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f2短视频app污下载安装

      趣?

      每说一个的资料给沈诗意听时, 王婕觉得有趣极了。

      虽然产生己是皇帝身边的太监的错觉,在努力将后宫三千佳丽的妃子挨个给皇帝介绍,让皇帝选择翻哪个妃子的牌子。

      因, 说趣的古旭哲,被王婕连甩几个冷眼, “边去,别来打扰和诗意。”

      两恋爱的时间短暂, 古旭哲史前例地从王婕身上感受到什么叫若即若离,王婕有时离他很近,有时又离他很远, 令法掌控, 琢磨不透。

      像这,她面上是毫不掩饰地他的嫌弃。

      往常, 不管和哪一任女朋友恋爱,都是他掌握主动权, 而她是第一个掌握了两之间的主动权, 也是第一个这么嫌弃他的。

      挫败感停留一, 古旭哲当即恢复正常, 䶎“不是要故意打扰你们, 是看你们聊。”

      沈诗意浅笑开声:胣“不聊。”

      她在场所有的单身男不感兴趣, 听王婕分析他们的优缺ꬼ点, 并给她提出合适的意见, 丝᝿毫不聊。

      沈诗意说完这句话, 古旭哲随即迎来王婕的冷眼正视。

      ܕ

      王婕不言语,平日妩媚的双眼,直白地写着‘嫌弃’。

      古旭哲被看得有点不在,却又不离开, 试图挣扎,:“马上进入冬季,晚上风大,冷风吹多了,身不好,⠏们上楼唱歌,喝点热的东西,多ᮑ惬意檟。”

      王婕眼珠子往上翻,“看,冷风吹多了,你的脑子不好。”

      古旭哲:“……”

      沈诗意忍不住抿唇一笑。

      她不笑的,实在是王婕的语和古旭哲表僵硬的模样太好笑。

      尴尬在蔓延,再多留一秒,古旭哲怀疑以王婕当前看他凶巴巴的眼神,袄今晚一过夜时,王婕趁黑夜好下手,送他去重新投胎做。

      他干咳一声,级不然地身,“……进屋子里,你们随意。”

      碍事的古旭哲了后,王婕将肩膀上的探长卷发捋到背后。

      明明是风万种的动,刻被王婕做出来,颇像杀腾腾,随时动手的样子。

      㲚 튩王婕冲古旭哲的背影甩了一个白眼,低声朝沈诗意:“竟然说们坐着,什么也不做ୣ,趣!后宫三千佳丽任君挑选的感觉,他懂ꓙ什么!”

      沈诗意笑容不减,温馨提醒:“他交过的女朋友,不比你交过的男朋友少。”

      忽略古旭哲的存在,王婕目光扫向刚才看的小鲜肉,“不是有年龄歧视,比己小几岁的男朋僓友,要比己年纪大的男朋友,来得让简单舒适。毕竟们被社这个大染缸浸泡久了,失去的活力可以从另一半身上找回来駌。”

      沈诗意了解王婕的偏好,也相信王婕的眼光,那个小鲜肉的资料,她本来听得好好的,被古旭哲一来,她就没记住了。

      她又扫了扫小鲜肉,“那你把他叫过来,们聊聊?”

      终于有一个男入得了沈诗意的法眼,王婕意外地挑挑眉,还以为古旭哲找来的,没一个能让沈诗意多看一眼的。

      操王婕向沈诗意抛个媚眼,“给你展示什么叫勾勾手指头男就来的技能。”

      这一招,沈诗意以前在巴黎时,跟王婕出去玩,她就见识过许多次。

      说认真的,她好奇王婕有没有失败的时候。

      她点点头,“好啊,展示!”

      王婕没有立即行动,边继续和沈诗意说说笑笑,边关注小鲜肉。

      小鲜肉往她们这个方向看来时,她端香槟,而后小鲜肉莞尔一笑。

      璀璨的灯光下,王婕坐着的位置,灯光劻偏暗ᑻ。

      即便如,她不算䞷十分精致的五官,带着一股让男难以拒绝的妩媚,照样熠熠生辉,轻易撩动旁的心房。

      頜 在场所有都知王婕是古旭哲的女朋友,心照不宣他们闂谈不了多久的恋爱,王婕马上是古旭哲的前女友,因为古旭哲换女朋友的速度,众所周知是出名的快。

      小鲜肉过去前,特意看了看古旭哲在哪里。

      周没发现有古旭哲的身影,小鲜肉扔下同伴,缓缓向王婕,“你好!”

      王婕挑眉轻笑,“你好,请坐!”

      两个空椅子,小鲜肉选了靠近王婕的椅子坐下。

      王婕余光瞥向沈诗意,笑着面小鲜肉,“叫王婕,朋友叫沈诗意,你怎么称呼?”

      “蒋竟成。”

      “你名字是取‘有志者事竟成’吗?”王婕边说话,边挥手叫来服务生,一杯香槟放到蒋竟成的手边。

      蒋竟成低头看了看香槟,徕再抬头注视王婕。

      王婕和沈诗意坐得很近,能见ꔗ到王婕,是也见到沈诗意。

      两面上含笑,䎗一个是张杨艳丽짯的美女,一个是没有攻击『性』的美女,后者五官精致到令挑不出『毛』病,质偏亲和,前者则从头到脚都透着勾的妩媚息铘。

      为颜狗,蒋竟成评判不出两的美貌值,因为这是两种不同的风格。个审美上,他喜欢王婕这一类型的美女。

      "

      将香槟端在手中,他两礼貌一笑,“是的,爷爷给取的名字。”

      王婕叫蒋竟成过来,是让他和沈诗意聊聊,沈诗意不主动出击,找话题聊天,为了不冷场,她只好找话题。

      顺着取名这话题聊下去邆,王婕不时暗示沈䘦诗意找话题。

      工以外,沈诗意不擅长和异□逻□谈,而且,蒋竟成明显是⩧王婕有意思。

      王婕跟蒋竟成有说有笑,氛非常和谐,沈诗意ᕺ注意到二楼落地窗站着的古旭哲,他面表地俯视楼下,一脸的不爽。

      就在她要不要提醒王婕时,忽地有个颀长的影子过来,挡住眼前的光线。

      她条件反『射』地抬眼,一쐶张英俊熟悉的脸庞,闯入眼帘。

      收到古旭哲的第一条消息,慕寒本来他组的局不感兴趣,看到他末尾说到沈诗意也被邀请来玩,他就开车过来。

      踏进这栋别墅的大门,耳边环绕节奏轻快的音乐,一众年轻男女分成多个小团𣏕队,全在愉快地玩。

      他一眼看到坐在泳池旁边的沈诗意和王婕,还有蒋竟成。

      这张桌子有张椅子,仅剩一张椅子,慕寒神『色』若地坐在沈诗意身边。

      慕寒的突然出现,王婕面上的笑容凝固。

      沈诗意略感意外,扭头望着慕寒,“你怎么过来了?”

      慕寒斜扫一眼在向这边近的古旭哲,“他约过来的。”

      王婕眼睛微眯地瞪着古旭哲,千叮万嘱不要在他从小生活的圈子找,他居然约慕寒过来,存心跟她过不去。

      蒋竟成不认识慕寒,基本眼力劲是有的。

      看他戴着的手表,身上的衣物,以及他带上位者的势,猜测他不是他们这个녔圈子,所在的圈子比他们高几个级别。

      王婕的怒目注视,古旭哲佯装没有感受到,停在慕寒的面前,笑:“风大,进屋子里玩不?”

      慕寒쓄不知弯弯绕绕겚,他来到这里,只看见王婕和蒋竟成有说有笑,沈诗意脸上挂着浅笑,不怎么参与聊天,直觉沈诗意是陪王婕来玩的,兴趣不浓。

      听见古旭哲叫他们进屋子里玩,慕㨴寒问沈诗意:“要곰进去吗?”

      慕寒一来,愉悦的氛被迫中断,沈诗意回家了。

      擠发现王婕面『露』不爽,她要是现在当场说要回家,肯ᔒ定扫王婕的兴。

      她瞟了一眼古旭哲和慕寒,“你们进去玩吧,跟王婕坐外面就行。”

      王婕接话:“不像某些,怕被风冷吹进脑子,得脑中风。”

      “……”古旭哲语凝噎。

      片刻后,他含有深意地望向蒋竟成。

      蒋竟成二话不说地身离开,将位置腾出来。

      王婕并非跟蒋竟成聊得太愉快,古旭㼏哲破坏她今晚介绍异『性』给沈诗意认识的计划,导致她装出友好的表,都装不出来。

      最后,王婕脑袋偏向沈诗意这边,显然不搭理古旭哲。

      诡异的沉默,古旭哲身为别墅的主,做出招待客的热样子,问:“慕寒,诗意,你们有没有什么玩的,吃的?这有……”

      王婕呵一声,“你这什么都有,唯独你没有脑子。”

      沈诗意小口喝着鸡尾酒,顺便观察眼前这两녠位似在闹别扭的侣。

      慕寒不明所以,王婕和古旭哲闹什么矛盾不感兴趣,注意力在沈诗意喝的那杯鸡尾酒上。

      被讽刺没有脑子,古旭哲假装没听到,陪着笑脸,给王婕倒酒,:“不进屋子里,外面也有很多东西玩的!”

      说罢,他马上叫负责音乐的工ꪗ员,切换王婕喜欢的歌。

      众目睽睽,王婕顾忌要给古旭哲三分薄面,没再古旭哲表达己的不爽,揪了揪沈诗意的衣角,“诗意,们进去里面坐,这里留给他ヱ们坐。”

      沈诗意放下手中的鸡尾酒,婤与王婕迈进屋子里。

      见状,古旭哲急忙칦跟上,“等等!” ꤠ

      由于古旭哲跟上来,王婕按奈不住冒出来的火,叫沈诗意一个去玩,她要和古旭哲聊聊。

      沈诗意从‘聊聊’这两个字听出咬牙切齿的感觉,第六感告诉她,他们不可能只是聊聊,肯定需要点时间。

      回到原来的位置坐下,她扫了眼没动过的慕寒,“古旭哲什么时候约你的?”

      她出銪门前,慕寒没有要出门的意思,古旭哲一定不是提前约慕寒,搞不好是她来了后,他才约慕寒的。

      Ỡ慕寒实话说:“一个小时前。”

      “……”沈诗意心底将古旭哲拉入黑名单,不再参加古旭哲的局,王婕叫她来,她也不来。

      玻璃是透明的,看见古旭哲和王婕上到二楼,王婕抓住古旭哲的一只耳朵,ﮑ大战一触即发的焰,慕寒问:“他们怎么了?”

      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沈诗意不跟慕寒说。

      她喝了口鸡尾酒,“这里没什么好玩的,你回去吧。”

      慕寒注视她没喝完的鸡尾酒,“你喝酒不能开车,们一回去。”

      酒后不开车是常识了,沈诗意喝之前就好要叫代驾,“不坐你的车,己叫代驾。” ꛣ

      他们是住在cbd的区域,离这里的距离远,开车差不多要一个小时,慕寒不放心她喝了酒,叫代驾送她ꑐ回去,“等到你回去,再跟着你的车。”

      “随便你。”沈诗意拿出촳手机,回复新消息。

      她专注看௼手机,不和他说话,慕寒也不出声。

      十分钟后,王婕一脸胜利地从屋子里仐出来,ꕩ朝沈诗意颔首,“诗意,,们陰回家!”

      沈诗意抬头,目光一下子被王婕身后满脸挫ⓢ败的古旭哲吸引那。

      两比强烈,她避免不了地好奇他们聊什么。

      古旭哲拉住王婕的手,“王婕,你……” 

      王婕冷酷地甩开古旭哲,玩味地笑:“不要说真心不真心,你古旭哲的真心和良心早就被狗吃了,你没这两种东西。不要拿玩腻的招数来恶心,不吃这一套。”

      溢距离已经很近,王婕刻意⧂降低的音量,沈诗意能听得到。

      她恍若一个字也没听到,:“代驾要二十分钟后到,们先坐吧。”

      “好!”

      王婕回应沈诗意后,再没好地古旭ꊊ哲说:“䨭滚!”

      古旭哲面『色』僵了僵,“不用找代驾,叫司机送你们。”

      有免费的司机不用白不用,沈诗意站来,“谢谢!”

      뀕安排好司机开沈诗意的车,送她和王ℵ婕回去,古旭哲面慕寒,深深后悔叫慕寒过来,以至于ջ王婕跟他翻脸了。

      ***

      坐在车里,王婕很向沈诗意吐槽古旭哲。

      奈司机是古旭哲的,话必定被传到古旭哲那⡟里,她不忍也得৵忍。

      见王婕欲言又止好一了,沈诗意问:“픭你说什么?”

      不能说话交流,王婕用微信发消息给沈诗意:【古旭哲个智障,跟说什么真心不真心的,笑死不偿命!】

      沈诗意正好拿着手机,看到这条消息,脸上浮现笑意。

      两个爱玩的凑在一,任意一方另一方说真心,像开玩笑。

      她含笑地看了看王婕,回复:【说句实话,你们俩没有真心。】

      王婕连续发了多条消歿息,一通吐槽,同时也换个男朋友。

      司机先送王婕,再送沈诗意。

      沈诗意回到时,慕寒已经到家许久。

      她踏出电梯,发现慕寒站在她家门口,“你在干嘛?” ꥌ

      霶 慕寒扬了扬手中的东西,“来给你煮醒酒汤。”

      不确定沈诗意喝了多少酒,需不需要醒酒汤来楽解酒,他还是给她煮点,避免她身不适。

      沈诗意刚开始学喝酒那时,慕寒很喜欢给她煮醒酒汤,他一煮,她就喝,傻乎乎的。后来,她酒量见长,喝酒有度,没让己真正喝醉过,抗拒喝醒酒汤,慕寒煮醒酒汤的次数渐渐减慘少。

      她没扫一眼他手中拿着的东西,右手食指放在锁上解繚锁,而后打开门,再他:“今晚喝的几杯酒,度数低,不用喝醒酒汤。”

      慕寒仅进过她家两次,还是同一天之内。

      没被她允许,他站在她家门口,伸长手,东西放在旁边的柜子上,“有备患,说不定哪天你就需要喝醒酒汤。”

      洞 “谢谢。”

      沈诗意淡淡地完谢,将门一关。

      东西送到,她也没喝醉的迹象,慕寒下楼。

      时间不早了,沈诗意快速洗漱完,躺在床上准备酝酿睡意,王婕告诉她一个惊的消息。

      【受不住男朋友是个智障,刚刚甩了古旭哲。】

      憉 她掐指一算,王婕古旭哲的新鲜期极䣀其短暂。

      习惯王婕甩,也知王婕不用安慰,她祝王婕早日找到下一个男朋友。

      又恢ⴑ复单身,王婕给沈诗意表包都透着喜悦,并且约她明天出来玩。

      第二天睡到中午,沈诗意吃完外卖,就去王婕家。

      王婕没车,出门不打车,要沈诗意来接。

      上了沈诗意的车,没从她脸上发现有化妆品的痕迹,王婕不可思议地眨眨ⓓ眼睛,“你素颜朝天也好看,今天组的是相儰亲局。”

      “……”沈诗意惊讶地扬眉,“你昨天分手,今天相亲,闪电般的效率。”

      “这个有一颗叛逆的心,别跟着干,越要那样干。”王婕掏出镜子,䲦检查己的妆容,“在s市没认识多少,表弟有资源,是他叫的。们帮助他公司,他有义务回馈。”

      “效率也太快了!”沈诗意仍是惊讶。

      “只要效率够快,分手和开启新恋可以连接,失恋的难受永远追不上。”王婕将镜子放回到包包里,回复景帆问她到哪的消息。

      “你有失恋难受这种东西?”沈诗意启动车子。続

      王婕不假思索地回答:“没有。”

      沈诗意灿烂一笑,“就知。”

      王婕叫景帆组的相亲局,景帆恰恰脉资源广泛,一共约了十几个单身的同龄,家世、相貌、工等条件,都脱离普通的范围。

      注因为王婕卡点出门,她和沈诗意是最晚到达的。

      景帆到王婕身旁,小声:“表姐,临时组局,条件最好的没时间ꄃ过来。∙”

      王婕不介意地笑笑。

      多,适合玩的东西不少,结合众的意见,景帆确定行程,先玩剧本杀,再到他家的农庄玩。

      沈诗意是没什么爱好的,漛剧本杀是第一次玩,纯粹的新手,依靠王婕,岂料,王婕和一个在读的博士生聊得火热,她凑过去,变成一只瓦数超高的电灯泡。

      可依靠,她只好靠己。

      为组局的,景帆不是来相亲的,要照顾每一位的感受。

      发现沈诗意落单,他便和她在一。

      两有限的接触里,几乎是谈工。

      这种ﲐ场合不适宜谈工,他拿小汤圆当开始的话题,来跟她聊天。

      景帆聊天具有独特的技巧,一问一答的方式,只让厌烦,感觉方在查户口,他不一味地问方东西,适当地带上己的东西,一来一往,到友好交流用,也能互相了解。

      两聊天之余,뗦细心地寻找证据。

      经过一个拐弯处,有个满身是血的躺在地上,猝不及防的出现,沈诗意✞没经历过这种场面,被吓一跳,身条件反『射』地往后转。

      景帆是在她后面,她一转身,两距离拉近,

      面面的况下,隐ᾉ约中,景帆嗅到她身上淡雅的香水味,也将她精致白皙的面容看得真切。

      假如不知她有个六岁的孩子,他㨏长着只眼睛,也看不出来她是孩子母亲。

      可能是受到惊吓的原因,她微微抿着红唇,ꢯ有几分恼ꤢ怒地皱眉,不駗像他先前见到她总是面带笑容的样子,她老笑着,同样总是笑脸迎的他,能看出来这是一种营业笑容,亲切不真实。

      现在的她,多了些灵动和真实,景帆心跳微不可察地加快了点。

      害怕过后,沈诗意迅速转回身,继续找证据,没有心思再跟景帆聊天。

      玩完剧本杀,众集合,要开车去景帆的农庄。

      被几个异『性』要了微信,加上好友,王婕忙着给他们备注,并问沈诗意:“有要你的联系猆方式,你给了吗?”

      “没要的联系方式。”

      王婕音量猛地提高:“什么?竟然没看中你?”

      沈诗意没说谎,的确没要她联系方式,可能在场的异『性』,不喜欢她这种类型的。她目视前方,没去看王婕震惊的神『色』,“呀。”

      王婕上ኂ下将沈诗意打量几遍,“依照你的外貌,不应该啊!”

      “事实如,接受现实吧。”

      “……”王婕又重新打量沈诗意,“可能是你散发出来的寡王息太强烈,别就不讨趣。”

      “有吗?”沈诗놙意没感觉己身上有寡王的息。

      “有!非常强烈!”王婕唉一声,“改改吧,不然你脱单困难。”

      “……” 刚好到达农庄,沈诗意停车,有点用力地开门下去,“你前几天说的是,先拓展身边的异『性』范围,今天说脱单困难,说得好像没追。”

      唛 王婕也开门下去,余光扫到景帆站在旁边,连带一吐碹槽:“这里有两个寡王,你们适合孤独终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