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大禽兽

      辯周围墙壁上是一些名人字画,年代久远,却保存完好,是真品中的珍品,以项川的见识,都无法识薴全。

      只因其中有一些是武道高手的真迹,蕴含着他们对武的理解。

      视野所到之处,黄金珠宝䠰这些只能算是最普通的装饰。

      项川只感觉自己家的书房和这里一比,好比民居和王宫,当然这也与项家父子自身比较喜欢朴素有关。

      项川᱅在侧边的位置坐了下来,项行三人在身后站定,立刻有仆人奉上香茗。

      是南大陆大楚王朝的特产云雾茶딞,在外面是买不到的,也只有疐钱家这휠样巨无霸的家族,츦才能在两块大陆间互通有无吧。

      此时的项川与之前截然不同,拥有了修为춄,虽然只是䢤后天初期,但好歹入了武道之门,一下子就感觉到了这云雾茶还有身下座椅的异样。

      这两样物事绝不仅仅是供享受用的,居然可以提升武道修为,项川没有运功,都能感受到天地元气在往自身经脉里面钻。

      他只能在心里再次感叹钱家的强盛。

      没等多久,就有一位少年和一位老者一块走了贏过来,细看下,翻少年ⲻ要稍微落后半步。

      项川见此,起身迎了上去,向那位少年廧拱了拱糬手,“钱兄,多有打扰,你不是在会见贵客吗?”

      只见那位少年,中等身高,身材微胖,脸뱛上带着和煦的笑容,身着丝绸长袍,正是醉仙楼东家钱万三。쉶

      鉞 “小川,我正要出门濻去找你,我所见的틎这位贵客可是与你有很大干系멇。” 

      说罢朝湲旁边的老者使了个眼色。

      项川从进门就注意狫到那位身穿黑袍,鹤发童颜的老者,一看就是一位前辈高人,镂正面带古䭇怪地看着自己。

      “쯕请问这位前辈是?”

      钱万三还没说瀛,那位老者先开口了,“老夫孙于景。”

      听到这个名字,项川倒是没蚾什么反应,身后的项行却大惊失色,“药仙谷当代药王!”

      钱万三苦笑了鐥一下,“正是药王前辈,我好不容易通过家族的关系联系到的。药仙谷离这有点远,今早刚到晴阳城,本来是准备给小川你看病ꚱ的,却没想到张神医昨天就药到病除韭了。”

      项行也在旁边说道:“前天小川你昏倒后,钱公子第一时间就过来探望过。”

      项川立刻明白了原委,钱万三恐怕是除了父鲰亲,行叔等亲属以外,真正쬩关心着自己的人,这个朋友认定了!

      蛹“小三깻,大恩不言谢筤,这份情谊我永远记在心里。”

      “滚,还是叫我钱兄吧!”

      “好的,兟小三!”

      项行项龙项虎在一旁有点想笑又觉得不太合适,営只能辛苦地憋着。

      쾔孙于景就没那么漝多想法了,哈哈大笑起来,“张思正那小子和你们项家家主项人雄有旧,不奇怪,小友不介意老夫再给你把把脉吧。”

      钱万三在一旁解释着,ᙇ“药王前辈正是张神医的师父。”

      项川一脸错愕,这倒是他事先没有想到열的。

      ⇑于是他和药王坐定下来,拉开袖子,露뒚出手腕,放到桌上。

      药ꬻ王伸出两根手指放浊在㵈项川手㱦腕上,搭了片刻,脸色忽然变得非常难看,盯着项川,“老㲂夫一片好心,你렅为何要欺骗于我?”

      䔡钱万三的脸色也变了,孙于景是他得罪不起的前辈,但另一边是他认可的兄弟,“前辈,这욗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还能有什么误会?这分明就是中的七蛇散之毒,就是我来诊治,也不是刄一时半会的事情。我那劣徒怎么可能有这本事,听说㥜他昨天可是进城主府ᮟ没多久就离开了,这小子今天就生龙活虎,绝对没可能的。” 䦺

      项川本来也被吓了一暎跳,怎么这老头有些喜怒无常?

      뵆听到他和小三的飨话之后,才明白过来,对于药王凭借着诊脉就判断出自身已经被祛除的毒,就知道这是高人。

      同时对在府城有着神医之名的张思正在他口中成了劣徒也有点无语,难道这就是师父对徒弟的爱吗?

      긴于是赶忙对着药王和钱万三说道:“药王㋸前辈,您听我说,这里面有一些牵连。”

      接着正色对项龙项虎说道:“䚢虎哥,龙哥,麻烦你们把门关上,在门外守퐟着,不要让任何䟸人蝡接近。”

      “是。”

      等确保房门关上后,又在房间内打量了一下,钱万三立马领会意思,“小⦅川,别卖关子了,我这书房绝对安全,不用担心隔墙有耳。”銠

      “恩。”项川接着说道勉:“不瞒前辈说,小子我确实中的是七蛇散,而且不是由张神医治好的。”

      ꇱ“难道是……”퓩孙于景这时也冷静了下来,稍微一骭想,心底已经有了些猜터测,倒吸了一口凉气。

      项行묽和钱万三之前也都以为是张思正治好了项川,没想到里面另有隐情。

      “对,正ₔ如药王前辈您想的那样,有一位传奇箬境高人出手,救了我。”

      㶧 听到传奇境,钱万三两人也无法淡定了,同时表示非常理解孙于景,毕ꇧ竟他虽然是药王,但修为也只是天阶䮥,距传奇不可以道里计。

      就算钱家和药仙谷都有传奇境老祖,沺可那毕竟离得太远了,眼下听说就有这样一位高人昨天到过这里,怎么可能不惊讶。

      项行就更别说了,项家字目前的老祖据说也才地姰阶呢,他的反应和当时项应天差不多。

      钱万三第一个反应ꕿ过Ⲡ来,说道,“小川럎你的运气也太好了,那位高人肯䃶定不会平白无故地出手,难道是想收你为徒?”

      “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缘쇊分吧,他救了我以后,顺手帮我打通了天生阻塞的经脉,就一言没发地离开了。”

      “那么说小川你现在可以修炼了?”

      킙钱万三思维跳脱,॓抓住了重点。

      “已经后天初期了……”

      鈃“……”蘌

      相较于两人的大촠神经,当然项川是装的,没办法,自己现在的外貌可是一个少㾆年,总쨑不能老是那么老气横秋的,总攬得稍微有点少年的样子吧。

      项行和孙于景还沉浸在传奇境带趉来的震撼中。ذ

      项날川找了一个话头:“前辈,张神医说当年在长辈口中听过这种毒,想必就是您禁了,晚辈㗀请教下这种毒出自何方?”

      “他倒是还有点记틾性,记得我说的话。七蛇散并非出自你们大齐,也不在东大陆,ఀ它来自南大陆十万大山,是当地一个教派特有的,我也是在机缘巧合下才了解到这种毒的解ꠡ法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