豌豆直播一逗要在一起豌豆直播

      特里劳尼接受了他的要求,她先是向菲波斯和旁边的那个高年级男孩道歉,“不好意思,打断你们聊魁地奇了。因为我看见宴会快结束了,担心待会儿就没机会开口,所以有些急。我有个问题想问菲波斯,可以吗?”

      那个高年级男生很好说话,他微笑着表示自己不介意,让特里劳妮尽管开口问问题。

      特里劳尼放心的问道,“菲波斯,我想问你,我们学院是只有期末才有考试吗?考的难不难呀?”

      菲波斯见是这种常见的问题,很轻松的回答,“啊,别担心。你们一年级学的课程都很简单,更多的是为了让你们适应环境。至于考试,的确,只有学年结束有一场考试,但平时的作业和课堂表现也会影响到你们的最终评价等级。”

      周围的新生几乎同时停止了吃东西,竖起耳朵认真听讲。

      “一共有六个等级,前三个等级表示合格,后三个等级表示不合格。合格的评价由高到低分别是O(Outstanding,优秀)、E(ExceedsExpectations,良好)、A(Acceptable,及格)。不合格的评价从高到低分别是P(Poor,差)、D(Dreadful,很差)、T(Troll,巨怪)”

      “要拿到O是很难的,但只要认真准备,应该还是能及格。加油吧!”

      特里劳尼连连点头,这些她早就从原著里知道了,但她现在拿出了十二分的演技,假装无知少女,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问道,“菲波斯,你的所有科目是不是都是O呀?我想你能当上级长,一定是咱们拉文克劳里最优秀的男生!”

      菲波斯伸出手捋了捋那浓密的秀发,一脸得意的显摆,“啊哈!也没有!我选了九门课,拿了8个O。但我的占卜学只拿了A!

      格里斯老师让我对着一个水晶球,说出看到了什么。我只看到了一团旋转的白雾,差点睡过去。幸亏我平时给格里斯老师留下的印象还不错,才给了个A,否则我觉得我可能拿到的是T!”

      “成绩很不错,又是级长,未尝不是代言人的好选择。”特里劳尼暗暗把菲波斯作为套近乎和长期观察的对象后,便作罢,礼貌的示意自己问题问完了,让菲波斯旁边的男孩继续聊。

      她从桌上又拿了一块糖浆水果馅饼。这是哈利波特最喜欢的食物,在他心里的地位大约等同于飞天扫帚和女神金妮了。原著里哈利波特从迷情剂里闻到的气味就包括了糖浆水果馅饼的香味。

      然而尝过之后,特里劳尼表示也只是还不错而已。她前世因为实习的原因,经常被BOSS带着去访谈各种大人物,西餐日料里各种食物她早就吃了个遍。因此,她现在几乎到了听名字就能想象出它是啥味道的境界了。

      随着大家吃得差不多了以后,盘子里所有的食物瞬间清空。而邓布利多也重新站了起来。

      “现在大家都吃饱了,喝足了,我要再对大家说几句话。在学期开始的时候,我要向大家提出几点注意事项。

      一年级新生注意,学校场地上的那片林区禁止任何学生进入。我们有些老班的同学也要好好记住这一点。

      再有,管理员费尔奇先生也要我提醒大家,课间不要在走廊里施魔法。

      魁地奇球员的审核工作将在本学期的第二周举行。凡有志参加学院代表队的同学请与霍琦女士联系。”

      接下来,他们七零八落的跟着邓布利多的指挥,唱完了霍格沃茨校歌,宴会正式结束。

      “大家跟我来,我带你们去拉文克劳的寝室。一年级新生,注意这边!”菲波斯起身走到了人群前面。他个子高挑,发色也很耀眼,因此轻易地得到了大家的关注。大家在他的指挥下有序的从长桌那边排成队,走出了礼堂。

      他们的路线非常曲折。特里劳尼相信,如果没有级长带路,她可能永远也找不到自己的寝室在哪。

      霍格沃茨的楼梯总共有一百四十二处之多。它们有的又宽又大;有的又窄又小,而且摇摇晃晃。有些上到半截,一个台阶会突然消失,你得记住在什么地方应当跳过去。有的台阶会紧紧抓住你的脚,让你脱不开身。一路都有新生不断的中招,然后在高年级同学的帮助下脱困。

      这还没完。他们有时候会来到一个根本不像是通道的帷幔前,拨开帷幔后露出一个活板门,必须捅对地方它才会打开。

      艾丽卡看起来已经完全放弃了记路,她就牵着特里劳尼的手,兴致勃勃的四处张望,尤其对墙上那些会动还会打招呼的肖像很感兴趣。斯内普则还在努力的记着路,他一路都非常仔细地观察各种细节。

      特里劳尼在脑海的书架里又创建了一本书,名字叫《霍格沃茨地形图》,里面把他们走过的路线都先给录制了下来。她打算回去就好好整理一下,画个有详细注释的地图出来。

      这样艾丽卡以后即便和自己走丢,也不会有太大麻烦。她记得原著里哈利波特三人就是因为迷路,才去了四楼那个有三头犬的房间,吓得半死。

      终于,在特里劳尼估摸着他们至少上了八层楼和穿过了无数隧道以后,来到了一个旋转楼梯面前,转着令人头晕目眩的小圈往上走。最后是一扇有着鹰状青铜门环的木门。

      菲波斯抬手敲了敲门,那个鹰状门环便开口了,用彷如音乐般柔和的声音问道:“是你在思考还是你的大脑在思考?”

      菲波斯没有回答问题,而是转身对新生解释。“看,这就是我们拉文克劳独特的进门方式。你只有回答对它的问题,才能进去。如果你回答不出来,那就只能在这里等别人回答对了再一起进去了。

      拉文克劳女士认为,这样有利于让小巫师们每天都进行思考,并向其他聪明的巫师们学习。

      好了,来吧,大家讨论一下这个问题,看看有谁能给出让大门满意的答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