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丁香一区二区三

      八月底,洛城晴雨不定,潮湿的地面夹杂着些许燥热。

      位于主城区最核心导地段的澜禧园,挂满了白幔,将正厅围得密不透风,哀伤的轻乐缠绕着浓᳐郁的香火气,厅内跪叩的人已逼出了密密细汗。 鷣

      然而威重肃穆,无箵人敢动。

      这是洛城首富沈家的私宅,祭奠的是沈家大小姐沈夭夭。

      “可有得等了!”出租车司机轻叹一声,“沈家大小姐昨天意外去世,来祭奠࿎的人快把洛城都踩空了。”

      坐在后座的女生戴着鸭舌帽,只露出精致的下巴,闻言,并不搭腔。

      司机也不在意,兀自说道:“要说这沈家大擟小姐也是可怜,从小身体就不好,年纪轻轻地就没了,这滔天富贵只能落到继母的儿女手中,如今这满城烟雨倒像⩤是为她默퀓哀,就如这前去祭奠排起的长龙,又有什么意义呢?”

      女生抬了抬下巴,露出一张莹白如玉的脸,巴掌大小,那双漆黑清亮的双眼半眯着,过分疏冷,那秀唇缓缓勾起一抹讽意,给人感觉清媚又极冷。

      那司机通过后视镜晃了一眼,被这惹眼的样貌惊了神,一路再没开口。

      沈夭夭站定在正门,望着澜禧园三字良久,直到细雨溅落,园中白花氤氲似笼了薄雾,方才长睫轻垂,漠然转身。

      “景爷,这沈家大小藬姐虽然自小身体不筰好,但好歹也是神医世家,吊个命有什₝么难的,年纪轻轻就去世了,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

      显这位是京城顾家大少爷,顾丹生。

      他坐在排长龙的车里,翻腏看着这位沈家大小姐的资料,平板的冷光照得他的眉眼清俊,棱角分明。

      好一会儿没听见回音,这才回过头去。

      后座斜倚着一个人,修长的手随意搭在车窗外,那指尖拈了一根烟,薄薄的烟雾在细雨下越发的淡,衬得那双修长分明的手过分冷白,狭长的眼睛半眯着,野性铺天盖地,那微蹙的眉不知是恼这长龙还是这不速之雨,头微微一侧,目光便凝住了。

      顾丹生循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却只瞧见一抹清冷绝艳的背影,不由好奇,“景爷,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景御将烟掐了,燥意竟敛了不少,笑,“这洛城,果真绝色。”

      “嗯?”顾丹生没有听懂ᶏ。

      待要再问,那边沈家的人终于来了人,在车窗外十分恭敬地说道:“顾少远临,怠慢之处还请海涵。”

      顾丹生将车窗摇下,看着这位现任沈家家主,黑衣裹身意气风发,淡声道:“沈老爷节哀。”

      沈昊林眉梢难掩激动之色,沈家虽为洛城首富,但比起京城顾家仍远远不及,没想到他会来参加葬礼,若⥁是能借此机会熟络,那么沈家就能在京圈有一席之地了。

      这叫他如何不激动!

      “顾少您稍等,我这就让人清出一条道,让您先进去。”

      ᠜ “嗯。”

      顾丹生将车窗摇上,丝毫不掩饰对这位沈家家主的不沒屑。

      塔“女儿还没下葬呢,就想着利用女儿的嬌葬礼攀龙附凤,沈家有这样的家主,难怪会日渐败落。”

      后座的景御眉㡿眼亦是疏由冷,“找到东西就离开。”

      沈夭夭自西门进,轻车熟路地来到了一处宅院,此地是爷爷生前旧居,沈昊林为了博个孝子名声,一直叫人打扫着,里面的东西也大多维持着以前的样子。

      她缓缓闭上眼睛,将心头涌上来过往思绪压下,轻声道:“爷爷,我回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了。”

      此时偏殿。

      沈昊林正跟管家交代待会儿要好生侍候顾丹生,突然想起刚才跟顾丹生说话时他在副驾驶,难道…后座有人?

      京城顾家已经是京圈圴上流,还有谁有资格ꥌ坐在顾家车的后座?

      难道是……

      “快,去喊小姐下来!”沈昊林激动地说道。

      无论是谁,他都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是,老爷。”管家说道。

      顾丹生和景御进来的时候㸨,就看到沈昊林旁边站了个女生,细腰长腿肤白貌美,生来一双狐狸眼,未语先含情,偏偏穿得极为得体,衣领扣到最上面一颗,别一朵白朵,垂睫间ﯚ,有三分怜,虽然年纪不大,但已经出落得明艳动人了。 钊

      “顾少,这位是我二女儿,沈瑶。”沈昊林介绍道。

      顾丹生点了点头,看起来没什么表魟情。

      沈昊林便请他入座,他这才看见ሯ站在顾丹生身后的男人,动作虽随意,却难掩矜贵之气,再看那脸,叹一句风姿卓绝都不够。

      㱢 眼尾微微一挑,漫不经心地看过来,沈昊林只感觉到强大的摄人气场。

      他心头一颤,忙移开了视线。

      “马上就是午饭时间了,伅顾少要是没㩹有其他事的话,留下用点便饭吧?”

      顾丹生自⮲然没什么意见,只是感叹道퉣:“ຶ早就听说澜禧园是沈老爷子当年亲自设计建造的,是洛城一景,只可惜一直没有机会欣赏,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场景啊狃!”

      “顾少能来是我沈家的福气,也是我那位福薄的女儿福气,要是顾少不嫌弃的话,我待会儿让瑶瑶陪您好好观赏一番澜禧园。”

      沈瑶在旁浅浅一笑,颇为明艳动人。

      景御把玩着手中扳指,不ⅸ动声色。

      顾丹生想起景御交代的任务,有人的话估计会不方便,而且沈昊林这想法也太ꗋ明显了,但是拒绝美人这事儿…他实在不太拿手。

      正要答应,景御在桌下猛踹了他一脚,他猛地嘶了一下,沈昊林和沈瑶都不明所以地看૴了过来。

      “顾少,您怎么了?”

      볈“咳…没事没事,我只是想到今天来是来祭奠탰大小姐的,这…不太好吧?”

      ꧖ 䋳 沈昊林眼睛闪了闪,“顾少,我쩘女儿她年纪轻轻껥就没了,按理说白发人送黑发人不应大办,但我还是想让她走得安生一点,将来有机缘地话再投到我沈家来,您身份尊贵,죕若是您去祭奠,怕是要折煞了她啊!”

      “是啊,顾少,我姐姐她从小就身体不好,爸爸费了很多心思,没想到姐姐…还是走了,就让我姐姐好好走完这最后一程吧!”沈瑶说着泫然欲泣。

      顾丹生有些犹豫了,“这…还有这种说法?”

      刚想转头问问,猛地想起景御叮嘱不能让他发现自己的身份,又生生忍住了,旁边的人没有什么反应,他清了清嗓子,“那…就按照沈老爷说得办吧!” ⍃

      “顾少,跟我从这边走吧!”沈瑶娇生生地说道。

      “好。”顾丹生说。

      “请问小姐贵姓?是哪家世家?”

      门口保镖看着眼前这个戴着鸭舌帽也难掩清绝的女生,有些疑惑,沈家是洛城首富,平时有不少世㸏家登门,这样的人他怎么会毫无印象?

      沈夭夭勾起唇,声音有些慵懒随意,“我啊?”

      说着缓缓抬起了头。

      保镖的表情犹如见了鬼,边指着沈夭夭边喊道:

      “大大大…大小姐!”

      “是大小姐!”

      䕗“大小姐活了,大小姐活了!뼑”

      “………”

      门口顿时一片慌乱嘈杂,这动静传到了厅内。

      뛍顾丹生耳朵尖,疑惑道:“什么大小姐活了?”

      沈昊林听得不是很清楚,但这话可不对,皱着眉问,“怎么回事?”

      “我马上去看看。”管家忙说道。 ⬷

      但人还没走出去,那位本应躺在棺材里等着众人祭拜的沈家大小姐⸫已经迈进了厅内,在一众慌乱的人群中,她独身而立,清冷绝硟艳,让人移不开眼。

      렶 她仰着头,露出白皙修长的脖颈。埪

      那正中挂了一副画像,画中人巧笑嫣然,灿若晨星,那是爷爷在世时,亲手握着몟她럣的手写下的这澜禧园三字的一幕,由堂哥沈钰拍摄。

      爷爷说,这澜禧园为她而建,满园的桃夭为她而种,可如今,物䂮是人非,再次站在这里,竟是参加她自己的葬礼。

      荒谬累至极。

      是她?

      輨景御一眼就认出ﶰ来是刚才站在澜禧园外的女生,沈家大小姐?

      有意思。

      沈夭夭目光一一扫过厅内众人,不经意间撞进了景御意味不明的深邃瞳孔里。

      他狭长的眼尾微挑,似玩味又似洞悉一切。

      她不动声色,浑不在意地移开了目光。

      这人危险至极,周身气度不是一般世家能养出来的,不知道沈昊ᰏ林从哪里请来的神仙,但请神容易送神难。

      她眼神轻飘飘地从男人旁边站的沈瑶身上扫过,最终落在了同样震惊的览沈昊林身上。

      她还没开口,沈昊林突然扬声喊道:“小夭?你…是你吗?”

      沈夭夭眼尾一勾,挺漫不经心的,“是吧!”

      “你…你怎么活了?你居然活了?哈哈哈,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沈昊林笑了几声,又猜测道:“是不是你爷爷当年给你的医经起作用了?” 㳶

      医经这两个字一落下,厅内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沈쓨夭夭看过来,包括那个危险至极的男人。

      呵。

      沈夭夭指腹抚过食指上的一枚玉戒,她手本就白,፛再配上这羊脂白玉,似裹了一层柔光,更넀添了冷意,她抬起眸,有些玩味:“不是。”

      “不是?那你…”

      “我现在已经不是我了,찯”沈夭夭漆黑漆黑地眼睛望着沈昊林,一字一句地说薙道:“我现在是沈氏老祖宗。”

      “沈昊林,你还不跪迎我?”

      “什么?!”

      “沈氏쵽老祖宗?”

      “那个写下《沈氏医经》的沈帝?”劯

      “难道传说中这本医经能医活死人是真的?”

      “…….”

      厅内人猜测纷纭。

      唯有偏厅里的景御嘴角缓缓勾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子 沈昊林脸上僵了片刻,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本医经根本就不能医活死人,因烖为沈夭夭護根本就没死,ર老爷子当年去世以后,就将年仅八岁的沈夭夭送到了乡下一户人家寄养,他因为公司事忙,这么多年对她确实是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等他想起来的时候那户人家已经人去楼空。

      与她同时消失的还有老爷子留下的那本传家宝————沈氏医经,无论如何,这本医经不能流落在外,所以沈瑶给她出这个主意来逼出她现身,他才同意了。

      他心底是期盼她봘出现的,毕竟是自己的女儿,这么多年没见,怎么会丝毫不想念呢?

      ፦只是他没有想到沈夭夭如此不留任何退路地出现在所有锿人的面前姡,还说自己是老祖宗,如此大逆不道,如此的不懂事!

      在所有声音中,有一道娇滴滴的声音适时地响起,“姐姐…姐姐你不是跟我说你是想和大家玩一个假死的游戏吗?怎么又变成老祖宗了?”

      沈瑶捏着手指说道,似乎因为不堪承受这么多的目光,眼圈都发红了。

      㯩 沈昊林猛地反应过来,心想沈瑶不愧是自己的女儿,对沈夭夭越发痛心疾首:“小夭,你怎么这么胡闹?你知不知道吓死爸꥝爸了?还闹得这么多世家前来祭拜,结果你…结果你……哎!”

      好一个娇弱无辜㎖的妹妹,好一个为女儿操碎心的父亲,这两番话一出,沈夭夭便成了不懂事脾气怪戾的那个。

      周围的人顿时面色各异的人看向沈夭夭:

      “沈老爷子英明一世怎么会낍将沈家交到品性如此恶劣的人手里?”

      “连生死都能拿来开玩笑,毫无大局可言,连那位䦙二小姐的一根手指头也比不上!”

      “听说她至今为止,连脉象都不会看,沈老爷子将⼿那本医经交给她真是浪费!”

      “ﭧ还不如那位二小姐呢嚙!”

      “……”

      沈夭夭面色不变,她抬起漆黑清亮的双眸,盯着沈瑶,“不是说好,我们一起躺在棺材里,然后给爸爸一个惊喜吗?怎么你在这里?还……”

      她看了看四周,最后落在那牌徬位上,“还〻给我举办葬礼了?”

      众人面色又是一变:

       “这葬礼竟然是一场闹剧?”

      釧“恐怕不止闹剧这么简单,瞧这葬礼的架势,要是今儿大小姐不出现,那不就是等于世上没她这个人了吗?这位二小姐不简单哪……”

      沈횹瑶面色倏地一白,她没想到十年不见,她的这位好姐姐竟然这么牙尖嘴利了,反应还这么快,她好不容易说服父亲办这葬礼,本来就是为了逼她出现旯,好让她交出那本医经,再来如果她不出现的话也能失去继承沈家的资格,以后她就是沈家家主。

      没想到她居然当众出现睘,还将这一切都推给她的身上。

      不行。

      她在洛城清雅白牡丹的名声,绝不能让她毁了。

      沈瑶猛地跪在地上,眼泪唰地一声掉了下来,抽噎道:“爸…女儿并不知道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姐姐一直在园里养病,一应要求都是最好的,平时连半点儿声音都不能有,我想去看看姐姐还要…还要᠃预约,我平时上学和学医已经占据了我所有的时间,我哪里还有时间谋划这些事,爸,姐姐是不是很讨厌我,嫌弃我妈妈和我的出身,所以才䎽这么冤枉我……”

      ₷她这一跪,众人再次把目光投向了沈夭夭,妹妹哭得这么伤心,当姐姐的竟然无动于衷,果然是冷心冷血。

      沈昊林尤其心疼得不行,何况这葬礼也是他同意的,如果这事儿暴露,他也就完了,无论如何,他和沈瑶才是父女,“瑶瑶,你快起来,你是我的女儿,谁敢说你的出身?”

      他指着沈夭夭厉声说道:“你仗着自己身体不好,从小就淘气顽劣,看中的貶东西半点儿不准맟人碰,十分霸道,依我看,这事儿肯定是你的主意,别想着拉瑶瑶下水,你闹出来的事你自己收场,给所有前来的宾客下跪道歉,然后去你爷爷面前思过。”

      “我仗着自己身体不好?”沈夭夭指腹将戒指转了一圈,声音极冷,“这有什么好倚仗的?而且我为什么身体不好,您心里没点数吗?”

      “你……你竟敢这么对你윣父亲说话,你……㡔”沈昊林气急败坏。

      沈夭夭将白皙修长的手缓缓抬起૦,掌心朝内,食指上的玉戒在光下泛着柔和的光,她的眼里有睥睨之势。

      “沈家家训㵲,拥有玉戒者即为沈家家主,”沈夭夭顿了顿,食指缓缓下落,指向沈昊林和沈瑶,“我不仅能这么和你说话,我还能命令你,和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