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也要去第四色

      楚尧守在车门外。

      车里,高婧磨磨蹭蹭半天后郀,推开嘩车门,欲哭无泪。

      其实某些时候,女孩子等大姨妈的心,和等男朋友是一样的。

      駢怕它不来。

      也怕它乱来︮。

      现在,显然自家姨妈是个捣蛋鬼。

      该来的时候不来,不该来的时候乱来。

      客观上来说……

      也可能是这两天的确情绪压力的确比鞦较大。

      刚才见到楚尧,一开心一兴奋一激动,忽然压力就没了。

      于是就顺了。

      可是……

      哎……

      高婧微微叹了口气。

      转头便嶝看到楚尧咧௝嘴笑。

      “你还笑。”

      楚尧依旧笑着,拉住她的手,轻声问:“会不会痛啊?”

      从认识她到现在,其实혂满打满算也就大半个月。

      럼 第一次쬌遇这种事。

      Ͼ而这同样也是两个人磨合的重要组成部分。

      多少妹纸就是因为姨妈期没被照顾好,心中对男友逐渐生出怨气和不满。

      昔 嫣“会……有一点点耩,偶尔会很痛。”

      “其实现在已经好多了,主要是健身,运动多,还有饮食作息规律。”

      “以前那痛起来,㈹真的是要人命,想拿抋刀砍死自己的那种。”

      高婧略显委屈巴툏巴的说道。

      心ᮏ里却也生出几分甜意。

      㧔 在于他第一时间问自己的感受。

      楚尧又问:“家里有那些东西吗?暖宝宝贴、뮵姜汁红糖之类的。”

      高婧:“有的,之前的我还没用完。”

      “嗯,那就好。”

      ⿿ 柠 “我觉得,这次应该不会那么痛了吧?”

      誨楚尧似乎想起什么,坏笑着说道。

      “嗯?”

      高䝹婧疑惑。

      “痛则不通嘛,通了就不痛了嘛,这段时间运动的确是比较多。”

      뵣 楚尧刻意在“运动”两个字上加了重音。

      高婧:……

      “哎呀!你讨厌!”

      ……

      进了电梯。

      炁“你……会不会难受?”

      高婧仰头看着楚尧的脸色,略显不好意﮴思的휫问道。

      ᑈ 之前铺垫了那么多,到临门一脚了,球门堵死了。

      站在楚尧的立场上考虑,她都会觉得难受。

      “还行,没那么饥渴。”

      節楚尧鸩云淡风轻,笑着调侃道:薭“听说女猕生这个时候,欲望会特别强烈,真的假㏢的?”

      忘了在哪㏽儿看到的。 窊

      不过这个话题,还真没和任何妹纸聊过。

      高婧嘟了泌嘟嘴:“还……好吧,就是特别想被抱抱。抱。”

      她罕见卖萌撒娇。

      不知道为什么。

      也不需要为什么。

      这个时候,就是有夏合理撒娇的权力。

      ……

      于是。

      퓸 几分钟后。灖

      客厅里的沙发上。

      两人蜷缩在一起。

      给她披条毯子,以楚尧的胳膊为枕头,舒服且暖和。

      电视开着。

      楚尧翻了半天,最终选定一部《春娇与志明》。

      之前看过几遍。

      这个场合,有点适合重温。

      下픶午的阳光从阳台照射进来,玻璃门闭着,光可宖以进来,风进不来,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

      这部➕电影算是첖非传统爱ĸ情片,没有轰轰烈烈,但胜在很真实,很接地气。

      ꣤ 一边看着电影,楚尧的手,隔着衣服,一边在她肚子上,一下一下的轻轻搓揉着,让她感觉到一阵热力。

      对她来说ᙧ是从没有过的体終验。

      很享受很惬意。Ꝥ

      对楚尧来说ᡊ,也是。

      很润。

       女人的“被保护感”和男人的“被需要感”,其实就和生理结构上的互补差不多。

      一个需要外延,一个需要容纳。

      而无论男女和女人,对于精神ン需求的渴求,并不比肉体需求少到哪里去。

      ……

      “这什么啊?”

      ນ 茐楚尧裤子口袋里,一张皱巴巴的纸条露出个头,因洲为姿势和角度的原因,就在高婧面前,她下意识伸手抽出来。

      看⡆了一眼,是个电话号码。

      从笔迹上来看,应该是女人的字迹。

      嗯?

      楚尧⨷瞟了一眼,笑道:“哎呀,竟然被你发现了。”

      “什么嘛?”

      楚尧:“你打过去看看?”

      不要解释。

      这个时候不管怎么解释,不管是说正话还是说反话,都会让她产生怀疑。

      望 “干嘛让我打?”

      “到底什么嘛ԏ?”

      楚尧帮她揉着肚子的솋手都没뚀停下,只是暗暗用力,不轻不重鵩的꯮轻轻掐了一下。

      感觉火候差不多了,索性点破。

      “揣着明白装糊涂是不是?”쥖

      “非要让뾜我说出来。好啦好啦,我坦白从宽,下飞机的时候一个空姐硬塞过来的,齶一路我都没找到垃圾桶丢。”

      “现在打给她。”

      说着,楚尧便拿出手机,直接拨通电话。

      豯 高婧都愣了。亂

      倒不是因为“被空姐塞电话”这个事。

      以楚尧闳现在在外面展现出来的东西,被小姑娘勾搭,是很正常的事情。

      她早有心理准备。

      这会儿让她吃臒惊的是——楚尧就这么打给人家?

      릇 多尴尬啊? ꛽

      他要说什么?

      电话嘟嘟响两下,很快接通。

      楚尧随手开了免提。

      “喂,您好,请问您是哪位?”

      电话那头一个柔尰柔的声音响起,略嗲。

      “你是上午那趟航班的空姐吧?哎,对,是我,纸条。如果你只给我一个人塞了纸条的话,那你应该记得我。”

      鈕 楚尧笑眯眯的说道,一副要勾搭的语气。

      ᥀餽对面也是吃吃的笑了起来。

      额 “你好啊,还想着你会不会打过来呢……楚先生。”

      也是很絇轻浮的女人声音。

      楚尧还是笑着,俨然调情的语气:“打啊,必须打,可以先问你几个问题吗?”

      “可以啊,徭随便问,无话不说。”

      楚尧笑道:“先查户口,你叫什么?哪个航空公司的?工号是多少?”

      “哇,真就霸道总裁哎……采”

      她笑着说道。

      然后一本ѵ正经的报上自己的名字얁、工号和公司。﹌

      从飞机上就看得出来,这位绝对是大老板。

      ᑱ 鹏城有一栋楼的巨佬。

      一般点的男人聊天问叫什么,哪ʼ里工作,工号,这龞种╹查户口式的聊天,那叫骚扰。

      ꤉ 这种鋳大佬问,那叫……面试。

      她有这个觉悟。

      听到她报完名字,楚尧依旧是笑道:“嗯,行,我ꍖ知道了。就告诉你一件事,你之前给我塞的纸条,被我老婆发现了,等下她准备去投诉䇰你㋔,你有个心理准备。”

      “我草!”

      明显听到对面的空姐下意识爆了粗口。

      鲼 嘟嘟嘟嘟……

      电话挂断了。

      别说对面的空姐,就连高婧,也都被楚尧这个电话打懵了。

      目䄪瞪口呆。

      哭笑不得。

      她已经彻底不想楚‟尧可能和这空姐有什么了。

      只是,这种处理䶪方式,也太生猛了吧?

      真就……大佬风范?

      一点都不在乎别人的感受?

      而…… 딱

      见룞过楚尧是如何对待其他人的,对别人有多彪悍……

      她才有了对比。

      才更清晰的感知到,楚尧对自己,是有多……温柔。

      ……䀼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