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鸭窝你懂的

      这场战斗到目前为止,古寻主要还是在用技的力量,而没有大幅度调用真气,目的之一,就是尽可能的试探一下玄翦这个在秦时世界里已经算是决定高手的剑客,实力怎么样。

      虽然对方到疭现在还未尽全力,但也足够古寻大致估摸一下了㇯。

      内功修为确实相对很差,不过剑法招式上ȉ却籭很强,对力量的掌控运볬用达到了细致入微的地步,战斗本能也十分出色。

      整体来看,㒗其实力应该不下于还未将火舞旋风练到第十层时的虹猫。

      찴目的已然达成,就该尽快结束战斗了。

      古寻右手一荡,重整剑势,目光盯住不远讗处的玄翦。

      而玄翦,也双手紧握黑白㟜双剑,调整了一番姿态。

      他发觉古寻身上发生了一些变化,对方的剑势不似之前那般凌厉了,反而转成了一股灼热之意,但这不代表古寻的危险度下降了,恰恰相反,剑势的变化令玄翦心中警铃大作,只觉得对方好似一座即将喷薄涌动的活火山,大有举火焚天之势。

      “现在,就请玄翦阁下,见识见识真正的长虹剑法了。”

      玄翦闻言,精神一振,知道对方要出招了,不孊敢大意,双手一抖,真气随之流动ヲ奔涌,化作黑白二色뼙的剑气螺旋萦绕于双剑之上。ꁏ

      ༹ڑ “长虹剑法——彩桥横空!”쏾

      古寻又是一声大喝,意꒭义不明。

      玄翦也无心关注这些杂事꜑了,只要不是音攻就行,他只当这是古寻的怪癖了。

      而随之古寻声音落下,其人身上瞬时爆发出一阵汹涌的气浪,将周遭的无根杂物尽数吹飞,同时,赤红色的灼热剑气开始覆盖住整把长虹剑,将之化为一把烈焰之剑。

      紧接着古寻手腕连抖块三썄下,手中之剑当即跟着肆意的挥动了三下,霎时间,剑光大盛,炽焰剑气化为三道虹桥,宛如骤雨初歇后的晴空,绚烂夺目,却暗藏着无限杀机,直奔玄翦而去。

      ꖧ玄翦⫉一个糙汉子,也不可能被什么云霓霞虹的景致吸引,更何况,此时的他寒毛乍竖筸,武者的亠潜意识在疯狂提醒他,这片虹光很危险!

      퇧“刺啦!”玄蚚翦双剑交叉滑错,摩擦出一串火花,接着纵身一跃,虚空连斩十几道血色剑气,冲向虹桥,同时人紧跟在剑气之后,也朝着古寻急速踏来脈。

      “叮叮~֕当当~”双方伴剑气甫一相交,先是发出如梤同金铁兵器碰撞时的铿锵之声,随后气劲交汇压缩,互不相让,强强相争。

      最后自然是盈满则亏,쉿压缩的太紧了,就只塶有一个结果……

      嬈“轰……”

      随着一声爆鸣,真气ʟ碰撞之处顿时掀起一阵气浪,地皮都被随之刮走ⶎ半尺厚,沙土混杂着砂石四射而出,同时袭向疾驰而来的玄翦,和持剑站定的古寻身上。

      当然,不会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影响。

      不过玄翦的内功修为比之古寻⋖终归是差了太多,他坦连出十三道剑气,却只是贬勉强땸兑掉了古寻两道剑气虹桥,还剩下呕一道,正对着保持前冲状态的玄翦身上的要害而去。

      玄翦ꘚ看在蝾眼中,毫无怯意,也没有改变路线的意思,反而足下发力,速度再提三分ᤃ,同时双剑斜横身前,剑刃对外,调动全身真气,包裹剑体人身,整个人化身为一把血色巨剑,剑锋所指ᅥ,所向睥睨,锋芒外露的剑气直接将地面犁出一道宽约一尺有余的沟壑。蛙

      ۏ 鉂 最后一道虹桥丝毫没有阻挡住玄翦的步伐,二者一相交,剑气虹桥就如冬雪遇骄阳一般消融了,被玄翦直接撞碎了。

      古寻也不觉得失望,ꏃ凭玄׍翦的实力,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被他一招就打败的,甚至想伤到对方都不现实￐。

      所以,还要接招——“㊨长虹剑法——赤虬出笼顩!”

      照例喊出声。

      Ჷ玄翦心中낗立ʝ刻警觉,每次这个货喊出声的时候,出招都极为不凡,威力惊人。

      聞这一次,也没有例外。 뙋

      古寻脚一踏地,挺剑直刺,珟竟然选择ȫ了和玄翦差不多的进攻方式。

      不过扖他的声势要浩大的多。

       古寻身随剑动큔,气随意动,赤보焰真撩气自长虹剑⃾上咆哮而轐出,转瞬间化릦为一条无角火龙,须爪毕现,栩栩如生,隐约间可听闻一声龙吟。

      “吼!”

      뱳转眼间,火龙便和血剑撞在一处,ﲙ又是一场大爆炸。

      “嘭!!!”瓌

      这次的威力远ᗳ胜之前的剑气碰撞,连离路稍近一些的树都被气浪波及,电自根部折断了。

      至于楼碰撞中心所在的大路,棡就更不必说了,炸出一个大坑,短时间内怕是不方便过马车了。

      而交手双方,则借着余波之力,各自撤身,退到了相距十余丈的地方。

      “咳咳!”

      玄翦的身姿已经不像最开始那般狂放不羁,身上多了几处血痕,是被古寻的剑气所伤,好ர在没有打到要害。

      不过相比无伤大雅的外伤,他的内腑却被震出了内伤,这处伤,就횜要严重的多㠺。

      禺这些也都在他的承受范围内,战斗力也并没有因ꎰ此受到太大影响。

      可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风采依旧丁,白衣猎猎,祿毫发无损的古寻。

      人家连뤌发型都没乱!

      二者之间的实力差距,一目了然。

      在远处划水的罗网众人都能看出来,顿时有几个人就闲不住了。

      这玄姯翦要是撑不住了,任务铁φ定失败,任务失败了,他们也就死定了。

      ▣跑都跑不ϫ了,除非他们也学惊鲵,叛出罗网。

      眼见七八个杀字级的杀手朝着古寻这边杀来,惊鲵也没能阻拦住,抱着孩子实在顾不过来。

      古寻稍微瞥了一眼这几个急着送死的傻蛋,冷笑一声,“呵!”

      左手一招,从地上吸来几颗石子夹在낹手中,屈指一弹。

      弹指神通!

      咻!咻!咻……

      一连数颗石子,形若流星,声若惊雷,携带着庞大的劲力,一人一颗,呼啸着朝送死团去了。

      几个杀字级的杂鱼完全没料到还有这种攻击方式,愣神之㰮下眼瞅着就躲不开了,甚至连举剑格挡都来不及,就纷纷被ኌ古寻爆头了。

      一个个脑瓜子好似被重锤砸中的西瓜,变成一坨䇗坨红白色的马赛克了䪖。

      见到这等惨状,其他蠢蠢欲动的杀手立刻老实了。

      我们还是安嵖心的对付这个抱孩子槲的少妇吧!

      堮万一运气好擒下这女人,说不定就能逼这个大煞星束手就擒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