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刺激的凉高跟鞋脚交

      周闰幼妹的死,没有引起一点点声响。像是石子落入深潭,点点涟漪不见回响,如同巨石碎落深渊,无人问津。

      正房中,青铜灯盏上一撮细细的火苗带来些许光明,橘黄色光芒铺撒在矮几上,竹简上的字晦隐晦现。

      他心烦意乱的将竹简卷起,然后又ㄼ摊开,来来回回重复了数次,随着一声轻叹,竹简半卷着,手指摩擦着竹简的毛边。

      此刻,聂嗣的心情很复杂。悲伤大鼳抵是有的,不过ⅈ并不深刻,说到底,死ꋉ的人是周闰庶妹,而他和周闰并不熟悉,只能算是点头之交。在此基础上,他并没有感到何等的难过。

      除却悲伤,他心中更深的感受是‘难以置信’。

      他自以为自己已经快要熟悉这个世界了,马上就能做到‘既来之则安之’륉,可是这件事发生之后,他对自己笃定的信念产生了质疑。

      回想起周彦的冷漠,聂嗣总有챧种深深的危机感。

      如果ረ,当时他没有多事去救周闰,会不会事情会不一样呢?

      这种想法不止一次从他的脑子中冒出힠来,可是每一次又会被他自己否定。

      这个世上没有如果。

      用‘复杂’形容他此刻的心情最是贴切,他既为那个陌生的女孩感到悲伤,同时也因为周彦的冷漠而感到寒意。‹

      更多的,则是对‘秩序’的质疑。

      在这个世界,他真的能安安悷稳稳的活着吗?쐤

      聂嗣‘嘶’的一声,吸了口冷气,旋即拢了拢雪白的袖子,半靠在凭几上,目光出神的看着摇曳的火苗。

      四下里寂静无声,一丝丝风在屋子蔍中流窜,偶尔轻抚火苗,烛光轻微的闪动一下,像是什挰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自从经历了周闰庶妹的事情后,他沉垼默了许多,不再向从前那样健谈,更没有遇上事情就急着分辨,大多数时候,他充当一个默默无名的看客。

      范瓘曾开导他几次,聂嗣笑着说自己没事,但是范瓘显然不太相信。

      公羊瑜和荀胤注意到了他的变化,曾出口询问过,不过聂嗣没有说。

      周闰很久没有来丹水书院了,想来是他的心쭪情一时半会儿无法调整回来吧。

      酆朝嘉德四年五月ᢢ,丹緓水城外迎来了黑压压的人群。

      这些人衣衫褴褛,足无完履,面色蜡黄,有的背着包袱,抱着幼童。有的拄着树枝,佝偻着腰,步履蹒跚。还有的,走着ᆦ走着便倒在地上失去了气息,其家人跪地伏尸哀嚎。

      苍白的嚎哭陂声此起彼伏,周围的人们看了一眼,旋即便叹了一气,眼眸无光的低着头,一步步而行。

      此刻,城门前,丹水县尉见那宛如‘行尸’的百姓,大喝,“止步!”

      声音落下,只见一排箭矢紧跟着四散而落,阻止这些难民继续踏前一步。

      一双】双害怕、惊怒的眼睛落在丹水县尉身上。

      茊 “明公,求求你了,让我们进城吧,謂孩子已经数日未饱腹了。”一对夫妻,抱着幼童,苦苦哀求丹水县尉。

      那幼童躺在母亲怀中,因为饥饿已经失去了知觉,黑乎乎的小手无力的悬于空中。

      慑于箭矢和携刀带剑的县卒,难民们并不敢越过去,只能在原地停下来,経期盼着丹水县尉能放他们进去乞讨。

      丹水县尉䖉并没有可怜这些人,他声音冷冽而又强硬,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丹水县君并未接到朝廷赈灾命令,请各位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吧。”

      “又是这般说辞!”一名身材魁梧的壮汉跳出人群,走出来,质疑道:“吾等已去过数地,商密、顺阳쁚、南乡甚至郦县,每到一处,你们皆是ੈ这般说辞!”

      丹水县尉‘刷拉’一下拔出长剑,剑指壮汉,斥道:켮“赈灾事宜乃是朝廷作主,无朝廷命令,吾等岂敢擅作主张!”

      面对长剑,壮汉뇓脸色丝毫未变,甚至上前一步与其对峙。

      “说到底,你们就是不想让我们进城对吧。”

      声音落下,难民们顿时叫嚷起来。

      马车中,正准备去丹水书院的聂嗣瞧见这一幕。

      “怎么回事?”

      他震惊的看着难民们,黑压压的一大群,看不见边际。

      “奴婢去问问。”

      奢奴停下马车,拦下相熟的县卒经过一番打听,旋即回来。

      “少君,听说是因为连月大雨,荆北诸郡县水灾严重,这些人都是南下的难民。”

      闻言,聂嗣想起来二月到三月的大雨,顿时恍然ꁫ。

      “少君,县尉已经封城,不准我们出去。”奢奴提醒道。

      不准出去?

      聂嗣看着难民人群,问道:“为何要封城,既是难民,那就应该帮助他们呀。”

      봨 在奢奴看来,自家少君问了一个相当天真的问题,他解꣋释䦎道:“少君,奴Ꙝ婢巸打听得知戗,这些难民已走过数县,皆没有得到安置,只怕是朝廷那边还没想好怎么解决吧。”

      他说的很是婉转,言下之意无非是提醒自家少君,这种事情是朝廷的事情,不是맙他们能插手的。

      俩人一问一答之间,前面已经爆发冲突,丹水县尉下令射杀一批企图强行进城㯢的难民。

      迫于箭矢之利,难民们在畏惧之中缓缓后退。

      Ү

      聂嗣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三观的寞裂缝逐渐扩大,整个人就三个字形容,气、抖、冷。

      ╺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的同胞?

      “你们还有谁有问题!”丹䌮水县尉一声大吼,涨红着脖子,怒视退后的难民。

      没有人敢回答他,难民们在悲伤和绝望中逃离。

      “谁有问题就解决谁。”公羊瑜的声音在聂嗣耳边响起。

      他的马车并排停在聂嗣的马车侧边,公羊瑜冷笑道ᩨ:“好㗪大的官威啊。”

      这个官威说的是谁,聂嗣⿛心知肚明,他问道:“他怎么敢当众射杀这些难民,谁给他的权力!”

      “伯继,你没听说吗?”珬公羊瑜奇怪问道。

      “听说什么?”

      见聂嗣一脸的困惑,不似作假,公羊瑜便解释道:“先前族中来信于我,荆北难民多达数十万,ѕ流离失所,在各地륪游荡。各郡县不仅没有赈灾安置,反而用强弓劲弩驱赶。现在,轮到了丹水。”

      数十万?

      聂嗣张了张嘴,言道:“民不安,则社稷不稳,难道朝中的官吏们不明白吗?”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做起来嘛。”说屔到这里,公羊瑜不屑一笑,“ᰠ肉食者推三阻四,奉肉食者自然有样学样。朝中的事情我不清楚,但是这些荆州的一些郡县的所作所为却是让人心中生恨。”

      指甲被捏的发白,聂嗣咽了咽口水,“怎么会这样,他们这般对待灾民,不怕激起民变么。”

      “民变又如何,抵挡的了军卒手嘉中的刀剑么?”公羊瑜脸上的嘲讽意味愈来愈深。

      紧跟着,公羊瑜又道:“灾民既来丹水,肭看样子一时半会儿不会退去,丹水书院那边我们是去不了了。”

      븄 䭖聂嗣没有回答,他整个人还没有缓过来。

      俩人在城门口停了一会儿,因为不能出址城的关系,只能回去。

      城中百姓得知难民的消息,大抵分成两派,一派觉得应该救助灾民。另一派则担心灾民会祸害他们,支持丹水县颡令封城,禁止灾民进入丹水城。

      此时,丹水县䣭衙。

      县令张德正在接见一位来自义阳国的客人。

      “贾大人,近来可好啊。”张德笑得眼睛快眯成了一条缝,不옺仔细看都看不见他还有眼睛。

      在张德面前的是一位年轻男子,一身锦衣,嘴角噙着淡淡的笑쉒容,他微微拱手,“张县君别来无恙啊ぃ。”

      “嘿嘿,老夫甚好,一顿可食两碗!”

      “哈哈哈。”贾呙哈哈大笑,“能吃好啊,张县君身子好,大王才能放心的交代张县君要事啊。”

      闻言,张德面色一肃,“敢问贾大人,大王有何吩咐?”

      贾呙低声道:“大王说了,让张县君务必阻止灾民进入丹水,如有必要⣬,可就地镇压!”

      “这不妥吧。”张德迟疑道:“若是﷫一味阻止,万一激起民变该如何是好?”

      “这你就不用管了,大王自会派兵助你。”

      먀“朝廷那边?”

      “朝廷?”贾呙冷笑,“你以为朝廷还有功夫搭理你们吗?”

      丹水书院。

      떳“肃慎和白狄南下了?”范瓘看着对面的闫癸,面色凝重。

      闫癸点头,“我也是刚刚接到的消息,此番白狄和肃慎联手,分击两地,朝廷已经派兵前往边疆对峙。”

      “祸不单行啊,如今荆北受灾严襀重,白狄和肃慎孊这个时候南下,只怕各地的伟赈灾之事要耽搁了。”范瓘轻叹。

      闫癸语气凝重道:“赈灾只是其퐓次,现ᴞ在我担心的是义阳王。”惓

      “前不久,灾民在各地受到镇压,很难说᷷暗中没樾有义阳王在捣乱。陛下暗中派遣我来荆州,目的是想让我盯着义阳王,可是来到此地,我才知道此事之难。荆北诸郡,义阳王的势伴力交错纵横,一张黑幕蒙住了我的双眼,加之手中无兵可用,我担心打草惊蛇。”

      范瓘捋着胡须,缓缓道:“义阳王受封荆州义阳国,承继至今,底蕴深厚,这荆北之地,多有官吏暗中投效。你想在此地阻止,或是想要抓住他的把柄,怕是困难重重。”

      “唉!”闫癸重重叹气,“我何尝不知道这些,可若义阳王有异动,只怕余下二王会乘火打쁻劫。如今朝廷要对付白狄和肃慎,很难抽调兵力南下对付义阳王。”

      “日菊有什么打算吗?”范瓘问道。

      “我现在担心镇压灾民是义阳王的手笔,他想借着灾民之事来兴兵。如今,我癌若是쑔能安抚灾民,或许可以阻止义땫阳王的阴퓯谋。”

      “难。”范瓘摇头,“南乡郡与义阳国毗邻,郡中多县,怕是已被义阳王安插了人手,仅凭你一个‘天使’的身份,只ᳲ怕不会有什么作用。甚至,义阳王鵉很可能会俌暗中遣人刺杀你。”

      “他敢!”闫癸大怒。

      “日菊,你要做好准备。义阳国自上一代大王之时,便有了异心,先帝曾准备削藩,奈何突然崩逝,如今陛下继位不久,朝中权臣秉政,恐怕......”范瓘又是一叹。

      说到此处,闫癸讱欲言又止,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最终,他颓然道:“难道,你让我眼睁睁撨的看着这些饕餮之辈残害百姓吗?”

      范瓘无奈道:“你虽錣有心杀贼,可却无力回天。现如今朝中大军北往,义阳王得知消息是必然会有所行动,单是你一个无权无职的光禄大夫又能做什么呢。”

      闻言,闫癸铚恼怒的一拳砸在矮几上,黑白分明的棋子落地四散。

      屋外的䍛天气虽好,㗾可却让人感受不到半分暖意。

      “邓ᩜ亥,柳齐,奸贼!”闫癸目光生冷,说出这两个名字的时候咬牙切齿,恨不得深吞其肉。

      听到这两个名字,范瓘眼眸也是闪过一丝冷意。

      “现在说这些已是无用,邓、柳二人쒃乃是先帝钦定的辅政大臣。朝中鹰犬甚多,官吏要么靠拢,要么辞官。如今朝中乌烟瘴气,更兼异族南下,风雨飘零。当此之际,一定要稳住义阳王,决不ᗅ能给其借口兴兵。”

      “可是一再退让,义阳王只会得寸进尺。只怕越往后,越不好收拾。”闫癸忧心㇈忡忡。

      “予知道,所懍以,予有一计,可牵制义阳王。”

      “计将安出?”闫癸期待的看着范瓘。

      “豫州,沛王。”范瓘缓缓道。

      “沛王?”闫癸眨眨眼,“尚逊,你没斿有和我说笑吧。沛王早已数年不朝我大酆,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他不趁机作乱已是得天之幸,岂能指望他牵制义阳王?”

      范瓘道:“正是因为如此,你才更要去找他。”

      “为何?”

      “一个字,利!”范瓘道:“义阳王若是趁此之际兴兵,沛王定然会暗中窥伺,如此一来我朝会更加危险。日菊可上书朝廷,以利诱之,再以‘兵’慑之。则,可联沛王,牵制义阳王。”

      “利是何?兵又是何?”

      “利者,名也。让薨朝廷封赏沛王三公之位,入朝领政。以其为诱,让其牵制义阳王。兵者,即迅速摆平边疆之乱,率兵南下,威慑沛王与义阳王。”

      闫癸听后,摇了摇头,௱“尚逊,朝廷不可能答应的。邓、柳二人绝不会允许其他人入朝对付他们。其次,␆沛王也不会轻易和义阳王爆发战端。你不知道,这些年来,义阳王和沛王俩人私下里联络甚为频繁,大有联合趋势。”

      “再者,依你所言,此计的成功与否都建立在朝廷能不能在短时间内扫平异族的基础上。若是不成功,沛王将成大祸!”

      “更别说三公之位,邓亥和柳齐岂会愿意沛王入朝平分朝权?”

      闻言,范瓘脸上露ᏻ出失렏望之色。

      “病入膏肓之际,再思解救之法,岂不퓑言迟耶?”

      他就是想利用沛王,让其入朝和邓亥、柳齐二人争斗。

       闫癸哀道:“邓、柳二人专政,地方掌控愈弱。值此天灾,徒之奈何?”

      他心中纵使感到绝望,可依旧不愿坐视生民受难。

      “不管如何,我要去见见丹水县令张德,让其助我安抚百姓。”

      闻言,范瓘轻轻一叹,他就知道自己劝不了好友,便言道:“罢了,予略有薄资,愿ᮧ意拿出来赈济百姓。”

      “你不怕义阳王对你不利?”闫癸嘴角含笑。

      “哼!”范瓘冷笑,“不利又如何,予倒想看看他敢不敢杀了予!”

      闫癸一笑,“他若杀了你,这天下的显学门徒,只怕会群起而攻之。” 膵

      范瓘哈哈一笑,名声有时候䤕也是有用的。

      “对了尚逊,你那些个弟子,皆为膏腴之家出身,何不让他们为朝廷出䴫一份力呢?”闫癸笑着建议。

      范瓘哭笑不得,“罢了罢了,予知矣!”

      没想到,好友敲竹杠连自己弟子都被算计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