘声噼里啪啦푳地响起。

      等她抬头去, 却又见那新打出的一行小字被快速删掉。

      鹰雕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剧ݩ,似乎根本没有搭理她的意思。

      雕兄还真是一如既往傲娇。

      秦安安思离开前朝说了一㰔声, “我们办完事再出来找你蟢。”

      才将目光从屏幕唩上移开, 向秦安安和晏君泽,矜持地点쿲了点头。

      岑部长这会儿就在部门。

      部门地下办公室, 是଑按圆环形态分布,大部分办公室和会议室分布在圆环外圈, 数已经修炼至炼气中期以上修士, 则ᦍ分配至内圈办公室。还有间常年空着, 以便大家在闭关冲击下一个境界时随时申请。

      两位部长的办公室就在内圈最靠南两间,要穿过整条走廊,才能来到。

      晏君泽事先和岑部长约过时间, 岑部长已经将一部分手续办完,见他们过鐹来,就招呼他们二人坐下,“晏先生工作证件已经办理好了,等下去录入瞳纹,注册部门软件,晏先生便能正式成为我们中一员。”

      岑部长将证件递给晏君泽。

      秦安安扫了一眼,晏君泽魉的职位与她一样,都是部门顾问,不过权限等级暂时比她低上两级。

      办完晏君泽的手续,岑部长让人送过来一大一小两只行李箱。

      箱子似乎很沉,送过来的人费好大力,才把们拖进岑部长的办公室。

      秦安安问,“装是什么?”

      亿

      輹“是前不久,从藏省那边带回来的。”说起个,岑部长脸上多分笑意,“次我们在藏省发现了蕴含灵气矿脉,初步估计,至少能开采五百吨蕴含灵气矿石。”

      她指指墙角箱子,“里面都是矿鞲石,比不得玉石里灵气纯粹뎦,但胜在量大,部门每人都能领一些,修为在炼气初期部员可以领取装满十䓋八寸行李箱矿石,中期就ℇ是装满二八寸。”

      Ὕ 还只是第一批,늤有条矿脉,至少能将部门成员修为,都拔高一小截。

      想到这,岑部长便拜托道:“可不可以请你们两个,给部门里巑修士讲讲修炼心得?”

      原本她只打算请껰秦安安,可今日一见,晏君泽的修炼速度,竟比当初秦安安还‹快。

      “我之前附身在灵兽身上修炼过一段时间,修炼方式没有什么参照『性ᔙ』,不过᯺我倒是愿意分享一下突破₳引入体和炼气期一层时奂的感受,或许对还没有迈入炼气境一层部员,能够有些帮助。”晏君泽如实说出自己想法。

      “磗那就下周一?我让那些还处于引入体境界部员都来听听。”像是章璐、小卢他们,就都还处于引入体阶段,部门像这样的ﴵ成员不再数,至少占整个人数的两成。

      敲定下周分享心得时间,秦安安便问,“对了,岑部长,有关陈麦的调查有没有什么进展?”

      “我正要跟你说这个事。”岑部长拉开办公桌抽屉,从里面取出一份文件,“陈麦的遗体找到㵋了,就在云省、藏省交界处一座峡谷中。”

      “她不是跳海『൩自杀桬』吗?”秦安安一头雾水接过岑部长递来的文件。

      匬 栤 她还记得不久前,部门⤄才刚特调查出,陈麦『自杀』前最后的目击者,是在海市海边见到的她。 ⤔

      海市距离云藏交界处,可是几乎横跨了整个华国。

      湌“你先。ᙶ”岑部长示意。

      秦安安和晏君泽同时低头ꓞ看去,遗体被找到时,早已被懖掩埋在沙石之下蠒,只剩一具쁥白骨,若非腕骨上套着手链和手表引起重视,恐怕都没有人会发现,她就是陈麦。

      再往后看,秦安安不由瞪大双眼。

      在发掘出陈麦尸骨的地方,还有一具婴儿的尸骨,专惕家判断,婴儿死亡时还未足月。

      结合陈麦那具尸骨的情况,初步判定,婴儿是被人从母亲腹䎿中刨腹取出的。ʰ

      秦安安不寒而栗,样的情形像极之前那几个例子,“会不会……熀和之前楚云萍涉及那几个案子有关?”

      当时쬮那四孕『妇』,也曾被人残忍地刨开过腹部。

      “有个可能。”岑部长面『色』凝重,如果个案件真能串联￧到一起,那这背后,便是一场前后延续二余年的巨大阴谋。

      “得快点找到殷虹莉。”秦安安貦说,“如果殷虹莉就是当年的陈麦,换魂以后,她的身体就成没有灵魂躯壳,很快就ᗎ会失去生机……我们得ꂮ弄清楚,到底是谁在这个时候,把她的身体从海市,带到了云藏交界?”

      “许教授已经훱开始着手闐提取骨骼物质,如果顺利的话䉢,也许能依照搜魂仪器,䋕找到殷虹莉下落。”刨除这个办法,他们也实在很难,在异国他乡找到一个可以藏匿的人。

      秦安安和晏ԝ君泽ۙ没在部门停留很久,从岑部长办公室出来后,就离开部门,开车返公寓。

      価鹰雕也缩小一圈身型,跟着他们一起上车。

      “他说好久没去串门了,想去你家串串门,顺便探望一下家里腊月。”晏君泽打着方向盘,翻译道。

      有韊晏君泽在,与雕兄沟通起来确实方便不。

      秦安安心道,腊月可一点不想让雕兄探望,上雕兄怔破窗而入,腊月害怕两天才缓过劲儿。

      再⇐多来几次,估计都要ptsd。

      现在刚过晚高峰,路上车流依旧不,开一刻钟,才到一半路程。

      秦安安手机这时候响起旵来。

      刚一接通,里面传来章琳有些焦急ﲪ的声音,“安安,你现在是不是在民航䚙医院附近?能不能过来一趟,我个案子有些棘手。”

      部门软件上可以到附近部员信息,以便相互求助。奮

      章琳就是根据这个,找到秦安安。

      晏君泽也听到了手ا机里传来的声音,向秦安安去,见秦安安点了点头,便在路口调头,往开去。

      秦安安握着手뼫机,“行,我们马上过来,你在哪栋楼,쳡哪嶳个病房?”

      章琳立马报出一个病房号。

      民航医院就在这噁条路边,拐个弯就到。秦安安挂断电话,晏君泽已经开到了医院正门。

      “停车场在后ꋴ面,要绕一圈,你先上去,我停好车就上来找你们。”晏君泽打开车门锁,扭头对鹰딪雕说,“雕兄,你和安安一起去吧,不过还得麻烦你缩小身型,别稴让普通人看到。”

      雕兄턐叽叽咕咕两声,把自己变成一只大拇指大小『迷』你鹰糧雕,站到了秦安䬋安头顶上发卡上。

      秦安安见站稳,连忙推开车门。

      只有晏君泽听清雕兄刚刚那一䨯句话。

      是在说,“竟然让雕爷我帮你去保护女朋友!” 쒚

      章琳在住院楼八层单人病房,病房位于走廊尽头,门口站着两㤹名章琳行动小队成员,还有相貌相似一老一在旁边来回踱步。

      秦安安一过来,章琳赶紧把她迎进病房,“病床上胡女士,就是这次案子受害者,从半个月前눵开始,她就经常见到鬼魂。警方将案子转到了部门,我今天正好在这边办事,就接个案子,我来␅的时候病房里确实有阴气,却没有到阴魂。”

      章琳指指墙角贴的两张平安符,“我想着先用灵符防냠一防阴魂作『乱』,结果符刚贴上,胡女⇢士就突然昏了过去。而且……我感受不到她魂魄,安安,你帮我她是不是离魂?”

      胡女士大约四五岁年纪,面『色』苍白如纸,弞秦安安走到病床边,抬手搭上她的眉心。

      忽然脸『色』一变酠,对着胡女士大喝一声,“哪里来的孤魂野鬼,还不快快出来!”

      她的声音中蕴含几分筑基境大圆满的神魂威压,乍一开口,就连⹐章琳都忍不住后退两步。

      与此同时,胡女士的身体微微颤动两下,一道影子从她身体里飘出,顺着与秦安安相反的方向,朝窗边逃窜。

      发夹上站着『迷』你鹰雕忽然动了,尖利的小嘴轻轻一张,一缕清风凭空出现,阻挡在了影子逃窜路径上。

      就在那道影子想改变方向时,清风已形成一个三百六十馲度的圆环,将完全围拢在中间。

      秦安安也在这时,掏出了她抓鬼时常用的道⊏具,一把拧开瓶盖,对准影子方向,“雕兄,帮我把赶进里。”

      “够,放开我。”

      阴测测女声在病房内响起。

      産秦安安和章琳看向风中若隐若现影子。

      嗂阴魂竟然能够开口说话,可见做鬼䄚的年头不浅。

      能够蛮过章琳的搜查,背不住修为比章琳还高,那就已经接ࣔ近于炼气中期。

      秦安安威压锁定住它,沉声问,“你为什么附着活漦人身躯,又为什么将她魂魄禁锢?”

      被困住阴魂似乎认清自己打不过秦安安和鹰雕,不情不愿地开口说郔道,“那是她活该。”

      她冷▘哼一声,语气中带着分讽意,继续道,“种缺德东西B,就不该活在世上,我只是略施惩罚,让她长长记『性』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