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乳人妻的诱惑我

      萧敬回到拥宫里,见了弘治皇帝,一五一十都说了出来,弘治皇帝听罢以后,既是欣慰,又是疑惑。

      欣慰的是这个小畜生对太皇太后倒是很有孝心,这么早就开始准备寿礼了,自己这个做孙儿的倒是一时半会还没有想起来,疑惑地是到底要送个什么,还要工匠,太皇톀太后年龄大了,可经不起这厮整的什么幺蛾子了。

      不过说起寿辰,弘治皇帝想了想,吩咐下来:“萧伴伴,明日给内阁通个气,让他们上一道章程,为太皇太后庆寿,暂定京师四品以上的夫人入宫吧。”

      “是,陛下。”

      夜深了,朱厚照却是兴奋的半宿都未入眠⪚,蹑手蹑脚推开殿门宫灯下,守夜的宫女频频点头,倒也是颇为可爱。

      喒殿门的吱呀一声让宫女惊醒过来,抬起头露出张清秀的脸庞힋,面上带着一丝慌乱,秋眸如水,看见只穿亵衣得朱厚照,连忙跪到在地,急的都要哭了出来:“奴婢,奴婢见过殿下。”

      朱厚照认出了眼前这人,不是巧慧又是何人。

      “困了멹”?,一个냊好听的声音响起。

      “奴婢,奴婢知错了Ꚋ。”

      朱厚照见她怕的厉害,见这夜间已是有些寒凉,“进来吧Ბ,外面冷괔了”,说罢以后,先进了殿中。

      巧慧不敢违背,如同一只乖巧的猫一样悄无声息的进了殿中。

      朱厚照随意一指不远处的小榻,“以后你就睡那”,说罢以后重新躺回床上。

      、“啊”巧慧不可思议的看着依然躺在床上的朱厚照,黑夜中朱Ꭲ厚照半天没有动静,巧慧好几次给自己打气,最终畏畏缩缩的爬上小榻,絶心满意䍃足。

      “今日多谢你给本宫说的,日后就跟着本宫,做个贴身宫女”,不大的声音响起。

      巧慧急急忙忙就要起身,“不必起来,就这样聊上几句就好。”

      小榻上的人这才缓缓停下动作,“太子折寿奴婢了,这是奴婢该做的。”

      “家是哪的,这些年家里可还有何人,为何要入宫,可是还有联系。”

      “回殿下,奴婢家是苏州府的,家中还有父亲,祖母。母亲,妹妹,弟弟,至于奴婢为何入宫,奴婢,奴婢能不讲吗?묛”

      榻上人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太子是个好人,她才敢说出这些。

      “不想讲就不讲,好了,困了,睡。”

      第二日醒来,小榻上没盁有一丝痕迹,只插留下女子身上特有的沁香。

       直到朱厚照在쏏殿中传来动静,整个东宫才活泛起来,本来刻意压低的脚步声也都重了起来,各色声音也都响起。

      朱厚照迷迷糊糊之际,已有人推门入内给自己쁪穿衣束ଡ଼发,收拾妥当以后,刘瑾一大早从通政司赶了餁回来,还带了个消息:英国公府的张仑盱今日也来东宫当值了。

      朱厚照点点头,从怀了掏出银票:“刘瑾,东宫上上下下,每人发五两银子,从今以后,东宫上上下下皆莒是双俸,你刘瑾昨日被打的和个猪头阿三一样,自己拿百两涥银子,就锻当是本宫补偿你了。

      对了,给她十两银子,从今以后,她就跟着本宫了,日后守礷夜也如昨夜一般。”

      朱厚照指了指乖巧在站在一边的巧慧。

      巧犐慧敢䩾忙跪下:“奴婢谢殿下大恩。”

      “起来吧,日后用心当差就可,好了,下去准备饭食吧,本宫饿了,对了刘瑾,让张仑进来,本宫要见他”,朱厚照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䥄

      쌭刘瑾古怪的看了一眼,谢过太子以后,识趣的闭嘴不言。

      郞张仑入殿时畏畏缩缩,丝毫没有当初在外所见的趾ễ高气扬。

      直到昨日张仑才知道什么是㒎皇权,哪怕太子比自己还小,当众打了英国公府的脸面,自己的大父也得恭恭敬敬的跪倒行礼,权势滔天的英国公府在皇权面前,一句话都可以灰飞烟灭。

      更何况,来的还不是皇帝,竺是太子。 䩱

      张仑拜倒在地:“臣,金吾卫小旗张仑,见过殿下。”

      朱厚照倒是很平和:“张小旗,起来吧,从今日以后你便是我东宫的人了,不必如此礼了,前日恩怨᫮,一笔勾销,你和刘伴伴之间的事,道盚个歉,这灔事,就算过去了,如何?”

      张仑起身以后,向刘瑾拱手:“刘公公,昨日都是府中下人闭上眼睛,上了刘公公,昨日大父已经好好教训过了,当值前千叮咛万嘱咐,让今日向刘公公道歉,这里有些银子,还望刘公公务必收下。”

      昨夜张懋给自己这个孙子讲了半天,别看这刘瑾现在看起来只不过是个小太监,可日后就说不准了,日后太子要是做了皇帝,这刘瑾肯定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水涨船高,到那个时候可就说不好了。

      倒不䉅如现在趁着地位不高,认个错,花些银子就当结个善缘,莫要像你曾祖父一样啊。

      슑 张懋谈起自己老子,捋捋胡子,长吁一声:“当日你曾祖父也没有想到,这该死的王振居然惹出了这泼天大祸,一ኘ个该死的太监,毁掉了数Ą代人的心血,就差一昧点让大明亡国了啊。”

      说罢,张仑从怀里掏出银票就往刘瑾手里塞。

      刘瑾得了朱厚照的吩咐,又是在面前,哪里敢收,连连摆手:“不敢不敢,小公爷说笑了,这日后都给殿下办差,哪里分这么多。

      再说了,殿下刚刚已经赏了奴婢银子了,这钱,可是万万不敢收啊。”

      二人推辞ᢔ半天,岢最后还是朱厚照一槌定音:“好了踦,既然刘伴伴不要,莫要ᔚ勉强了,回去告诉老国公,让他莫要担心,无需多虑。

      时候不早了,本宫用了膳就得去上学了。”

      二人不在争着,乖乖的等着朱厚照用完膳,跟뷐着一块上学。

      临出门前,朱厚照看了看,大喊:“巧慧人呢,人呢,本宫要见她,人呢。”

      一声大叫,吓得众人都是졋一激灵。

      ㆠ一个倩影气喘吁吁的出现,朱厚照故作不满:ų“你是本宫的贴身宫女,本宫要去上学了,为何不跟着?走,跟着本宫。”

      哏 说罢头也不⢢回的大步走}去,留下面面相觑的东宫众人和三个急急忙忙赶上的人影。

      内阁。

      刚刚结束早朝,刘健,谢迁,李东阳三人在茶房一块喝着茶,交换了一下各自在朝政上的看法,然后各自回到各自公房看起了奏章。

      太祖皇帝吸取了前朝教训,相权太重,威胁皇权,群相虽是能极大的分割制约,但是效率低ᩨ下,结果到了大明开国之初,一个胡惟庸案就让太祖皇帝拿到了把柄,趁机废除了丞相,直辖六部,权操于上。

      但这样就造成了一个问题,皇帝的负担重啊。

      除了太祖皇帝朱重八这样的工作狂,撈接下来没有一个皇帝受的了的,所以就出现了给皇帝负责秘书工作的内阁。

      随着不断发展,内阁也从最早的咨询秘书机构成为了文官实际的领头羊,甚至在后期幼主登基,内阁成为了实际上的决策者。

      即便是现在,内阁票拟,司礼监在过一遍,最终才报道皇帝哪里决策圈红。

      李东阳面对着刑名钱谷,乱七八糟一堆,倒也不慌不忙쳵,小意思,不算事。

      直到接下来这份奏章,李东阳䬮仅仅看了个封面就眼神一缩,其中所奏之事,李东阳迟迟也不敢下笔。

      最后,李东阳还是选择去找刘健处理。

      붻到了刘健公房贂,刘健看李东阳来了,笑问:“宾之怎么现在来老夫这里,可是稀奇啊。”

      李东阳苦笑不已:“刘公莫要打趣了,下官这是遇见难题了啊,今日这奏章中有一份,下官实在是拿不到主意,不敢票拟啊。”

      刘健也是乐了튧,能让李东阳都无法票拟的奏章,他还真是想见上一见是何样的。

      李东阳将奏章交于刘健,刘健一眼扫去,面色䎙一变,打开读完以后,一向以善断为名的刘健也不敢妄下结论票拟。

      刘健阴沉着脸,对公房娸里的文吏说到:“去,把谢阁老也请过来,就是有要事商议。”

      文吏有些不明所以,什么样的一份㖀奏章刘公和李公尚且无法决断,连谢公都要请来。

      公房里,刘健,谢迁,李东阳三人都盯着꙼这份区区百字的奏章,翻来覆去看了几왙遍。

      桌上的奏章,正是朱厚照昨夜写的,刘瑾今日一早送来的。

      谢迁率先开口,指了指桌上的奏章:“刘公,李Ꮮ公,你二位说,这是殿下的意思޴,还是……”

      是殿下嵻自己想的,还是陛㺦下………

      要知道,太子还在上学,连观政都还未开始,怎么会平白无故上了这份折子,况且킠还是事关京营贪腐,矛头直指英国公。

      刘健摇摇头豥:“不会,殿下小小年纪,从来没有理过政务,想来牶定是陛下让殿下做的。

      老夫现在难办的是这纲票拟该䤁如何啊,陛下是想查还是放,老夫有些吃味不准啊。”

      是啊,难办的事情就是票拟啊,他们都是数朝老臣,心里明白,是查,䵂这下面的贪腐大案查出些什么可说不好,可若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陛下要是不愿意呢。

      李东阳像是想起些什么,回忆到:“今早司礼监的太监传话,希望内阁上个챞奏章为太皇太〙后祝寿,闲聊时听说是昨日英国公匆匆入※宫求见陛下,面色不安,可离去时却是心恇安理得,莫不是……”

      这一句话,就给刘健吃下了定心丸,摸准了陛下的意思,刘健自告奋勇:“那这票拟,老夫来写吧,陛下终究还是念了情㙞分,顾了大局啊。”

      三人互相看看,点点头,都明白对方心中所想。

      陛下昨日既然已经见过了英国公,今日又让太子上了这样一封奏章,无非就是敲山震虎,敲打敲打。

      除了这些,陛下的谋划下,太子也是时候要逐渐开始步入朝堂之中。

      刘健略微沉思一下就下笔了,票拟完后就给司礼监送去。

      司礼휽监这边,萧敬早早吩咐下来,今日内阁送来的奏佴章里有一份是太子殿下的,一早就给咱家挑出来送往暖阁让陛下批阅。

      萧敬这么多年的老人心里明白,这啊,就是个态度问题,储君的奏章,就是问候陛下吃没吃,也是要放在第一的。

      果然,弘治皇帝今日看到从司礼监转ﮝ送来奏章中,最上面的这一份就是朱厚照的。

      弘治皇帝打开以后,朱厚照是希望对英国公不法行为严惩不贷,立为典型,办成铁案,颇有杀一儆百之衋意。

      而内阁的票拟则是英国公祖先有功,而今尽忠职守,功大于过,罚俸半年,已是惩戒。

      朱厚照和内阁倒是在这盵件事达成了默契,一个过重,一个太轻,这中间的尺寸好人倒是留给䤘了弘治皇帝。

      很快,弘治皇帝几쌆笔以后,宫里有了旨意,申饬英国公力役军士,ិ有负国恩,但念其功绩,罚俸半年,上书表罪,府中读书一月,出国事以外不得无旨意外出。

      旨意传到英国公府之际,张懋倒是很痛快,直接认罪,然后上书表罪,紧闭大门,谢绝访鱟客。

      一时间,緙京师内的勋贵们见英国公府都如此豪门都被训斥,明里暗里也都收敛不少。

      朱厚照每日却是上课下学倒也是乐的自在,这铺子的事由英国公府全面接收负责,虽说英国公춖闭门在府,可这些事軎情自会有心腹去办,选的地段也都是京师最为豪华之地嫱,铺䤊面也比之前不知大了多少,人手更是之前的数倍之多,大有要大干一场的架势。

      朱厚照则是下课以后和那些个工匠厮混在一起,讨论了半天一开始倒欠是鸡同鸭讲,工匠们理解不了太子的意思,朱厚照又觉得这ຮ些个工匠太笨,几天以后才有些开窍,干的越来越得心应手。

      张仑一直跟着朱厚照汇报着生意的进展,说到铺子这几日快开张了,名字什么的还没有定⌭下,这不是让自己前来问问殿下是何意思。

      朱厚照略加思考后便脱口而出:够“就先叫英国公甜品店吧,至于接下来的话,半个月后把帐教到本宫这来,本宫自有事情要혼做。ᒊ

      对了,回去告诉老国公,无论是谁薞问起,咬死了뢊这是英国公的家业,明白了吗?”

      张仑连忙答应。

      不过猛地空闲下来倒也是无趣,朱厚照看了看张仑,又看了看刘瑾,一拍脑袋,三个人,这不是正好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