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粗大白浊强迫

      叶晚笙在睁开眼睛的时候,周围环境十分的陌生,吓得叶晚笙赶忙闭上了眼睛,反复告诉自己这是在做梦。

      但是周围空气中弥漫着的淡淡的香气却是在告诉她,她不是在做梦!叶晚笙千般无奈地再一次睁开眼睛。

      四周还是原来的样子,在一片昏黄之中的红色帷帐,还带着层层叠叠的暗影。稍稍侧头还能看见不远处两三盏泛着昏黄光芒的烛台,还有远处几盏灯笼。

      在稍有些光亮的地方隐约看得清楚,是有些带着花纹的桌子椅子。暗沉沉地的,也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材质,反正就是木头的就是了。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不知名的香气,反正叶晚笙的确是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香味的。隐约之间,听见两个女孩子的交谈声。

      叶晚笙转着眼珠看了一周之后,心中陡然生出几分无奈。扶着床边缓缓地坐了起来,揉着肩膀打量着四周。

      她不会穿越了吧?!这么俗套的故事情节吗?!

      脚步声由远及近,转眼之间,就到了叶晚笙的床前,一个穿着绿衫子扎着双丫髻小丫头一脸惊喜望着她,欢喜地开了口。

      “娘娘?你醒了?!”

      叶晚笙心想“你这不是说的废话吗?”不过瞧着这个小丫头的模样也就是十五六岁的样子,一个半大的孩子。

      “嗯。”叶晚笙只淡淡地应了一声,实在是因为她发现口渴得厉害。

      只不过那小丫头叫她什么?叫她娘娘?哪门子的娘娘?不会就是皇帝后宫里的娘娘吧?!这直接给成了有夫之妇了?!

      小姑娘才没注意那么些,只管喜笑颜开,欢欢喜喜地嚎了一嗓子。

      “太好了,娘娘醒了!”小姑娘那一嗓子似乎是要顶着屋顶跑了,绝对的一个大嗓门,堪比一个哨子,声音尖锐穿透力极强。

      这一嗓子下去,周围一呼啦都围上了人,原本就昏暗床边此时此刻更是昏暗了。更是瞧不清楚这些人的模样了。

      一下子倒叫叶晚笙有些懵,思来想去还是问了一开始想到的那几个问题。

      叶晚笙靠在床头小柜子上,不禁蹙了蹙眉头,忍着口渴的不适,开了口问道:“我是谁?”

      然后在众人一片惊讶之中,又缓缓地开口问了两个问题。

      “我在哪儿?我做了些什么?”

      穿绿衫子的那丫头顿时一下子就哭丧着脸,嚎了一句:“娘娘!”

      叶晚笙霎时间有一种这丫头刚刚没保住父母的感觉,这嗓子再一次刷新了她的认知,只能说是惊天地泣鬼神。

      倒是穿着一身橙衫子的丫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那个绿衫子丫头,开了口:“秋冬,出去!娘娘刚醒来,哪由得你这般嚎!”

      “春夏姐姐~”秋冬立马软了声音,可怜兮兮地喊道。

      哦,原来穿着绿色衣裳的小丫头叫秋冬,穿着橙色衣服的叫春夏。倒是有些意思,哎?等等?春夏?秋冬?这俩名怎呢有点该死的熟悉?

      春夏扫了一眼周围的几名仆从,严肃地训了三两句:“谁要是讲今晚昭阳殿发生的事吐露出去半个字,小心要了你们的舌头来当下酒菜!干活去,别守在这里!”

      春夏这话好生熟悉,啊!

      这不是那本后宫争宠文里皇后贴身婢女常说的话吗?!

      “春夏?我是谁?”

      “娘娘,您闺名晚笙啊!”嘴快的秋冬立马说道,随即立马又捂上了嘴。

      叶晚笙:我穿书了?!震惊我全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