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档女子会所里面的秘密

      美女王翠屏见“赛华佗”把捞玉玺的少年英雄夸得像一朵花似地,不由得问道:“这么金贵藏在皇宫的硦东西,他一个少年能ﰸ捞出来再送过来?”

      “赛华佗”见其似乎不信,心说让丁北宁亲自给她说说,有可能打动此人,倘若其同意送给丁北宁,岂不是省了好多麻烦。他说:“我年老多忘事ᰬ,拙口笨腮,让当事人直接给你讲讲呗,反正他在隔壁调养没有事。”说罢,就朝隔壁那个院落呼唤丁北宁。

      丁北宁原本没有什么大毛病,只不过是被人锁在地窖里饿得虚脱了。这两天经过滋补调养,身体状况已经大ꆊ有好转。自己正在那里练习柳叶镖,听得“赛华佗”呼叫,连忙来到这厢,걋问道:“老͆先狍生,您老有什么事情?”

      “给你们互相介绍一下,这位便是宣武将军丁北宁,这位美少女名唤王翠屏。北宁,请你把捞玉玺的前前后后给姑娘讲讲。”

      랡 俗话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年轻쎤俊俏英气勃勃的丁宁朝那里一站,渊渟岳峙,气度不凡。ꤏ再看沈万年,萎靡不샢振,狞老气横秋。王翠屏心中不枠由得说,要是这位少年将ﴫ军向我求婚还差不多。历经多遍选美,又经宫中历练的她倒也落落大方,对丁北宁说:“看你年纪轻轻,怎么就能在北京进入皇家宫苑,还阄能在井中捞到玉玺呢?我却슌有几分不太相信,不是忽悠我想骗走玉玺吧?”

      ྏ ⽣丁宁见其不信,只得从自己进京说起,一直讲到李自成败出ꢢ北京⪕,多尔衮尚未进入京城的间隙,在忠贞候唐过带领下连番进入皇ꉢ宫大内,终于在煤山东御喩井㊤捞出玉玺。老上司唐过为⡩掩护自己身中火龙镖牺牲。自己带着玉玺经固关南下,碰见原兵部尚书张缙彦,将其护送至新乡老家,然后进京送印。后来,又去北京,轧将唐过等人骨赅运回的经过讲了出来。

      丁宁为了打消王翠屏的怀疑,这一次讲述分外详细具体,绘声绘色,听得诸人无不动容。

      饶是那王翠屏起初有所怀疑,至금此也听得热血沸腾,情愫暗生。心中话蠓,看他稚气未脱,却原䳂来已经是位为国륹出生入死的英雄。想到这里,不由得又问:“听老先生说,您前些天曾经在此治过病?”

      “赛华㝸佗”接过话茬,将丁北宁前些᜔天在铜陵协助黄得功大破左梦庚,身患“卸甲风”在此诊治的经过说了一遍。

      王墿翠瑙屏︓不由得有些惋惜地问道:蓋“丁将军回朝后,怎么未向皇上说明黄大帅⁅这里的情况?”

      걸 丁北宁不由得有些动气,愤然说起自己未等病体痊愈就回了南京,岂料兵部的人都去给阮大铖小妾祝寿,让其次日再来。自己想将捷报直接送到中枢,不料给守门军兵起了冲突,被关进了监狱。后鬮来,李祖述把自己救出来,自己将捷报给了临淮侯托其转交。在送父母回家出城时偶然遇놝到大队军兵,才ꫨ知道前面是马士英阮大铖的车队。自己托朋友沿途照料父母,带手Γ下沿江来寻黄得功,不料误中蒙汗药,被下在地窖内。醒来,却又到了这팸里等事情又讲述了半天。

      王阇翠屏不由得说道폲:“我俩口音有些接近,敢问仙乡何处?”

      虦“不敢,末将祖籍系南直隶宣城宁国人,世代从军。둼”

      䬶王翠屏眼睛一亮:“小झ女子居住在湖州,距离将ꔡ军老家⨻不算太远。у不知道宣武将军下一步有何打算?”

      ⇫丁໚宁叹了口气,道:“现在,清兵入侵,南京沦陷。但是,大明仍有江南数省半壁江山,朱᳋姓子孙封在各地者依썎然大有人在。上次北京倾覆不足两月南京便有鄃动作,我预料这次也不怉会太久褚,必樒有大臣拥立新君。丁某身为廎军人,岂容满清铁蹄践踏我华夏神州。待新君登基之后,蟲丁某仍然要投身军旅,䤣反清窬复明,杀敌报国。”

      王翠屏闻言大喜➩,笑道:“丁将军耿耿丹心,可昭日月。小女子钦之至,我愿意将这方传国玉玺赠与将军。”说罢,在枕头旁边的衣服底뫙下取出那方玉玺,端详一阵,递了过来。

      丁宁恭䠯恭敬敬,伸出双手就要去㔬接。不提防龖沈万年却突然说:“等一下,让我也看一看。那天只顾得救人,就턶没有见识一下这样的传世珍宝。”说着,鯽把玉玺拿到了自己手上,端详起来。

      މ

      见过刻章的人都知道묦,印章上冎的字都是反着写的。沈万年的文化水平本来就不高,更兼是反写的梅花篆字,其翻过来倒过去,哪里能认得清楚。其尴尬地说:“这些字曲里拐弯还真不好认,待我回去用放大镜瞧瞧。”说着,抱着玉玺朝自己住的院子缳走去。

      “赛华佗”摇摇头徛,叹道:“其幼时未曾好好上学,后来因为其父生病才送来学医,一时㎩不认识也是有的,王姑娘和丁北宁莫嘲笑。”

      好大一会儿㪉,那沈万年才拿着玉玺回来,不无自得地说:“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把它用朱砂水印在纸上,才好赖看出来是‘受命于天,ᇍ既寿永昌’ꃗ八个字,不知道对不对?”

       ꘥丁宁把玉玺接到手里,检查了一遍,笑道:“沈医生好眼力,这是当年秦朝丞相李斯写䥩的梅花篆字,正是这八个字,挺不错嘛。”

      沈万年脸色一红,尴尬地说:䆗“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若当初好好学习,也不至于半天瞅不明白뢟一方印章。倘若像丁宣武一样,聪敏过人,文武全才,还怕没有佳人青睐。”说萌着ᑛ,神情甚为萧᥀瑟。

      丁쑳宁连忙说:“古人有云:봆不为良相,便为良医。医生救崓死扶伤,是造福苍生行善积德的职业,谁敢不尊敬。”

      在送诸人出墧门的时候,沈万年偷偷地瞅了一眼,见王翠昌屏一双桃花眼直直地盯在丁北宁身上,不由得妒火鶋中烧,恼恨丁北宁横空出世吸引了美女注意力。当晚,其向师父请假,说有事要回一趟太平府。

      氜(上ℭ一章)目录(下一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