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对象发的羞羞的表情包

      跟李秋菊分开后,宁羽两人便继续往病人家赶去,一路堵堵停停,终于在正午时分抵达了病人家的所在地。

      病人家是在一栋高档小区内,小区里面环境挺不错,进出的也多是一些豪车,由此可见能住在这种地方的人一般都是有些实力的!

      “还别说,这小区看上去真不错啊,住在这里的人一定都很有钱吧?”

      王磊一会儿这瞄瞄,一会儿那看看,就像是土包子进城似的看哪儿都稀奇。

      至于宁羽,他倒是没什么感觉。

      毕竟他可是去过上官家庄园和苏家别墅的人,虽然这栋小区也的确不错,不过见的豪宅太豪,反而觉得这里有些寒酸了。

      “1409,羽哥,看来就是这家了!”

      两人顺着门牌号找到了病人家,并按响门铃。

      不一会儿门就打开了,开门的是个看上去四十出头的中年妇女,虽然已过不惑之年,可却保养的很好,秀黑的长发盘在头顶,穿着很是休闲风,妥妥的美少妇范儿。

      “你们找谁?”

      美少妇上下打量了眼宁羽两人,问道。

      “你好,我叫宁羽,是华仁医院派来出诊的主治医生!”

      “你好我是王磊,是宁医生的助理!”

      宁羽两人做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听到他们说是华仁医院派来的,美少妇眸子里顿时露出明显的惊色,尤其在看向宁羽的时候,眼神里充满怀疑的神色。

      虽然她没说什么,不过看这美妇人的眼神宁羽就大概猜到她在想啥了。

      他和王磊看上去都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美少妇这摆明是嫌他们太年轻,不太信得过他们啊!

      “既然华仁医院来的医生,那就请进吧!”

      虽然心里很怀疑,可美少妇还是把宁羽两人迎了进去。

      这家房子的居住面积还是挺大的,进门就是一个大客厅,此时在客厅里坐着不少人,有的穿着便衣,有的穿着白大褂,从这些人的穿着和整体气质就能大概看出好像全都是医生来着。

      “这些是……”宁羽试探性的问了句。

      “这几位是其他医院的主治医生,我跟我老公担心孩子的安危,所以就把QZ市几家有名医院的电话都打了,不过你们放心,不管最后是谁能替我闺女治病,你们的出诊费肯定都不会少的!”美妇人解释道。

      听这意思就能知道,看来病人还是个孩子。

      宁羽往大厅的医生们那边扫了一眼,这会儿其他几个医生们也都在打量起他跟王磊。

      几乎每个医生眼中都流露出明显可见的不屑,那眼神好像是在说,这么年轻也敢来出诊,华仁医院这是干不下去了咋滴?

      屋里的医生能有七八个,这些人年龄普遍在四十多岁,反观宁羽和王磊两人就是俩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看上去倒的确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也难怪美妇人先前对他们流露出那种不太信任的眼神。

      就在这时,只见一间客厅的房门打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和一个满面焦虑的中年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显然,那里是病人所在的房间,这个医生是刚给病人看完情况出来的,而身边跟着的中年人应该就是这家的男主人了,从男主人紧锁的眉头就能知道貌似又没什么进展。

      “老公,球球她怎么样了?”

      美妇人赶紧迎上去焦急问道。

      男主人叹着口气的摇了摇头,美少妇见状眼里的水雾瞬间泛滥起来。

      “老婆,这两位是?”这时,男主人也注意到宁羽和王磊两人。

      美妇人擦拭了下眼泪∶“他们是华仁医院派来的大夫!”

      男主人的目光落在宁羽两人身上,同样是充满质疑和不信任,甚至还有些生气。

      他为了给女儿治病把QZ市内几家有名的医院电话都打过了,其他家医院都派来了各自的主治医生过来,可华仁却指派两个年轻后生来,这俩人看上去跟实习生似的,这种人能救他女儿么?

      宁羽从男主人眼神中看出了对方在想什么了,不过他也不在乎,只道∶“两位应该就是病人家属了吧,病人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女儿球球,昨天晚上开始就说肚子不舒服,刚开始我们两口子还以为孩子只是闹肚子也没太放在心上,可今天早上我去叫她,发现她已经连床都下不了了,还说全身都很痛,连碰一下都受不了,我们没办法也只好打电话给你们各家医院请求指派医生出诊了。”

      虽然心里很是不屑,不过男主人还是把相关情况给宁羽两人解释了遍。

      听完宁羽直接懵了。

      一碰就痛,这是什么怪病,没听说过啊?

      “病人这情况实属复杂,我看除了身体上的原因外,似乎还有精神方面的隐患,建议两位还是尽快把病人送去医院住院!”

      “这位梁医生说的对啊,我看病人谈吐不清,也隐约有些这方面的征兆,确实还是尽快办理住院的好!”

      最后出来的那个医生先是给出一个建议,其他那些医生就跟无头的苍蝇似的,一个个点头附和起来。

      看他们说的倒是一脸认真,可宁羽却越听越糊涂。

      究竟是什么样的病,既有身体上的症状,还又有些精神方面的隐患?

      “病人就在这屋里吧,我可以进去看看么?”

      与其想再多,不如亲自去瞧一瞧,宁羽指着房间向男主人问道。

      “年轻人,我劝你还是别费那功夫了,我们大家都看过了,所有人都瞧不出毛病,你去看了又能怎么样?”

      “就是,做人起码要有点自知之明,话说你们华仁医院现在都落魄成这样了么,居然连你这种毛都没长齐的愣头青都能当上医生!”

      不等男主人回话,客厅里的其他医生们就冷嘲热讽的讽刺起来。

      大家来自不同的医院,本就是竞争对手,尤其宁羽看上去又那么年轻,在这些人眼里仿佛和这种愣头青一起出诊像是一种屈辱似的,一时间所有人的矛头都指在宁羽身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