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而影院

      与特里聊完合作后,祁玉和程敏正式进入度假模式。

      㲗 在度假的几天里,程敏好几次旁敲侧击,暗示祁玉现在有那么多钱了,可以不回香江那个是非之地。

      不回去肯定是不行的,㓞祁玉现在的计划才刚刚짉起步,少了他,整个计划都会推倒。

      为了让程敏安心,祁玉⺦除了插ᣰ科打诨、顾舑左右而言他外,只有出动绝招让她无暇再问。

      Ö变魔术!

      꺛 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上上下下……

      飳 只要魔术变得好,一切问题都不再是问题。

      在祁玉卖力地表演下,两人度过了愉快的綶一周。

      一周过后,祁玉两人告别了特里,启程返回洛杉矶。

      回到洛杉矶銤又跟祁志伟他们共享了几天天伦之乐后,祁玉离开了美利坚,准备去一趟宝岛。

      临别之前,봸程敏獑在机场里,当着所有人的面紧紧抱着大光头。

      팓 “阿玉,我知道你心比天高든,即便我苦苦哀求,你也不会放下香江的基业留下来陪我。

      ਒这几天我想了好久,在刚刚终于让我想通了。

      不管你想做什么大事,我都会在后面支持你。

      你在这条路上,永远不会孤独,我爱你。”

      看着眼前情深深雨蒙段蒙的丽人,祁玉感动得无以言表,心里纵有千言万语,最后也只说出一句“我爱你”。

      随即就拿舌头狂甩对方嘴唇。

      把一边的㋿大傻看得օ怒目圆瞪,顺便拿手盖住程莹眼睛,挡住她的视线。

      大傻:要ద不是这小子太能打,我一定힂上去教训他,敢啃我女儿,哼!

      굩 “老爸、阿敏、伯父伯母妹头,我走了,等下次有假再过来。”

      祁志伟:“乖仔,在香江一切小心啊。”

      程敏:“阿玉,我等你回来。”

      大傻:“瓾臭小子,吃我女儿豆腐,以后一定得娶她,不然我打断你第三条腿!”

      焦仙:“阿玉,有空就过来多看看我们,伯母给你煲靓汤。”

      程莹:ㄫ“姐ꖪ夫,放心去吧!我会帮痬你监视我姐,防着别的男人。”

      笑着告别完众人,祁玉又转头跟尤里莢吩咐了两句,让他一定要⇕保护好众人的安全。

      “知道了滽老▛板,有我在,你放心。”

      坐上飞往宝岛ἕ台北的客机,祁玉在商务舱的舒适沙发上闭目养神。

      祁玉这次过去,主要是想看看他到底遇到什么麻烦、帮一下忙,顺便表现作为大哥的关心。

      周朝先刚失踪一个星期的时候,㯧祁玉就觉得不对劲,给小黑打了电话,发现小黑㻡的电话一直没人接。춗

      他那个时候就猜到周朝先应该是遇到了麻烦。

      얇 以周朝先的能力,祁玉倒不担心他会遇到什么危险。

      祁玉猜测对方那么久不联系自己,应该是自尊心作祟,怕自己看低他的办事能力,想一个人解决问题,才会故意不联系。

      想着想着,祁玉在舒适的沙发上酣然入梦。

      经过十几小时的飞行,飞机终于落地。

      禛 刚下飞机来到接机大厅,祁ﻬ玉就遇到了周朝先当初遇到的事。

      一个扒手迎面向他撞了过来。

      扒手的手速极快,在碰撞的一刹那,就对祁玉施展“飞龙探云手”,将祁玉上衣的礬钱包给神不知鬼不觉ꑨ地偷了过去。

      不过祁玉不是周朝先,他拥有“天下无贼”里王薄的盗窃技术,比眼前扒手眼神更锐利、手速更快捷。

      转手就又把扒手偷到手的东西顺了回来,连扒手自己的钱包也没放过,顺带捎上。

      擦身而过,扒手完全没有发现自己被人反偷窃,还为刚才摸到的祁玉那厚厚的钱包而沾沾自喜,感叹今晚可以去夜总会豪爽一把。

      而祁玉则是无悲无喜,径直离开机场,心中推测。

      难道朝先一下机就被扒了?

      不管怎样,找到他再说。 窥

      一出机场,祁玉拦ࡎ了辆计程车。

      “老板,砑去哪里啊?”

      “司机大哥,待会你跟着我的指示走就ok了。”

      假装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心愿罗盘,然后祁玉就跟着心愿罗盘的指针,指挥司机开到了台北警察局万华分局。

      ???

      周朝先被抓到警察ꭱ局了?

      虷 认真看了槍看手上的罗盘,确认它指向的正是眼前的警ᜬ局。

      祁玉只好带着疑惑走进了警局。

      “警官你好,我想请问你们是不是抓了一个讲宝岛话的香江人?”

      坐在咨询㍄台的警察上下打量了祁玉一眼后,就开口回道。

      “是有这摶么个人,都赖在我们警局两个多星期了。怎么?你是他朋友?”

      进来两个多星期了?

      难怪暃完全没有跟我联系……

      “是的,我是他朋友。请问警官,我朋友他到底犯了什么罪?我可不可࠭以保释他?”

      “他哪有犯㺜什么罪,就是在大饭店吃了顿霸王餐。

      本来那么小的事,他只要随便打䚋个电话叫人把钱交了,随时可以走。

      他却倔得不行,死活不肯打,所以弄到现在还待在看守所内。⸰ 塢

      你要保释他的话,就过去那边把费用交一下就行了。”

      “好的,谢谢警官。”

      Ꭸ 果然不出我疴尿,朝先那家伙真的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白白在警局待了那么久。

      看守室内,周朝先正在坐着俯卧撑锻炼身体。

      他一边做一边在想着事情。⠐

      喝水没呛到、吃饭没吃出粭避孕套,也没再做恶梦,看来霉运过去了。

      我周朝先终于可以出去,重新做条顶天立地的好汉了,啊哈哈哈哈哈。

      想到自己샰不再被霉运缠身,周朝先做俯卧撑都做到笑出声来。

      其实按照宝岛律法,吃霸王餐算不上刑事,顶多就是被警局羁留几天就能放出来。

       但是周朝先考虑到自己霉运缠身,还不如留在警局的看守室待着,减少被霉运加害的可能。

      所以,每次警察想要放他离去,他又借故弄点小事情,让警局把他羁留下来。

      经过两个多星期煜的煎熬,他现在终于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倒霉了。

      所以他决定,从今天开始安安静静不闹事,等待警察们把他放出去。

      “周朝先,有人来保释膙你了。”

      这时,看守室的警员走过来,用警棍敲了敲看守室的栏杆,对周朝先说道。

      “有人保释皐我?”

      周朝先ꫪ愣了一下,然后立马从地上站了起来。

      ˮ“是啊,别磨磨j蹭蹭,跟我出来吧。”

      打开㝚看守所的栏杆门,警员就在쨡前面带路,走了出去。

      稍微想了一下,周朝先就猜到应该是祁玉太久没有收到他的消㣍息,特意派人䑹或者自己找了过来。

      这次丢大发了……

      出到来,周朝先果然看到在外面等待他的祁玉。

      原本高傲的头颅马上就垂了下来灠,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看到周朝先这个样子,祁玉也没说什么,拍了拍他的肩膀,就一起离开了警局统。

      “大哥,我辜负你的厚望……”

      周朝先是个骄傲自负的人,他没想到自己居ꉩ然会被运긺气难倒,搞到最后还要自己大哥来救,现在真的⮸丢脸死⚮了。

      “不用自责,我大致能猜到你遇到了什么事情。

      你是不是一下飞机,就在接机大厅那里被人扒了钱包和大哥大?”

      “你怎么知道?”

      识 周朝先难以想象祁玉居然那么料事如神,连他遭遇的事情都能猜到。

      “因为我ᙥ也被扒了,只不过我比那个扒手㤕更快,连他的钱包也给顺了过来。”

      祁玉从兜Ꝙ里掏出两个钱包,顺手就把扒手那⿼个给了周朝先。

      “然꼫后你打小黑的电话,也联系不上他,害你在台北流离浪荡、连个瓦遮头的地方都没有?”

      “大哥,你也给他打了电话,没人接?”

      周朝先很聪明,立刻举一反三知道祁玉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没错,我这两个星期打了不下十个电话给他,没有一次是通的鬨。

      看来小黑跟你一样,也遇到麻烦了。

      现在呢,我这有两个选择。

      一、跟我回香江,继续负责你之前负责的객工作;

      二、我陪你一起去找到小黑,帮他解决问题,让你能够顺利加入三联帮。

      你想怎么选?”欁

      “我选二!只要能找到小㦴黑,成功加入三联帮,我就一定能扎根在这,帮大哥完成心中的计划。”

      “很好,我果然没看错人。

      现在我们先去吃顿饭,朚为你洗尘接风、解解晦气,等吃饱喝足、休息充足꘥后,我就Ꮂ带你去找小黑。”

      随意选了附近看起籎来最豪华的大酒店订了间总统套画房,又点了一桌丰盛的午餐,两人边吃边聊了起来。

      等了解到周朝先这两周经历的事情后,祁玉不得不怀疑对方是不是得罪了哪路神仙,怎么能那么背?

      诉完苦后,两人有各自去自己的套间浐休息,等晚上再行动。

      古惑仔嘛,夜晚才是他们的主场时间。

      当晚9点,祁玉让酒店服务员帮忙叫了辆计程车,两人正式踏上寻人之旅。

      既然周朝先选择继蠈续留在宝岛,那祁玉只好又一次掏出心愿罗盘,并按照罗盘的指示,向着小黑所在的位置出发。

      计程쓦车大概开了十多分钟,就不肯前进了,因为前面正有两帮人马在街头互砍。

      “老板,前面在世界大战啊,我们往回走吧。”

      “不用了,我们就在这里下车。”

      “喂,很危险的,喂!”

      司机大䛎哥人还挺好,看到祁玉和周朝先两人ᨷ贸然下车,还想劝阻一番。

      不过两人动作很快,没等他劝阻完就已经빂下车了。 挴

      祁玉下车并不是想参与到这场战斗中緛,只是他怀疑,小黑就在这帮人群里面。

      所以他就想离得近点,看看能不能用肉眼发现小黑的身影。

       不过蔊他不找事,不代表别人不找事。

      “喂,死光头,你哪边的㽼?”

      一个在外围战斗的混混拿着看山刀,指向祁玉,켆喝问他的来历。

      렊  “你又是哪边的?”

      祁玉不答反问,将问题又抛回给了对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