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综合vs一本道

      在圆法子的主持下,众弟子也一一拜过祖师,最后轮到陈衍仁拜完,再抬头时,灸法子已然换了一身紫红色的仙纱法衣,其上灵光闪动,颇为不凡,复又拈香。

      “跪下。”〈灸法子温声道。

      ⮿ 陈衍仁老老实⸴实的跪下。

      梀 寒性䠅搬来三张太师椅,灸法子坐在正中,圆法子左上首,聍法子右上首,趘其余弟子则站在后面观礼。

      圆法子笑䞶道:“咱们非想一脉,规矩少,也不需你献什么拜师礼金,便直接由我与쟆你聍法子师叔,充当引荐师与ꏗ见证师。”说完,又回头看向璇性:“你是옙大师兄,你来宣读门规师训묳。”

      ኀ 璇性躬身上前,高声朗诵,籘陈衍仁细细听来,无絙非便是不能叛师叛门,要同㩩门有爱,崇道ⶲ向善之类,连戒杀生戒酒之类的都没有,可꟝见其宽松,也难怪,若非想一脉真如《櫦蜀山剑汴侠传》里那般,那又是戒酒又是戒杀,岂不是醉道人第一个哭死在厕所里?

      待璇性念完,又教陈犪衍仁背了一遍,待其能通顺背下,才算完事。

      灸法子开口道:“汝今⽞拜入贫道门下,当皈依道经师三宝蹸,쒏承祖师之遗志,为天下修行人开方便之门。”

      “弟子领命。”

      灸法子站起来,以手抚陈衍仁顶:“非想字辈:灵珠法性空,宝合山行中,今日便赐你道号——洞性。”

      陈喝衍仁再次拜谢:“弟子洞性,谢过恩师。”

      ѯ 灸法子又从怀中掏出一片薄薄的半透明叶片道:“你法力还不深ᶵ厚,为师的法宝交予你你也用不了,便赐你一片天蝉灵叶,此物乃隐身至宝,只͌需少许法力激活便캁能起效。”

      “蠒弟子谢恩师厚赐!”陈衍仁开开心心的接过来,这天蝉灵叶可不是普通的隐身符隐身术能比的,在书里的设定上,这可是天府流落人间的宝物,共有九片,其隐身性能高出常见的符箓法术不知多少,很难被看穿。

      “礼~成~”在璇性卖力的拖长音下,这场拜师仪式算是结束了。

      罖聍法子鼣嘻嘻姣笑着,抬手往殿外扔갅出两㥌粒弹丸,甫一落地,便化作两道华光直窜天穹,轰隆两声炸开,竟是两朵红灿灿的大烟花,在夜里显得分外明显。

      “这乾天灵焰神雷被你这样扔着玩,小心刑律长老又派人来说教。”圆法子笑道,又对陈衍仁说:“咱们这一脉人少,今日先来把你师兄弟都认全,至于那几个师侄,都在俗世里行走,日后有机缘自会认得。”

      灸法子伸手引向圆法子身后站的三位:“除了你已见过的大师兄璇性,二师兄寒性,这是你三师姐灭性,因为修行出了岔子,这些年都在山里清修。”

      陈衍仁恭敬地见礼,灭性师姐则勉强홵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回应。

      “别看你师姐这样,她是内天地紊乱造成的身魂不调,可没有箼故意冷落你Ử。”璇性解释道。

      鴙灸法子又指向聍法子꫇身后的两位:“这是你师叔的弟子,你法性师兄和鹤性师姐。”

      ǥ

      陈衍仁又上前见礼,这两位虽਴不像师叔聍法子⟜那样邋遢,但也强不到哪去,道袍皱巴帚巴的,满眼血丝,一看就是没睡好的样子。

      这两人一见亲师弟行礼,也跟自家师父一样就准备往外掏东西,连忙被灸法子拉住,以孩子还小不适Ꞗ合这些大威力的杀器为由全给收缴了。

      此时已是深夜,距离天亮没剩几个小时,大家聚一聚热闹一阵,便也都散了,或是回去修行,Კ或是去研究什么更大威力的炸弹。

      灸法子带着陈衍仁兜兜转转,櫥寻了一处空着的院落,因为有火鲤胜境中的狸奴日常打扫,倒也干净。

      “日后这院子便是你的了,回山就住在这里。”灸法子又指爠着不远处山腰平台上的小院道Ƌ:“那处白阳院便是为师的住处栝,不过为师大多数时间都在外奔波,你若有事请教,找你几位师絧兄或是师叔师伯都可,咱们一家人,不像其他法脉㷀那么见外。”

      “眼下狈,ᓦ先给你这院落起个껝名吧。”

      陈衍仁抬头,看到院子的大门牌匾上还是空白。

      㕤 想了想,心火骤现,在那牌匾上烫出三个大字“灵峤院”。

      “小子志向还挺大。”灸法子笑眯眯的看着他,师承还珠楼主,自然知道灵峤仙府的设定,仙府主人赤杖真人,乃是蜀山里有数的高人。

      긡  ᵎ两人进得屋内落座,灸法子掏出一枚玉简:“看着眼熟吗,你师伯的作品,网络小说里的传功玉简就是这东西了鶳。”

      “是什么神功秘狺籍吗!九天玄经?地阙金章?天ς书三卷?还是紫府秘笈?”陈衍仁开始幻想蜀山里牛逼哄哄的道书⿗。

      “那是你师爷编出来的!他内天地里的쇿人倒是能䝱练,你也练,不怕把自己练死㒱!?”灸法子恨铁ꌷ不成钢,又是一个爆롦栗。

      “那师父你췵传我的是什슂么啊?”陈衍仁揉着头。

      ⺧ “内天地修行㢒,大阶段¦都是一样的,只是各门各派的构筑方式和基点不同,而在龙门之中,咱们非想一脉又与其他法脉不同,他们走的还是老祖宗那套或练气,或服饵,或画符的䅿路子;虽说大家都是以道家经典駢为根本,搭建内㈱天地,但法子却不太一样,确切的说,非想一脉的每个人,都不一样。”灸法子摇着头道。

      “啊!?”

      “你师爷虽是非想一脉的开创者,但其根底是修的伍柳天仙派法门,在大乘之后才逆转乾坤,重开内天地。”灸法子掰着指头。

      “而你师伯和为师等三兄弟,则是第一代完完整整的以非想法门修成ၜ的元婴,但说是我们自己修的,其实不过是拾你师爷的牙慧,非想一脉可不是蜀支山一脉,《蜀山剑侠传》釙系列也只是你吴师爷的作品,我们走他老人家的老路,一来是天资所限,二来,蜀山故事的成型,也有我们师兄弟ᇁ一份心血在里面,我们继承下来,理所应当;但对你而言,为师希望你能构筑自己的内뉫天地。眐”

      “这溢么看得起我!?”陈衍仁傻眼,是不是합自己装的太⩩过头了哦。

      灸法子指着掌中玉简道:“这里面装着为师构筑内天地的全部经验,是你第一步要看的,待看完了之后,去问你师叔和师伯要,他们也各自有一펭份,待你三分全看完了,就可以去祖师殿,请出你师爷的《蜀山全传》来看࠽了。”

      늋“全是经验?没有功法?”陈衍仁不死心的问道。

      “寻常法术,你自可寻你师兄师姐们去学,偏门点的,找你师伯要个牌奻子,全龙门的큀藏经洞你随便逛,但根本修法䞹,除了你目前练得《真火炼白石》,祲剩下的,你得自己从玉简里悟。”灸㿞法子斩钉截铁的说着。

      藷 陈﵆衍仁欲哭无泪,现在才开始쐕后悔,之前干嘛装那么天才,现在得自力更生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