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秋葵视频破解版下载

      柱子家在城郊,ͬ如果骑车估计没半个小时下不来,ꓢ周正干脆打车前往。

      路上看着路两旁的建筑景色,他心里莫名有股恍若隔世的感觉。

      谁敢想,再过10年,这里就是另外一番景象。

      老旧街碚道社区拆迁,高楼大厦耸立,商业街区排列,岁月给了任何城市发展的便利。

      柱子家距离主干道뉩不算远,虽然社区老旧了䁽些,但是好在出行方便。

      刚进楼爱。

      周正就看见不少人挤在入口处吵吵嚷嚷。

      ஥ 二姐夫的声音格外响亮。

      “这是柱子家祖传的东西,他凭什么不能带走?人家爭卖的是房子༖,不代表连桌椅板凳,家具摆设都得要给你。⡿” 霸

      “嗯,这小᜷伙说的是。”

      “对呀,三狗,柱子卖给你们的是房子,他自己的东西怎么不能拿娆走。”

      “你们这些看热闹的嘴闭紧送,关你们屁事,再吵狗哥一个个收拾。”回应的是个比䍲较尖声刺耳的声音:“我们不管ݨ别的,他既然已经把房子卖了,那里面的东西就是我们的,今天谁敢拿走一样,这事都不能了。”

      “对,这里的东西都是我们的!”

      “还有,那伙计,这是我们跟王柱子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轮得到你管吗?”

      周正走到众人围堵的外围,只见二꡷姐Ԥ夫的柱子被围在中间,不过看뫓两人的样子并没有受到伤㸡害。

      즱 还好没爆发冲突。

      估计二姐夫心里也有底,易集人在老家干.架出了名,这풌明显对己方不利的形势他怎么会看不㥻出来。

      吃瓜群众们交头接耳,闊不过都是小声议论,唯恐声大被第三个人听见。

      可见这群人确实桴不好惹。

      二姐㍋夫答道:“我是柱子他哥,怎么轮不到我管짉。”

      “没听说过王ཿ柱子还有个外省的哥呢,咋的,同母异父的亲兄弟?”还是那个尖锐的声音。

      “哈哈哈哈!”

      “狗哥说的对,没准是ꃨ。”

      其话音刚落就听见二璩姐夫的声音响起:“柱子,柱子,你冷静点!”

      “哼哼,怎么着王柱子,你个哑巴还想跟我动手?”

      尖锐鰟声音冷哼,切声道:“我不想欺负残疾人,你最好给我识相点。”뒺

      “要想把这些东西拿走也行,今天拿出四万块来逼,不光东西是你的,房也是你的,随便拿。膴 렭

      不然,你啥都别想带走,哦,你那些破衣服醦倒可以收拾了,我够仁慈了吧。”

      柱子说不出话,二姐夫一直在代劳,他语气里也带了些怒意:“他卖房子的时候只拿了你们一⿋万五,现在你们转口就要四浾万,抢钱呀!”

      䁡“对呀,我们狗哥以前就干的是抢钱的买卖,不服吗?”

      “我们收房子的时훰候就是低价收,想按原价拿回去,没睡醒吧?”

      “没四ᵋ万,不商量。”

      二姐夫亦是倔无计可施。

      在人家的地盘,人数也比不过人家,现在硬气逞英雄是纯粹找挨打,脑残莽汉才会这么刚。

      软硬不成,这就让今日之行骑虎难下了。

      툇此时,被二姐夫拦着的柱子脸色异常难看,不知是气是怒。

      “让让!”

      周正再听不下去,拨开外围看热闹的邻亜里,跻身进去。

      韃“这人谁呀?”

      “估计是柱子的朋友吧,这孩子没了爹妈之后就廊很少见他回家,估计也是在外面认识了几个朋友。”

      黥“唉,是个可怜人,父母双嗤亡,自己喉咙也哑了。”

      ……

      ⬛“这四万块钱我给了,柱子家房子还有房子里面的东西都是我们的好,没意见⪖吧。”

      二姐夫听周正说出这话,㒿眉头一皱就想开口阻拦,可是周正摆꺚了摆手,让他先别言语。

      “你又是哪根葱啊?”

      ꇟ“呵呵!”

      ㈍ 周正没搭理뎦开口挑事的小喽啰,只是回复了个标准笑声。

      “嘿,你这……ꬌ”

      玲 “哎,小虎,你别闭嘴。”

      说话的人就是之前锐訷声男人,叫三狗的家໪伙。

      他伸手拦住➯想跟周正刺棱的小弟,对周正笑蚳道:“兄弟,你也是柱子的……呃,亲戚吗?”

      三狗វ在社腛会上闯荡的时间不短,一眼就发现易健利穿着打扮和周正不是一个档次。

      尤其是周正看上去不足二十,但是身上这套装备哪像是打工仔。

      衣服鞋子都是名牌不콼说,手上还握着个手机,家里没准就是做大生意或者是哪个大领.导的儿孙。

      枻他们这些上不了台面的小混.子可惹不起这些大人物。

      “呵呵!”周正没回答他쏸的话,而是쯄微微仰头拿捏着腔调,满口京味道:“没瞧出来,您是哪位呀?”

      看见到周正吊儿郎当,又趾孑高气昂的模样,三狗心中暗怒귅,可是听到他的口音,心厛尖又僴是打颤。

      这是京都来的呀。

      说话这么横,眼神都跟刀子似的,自己十来号人都也带拿正眼儿瞅一下,看样子是个硬茬。

      三狗底气不足,声也低了三分:“咳咳,这一片儿赏脸都叫我声狗哥,您叫我三狗就行枷了。”

      “狗哥!”

      ꠖ听见大哥꿀还没怎么着녊就对一个小年轻用上敬语了,他旁边的小兄弟们顿时就耐不住᛹说话。

      “都给我闭嘴!”

      三狗心中对周蛼正的矾身份越是剖析,就越是硬气不起来。

      以前刚琧开始混.的时候他就听大哥说过禉,京都不好闯,城墙跟底下的老少不好惹,一板砖都能砸出俩沾红底的앿来。

      当年,带头.大哥不就ḋ是玩大了被人整进去ꔙ,现在都还没出来。

      三狗想到这儿,㞚看着周正在手上摔打着那款才出来没多久的掌上手机,感鬏受到后者目光如刀子一般在自己脸上刮来刮去,暗自咽了口唾沫。

      “哦,三狗,成,我记着뫽了。”周正点点头,又好奇地凑到三狗面前道:“三狗呀,狗哥啧,大名叫什么?”

      “我,我大名叫輻余则成!” 왰

      餵“余则……什么,余则成?”

      ƴ周正差点没惊掉下巴。 

      “您听过我?”

      “咳咳焩,你这名字跟我一个朋友ﯧ倒挺像,不过人家是⨗能戳破天的主。”

      킂周正半真半假的说道。

      䮣 他倒是很想⼜问问三狗认不认繬识一个叫孙宏雷的,不得不说,那货的匪气可比眼前这个真的“余则씵成”重多了。

      “能戳破天的主”,三狗㗬子把这句话在嘴里来回咀嚼,却不敢深想。

      譗 絒 其他人都懵了。

      没看错的话,这俩人是聊开家常矨了吗?

      “怎么着,柱子的事摆个场吧,你刚才要⮉四万块是吗?”

      周正语风一转,又将话题扯了回来。

      “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