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福音APP

      听完谢语人这番高谈阔论,孟醒的脑子更懵了。

      什么“天时地利人쮏和”,什么“逆反뜍心理”,什෷么“秀粉追求新鲜感”,这些名词都太高大上了。

      뤳 在孟醒看来,这些缘由可以凝练成两个字——玄学。

      俗称:鬼知道。

      孟醒决定先不想这么多䂸了,傻大姐下棋,走一步看一步吧。

      谢葬语人摨从床上坐了起来,手伸向孟醒:“手机给我,我也查查我排名吧。”

      孟醒早就看出来了,谢语人表面上总是云淡朅风轻不争不抢的⌷,一副“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碍的淡然气质和智者姿态,其实他对于自己的表现究竟是好是坏,人气是高是低,心里也在不停敲小鼓。

      㒱想必鱓他费尽心机把手机带进来,就是为了提前知道自己的人气排名,也能看一下秀粉们对自己表现的评价。

      刚才孟醒查排名的时候,只查了㫟自己的,其他人的他还真没留意。

      “哥,我也想知道你多少名,应该很高吧。”

      谢语人示意孟醒坐到自己身边,把手机放到他俩中间,打开了微博搜索框꾈。

      㠲谢语人现在也핻很信文任孟¬醒,对他也是毫不ꈜ避讳。

      炴谢语人刚在搜索框里输入自己的名字,他之前的那些搜索记录就跟着自动跳了出来——

      “谢语人人气排名”

      “ᶀ谢语人初评级舞壏台”

      “谢语人后援会”迍

      “谢语人橘子”

      “谢语人៹站姐”

      这前三条话题,孟醒还能理解,都是秀圈一些常见术③语。 钩

      孟醒来了几天,在节目里浸润已久,耳濡目染下,对这些秀圈基本术语还착是挺了解的。

      至于“谢语人橘子”,“谢语人站姐”是什么秀圈黑话,孟醒是一头雾水。

      軹他也不打算问,㚟现꫶在棱查谢语人的排名要紧。

      “第六名。”

      谢칆语人给孟醒指了指自己的头ﻡ像,下㫑面赫然写着一个“6”。

      桪“哥,你这排名,쒪又高又吉利,666啊!”

      孟醒看向谢语人,满眼뷯都是佩服。

      谁料谢语人并没有像孟醒期待的那样眉飞色舞,他面色ꎔ如常,眼神还有些凝重。

      “还行吧,这也说明不了什么。”

      谢语人淡定回应道。

      这也太ᤝ淡定了吧,孟醒才第70名,就觉得是个很溾了不得的事儿了,没想到人家谢语人拿个第六名,还如此镇静自⓷若。

      ው一看就是见过大场面的老回锅肉了。

      “现㯠在节目只出齓了两期,选手们的真实能力和人格魅力还没被秀粉挖掘出来,有些人甚至连镜头都没几个。䄭所以这一阶段的人气高ﭵ位,基本上都裲是黨像┭我这样自带粉丝的,或者初舞台特别惊艳的。”

      谢语人接过孟醒递꧈过来的红油酸辣笋丝,非常享受地嘬了几口,接着说道:“其实公演舞台༉才是最吸粉的。很多练习㬓生都是一开鎳始默默鋺无闻,靠着公演舞台的魅力出圈,最后一飞冲天的。”

      “我上次参加北极熊网站的选秀,就有一个练习生,一开始人气倒数。蕐后来他在一公跳了一段性感魅惑的舞,靠着边扭胯边解脖领纽扣的动砺作,狂吸粉,最后高位出搟道。”Ჾ

      ❱“所以说,根据我的经孤验,一公后鉐,人气排名还会迎来大洗牌僐,到时候㮻我第几名还不一定呢,说不定就掉出ᩛ出道位了⸅。”

      쵌 谢语人说完,轻叹了一声。

      孟醒若有徥所思地点了点头긥,接着站了起来,大声鼓励谢语人:“没关系哥,说不定一洗牌,就把你洗到第一名上面去了!你得自信!我相信你!”

      ꑨ 孟醒语气豪迈,说完还重重拍了拍谢语人的肩膀끺,让他不要多想。

      “最好如此吧。”

      ꩗谢语人点点头,语气轻飘飘㺉的,明显不太相信这会成真。

      他吃完笋丝봥就去训练了,本来还想叫上孟醒一块过去,没想到孟醒磨磨唧唧的,说是要替谢语人藏手机,还᭱要收拾一뺺下笋丝送来的礼物,过一会儿才走。

      谢语人走后,孟醒又鬼鬼祟祟去了公共卫生间,把手机藏回了最ꃀ后一㦩个隔间的马桶水箱里。

      谁知刚从卫生间出来,孟醒벎就看见选管小圆子正挨个房间敲门,叫沉迷午睡不肯起床的练䋻习生녶起来训练。

      她一扭头就跟孟醒对视了,朝他狡黠一笑:“孟哥,赶紧去训练吧,你们组的人都走了,就差你了。快点吧,醒宝?”

      她把時“醒宝”两个ⅾ字说的很重,很明显就是故意的。

      孟醒现在听到“醒宝”,“笋丝”两个词,浑身就不自在뎙,忍不住起鸡皮疙瘩。

      놰 “ㅉ哦,我收拾一下就过去。”

      孟醒应道。

      刚才谢语人的话给了他很大的启发,他说“公演舞台才是最吸粉的”。

      孟醒自己推理起来,既쾧然䃿公演舞台是ඈ最吸ͬ粉的,那也是最掉粉的。

      只要他消极训练,公농演拉胯,那么笋丝们肯定会对他姒很失望,甚至会骂他不够努力,对舞台不够虔诚。

      샏孟醒想,虽然都鍏知道他是来凑数的,可对舞台也要有最基本的尊重吧。如果表现得吊儿郎当的,应该会挑战笋丝们的底线。

      ັ挑苵战鴅底线就会生气,生瓋气就会脱粉,脱粉就不会投票,不投票就찰一轮游,一轮游就会马上回家。

      孟醒悟了。

      他准备来一波“反向操作”,让笋丝彻底讨厌上自己。

      孟醒回到屋里,换上训练服䁵,他特意把一半衣领塞进脖子里,还把梳得整齐的头发揉成一团鸡窝。

      轭他觉得没有女孩会喜欢邋邋遢遢,不修边幅的男孩子。

      弄完这些,孟醒晃晃悠悠下了楼,往训练室晃去。ㄚ 蓱

      他决定一会儿到了那儿,训练起䑴来要再消极一点。

      虽然这几天他已经够消极的了,可跟他们组那些恨不得时쀍时刻刻泡在训练室里的成员比,孟醒过得不要太潇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