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色

      小绿回过㥡头来,冲着南北盈盈一笑,“谢谢大哥뾬哥关心,我没事眠。ﶹ”

      她回头指指青ㅃ雾ĉ消散处,只见绿色的大钵里,盛着ꭳ一块圆形㥢的金黄,金黄中,还쳆有点点绿色的斑点。

      黄色和西瓜瓤的白色之间,有一圈不鱹完全规则的灰色,那才是鹅卵石留出的颜色。这道菜,作为容器的颜色,作为炊具的颜色,作为侌美食的颜色,一道组成了一圈绿,一圈白,一圈灰,一圈黄,宛若艺术品,煞是ꈮ好看!

      而那种蛋和野葱炒熟了的香味,浓香㶖扑鼻,如沐春风,南北很不文雅地抽了几下鼻子,美味还没入口,已感觉全먧身的所有毛孔,被这香味一激,都似齐齐打开了,饥渴之极,舒⨪坦之ᔹ极!

      “银线玉线翡翠线都出现了,这次完满!”

      小紫好像戚一位评论家,细细地看着这道菜,向南北介绍:“这就是传说中的‘金银玉翠蛋炒花’了,这次能做成功,大哥哥有口福了!”

      璍“金银玉翠蛋炒花?”南北问。

      “是呀,你看树是不是有金银玉翠四种颜色?金的黄色,银的白色,玉是绿色,翡翠嘛,灰色。헁做这道菜,最难得的是能出现三道线,玉线、银线和翡翠线。如果说玉线、银线还主要是前期的材料和雕工所为,那么翡翠线可就难得了,中心ﬣ的金黄如果不匀、不圆,金黄与白线之间,又哪里还会有什么线呢?”小紫侃侃而谈,眉飞色舞。

      “这都是她们几个故弄玄虚,一个菜最重要的是味道,却非ẏ要弄出这么多的花样和说法来,哥哥你说累不累呀?”

      留影脸上挂着一丝笑,风儦轻云淡地道。她즇将作为筷子的那双细木棍拿起,一指这道神菜,做了个邀请的姿势:“来,ᛑ我们还是回到食物的本ꘃ意上来吧,哥哥有请。”

      南北这次的动作很奇怪,他是战战兢兢地挑了一让块蛋炒花放进嘴里,然后他就全身一跳。

      他瞪大了眼看了大家一圈,好像突য然不认识大家了似的,然后他就飞筷如雨,将那些蛋食吃了个不亦乐乎。

      鱋 留影举起筷,还只尝了一块呢,南北已经将石头上的美食消费了一半。 嘗

      ᅶ大家都笑,却见小紫抢过南北的筷子,把那瓜钵里的鹅卵石翻动䰇了几下,就如在土里翻出串串花生,就如在泥里掘出根根莲藕,那些光溜溜的鹅卵石间,居然有了一块块金黄的蛋花出来。

      巹 ḯ“严格意义上讲,这才是蛋炒花,你刚才吃的还只是蛋块。”留影温和地笑道,很自然地挑起一小块蛋花,送进南北的嘴里,“你再尝尝这个。”

      “绝了!太好吃了!”南北的脸一红,在这么多人面前,留影的这鸌一亲昵动作䵺,让他还有点不适৤应。

      他将蛋花在嘴里吃得啪啪响,还闭上眼,静止了一会,像在用全身心品尝这个美味,直到他终于吞了下去,才喘了一口气出来,“天底下居然有这么好吃的ㄧ东西?!我不是做梦吧?我太担心了……”

      㥩“担心?担心什么?”小黄빈追问,大眼睛只眨巴。

      “担心这是做뾆梦啊?”南北边吃边说,颇有点忙不过来,“要是做⩸梦,这一顿不就白吃了?!”

      大家笑成一团。

      쑛“你们为啥튣不吃?”南北终于有些不好意思起来,ﲞ看看钵里已经不多的美味,急忙邀请大家,“都来吃些,至少都来턪尝些嘛”。

      飼 㺧“你在做梦吃美食,要不要我们罿吃又如何ꋙ?”小黄爱说话,“我们早吃饱了,减肥。”

      “真在梦里呀?!”南北也笑,他才不相信,天底下还有这么好的美梦呢,“那在梦里,我就不客气啦”。

      他话说着不客气,下筷鶇也绝不鷀客气。

      好的食客是不会猛吃海吞的,因为他ႉ们要留下空间ᕗ,为更好的食物作预留牪。

      以容积和体积来衡量食客,只能说他是饕餮之徒,不是美食之客。

      好的酒客却是不浪费酒的趗,他们面前的酒瓶和즕酒壶,最常见的状态应该是:空的。

       南北说不清㶺自忖己是不是好食客好酒籹客。因为他面前的食物基本干净了,而他的椰子酒壶里,却总是ヤ满满的。

      那句歌词,“酒喝干,再斟满。”喝醉ጀ唱醉惍多少酒客,但今天南北嚿的酒,永远喝不干,咋办?

      那就一直喝吧?一直喝到不能再喝。

      왖 事后想起来,也就不会后悔,不会后悔没把酒喝干。

      南北深深地长饮了一口酒,摇头晃脑甚是得意,他知道自己已经有些醉了,但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兴奋;“人生有酒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将进酒,杯莫停……这诗写ﶱ得퐢好呀,就像为我现在写的一⮪样……”。

      大家都쟃围了过来,与南北漊、留影说笑。

      小红明显是逗南北说话呢,她也摇晃着头说:“大哥哥别总是酒呀酒的,这里的酒,够你喝的,돹你再杯莫停,你鈁也喝不完。”

      “酒还真是好酒,好多酒……”

      ộ 南北有点醉眼朦胧的,说话有点乱,“就是菜……,菜也是好菜,罕见的好菜,好多放菜,就是少了一样……”

      “少了啥?ᕊ哥哥你说。”小黄故意瞪着眼问。

      “今天是野炊,是不?瓩要说野炊,最好还是要有点……烤羊肉串……”。南北说得很没底气,犹豫着说。

      裃“他想吃肉?!吃羊肉?!”小黄突然大声地喊起来,她看看大家,脸上的表情是既紧张,又兴奋。

      “哥哥想吃肉?!౩吃羊肉?!﹇”小白也跟着追问뵠一句,她的语气里,居然是乡村的孩子夜晚听鬼故事的模式,很害怕,很迫切,又很需要矚。

      빗南北想吃蜙肉,他本来觉得提出꺫这要求,会让ে大家难堪的。这前不着春后不着店的地方垬,哪里去找肉?

      可大♿家听见这个有些刁难她们的要求,怎么倒觉得她们有些兴奋?至少反应很奇怪,不应该是这样的?! 地

      阳光灿烂的野炊地,突然就有一阵怪风吹来。

      大家脸色一变,南北却是滴凛凛地打了一个冷颤,他似乎感觉自己哪里出了什么ᝅ错,或者会给大家惹什么麻烦?

      是自己刚才说错鎼什么了?是自己的要求有什么问崱题?

      这种氛围,明显变칓了。

      他顿时有些茫然,结巴着问:“不,䌐不可以吗?”

      촏 一向爱说爱笑的小红,现레在却庄重起来了,她好像是这群姐妹中的小头目,也许认识到这个问兙题不是开玩笑的,所以,她以很正铚式的语气问:

      “姐姐,大哥哥想吃羊躺肉,这个要求,你劫确定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