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穿梭时空>

      傅文熙问道:“能不能把他弄醒啊?晕了很不好玩。”

      就在这个时候,毫无预兆的,陆千羽的身上的羽翼全部打开,一层层的灵气弥漫出来。

      “啊?”傅文熙顿时向后蹬蹬蹬的退㈷了⌵好几步,差点就摔倒在地上。

      陆千羽愤怒至极,厉声喝骂道:“傅文熙,你是什么輴东西,竟然敢……”

      他想要骂人,却是发现,任何的语言,都没法子表达他ᡡ现在的愤恨和怒火,这么一介凡人,蝼蚁一般的存在,怎么可以如此羞辱他?

      刚ퟧ才,金空蝉搜掉他身上的储物袋,他是有些心痛,但是,他不生气,一来他知道,金空蝉看不上他身上这么一点东西,二来,就算当真败在ภ金空蝉手下,那又如何?

      传出去,他陆千羽单枪匹马闯了金匮总部,被ﳅ抓了,这不是丢脸的事情。䶓

      可是儇,如果让傅文熙这么一个人,顺走他身上所有的东西,他真的没法子接受,哪怕这个人,即将成成金匮的主君——他依然认为,这就是一个卑劣低룎贱至极的人。

      퓀 现在这䥥么一个人,竟然还敢对他螨动手动脚?

      他感觉,他顨连着肺都要气炸了,这个人,绝对不能够让他活下去,哼!

      “公子,你没事吧?”阿大小心的把傅文熙扶着,问道。

      傅文熙感觉左手似乎有些疼痛感,低头看时,果然,左手刚才不小心撞在一边的架子上,手背都肿了起来,表皮蹭破,有휒一丝丝的血痕。

      “没事。”傅文熙摇摇头,抬头,看着陆千羽,叹气道:“你这么生气做什么,我都不生气。”

      “你这样的废物,你有资格生气吗?”陆千羽怒斥道,“空蝉大人看上你,那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傅文熙看了一眼金空蝉,想ᾬ要说什么,他终究还是忍住了。

      对,如果是正常情况下,苏空蝉看上他,自然是他几뀬辈子修来的福气,但㣝是,现在人家就是想要找一个替死鬼去七号失落地送死螁,这哪里書算什么福气了?

      好吧,反过来想想,⭶能够进入失落地,看看修灵者的风光꾳,或者说,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气晕宛如神一般存在的陆千羽,这辈子,他也算是值得了。

      傅鬽文熙认真的Ɉ想了想之后,竟然说道:“空蝉大人看上我,自然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啊,陆千羽——千羽大人,你说,我要不要吃掉你的翅膀?”

      “喂喂喂……你别晕啊……别死啊,死了的东西就不新鲜了。뷯”傅文熙忙着ퟝ说道。

      “公子,他不会死的,你放心。”卢阿大狞笑道,“我这就给你⣵把他翅膀砍下来?”

      “你……你敢?”陆千羽这个时候,突然就有些害怕,如果傅文熙执著想要吃掉他的翅膀,那么,以他对犊金空蝉的了解,她绝对会让人看下他的翅膀,做成玫瑰烤翅,给他ꈣ吃掉。膈

      “能够被我吃掉,也是你几辈子修来的虀福气,不对啊,我应ꉺ该这么说,也不枉你长了这么一对拉风的翅膀。”傅文熙笑道,“但是,我对于吃智慧物种,还是有些心理阴影,要不,我把你的羽毛拔下࿼来,做成毽잢子?”

      뎞 他一边说着,一边绕着陆千羽转悠了一圈,笑道:“你这么多羽毛,想来可以做上千个毽子,到时候我就햧卖千羽缅大人羽翼毽子,想来销量不错。”

      说着,他还动手摸了摸陆千羽的羽翼,叹气道:“正好,这么大的翅膀。”

      “你不会ȯ就喜欢一个翅膀吗?”金空蝉轻轻的问道。

      黎렣“我……”傅文熙认真的想了想,他对于陆千羽确实非常崇拜,从来都没有想过有这么一天,陆千羽会被秚绑在刑架上,任由他处置。

      “在我心目中,他当真宛如是神⁗一般的存在,我羡慕他,对,就是羡慕,我连着ꠊ妒忌的资格都没有,我羡慕他有翅膀,能够翱翔在九天之上。”傅文熙꿜想了想,还是╌说道。

      “修灵期到了五品境界,辅助御风术,就可以飞行,不需要那么累赘뉓的翅膀。”金空蝉说道。

      这一次,傅文熙拿着陆千羽柦的储物袋,向着外面走去。

      “公子,这羽毛还拔吗?”阿䛦大突然大声问道。

      膰 “通知端木二公子,把他送走吧。”金空蝉吩咐道。

      有武士答应䓱着,那个掌刑烇的武士阿大,却是跟着走了过来。

      ॥ “阿大,你先送傅公子㳓回去休旫息。”金空蝉吩咐道。

      “是!”阿大忙着答悐应着。

      蘣 “对了,你等下凓去和老五说一声,挑十二个护卫,从此䎩以后,你们就跟着傅公子,保护傅公子的安全。”金空蝉吩咐道。

      很快,阿大就送傅文熙回到72楼,那个名义上㼌属于他大自己的房间。

      傅文熙略略休息,就岂有侍女送了晚饭上来,晚饭很是丰富,重点就是,竟然有玫瑰烤翅……

      崦看到烤翅的时候,他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当然,这绝对尚不是陆千羽的翅膀,就是普挴通的鸡翅膀而已。

      吃过晚饭不久,金空蝉竟然换了衣服过来。

      看到金空蝉的时候,ഋ傅文熙有些愣ᛣ然,她这个时候过来做什么,难道说,她谚不等新婚之夜,准备今㲴天就把他生吞活剥了?

      “把衣服ᴪ脱掉。”嫹金空蝉看了他一眼,冷冰冰的说道。

      “这……不太好吧?”䭣瞬间,傅文熙就呆住了,他是没有大男子主义,也不认为入赘是丢脸的事笑情, 可是——这খ么直接,잣真个好吗?

      他还是很矜持、很保守的人。

      “空蝉大人,不等新婚之夜吗?”傅文熙讪讪的说道,“我是很保守…壓…的人。㩌”

      “你不要퇙觉醒?”옽金空蝉直接问道。

      “呃?”傅文熙目瞪㡄口呆,原来ټ,自己想偏了?

      ⪂ 掿 所以,他手忙脚乱的把外面的衬衣脱掉,可是,看着金空蝉就这么盯着他看,不知汁道为什么,他竟然脸红了……

      金空蝉像是变戏法一样,取出一个医用箱子,然擼后,从里面取出来几支药剂。

      傅文熙忍不住凑⧬过去看着⬍,问道:“觉醒,难道不是服用天启耬丹?” 燎

      “你童年时期,曾经服用过天启丹,但是,你没有能够觉醒。”金空蝉的声音,似乎带艳着几分空灵,但是,却透着一股清冷。

      傅文熙知道,她没有任何嘲讽的意思,甚至,他这样的人,都不值得他嘲讽。

      可是,他心里还是有些难受售。

      “我知道,我很춝废材……”傅文熙讪讪说道。

      篃“不!”金空蝉摇头道,“厓你并非是废材,而是你的基因桎梏太过牢固……你和很多人不同的。”

      “什么?”傅文熙不解的问道。

      “有些人,确实很废材,就算服用了天启丹,也没法子觉醒,因为他们天生就不봤具备觉醒的条件。”金╛空蝉解释道᧜。

      “哦哦?醝”傅文룰熙点点头,还是听得似懂非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