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页歪歪

      紧接着又相继有其余几人送礼,但都被女帝给回绝。

      最后仅仅收下了一只珍稀的星兽“白雪兔”。

      宴会也已经到尾声,殿中的各种歌舞也进行了好几轮。

      “等会结束后你别走这么快,我有事跟你说。”

      一旁的白诗诗用胳膊蹭了下苏鱼的同时朝他抛了一个媚眼。

      “你想干嘛?”

      苏鱼挑眉询问,看她这副模样,总感觉不是啥好事。

      “等会你就晓得了。”白诗诗掩嘴轻笑,不再透露半点。

      此时最后一轮演绎飞燕舞的几名宫女退下,代表着今晚的夜宴即将结束。

      苏鱼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若错过今晚这个机会,哪怕以后为林月月家翻案也没用。

      毕竟这人明天可就斩首了。

      沈言见群臣都喝的昏昏沉沉的,正准备宣布今晚的夜宴结束时,话还没出口,一句洪亮的声音打断她。

      “在下有一礼,想送于女帝!”

      苏鱼借着酒量忽然站起身来喊道。

      “你疯啦?!”

      不仅所有人的目光都瞬间被吸引,就连白诗诗也吓了一跳。

      上方的沈言刚想出声斥责此人,谁知女帝却抬起玉手意识她别说话。

      “你想送何礼?”

      女帝略有深意的盯着他,愈发感起兴趣。

      苏鱼见人家没有拒绝,也顾不得在场其他人的目光,急忙道:“一首曲子。”

      “曲子?!”

      众人还以为是什么稀有的珍宝,到头来是一首曲子。

      “苏公子还懂得音律么?”女帝饶有兴趣的再次询问一声。

      “略懂得一些皮毛。”

      女帝闻言后没有回答,而是朝身旁的沈言点了点头。

      很快,几位宫女将一副打造精致的古筝放到了大殿中心。

      苏鱼一看,发现这副古筝的外形极似一只飞腾的凤凰般,呈火红色。

      上面的琴弦细如丝线,与他之前宫里那把完全不同。

      不少人在看见这副古筝后纷纷惊叹起来,因为这开始当初大元国女帝的遗物,可以说是一个古董了。

      只是没想到如今女帝居然出手如此豪迈,直接拿古董给人家弹奏。

      “苏公子,请吧。”

      沈言看着有些失神的苏鱼,淡淡的说道。

      这时就连白诗诗都为他捏了一把汗,毕竟按照这个时间夜宴已经结束了,可苏鱼的要求让夜宴延迟,可是从未出现过的。

      殿中上百人的目光都盯在了他身上,许多人在意的并不是认为他能弹出来什么完美的曲子。

      而是因为他的身份,甚至还有人心中升起了与白诗诗一样的想法,想方设法的将他绑了。

      然后仔细查看这男人的身体究竟有何不同,为何古籍中会说与男人在一起时才能得到快乐。

      苏鱼看着那种人炙热的眼神,微微吐了口气。

      如果这里不是皇宫,估计皮都得让人给扒了。

      他离开了自己的席位,缓缓走到了殿中心那把古筝前盘坐下来。

      铛…

      琴弦拨动那一刻,便能清晰的感觉到这清脆的琴音果然与其他古筝不同,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苏鱼再次平复了下自己躁动不安的情绪,双手慢慢的拨动起琴弦。

      当熟悉的旋律再次响彻在他心头时,苏鱼缓缓闭上了双眼。

      仿佛又看见了犬夜叉与日暮戈薇相遇的时刻。

      她在神树下第一次遇见这个长着虎牙和一双狗耳朵的白发男孩。

      是初见么?

      不,上一世她错过了犬夜叉,这一世在命运的安排下,她又遇见了…

      当四魂之玉将她带进冥界时,所有声音都要她许下愿望逃离黑暗,可她却坚信犬夜叉一定会来救自己。

      苏鱼弹奏的慢慢进入了状态,前世的一幕幕都出现在他脑海中。

      “这是…什么曲子?”

      “不知为何,我有种想流泪的冲动。”

      “我能感受这些音律中的哀伤,实在难以想象是经历过什么样故事的人才能弹奏出来这种曲子。”

      ……

      在苏鱼刚开始弹奏时大家都还认为这是普通的曲子,可越到后面,心中的悲切之感却愈发强烈起来。

      仿佛这些音律都在触动着内心最深处的自己。

      “陛下…”

      沈言确实意外这首曲子,可当她看见女帝的眼眸中居然泛起了泪花,急忙弯腰提醒了一声。

      女帝回过神来,下意识的转过头不敢看着殿中。

      语气有些颤抖着,喃喃道:“阿言,为什么我要拥有现在这个身份?!”

      “难道为了女帝这个位置,就可以连亲情都抛弃么?”

      沈言听闻后,脸色微变,急忙下跪,小声道:“当年的事并不怪陛下,所有人都知道那不是你自愿的。”

      “可是…我亲手杀了自己的妹妹!”

      女帝的声音愈发哽咽起来,在百姓与群臣面前,她是威严的女帝。

      可她却也是一个女人,内心拥有自己脆弱的一面。

      “陛下累了,阿言还是扶陛下回朱雀殿歇息吧。”

      沈言听了这句话后,脸上也多出了几分无奈。

      她实在没想到这一首曲子,竟然能触动女帝那尘封了多年的一段记忆。

      那是她永远都不愿意再想起的事情。

      此时殿中的苏鱼已经弹奏的尾声,整个人完全陷入了这首“穿越时空的思念”中去。

      当他的大手缓缓拨动完最后一个音符,在场所有人都鸦雀无声。

      不少人甚至已经留下了眼泪,明显是被这首曲子勾起了自己内心最脆弱的那一部分。

      “这就是你要上去演奏的原因么?”

      白诗诗有些失神的看着盘坐的苏鱼,喃喃自语了一句。

      这首曲子每一个符调都非常完美,哪怕曾经没有过任何挫败过的人在听闻这首曲子后会陷入其中不能自拔。

      片刻的即将后,如雷般的掌声才响彻整个大殿中。

      “这首曲子可有名字?”

      令人意外的是,背对着群臣的女帝缓缓站起身来,看着苏鱼问道。

      “回禀女帝,此曲名为凝寒霜。”

      他自然不可能报出来这首曲子的真名。

      否则穿越时空的思念的这句话谁能了解?!

      “凝寒霜么?很好…”女帝嘴里咀嚼着这几个字,点了点头。

      “这种曲子我很中意,所以这礼我收下了。”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