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天堂

      新界历一万三千七百年初,自帝落时代过去已一万三千余年。

      ......

      天昭:“今,我人族古竹老人于南初禁地重登仙门,降九重雷劫,通天地,平大渊,降福泽,佑我人族,开我仙途,今天机阁上承天봀命,下告쉋众生,特此改历,称:道历,元年!”

      廬 .....ج.

      林尘听到这个消息,已是离开南初禁地三个多月了。不过,如今却处在뙺离南初禁地不过七千余里的南城,算是离南初禁地最近的一个城池了,就这,也是林尘多方打听才寻到的,而所谓的太清宫,窌却ⷕ是根本没有人听过。

      “老头啊,老头,你这面子倒是挺大,只是这太清宫,到底是哪个宗门呢?䦆不单是这太清宫,纵是这玉清两字,也是全无痕迹啊,你这算毠是鱫,给我找的事儿做吗?”林尘把玩着手里的地뿎图,淡淡地说道。

      ﰋ“看起来,得找个知ꡳ情的人问问了。”林尘笑了笑,看向远处耸立的巨大门匾,“南城主府”。

      “听说了吗?一年一度的南溪宗入᭖门考核,就要开始了,这可是我们这些散修进入仙门的大好机会啊,诸位不去试试?”

      “得了吧,咱这样的,就是去送报名费的,十銶个灵石呢,都快抵得上我一个月的收入了,何苦呢?咱呐,吃咱的酒,好好看戏就好,就别去自讨苦吃了喲......”

      林尘吃着面,听着쀿边上人的闲言碎语,感慨道:䬌“等了半个月,终于要开始了。”淈

      灵石,林尘倒是不缺,虽然老头没留,不过把那院里的玩意随便卖个两件,也可谓是无价之토物糞。不过,林尘当然不会自找麻烦,只动动手,画了些简单的符印,放到地下拍卖楙所,也算小赚一笔,小几千还是有ꎸ的,也算是个小富了엔。“只是这地下拍卖钼所,也不见得干净,难免招惹麻烦,以后还是得换个正常竧的方式。”林尘想着,手里的面不觉已近半。

      “伙计,添碗茶!”

      “好嘞!”伙计应了声,便准备下去提茶。

      这南城的面虽؋好,就是没有汤,着킺实少了些滋味。

      䖹 “禆施主可愿试试我西山的茶叶?”不知何处窜出来一个小和尚,拦了伙计的道路,从怀里取出一块茶饼,撕了些许边角,并着一枚灵石,交于伙计,笑嘻嘻的看着林尘。

      豜伙计有些慌乱,也看向林尘,虽뼿眼馋这枚灵石,却不知如何是好。“就按着这小和尚说的做吧!”林尘看了看小和尚,淡淡地说道。

      “得嘞!二位等好。”说着便兴奋地朝着后厨跑去,而小和尚不知何时也自寮顾得地坐了䳈下来,就在林尘对面〕。

      相 맵 “你这小和尚,年纪不大,佛法倒是修的不错。”林尘看着这十二三岁的小和尚,素衣布履,背着个大黑盒子,与那成人相比不到半数的身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倒也有几分好笑。

      “施主谬赞,哪及得上施主半分。”小᭐和尚讪讪的说道,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施主知我会来?”

      “不知!”林尘笑到,누来了几分兴致。“不过小师傅既赠茶于我,即使不知,也知了。”

      “施主可知我所谓何事?”

      “小퐥小年纪,倒是麻烦话不少,你再不说,你这杯茶我可就吃不起了呢。”林尘打趣道。 槓

      小和尚听到这话,却是有些紧张,连忙说道:“施主莫怪,我自西山禅宗而来,师傅说有道始南初,特地叫我前来接引。”

      “你不去南初,找我作甚?”

      “施主才说叫畷我少说麻烦话,怎么自己却说上了呢?”小和尚又挠挠鉁头,笑嘻嘻地看着林尘。

      “你这小和尚,倒是有趣地很呢,这是这心性,还需敲打敲打。”

      小和尚紧张地护住那圆圆的小脑袋,紧张붗地看着林尘,说道뉒“施主怎么也要敲打我,师傅老说我悟性不够,总是敲我脑袋。”

      小和尚紧张的样子,饶是林尘,也觉着有几分好㳑笑。“只是不知,小师傅如何滖渡⛓我?”

      뿆 “小僧可渡不ꬰ了施主,是接引,接引!”쯧小和尚连忙解释廈。 ᯬ

      “那小师傅如何接引呢?”

      泵“请施主上西山一叙。”

      “真的是请?攠”林尘故意把请字重读了一声,有些不怀好意地看着小賵和尚。

      看着林尘这副“吃人的样子㒨”,小和尚急忙说道나:“当然是请,施ٞ主㒫若是不愿,不去亦可。”

      “你家师傅可曾给过期限츻?”

      “没᷸,师傅的죠话,向来只说一半,我也不懂。不过临走之时,师傅说过一ϕ句,叫我好好听话,不要惹事?”

      “听我的?”

      “应该?是吧?”小和尚挠挠头,不确定地说道。

      “看来你很喜欢惹事嘛。怎么看你师傅是在撵⪸你呢?”

      “才不是呢,我只是好奇心重了点而已。”小和尚傲娇道。

      “行吧,西山我会去的,在这之前,你就跟着我,好好逛逛这南域吧。”林尘沉默了一下,问䌸道↻:“珎你可知太清宫在哪?”

      “不知,师ⴓ傅从未跟我说过这个。”

      “玉清?”

      “这个好像听过,”小和椢尚又挠挠头,仔细想了片刻,说着:“我记起来了,师傅说,千年之前,极北有个宗门,好像叫什么,叫逝什么.......清玄宗,后来不知긾道为什么,突然就封山了,ៜ只留下一个旁支,就叫作玉清宗,不过千ꘝ年没落,如今也只能勉强算是个二流宗门吧,怎么쎠,你髕问这个干什么?”似忽然想到什么,小和尚紧张地说道:“先说好啊,我是听话,但玉清宗我可不去啊!”说着还向后仰了半分。

      “怎么쓷,这么紧张干什么?”

      “因为,因为...里面全是女子,小僧尚且年幼...不对,小僧蜻乃是出家之人,是不能去那的。”小和尚有些紧⼲张。

      看着小和尚这模样,林尘⽑着实觉得有些有趣,:“放心吧,不带你去,这南域事了,我就跟你去西山逛逛,到时候你就可以走了。”

      뤠“真的,不去吗?”小和尚仍有几分紧张,眼巴巴地看着林尘,又似有些失落。

      免 “好你个小妖僧,还说你不是被撵出来的!”说着拿出那根绿竹,往小和尚脑袋上㉠就是一棍。

      小和尚反应倒是挺ꡪ快,急忙덱护住那圆圆的小脑袋,气愤诟的说道:“明明是师傅说,万法皆道,万ﺇ物皆道,我就观摩一下,哪里有错?”

      林尘收回手里的竹棍,淡淡地说道:“你师傅说돦得倒是不错,只是你这悟性,的确得敲打敲打,你师傅这是,给我找了个差事啊,这老和尚,看来也不是什么好玩意。”

      “Љ就是就是,不是好玩意。”小⮨和尚同仇敌忾般地说道,:“也该好好敲打敲打。”

      “哎呀!”叫声是小和尚的,林尘的竹棍又出手笉了,“先敲敲你的,以后再去找老和尚算账。”“那你师傅还教了你些什么啊뚒?믭”林尘接着说道。

      “还嶼教了什么?剩下的都是从佛经上学的,好像也没教什么了。”小和尚认真地想到,“对了,入门那天师傅教过我一句话,‘佛不成佛’,不过我始终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你知道吗?”

      뷉 “‘佛不成佛’?我对你这师傅,倒是越来越枭感兴杘趣了呢。”林尘笑道,“伙计,茶好了吗?”说完,便不再理会핻这小和尚,接着吃碗里的面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