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直播账号

      高Ɵ傲的凌月仙姬低下了她的头颅,在明尘出剑之前俯首朝拜。

      左手虚握的明尘握紧了拳头,双手背到身后駂,掠空而来,站在凌月仙姬身前,ራ受了这一拜。

      从刚刚他就发现凌月仙姬身上是有着一些世界之力的,凌月仙姬的实力确实很不错。

      甚至在这一群大妖之中,都算是最为顶尖癝的那位。

      可世界之力并不是在她的身上,而是她身上的某个部位。

      믂 明坆尘弯腰扶起了凌月仙姬,锷右手伸进了凌月仙푟姬的胸前衣物之中。

      凌月仙姬满面羞红,虽说早有心理准备,她也并不抗拒,菓可明尘当着这么多妖的面前做出这种轻薄无礼的举动。

      作为犬妖一族的公主,她一直是大家闺秀的形象与心理,比较保守,着实有些适应㩕不来。

      明尘伸手一毞阵摸索,껲然ꚨ后用요力一扯,在凌月仙姬的惊叫声中抽出了手。 곝

      뚳 一块古朴的令牌被明尘๼握在手中,凌月仙姬瞬间쨐从羞恼变成了惊怒。

      “唯有此物,不能与尔!”

      凌月仙姬伸手欲抓,被明폼尘灵巧躲过。

      将令牌在手中抛了抛。 ⲉ

      “怎么?这个东西对你很重要?”

      凌月仙姬眼神复杂,似是十分不舍。

      “此物是亡夫遗物。”

      明尘抓着令牌,嘴角出现莫䩍名意味的笑容。

      “怎쩰么,不是要奉我为王,常伴左右么,还想留着前任遗物?”

       “如此朝三暮四,可不是妇人之道呀。”

      凌月仙姬站直身躯嘬,眼神中的复杂褪去,转为⁤坚毅,澎湃的妖力破体而出,脸上妖纹显现。

      “虽然斗牙王并不是什么值得托付之人,本宫也从未看的起他。”

      “可他终究是本宫亡夫,这是他留下的唯一遗物,哪怕玉石俱焚,本宫也不能让你夺走뽯!”

      明尘将令牌᠖揣킌进裤兜,然后双手插兜。

      “嘿!”

      “那我偏要抢呢?”

      犬牙从凌月仙⋃姬的嘴角吐出,十指如爪,满眼猩红,正是犬妖一族爆发的前兆。

      í“冥道残月破!”

      一道诡异的斩击在凌月仙姬祱爆发之前砍在了明尘身上。

      他似乎毫无所觉,ó不闪ٸ不謰避,这道诡异的斩击硬生生的砍在了他的身上。

      ➄之所以说这道斩击诡异,是䨢因为这一刀砍在明尘身上之后,并没有正常斩击的效果,而是出现了一道残血一般的空间裂缝。

      空间裂缝不停地撕扯着明尘的身体,吞噬着一切,漆黑的空间裂缝仿佛要吞噬万物一样,连周围的阳光都被扯进了裂缝。 쁺

      崞明尘依旧保持着双手插兜的动作,ꅦ就这么堵在空间裂缝之前,强大的牵引力对他来说仿佛不存在一般。

      “哦,这不是二狗둨子他哥杀生丸么。”

      䌌 “怎么说?你妈刚刚答应我改嫁,来,叫爸爸¼,给你包大红包。䏵”

      嗖!

      캦又是一闓刀残月空间裂缝,与刚才那一道一左一右拉扯着明尘的身形臍。

      “ꑃ嘿,你这小子,还真是叛逆啊,天要下雨,娘要嫁䞬人,你拦不住的。”

      “今天,我就教教你什么叫尊重长辈!”

      明尘双手从裤兜中掏出,一手一个,插进了冥道残月破的空间裂缝之中,然后双手这么一合。

      两道空间裂缝瞬间崩溃,剧烈的爆炸反탛应仿痧佛某人绝招佛怒火莲一样恐怖,刚刚原本就受伤不轻的大妖们齐齐吐血。

      凌玮月仙姬和杀生丸也都被这威力巨大的爆炸逼退到数里之外。

      众妖眼前一花,明尘瞬间出现뒲在ݮ了杀生丸的身上,吓的杀生丸也是悚然一惊。

      本能反应就要拔刀,可刀未出窍,明尘的左手就顶在了刀柄之上,硬生生的把刀压回了刀ꁪ鞘,憋的杀生丸额头青筋暴起。 䕒

      ꓻ 飒! Ẁ ᙠ 杀生丸双脚离地,被明尘右手掐着脖子举了起来。

      明尘手上用力,杀生丸被掐的两眼翻白,口水从嘴角流了出来。

      一手举着杀生丸,明尘歪头凑到凌月仙姬的面前。 ᭴

      “遗物还要不?빭”

      “玉石俱焚还拼ڡ不?”

      正处于变身边缘的凌月仙姬硬生生的把血脉之力憋了回去,犬牙都咬碎了쯿半根,鲜血顺着嘴角流淌。

      “不说话?”౒

      “不服?”

      明尘手上再次用力,杀生丸脖子上青筋暴起,脸色发青얹。

      凌月仙姬装作若无Ꙃ其事的扫了一眼,可㠌那一抹担心却是逃不过明尘的眼睛。

      最终,凌月仙姬还是低ୋ下了她高傲的头颅,伸手抓᮲住明尘裤腿的同时,开口出声。

      “对不起,妾身错了。”

      应 “不要了,妾身不要了,从此以后安心服饰大王。” 綣

      明尘手一甩,杀生丸被扔到远处生死不知,欲凌月仙姬肩头耸动,却又克制住了起쥱身接住的冲动。

      她算是看出来了,此人䈮必备无耻下流至极,十分擅㼕长用别人弱点威胁,毫无底线可言,丝毫没有强者自尊。

      若此刻再对杀生丸多妔表现出一丝在乎,此人定会抓住痛脚,穷追猛打。

      懰虽赗然已经约定委身于她,可有些尊严她还是想保留下来的。

      委身于委身不同,可以的话,她还是相当王后,而不是言蚑听计从百依百顺,毫无尊严的奴隶。

      这一幕似䫺曾相講识,伽椰子太太直呼内行。

      像明尘这种下作之人츣,不管在ž哪种世界,对于人妻,特别是有孩子的人妻,那就是天生克星。

      人气杀手莫过于是。

      凌月仙姬脸上露出了经典的危险太太被胁迫的那种崩坏表情。

      “ხ风之伤!”

      “破魔之箭!”

      “飞来骨!”

      明尘深䲯呼一口气,将刀气与뤨妖气混合的风졗之伤吞进了肚子里,打了一个饱嗝。

      然后一脚踢碎了仿佛回旋镖造型的飞来骨,ꌉ最后用手抓住破魔之箭,大拇指稍微用力쾠,掰断了箭矢。

      뫈 แ看的凌月仙姬眼角抽搐,从刚刚此人应对百万妖众和自己儿子的嵽攻击时,给她早就留下了强大无比的印象。

      可刚刚첉这一系列仿佛哄小孩玩一样,就破灭了刚才那几道有可能威胁到她性命的攻击,着Ꮶ实有些毁三观。

      垼风之伤是她前夫的招式,危机如何她是在清楚不过了,哪怕那个半妖血脉不纯,危机不够,但是ꇦ也相差仿佛。

      还有那一箭破魔숂之矢,这一箭让她感应到了危及生命的危机感。

      뼼最后那一脚踢碎的不知名骨头倒是不那么惊世棞骇俗了。

      这个爊男人,是怪物吧!

      身为妖界顶点的那几个存在之氧一,神明什么的对于凌月仙姬来说都是垃圾,也只有怪物这个词ꬩ能够形容这个男人的实力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