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艳直播破解版网站

      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那些刚出生小动物,它们踉踉跄跄要学会站起来,然后跌跌撞撞的奔跑,这是一种向往自由的活着。

      它们在新的世界里闻到了危险,弱肉强食的危险。

      潜意识里,只有在妈妈身边才能安全,这是它们心里的警钟给的提示。

      心里存在活着的意念,再大的困苦都是一段时间罢了。

      一路的收获,也是一种成长的方式。

      一番的追逐,牙齿从此开始尖利,利爪也能抓住了岩石。

      一切的善恶又一轮的开始。

      清明时一群人爬上城子山,站在山腰间上,在山花烂漫里,春风里沉醉,陪着日光慵懒看向脚下的城市。

      初春里的城市反倒没有山上这般的丽爽,在没有新鲜绿叶衬托,没有花海的映衬下,离远看很土,灰呛呛的。

      不知有没有人晓得,万丈高楼的城市,就算在黑夜里,没有灯光打照,也显不出内涵。

      偏就这样的地方,还是好多人,摩拳擦掌的放下黑黑土地向往的地方,来这里扮演一个角色,在钢筋水泥里想方设法的扎根。

      这是一个缺一不可的地方,点灯人,等花开的人,还有接雨滴的人。

      山脚下,人影涌动,春光繁扰,落英缤纷时围城外偏好,三五成群的都是出城来寻心境的人。

      这城里是好呢,还是不好,怎么一到了休息日,全城就都出来了,城里只留下黄绿色的工作服人。

      我还在想城里与城外的人有何区别时,我像是望到了什么,就是当初那个站在山下望着我的人。

      转瞬又是一片慌乱,心里埋怨,花还是多了,扰了我心头。

      无意的转回头看到了龙凤,我们好久没有见到了,是在我表达完心意之后。

      龙凤没有答应我什么,我只是习惯的寻找她。

      她就像一颗流星,在我的眼前划过,只留给我一丝温暖在心里挂念。

      “你还好吗?”龙凤问我,看来她已经知道,我大病一场的事。

      “还好,可能是心事太重了的缘故。”口是心非的答应着她。

      再见龙凤水汪汪的眼睛,倔强的马尾辫在她脑后随风散开,心里翻涌出许多春光。

      一只白色蛾蝶从我们眼前飞过,慢悠悠的,我脑海里一时想起祝英台和梁山伯的情深意切,耳根又热起来。

      这春天的景色虽没有姹紫嫣红,彩蝶双飞,粉白色彩也单纯的纯粹,可不像此时我的心,我要向龙凤表达更多的东西。

      心里生出广袤的草原,清洌洌流淌的溪流,汇聚成大河,一条金色的大河。

      不加思考的拉起龙凤的手就向山上走去,我要带她去瞧那处小屋。

      再走过相同的路,荆棘都忘了狂欢,树叶发出的声音在脚下响起,风和声响成了交响乐,大树挥舞,一种圣洁就成了一条路。

      山上巨石安稳,陋室依旧如昨日,拉开木门时又见到了那个本子,还有鲜艳的小红旗。

      龙凤一脸吃惊望着我,她更是想看我要干什么,对那个本子并没有好奇。

      “龙凤,我是想,有些东西可以试试,像我,还有那个叫程志的军人,我们都是喜欢你的人。”我一时支支吾吾的想要表达,结果要说的话变得坎坷出来。

      “我们……我想我们要做的事还应该有更多的。”龙凤清冷冷地说,打开那个小本子。

      我希望她能看到那一页,我写的那句话。

      龙凤在上面写了今天的日期,写上一句话,相机而行,伺机而动。

      她没有向前翻看,自然也没有看到那句话。

      做一个守诺言的人!

      爱,需要不只是执着,还有力量。

      我说过,我要和她站在一起,就像她站在龙戈的后面。

      山上的景色还和几年前一样,树也没有因为星月的斗转突然壮大。

      表面上一切都和那条河一样,潺潺地温柔地流淌。

      那种温柔和妈妈一样,细腻柔润的水,送出一条脚下的路。

      走出很远,望到山,就望到了河。

      这条山脚的长河让人仰望,它的存在是一种仪式。

      “至少这样的和平是他们保卫的。”龙凤突然说了一句话。

      是谁保卫的?是本子上的那些人吗?还是龙戈和程志他们?

      “人的一生就像这山坡,每走上来一步,看到的风景都是不一样的。”她向远方说。

      “秦城,向上走是逆行吗?”我没有说话,只是和她一起望向远方。

      “你说这山若是父亲,这河就是母亲,我们沿着河向前走,是重复了他们走过的风景吗?”龙凤一连问了我好几个问题。

      龙凤对着风,对着一座座连绵不绝的山头大声喊。

      “喂,山那边的孩子,你想家了吗?”

      山那边没有人回应,喊完话的龙凤一直望着远方。

      我能感觉到,龙凤眼睛湿润了。

      不知道因为什么,我的心突然剧痛,突然好想抱一下这个一直在外的女孩。

      “我们没有重复任何人的脚步,从我们出生的开始,走的都是自己的路。”靠近她,让声音更清晰。

      我们是这条河孕育的,是这座山背上的树,站在哪里都是一道城墙。

      成排的向前成长,走到天涯海角,走到心里要扎下根的地方,再成一道风景。

      这样的成长,是离别。

      离别在另一个角度是一种聚会,一种感召。

      那份对情谊里的期待把人性神化,会有一个力量塑造,向往,生涩然后纯熟,最后再回到人性。

      离别带着释怀,走进生出色彩的大山里,沿一条清澈溪流逆行。

      寻找自己心里要的答案,再要迷失方向的时候,天空上,沉淀出一条青蓝,和脚下的溪流一样青蓝。

      梦想,在每一次醒来之前的梦境里,给了我们魔力。

      龙凤是一个离家的孩子,龙戈是一个离家的孩子,我也是。

      我们离开家时在心里都是有仪式的,至少在父母的心里。

      父母在我们转身那刻,就懂得,真正的成长开始了。

      我们做的事都是渺小的,是大江大河里的砂石,是这山里的树,是每一座山丘。

      长河还在流淌,山风还在盘亘,坚实的山脊梁上留下一代人守候的陋室,一代人灌溉的树木。

      我相信,龙凤是想家了,想守在边疆的龙戈,还有可能有长着虎牙的程志。

      人生就像一场旅行,偏爱的风景总是能从梦里反复地出来,或带来悲伤,或带来静静的发呆,冲着陌生地方,会心微笑,一道更美的风景便成了一个山清水秀的故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