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视频里边的内容

      当我睁开眼睛,白茫茫的光线不禁照射过来。

      我揉了揉眼睛,再次睁开,干净洁白的天花板,干净而又带有淡淡消毒液味的被子,环顾四周,是一面面洁㶹白干净的墙壁。房间很小,就一张床,一个小小的床头柜,一ȣ个折叠椅和独立的卫生间。

      我想起来了,这是单人病房。

      最近特别嗜睡,记性也不是훭特别好。

      我缓缓地坐了起来,向右看去,透过房间唯一的小窗户,看着太阳高高挂在天上,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我顺势看向对面墙上的时钟,咦!

      是被拿走了吗?

      现在应该八九点了,这个时候起床,就最近而言,还算是比较早的。

      毕竟对于一个将死之人而言,时间也许是宝贵的,也可能是无用的。 

      我今年24岁了,是一名一事无成的小说家,还是那种ꁚ爱熬夜,夜猫子类型的。要是问퍃为什么喜欢熬夜创作,只能说是习惯了。

      熬夜这个习惯一旦开始了,便很难改变了뤑。

      宁静的晚上,没有白天时的喧闹吵杂,多⩃了一丝的安宁平和。入耳的虫鸣,机械键盘的敲打声和房间里㳑闹钟不断的滴答声,是我创作环境不ͧ可或缺的元素。

      也许就是这样非规律的作息饮食时间,加上我平常创作灵感神药香烟的影响,我患上了癌症。

      一开始,轻微的身体不适并没有让我重视,也许这是一种轻视健康体现,但㞢是如果因为轻᳖微的不适就让我去医院检查,我感觉我的钱包是不会答应。

      等到身体慢慢坚持不住,我还是坚持自己到药店买药吃,并心理作用提醒自己,靠身꺑体的免疫系统扛过去,以后便能少生病了。

      最后,我엹终于扛不住了,独自一人去医院看病。我错过了最好的治疗时间,等待我的是医生的一声声叹息。

      我当时心情很复杂,后悔那该菲死的倔强,但是如果重新再来一次,我感觉结果还是一样。

      生活还是需要过的,即使时间不多了。

      首先,告知了我最好的兄弟,关于这件事情。然后这一段时间他就一直陪着我处鴕理后面的事情。

      在我的记忆里,我好像是孤儿,所以自然也不用告知家属了。

      现在倒也没有多伤感,平常生活的时候差不多也是自己一个人,就算接下来一个人独自走了䨒又如何。只是希望我最后一个愿望能实现,不至于心里空落落……

      ᴰ 此时,一阵缓慢的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看着大门,仿佛知道来者是萕谁,我笑着喊道:“胖子,你进来吧,我醒了”。

      燦 说完,门缓缓打开了。

      映入眼前的是一个硕大的身影,身穿xxl尺码,印有动漫萝莉头像的白色短袖,纯黑的短裤,再配上一双走起路就发出咔咔咔声的木质人字拖。镁

      最关键还是脸上那一双黑色方框眼镜覷,充分地突出了他那双眯眯眼,嘴巴挺大的,笑起来时,能把脸上的肥肉往上抬几分,颇具有喜感。

      他就是我的兄弟,我们是在大学认识的。他叫李厚实,因为平常爱吃不爱运动,身体肥胖,所以大家给他取了一个外号:胖子。

      惓 他为人很随和,对于这个安外号,他并没有生气,反而挺喜欢的,还说挺形象的。

      我们是大学同寝室的室友,我们是四人寝,除外我们两个外,另外还有两个室友,我们寝室四个人在大学一起经历过很䙒多事情,是最铁的兄弟。

      我和胖子两个人比较宅,所以寝室里常常也就是我和他。要说我们两个人的区别,那应该是宅的程度不一样,他是ἐ属于死宅,我是那种单纯的喜欢宅,不爱交际。

      我们都喜欢看小说,他喜欢悬疑类的小说,我偏向于校园青春和玄幻类的小说。

      我们都参加了学校的小说创作社团,虽然一开始他不想出去,但是迫于我的软磨硬泡,他跟我一起参加了。

      随后的日子里,我们一起开始了创作小说的生涯,并且在美好的校园时光里一起参加校园创作比赛ⷙ,市里创作比赛等屳。

      뤈 也许就是因为对小说的热爱,所以现在我们还是在一块闯荡。不至于大学毕业后,可能几年或者十几年的同学会上再见。

      “喂,你发什么呆啊!”,胖子满脸疑惑地问道。

      我回过神了,퀺看着他笑着说:“看着你不禁回想起过去的一些事情,最近老是容易陷入回忆不可自拔,也不知道是什么回事。” 雉

      胖子的脸色顿时变了,轻声地说:“你会好起来的,不要老是想着过去的事情。”

      我看着洁白的天花板,淡然地说道:“我很清楚我的身体状况,不实现最后一个흨愿望,我离开的。不说这个了,关于公司那边怎么样了?”

      胖子一边拿起床头柜上的苹果开始削皮,一遍回答着我:“公司那边我出示了你的病历本,再加上你的小说前段时间已经完结了╁,公司那边并没有什么问题。公司那边一开始想带一些人来看你的,但是我帮你拒绝了”。

      我有点小惊讶,过来看我还是免了吧。

      胖子停顿了一下䎜,又说:“虽然公司那边我拒绝了,但是秦姐执意要来看你,我真的挡不住。我告诉了她,她说下午回来看你。”

      我不禁苦笑道:“还是躲不过,现在我这个样子,真的不想让她看到”

      我一开始就知道可能会有这个结果,倒也不是特别惊讶。

      ꕂ ……

      …뵂…

      此时,护士进来了,她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我,我也看着她,感觉她有点陌生,有点奇怪。

      我们之间没有说一句话,她在更换完点滴后便直接离开了……

      胖子,仿佛没有看见护士깪一般,还在一直对我讲解公司那边的各种各样事情。

      胖子将他手上削干净的苹果递给我,我拿在手中,看着苹果。不禁想起了,以前在寝室里,跟胖子抢零食吃的日子。

      关于其他事情,胖子,都不会着急,但是一抢他零食,他就炸毛,特别着急,也许这是一个吃货的底线吧!

      看着看着,我就笑了,胖子,也笑了。但是笑着笑着,眼泪就掉下来了。

      我笑着说:“下辈子,我们还做兄弟。”

      胖子仰着头大声说;“好,下辈子还做兄弟。”

      随后,胖子跟我聊最近发生的事情以此来打䫑发我的无聊。

      不知不觉,时间悄然到了中午。

      胖子在医院外面买了许多外卖,放到我的桌쐾子面前。我看着这些美味,不禁口水直流,开始大快朵颐,胖子也旁边一起跟着吃。

      我感觉我是那种宁愿当饱死鬼,也不愿意当饿矅死鬼的那种人。虽然我现在身体状况不咋地,但是对于吃这个方面,我从来都是来者不拒的那种人。可能是多年被胖子影响的后遗症,我反正挺喜欢的。

      吃完中餐,收拾好残局。胖子走到窗边拉上ﭩ窗帘,笑着说:“又뇋到了例行睡춅午觉的时间了。”

      펙 我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已츝经快一点了,笑着回应道:“是的,胖子,你回去吧。”

      胖子,顺手将垃圾袋拿在手中,看着我说:“好的,你好好照顾自己。我晚上再䄊过来看你。”

      说完便走出门,反手将门锁上,但是在快要锁上的那刻,胖子的声音从门后传来:“你确定不告诉冰柔,你的事情吗?她一直问我你的情况,虽然我推回去了。但是这样的话,她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这样对她好吗⪾?”

      我抬头看着天花板,小声说道:奖“我现在这副样子能见她吗!胖子,等我离开后,将我床头柜里面的那封信转交给她。”

      胖子嗯了一声便离开了。

      门锁上砀了,我扶着床边的扶手缓慢地从床上下来,蹒跚地走进卫生间。

      镜子里看起来像是一个陌生人,面容憔悴似鬼,头上无一缕黑发,牙齿也稀稀落落掉落了只剩几颗,唯一还算有点人像的,莫过于眼睛里还有一ᄌ丝光隮芒。

      上完洗手间,躺回到床上,看着洁白的天花板,视线里渐渐模糊,脑海里闪过一幅幅画面。渐渐地便睡过去了,做了一美梦,一个永远实现不了的梦。

      在梦里,我仿佛听见了有人在我耳边叫我,一个人,两个人……

      ᜶ ⴃ 咚咚咚,一阵急促地的敲门声,打断了我的美梦。

      我不禁大声喊道:“谁啊?”

      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是我,可以进来吗?”

       我听见这熟悉的声音,扶着床边的扶手起身,看向门瀿口,说:“秦姐,进来吧”。

      眼前出现了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身高有175左右,身材夶前凸后蠧翘,带着一副金框眼镜的女人。她看见我的第一眼,眼眶渐渐就变红了。

      我真的很害怕她哭,我急忙说到:“秦姐,我没事,我这不是挺好的吗”。뙋

      秦姐,大声说道:“你都这个样子了,还说没有什么事情”

      我看着秦姐说道:“这…,我也没办法啊。这是我的命…”。

      秦姐惊讶道ᮒ:“你真的是变了,你以前从来不信命”

      我无奈道:“有ᓙ些事情不是我想便能成的,秦姐,胖子说你有什么事情廉要跟我说?”

      秦姐,坐在我旁边,抓着我的手,看着我说:“你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不是把我当外人”

      我顿时被吓了一跳,连忙解释道:“不是的,怎么可能,먓我怎么会把你当外人。我是因为不想看见你哭……”

      说完,秦姐压抑许久的情绪突然爆发ˬ,大声哭了起来。我知道最后会成为这样,我也没有安慰她。

      过了许久,她停止了哭泣。一双哭红的双眼,看着我说:“你还有什么愿望吗?只要我可以做到,我一定帮你完成。”

      我笑着对鶄秦姐说:“没有了,你来晚了,我最后一个愿望,让胖子去完成了。”

      秦姐,轻轻哀叹了一声……

      ……

      天色也渐渐变暗了,퉬此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我知道应该是胖子来了,ﴋ喊到:“胖子,你进来吧!”

      但是进来的人不是胖子,是之前来换药的护士。

      这次,她没有看着我和秦姐,径直地走到我身边,换完药立刻转身离开,没有说一句话,从头至尾,也没有看我和秦姐一眼。

      她就像一个幽灵一样悄然来到,又悄然离去……

      秦姐,仿佛没有看见护士,一直在看着我⦩,绘声绘色讲述过去发生的一些趣事。

      我有点疑惑地说道:“那个护士看起来好奇怪!”

      ザ“什么护士?”

      “你巕没看璢见吗?刚刚进来的,就在你旁边”

      ۀ“没看见啊!可能是她走路太轻了,我没在意”

      过了一迩会儿,胖子直接推门进来。

      胖子一进来看着旁边的秦姐,顿时楞了一下,随后,反应迅速说到:“秦姐,也在啊。正好了,我买了许多吃的,刚好可以一起吃。”

      秦姐,刚好想说什么就被胖子打断了,在原地愣了一会儿。

      我知道胖子的意思,连忙说到:“正巧我肚子饿了,一起来吃晚餐吧”

      然后,我们就开始了大快᭡朵颐的时间。吃着正高㯖兴时,胖子打断这节奏。

      ࿞ 从他随身的背包里,拿出了一个精美包装的盒子递给了我。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看着我,而且小声告诉我:“打开有惊喜哦!”

      我顿时感觉到了什么,大ॣ声喊道:“胖子,你找到了!”。

      秦姐,满脸疑惑看着胖子,说:“这是什么东西?弄得䒬这么神秘”。

      胖子笑嘻嘻说道;“这可是他盼了好久的东西……”。

      在他们谈话之际,我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拆开了包装,甚至忘记了我们还在吃饭。

      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册泛黄的书籍。我看着书籍的名称,笑着说:“我最后一个愿望已经完成了,哈哈哈,胖子,你是在哪里找到这本斗罗大陆第一次印刷版实体书?”

      胖子,抖了抖脸上的肥肉,声情并茂地说道:“我首先是去了各大旧ै书市场去找,找了好几天都没有找到,后面就一直问买旧书的人,哪里可能有原版第一册斗罗大陆实体书。”

      “最后,打听到有一个收藏家,热衷于唐家三少的小说,那里可能会有。我要到了联系方式,后面找到他,问他可不可以卖给我。他一开始是拒绝的,后来我ꀻ说明了买书的原因,他没有要钱送给了我。”

      “他真的是个好人,他让我转告你:四海之内,唐门之人皆兄弟,谢谢的话就不用了,好好保重身体。”

      我心里一直回荡那句话,四海之内,唐门之人皆兄弟。虽然,你我从未识面,但我们有共同梦,我们就是兄弟。

      我临死之前的最后一个愿望就是再看一次原版第一次印刷的斗罗大陆实体书。如果要问我原因,那޹就是因为它Ꭵ是我进入另一个世界的引路人,它是我看的第一本小说,同时也是因为它,我才选择了这一条人生之路。如果没有这本书,也许就没有我。

      첑 看到书后,我连吃饭的兴致都没有了。

      我赶紧收拾收拾了一೨下,便让他们离开了。

      胖子临走前还跟我说:“让我早点休息,明天再来看我。”,而吃完饭后,秦姐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应该是回去了……克

      ⧙我把门关上后,我从床头柜里面拿出了标㦔有二十粒的安眠药,扭开瓶盖,发现里面只有两颗白色药丸了。

      我缓缓地倒出仅剩的两个白色药丸,自言自语道쪓:“怎么只剩下两颗了。”

      好像之前还有的껫来着,但是我也没有想太多,便拿起桌上的水杯,直接跟着水咽了下ૹ去。

      我自从入院癆以来,都有吃安眠药辅助睡眠,不然中途的疼痛会让我一直痛不欲生。

      我躺在床上,拿起书,看着封面有点残破,纸张也有点泛黄和脆化,其中还散发着淡淡的霉味。我缓缓地打开了书籍的第一页……

      这时,突如起来的开门声音,打乱了我的思绪……俘

      我睁开了眼睛,看见早上的护士在我身旁,拔出我手上的吊针。

      ㉝我有点烦躁地看着护士,说道:“你是幽灵吗?每次走路都不带声,我看书看得正兴起,你这突然进来直接就打乱了我的思绪䣒。⧋” ⁖

      护士没有理会我的质问,而是面无表情说道:“24号患者,你的书呢?”

      说完,便不等我解释,头也不回地ꬢ直接走了。

      我心怀疑问,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大声说道:“书肯定在我手里啊!”

      片刻,我看向我的手,原本的书不见……,那一刻,如芒刺背,一种奇怪的感觉刺穿了֖整个人。

      我开始着急了,到处鏆找,床上,床下,卫生间,柜子里,我疯狂地找,但是后面哪里都没有找到……

      然而出现了一⍖件离奇的事情,着实让我吓좮了一跳。原本桌上空的安眠药瓶ﶌ,里面又有两颗安眠药了。

      我拿起呼叫机呼叫刚才的护士,想问她是不是拿了我的书,还给我药瓶里放了两颗药。

      ⚥ 滴滴滴……,过了很久都没有人接,我便放弃了。

      我躺着床上,看着被窗外月光照亮的天花板,自言自语道:“难道一切都是我的梦吗?”。

      说完,头便开始疼痛了起来,疼痛难忍,仿佛要炸了一般。

      我连忙拿出药瓶倒出仅剩的两颗白色药丸吃了下去。

      慢慢地,意识开始模糊了,我好像感受不到身体的疼痛了,甚至我连一根手指也抬不起来。

      我缓缓飘了起来,看见了我怀里的书,并且窗外的微风翻开了书本的第一页,穿越的唐家三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