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软件好约

      ᱭ“您千万别这么说,国家的难处我们都知道,其实正是因为有了‘两弹一䡌星’,我们这些海外游子的日ᮉ子才开始好过起来,没有一个强大的国家在后面给我们撑腰,我们这些海外游子还不一定怎么被人欺负呢。”

      部领导才是聪明人啊,先跟你诉苦,再跟你拉关系,到这份上了,你邇怎么着也得表示一二吧?

      对于部领导的这番套路,姜老二的心里像明镜似的첺。

      没办法,他被人套路过太多回⯖,从部领导一开始煽情,姜老二就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不过这也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表明自己的态度吧,于≾是正色说道: 㐤

       “这次我们一䇂家回来呢,一个是探亲、看看祖国的山山麯水水;

      另一方面呢,国家不是改革开放了么,如果ް有合适的项目,我们全家也愿意在双赢的前提짨下进行一괁些合作。”

      “双訛赢?鷐!”

      这个时代可劸没有人提出“双赢”膇这个概念,现在从姜老二口中听到这个词,部领导嘴里砸ꝳ吧了两下,品味出“双赢”这个词对种花国改革开放事业的巨大意义,两眼顿时大亮说道:

      塽“没错,我们就是要双赢!‘双赢’这个说法好啊,你们来投资赚到了钱,我们也得到了发展,确实是ƙ双赢!也必须是双赢小姜同志,我必须谢谢你。”

      第一次,部领导用“同志☯”这个称呼取代了“先生”。

      ᴤ徐㪰司长有些紧张:用“同志”来称呼姜老二令,这个不太合适吧?

      何止是不合适啊,也就是现在不是前几年的那种环境了,搁在前几年,这就是一个能뙽要人命的政治错误:

      你居然称呼一个资本家为“同ᦽ志”,你是不是也是资本家中的鴩一员、准备为资本家뱁张目啊?

      现在虽然不是前几年了,可只有咱们自己人才算是同志,他小忟姜一个外国的资本家,称呼他为“同志”,是不是有点那个啥?

      㦘 部领导知道䧲自己对陈耕的称呼有不妥吗?

      当然知道。猑

      但如果谁以为他这声“同志”是口误,那就太幼稚了,姜老二提出的这个“双赢”的概念对种花国对外宣传招商引资工作有着堪称指导性的巨大意义。蠻

      现在看那些宣传资料,都是苦口婆心的劝人家来投资,总有点忽悠的意思。

      可现첛在不一样钱了,如果将“双赢”概念加进去,那意味着什么?

      청 意味着我并不是单纯的在赚你的뤾便宜,你在帮我发展的同时,其实你也在发展殣,咱嗴们是互利互惠的。

      从心理的高度也不一样,我们不是简单的去求人,我们的合作,是一ꀭ个双赢的合作。

      更别说部领导可是清楚,老大人对姜家人看的薋有多重,否则也不会Ē邀请姜家人去他哪儿做客,就冲着这一点,称呼小姜一声“同志䓲”也不为过。

      听到部领导称呼自己为“同志”,姜老二愣ˀ了一下。

      大概是部领导也丿觉得这个称呼稍显敏感,不等姜老二开口说话,他就话题一转:

      “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你们几个兄弟的父母和奶奶大概后天就会省赶到,他们原本应该是在你之前蚚赶到的,不过你㪜父亲誼的单位临时有些安排퍧,就耽搁了几天,所以晚죳了几天。”

      “没关系,我能理解。”

      ۘ姜老二有些失望,不过还是摇摇头,表示没关系。

      部领导的身份摆着,他终究不好在这里呆太长时间,和姜家人聊了将近二十分鴎钟后,再三叮嘱友谊宾馆的同志一定要照顾好姜家人的生活和起居之后就告辞走人了。

      部领导走賂了,曾向红在询问了姜老二准备几点用餐之后,也⼓识趣的告辞,将空间完全留给姜家一行人。

      这些ġ人一走,徐덦司长立刻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㨯 “姜二先生,请问您有具体的投资意向了吗ᴔ?需不需要我帮您联系商业部的同志。”

      虏姜老二抬手拦住激动的跟扣下了扳机的机枪有的一拼的徐司长,无奈的说道:

      “徐领侲导,我现ァ在对国内的童子环境真的是两眼一抹黑,您䐹现在让我说我准备投资什么行业。

      说实话,我还真没办法回答您,您应该知道我个人是做什么行宜业的,难不成我直接在国内卖二手车?”蜥

      “呃。”

      徐司长的脸上顿时有些尴尬,解释道:

      “卖二手车也不是不行。”

      杵姜老二笑着摇头说道:

      “这两天我们准备了解一下国内对招商引资的相关方针、政策,同时ᓿ也考察一下市场,”

      鑽 见徐司长有些着急,姜老二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徐领导,看到你们的样子,你知道我是什么感觉吗?”

      ᚻ “什么感觉?”

      “你现在的样子,给我的感觉就是你迫不죓及待的想把晣我兜里的钱掏出来。”

      姜老二这话说的可是有些重了,徐司长的脸色一变,急忙解释道:

      컪 “姜二先生您误会了。”

      “我误没误会不要紧,重要的是如果你们用这种态度来对待其他有意来种花国考察市场的푃投资者詂,他们会怎么想?”

      姜老二再次叹气윗地说⪀道:

      鷔 “我很理解你们的亭心情榍,也理解你们看到种花国与世界的差距之后炲急孼于追赶的想法,但你们这么做真的不行的,我是无所谓的,但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多注㼊意一下工作的方式方法。”

      a 徐司长的脸有些发白。

      彽 姜二ﱆ先生的话બ太过吓人,让他忍不住开始反思,难道自己߰的表现真的겝这么不堪?

      仔ᄁ细想了想,他悲哀的发现⌭姜二先生说的没错,自己的表现真的像极了一个䡃正在拼命忽悠别人把钱包掏出来的蠢货,但别人是蠢货吗?

      显然不是。

      那么看来是真的需要检讨一下自己乃至整个部ᣫ门的工作方法了。

      “姜二先生,谢谢你。”

      深吸了一口气,徐司长诚恳地对姜老二说道:

      “谢谢你给我们的这些忠告,谢谢你让我们少走了许多弯路。”

      从园子里出来,姜老二轻轻的揉了吆揉太阳穴。

      駐 홥“老板,我帮您捏捏긾?”

      看着姜老二疲惫的样子,海伦扔小姐轻声说道。

      “嗯。”

      դ 姜老二应了一声,脑袋一转,直接躺謕在了汽车后座上,将脑袋枕在海伦的腿上,闭着眼享受着这顎难得的醖闲暇和放松的时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