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裸江山txt新浪

      褋 如今陈青元年仅三十六岁而已,却根基已⁧经扎实,若是得到这枚筑基丹筑基成功,那真的是前途无ꅀ量,未来也许袀有突破紫府的可能。

      킉“看来这几年我陈家转运了。”

      四长老陈青缘畅快的笑道:

      ⴳ“如今外债还清,家族赤字消除,等族长伤好了以后,天墟山的五쿢行精气生意能做下去,就能逐步把欠族人的钱逐渐还上。”

      䁊驻“青元要是筑基成功,那往后青阳宗有人,也许余전阳坊的税收分红,我们቞也能想想办法分一杯羹。”

      陈青缘畅想着未来家族发㋈展,三长老却面色并不㐐好看。

      陈蒮念之很会察言观錖色,他看了一眼三长老的脸色,心中微微一沉,于是问道。娏

      “青浩ᆘ叔似乎还有话要说?” 지

      “唉……”

      三长老叹息了一声,将手中一封信件递给陈念之。

      “你们还是自己看吧。”

      庼 陈칫念之接过书信,匆匆看了一遍,眼眸中露出嶳了凝重之色。

      二长老一看他神㴎色,心中觉得不妙,一把书信拿了过去,很快书信传阅完毕,脾气暴躁的四长老当场怒道。

      “这青阳宗愴,欺人太僉甚,欺人太甚!”

      “他们难道真的不要面皮了吗?”

      众人脸色都很难看,无怪四长老当场失态,픈实在是青阳宗太过仗势欺人。

      떇 陈青元此次寄来的书信,确实提到了筑基丹的事情,但是信中却表明,青阳宗又摆了陈氏仙族一道。

      按照当时青阳宗的承诺,会补给陈氏仙族一半的损失,按理说这补偿就是一枚筑基丹。

      如果按照这个分配骾方式的话ⶴ,那么陈青元应该是直接会得到一枚筑基옏丹。

      但是如鎱今青阳宗负责分发筑基丹的紫府长老却改变了主意,他给一枚筑基丹折成了一万点宗门贡献。 ꆣ

      虽然青阳宗开山⦗老祖,早就定死了一万宗门贡献兑换一枚筑基丹的规定,但是这里面却有着一个很大的学问。

      那就是鄩一枚筑基丹虽然价㌼值一万贡꥾献,但是一万宗门贡献却不一定能换得到筑基丹。

      几年前为了从天墟山购得一枚筑基丹,隻陈家高溢价花了三万多灵石,才从诸多竞争者手中拍觤卖了下来。

      而在青阳宗썁,只要话一万슩枚灵石兑换贡献,就能买到一枚筑基丹。

      这种内部价格虽然便宜很多,但是这价格便宜了,能够兑ꖍ换得起的人就多了,而青阳宗的筑基丹也是有限的。

      于是为了排除弱者,筛选出筑基概率最大的修士,青阳宗将兑换筑基丹的条件加兑了一个任务。

      那就是想要兑换筑基丹的人,需要䫤完成一个ൕ斩杀筑基期妖兽的的任务。

      “好了,不必发怒了。”三长老摇了摇头,忍不住叹息道:“青阳宗这么做,恐怕是有人看上了我陈家的那枚筑薖基丹啊。”

      “他᠍们难道就狕真的不讲理吗?ᔃ”

      陈青婉咬牙切齿,目光之中充满了怒火:“要么我们闹到天墟山,请姜老祖为我6们做主。”

      “姜老祖虽驉然为人公义,但是却终究只是紫府修士罢了。”

      二长老露出了愁苦之色:“我们毕竟与她无亲无故,怎么䶔能让她一再为我们出头呢?”

      “况且事情已经过去了⦝六十年,还有多少人记得都说不清䢾。”

      “人家青阳宗势大,我们真要闹大了,先不说有没有人会管,到时候青元如何在糧青阳宗做人?”

      陈꽍念之静静地听着,只感觉有一种憋屈涌上心头。

      他看了一眼众人,最终将怨气压在心底,开口说道:  陧 “他们势大,我们无力反抗,当务之急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办法帮青元叔完成任务。”

      他话音一顿,看向了三絯长老Ջ:“叔祖那边,能出手吗?”

      陈青浩摇了摇头:“몘拿到圹养脉丹之后,族长낹就已经闭了死关疗伤。此时打扰,恐怕会前功尽弃。”

      ꇢ “那就不打扰他。”陈念之拍板道:“我们几人想想办法夗,帮青元叔完成任务。” 최

      众人对视一眼,最终点了点头。

      筑基妖兽的虽然强大,但是灵智却不高,手段也没嚨有人族筑基那么凌厉霸道。

      如果有多个练气九层修士联手,愓且布下阵法的话,并不是无法对抗。

      而且陈念之手上有赤ꡪ铁刀胚,此物有重伤筑꘡基妖兽的威力,关键时候也许能起到一␄锤定音的效果。

      既然下定了决心,三长老干脆地说道:“既ឩ然要动手,那我们要袐合计合计,做出最大把握才行ꯅ。”

      單 “为了筹措灵石,当初我的法器青灵剑已经卖掉,还需要重新购置。”

      蘞他说着,目光看向了陈念之:“我知敌道家族里就你最有钱,还得找你借一点。”

      陈念맶之点了点头,从储物袋之中拿出了几件法器,分别是子母飞刀,赤芒戒尺,还有一柄青色法剑。

      큲 这三套法器都是他探索古修洞府之时,斩杀那几个修士得来,皆是一阶上品的法器。멪

      这几套法器之中,法剑威力稍弱,赤芒戒尺和子母飞鿅刀却非常不凡。

      따 可惜陈念之驾驭现有的几件法器已经是极限了,再操控更多的话神识和真元都撑不住,如今刚好拿出来给另外几人。

      看着眼前这几件法器,三长老第一时间拿过了子母飞刀,这套法器威力不凡,刚好跟他的主修的金灵根非常契合。

      四长老陈青럋缘则拿过了赤芒戒尺,露出了爱不释手的样子,最后的法剑则落到了뜠陈青婉的手中。

      至于二长老则没拿v,他有一尊法器名为赤铜破魔梭墝,威力非常不凡,并不缺攻击法器。

      ꌥ几人各自得了法器,三长老笑着㪿说道:“我们带上烈阳天火阵旗,再去找大长老借来九矣钟,此行应该就Ⳗ有些把握了。”

      陈念之闻言也点了点头,烈阳天火旗是㤤族长仿照䩄平阳城的护城大阵,炼制的一套阵器。

      ⠿这是一套二阶下品的杀阵,有六个烈火旗靼组成,如果有六个駟练气九层修士一起催动的话,勉强可以对抗筑基初期修士。

      ֖其实当初族长耗费巨资,炼制了两套烈阳天睟火阵旗,不过为了护送ᓈ筑垣基丹,其中一套毁在了那一战之中。

      九矣钟则是二阶下品的防御法器,激发之后足以挡住筑基修߷士片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