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穿内衣的女教师和嫂子同居

      “行了,你这小娃不用跟我来这套,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你走吧!”

      任凭宁羽好话说尽,余铁生就是一副坚决不肯的态度。

      “老前辈,我……”

      “算了,不用再说了,这老小子脾气倔,你说的越多他越不会答应!”

      宁羽还准备再说些什么,余百步直接把他打断了。

      他看的出来余百步并没有骗他,余铁生的态度是真的很坚决。

      宁羽当然是不打算放弃,不过就目前来看,说太多的确只会引起对方的反感对自己更不利。

      “既然老前辈不愿帮忙晚辈也不强求,不过晚辈这也是是大老远来一趟,不知道能不能厚着脸皮留下来吃顿饭呢?”

      继续游说肯定是行不通了,宁羽又不甘心,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多接触一下,没准儿就有机会了呢?

      “你这小娃心里打的什么算盘老头子心里清楚的很,来者是客,你要留下来吃饭我欢迎,不过丑话我先说在前头,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帮你的!”

      余铁生再次表明自己的态度。

      虽然这回答让宁羽心里很不好想,不过能留下来总比直接走来的好。

      现在正好是晚饭时间,余铁生正在准备晚饭。

      宁羽留下来后主动上去帮忙,尽管这种低级的讨好手段很没劲,你不过宁羽实在是想不到别的招儿,也只能先这样来了。

      在帮忙的过程中宁羽也和余百步闲聊了几句,通过聊天他知道余百步跟余铁生是一对孪生兄弟。

      这个小山村就是两人的老家,他们都是从这里出去的,并且余百步兄弟二人年轻时都去参加过青云宗的武道会。

      不同的是,身为哥哥的余百步资质优秀,顺利拿到当时的宗门录取资格,并且一直待在青云宗从最底层的新人弟子升到今天的执事长老,从当年的参赛者,到现在成为新一届武道会的主持人。

      相比较而言弟弟余铁生在修炼上的资质就要愚钝多了,当年他跟哥哥一起参加武道会,结果哥哥余百步拿到宗门录取资格,他却被淘汰了。

      好在余铁生虽然修炼资质不行,可却从小对于法器锻造有着过人的天赋,后来便撇弃修炼成为了一名锻造师,再后来更是闻名青州一带。

      不过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余铁生也早就不帮人锻造法器,重新回到这个破旧的小山村准备颐养天年了。

      余百步这次作为青云宗派来主持武道会的负责人,既然回到青州,当然得回老家看望下自己的弟弟,所以这才会出现在这里。

      余百步人还是挺随和的,虽然是青云宗的长老,可却没有一点架子。

      反而在交谈中还一直给宁羽鼓励,让他好好表现,还说以他的实力要进去前十不成问题之类的。

      “对了,你来找铁生是想打造什么法器?”

      闲聊中,余百步突然对宁羽问起这样的问题。

      “我想打造一个好点的炼丹炉!”宁羽如实回道。

      “丹炉?”

      听到这话余百步明显惊了下,道∶“你是炼药师?”

      可以看到余百步在问这话的时候眼睛明显是带着光的。

      这也难怪,毕竟炼药师可是武修界的香饽饽,每一个炼药师都是首任女尊敬的珍稀物种!

      “嗯……”

      宁羽没有过多解释,只是很随意的点头应了下。

      见他点头余百步脸上的惊色更浓了。

      他足足滞楞了好几秒,等反应过来便是一阵大笑。

      “哈哈……好,好啊,想不到你年纪轻轻不仅有明劲后期的修为,更是一名炼药师,看来这届的武道会收获真是不小啊!”

      余百步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欣喜之意,对宁羽大家赞赏起来。

      也别说了,就连一旁忙着折菜的余铁生在听到宁羽是个炼药师眼皮都下意识的跳动了下。

      当然,他也仅仅只是感到意外而已,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情绪。

      正好这时余铁生折完菜准备起身把不要的菜叶丢出去,宁羽见状赶紧顺手接了过去。

      “老前辈你歇着,这些小事我来做吧!”

      “小娃娃,你不用在这献殷勤,老夫说过不会帮你,不管你再怎么献殷勤我都不会答应的!”余铁生道。

      “前辈您这话说的,就算您不帮我,您也是我的长辈,这种粗活哪能让长辈做呢?”

      宁羽笑着回了句,说罢便提起不要的菜叶出去扔垃圾去了。

      “铁生,宁羽这小子挺不错的,你要不就帮他一次把?”

      “去去去,有你什么事,你再废话连你一起轰出去信不信?”

      宁羽走到门口还听见后面余百步在帮自己说好话。

      只可惜余铁生态度坚定,就算是自己的亲哥哥也一点面子都不卖。

      宁羽也只得在心里叹气,看来今天这趟是白跑了……

      农村里没有专门的垃圾桶,门前就是一个专门丢垃圾的臭水沟,宁羽把不要的菜叶往沟里一扔便准备回去。

      就在这时,好巧不巧的一道人影闯入他视线之内。

      那是一个穿着华丽的青年,本来宁羽是没怎么在意的,可这青年的穿着打扮跟村里的其他村民们有着明显的不同,他下意识的多看了眼。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可把宁羽吓一跳。

      前面那人正是郑秋容!

      “又是他,这家伙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宁羽暗自咂舌道。

      此时,郑秋容正在村路上左右晃荡着,一边走还一边在各条小路上眺望好像是在找寻着什么。

      宁羽又不傻,他不可能不知道这家伙在找什么,铁定又是追着自己过来的。

      本来以他的实力是不用忌惮郑秋容的,可偏偏这家伙身上带着很厉害的法器,这就让宁羽很是蛋疼了。

      他本想着等武道会进行到后面,要进行一对一不能使用法器的时候再好好收拾这家伙的,没想到这家伙倒好,阴魂不散的跟着自己,居然还找到这乡下来了。

      “正面冲突对自己没好处,还是先避一避再说吧!”

      心里这般想着,宁羽赶紧转身向余铁生家返回。

      尽管他的动作已经很轻了,奈何还是被郑秋容注意到。

      主要是这村里的原住民穿着打扮都比较破旧,像宁羽跟郑秋容这种从外面来的人就算不刻意打扮,跟村里原住民比起来也是很光鲜了,所以就显得格外显眼。

      “臭小子,你果然在这!”

      郑秋容大喊,听到声音宁羽就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