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泽明步讯雷磁力

      杨伟等人惊疑不定之际,王诩再度暴摔陈静。

      那力度!

      那狠劲!

      哪怕以杨伟等人的见识都不由的心中一颤。

      视线转换,王诩拎着如破布娃娃一样的陈静猛地暴摔数下后,终于停了下来。

      ⪧ 源力栏有了新的变动。

      媙源力:7

      推衍:《横练铁布衫》

      强化:0

      看到源力栏新增一点源力后王诩扔掉了手中的烂肉。

      借力打力运用成功。

      “爽,哈哈哈……”忝心中郁结尽去以后王诩开怀大笑。 卶

      与此同时,他身上本就如虹的气势再度暴涨。

      웋 骇၉人的气势甚至影响到现实。

      以王诩为圆心,他身边的杂草灌木尽皆被骇人的气势迫的爬伏。

      静立片刻,待到体内涌动的气血归྄于平静以后,他这才转头看向杨伟一行人。쿋

      见杨伟及他身后的玄镜司一行人尽皆全舣副重装,王诩的眉头不自觉的挑了挑。

      刚刚才倾泻完自身暴力的他体内尚有ᶐ一些余韵留存,现在有些手痒。

      看着有些跃跃欲试的王诩,以杨伟为首的玄镜司一行人不由自主的握紧팩了手中的武器。

      最终,王诩脑海中的理智压住了他的战意᜚,避免了一场不应该发生的冲突。

      稍稍点头和受过自己一拳的玄镜司精锐小队队长示意后,不想和玄镜司有过多瓜葛的王诩直接闪身离去。

      参与过药剂学院事件的玄镜司氇领导层对此没有任何异议,先前药剂学院那次事件,这个强大的民间猎诡人也是这种态度。

      没必要大惊小怪。

      没参与ຐ过药剂学院事件的玄镜司人员则有揎些诧异。

      这个家伙是谁?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转身离开,也太没礼䞸貌了吧?

      “杨局,看样子咱们的心腹大患又被王诩给除掉了。”站在杨伟身后的马如雷张口打破了渐渐冷下来的气氛。

      “这是好事,不是吗?第二次诡异潮汐将近,我们需要团结一切有㷞生力量。”杨伟开口为今天这件事定性,将王诩定义为可拉拢对象。

      脟解决完王诩的立场问题以后杨伟熟练的吩咐起来:“ᓕ留下一队人把毒寡妇陈静的遗骸回收、销毁,其他的人都回局里交卸装备吧。”

      话说完,杨伟快步上前绕着空地转了一圈又一圈,足足绕了一刻钟:“从现场展现的痕迹休来看,短短一个月时间,王诩的迎敌手段比先前在药剂学院之时ᳯ,强出了不止一倍!”

      “杨局,不止是迎๶敌手段,结合他最后突然暴增的气势,他近期内恐怕会有新的突破!”眼界同样不差的马如雷观察一遍周边的痕迹后,发出了一声孆惊叹。

      “可惜了!王诩要是肯加入我们金陵玄镜司护卫乡梓,我们了金陵玄镜司能够륟调动的力量肯定会暴增。”

      “到时候釪,局里的牺牲率一定能往下降一些!”话里话外,杨伟想要招揽王诩的心思已经昭然若揭。

      自家顶头上司的想法,马如雷能够理解。

      就连他,在亲眼见证过王诩㾳那惊人的实力以后,都产生了抱大腿的想法:“杨局,我觉得操作得当的话,未必不能得偿所愿。”

      “王诩是人,是人就有欲望,只要我们能够找准他的喜好,号清他的脉搏,未必不能将他招入麾下。”

      就在杨伟和马如雷两个LYB密谋将王诩拉进金陵玄镜司之际,已经回到家的王诩立马在空旷的练功房里演练起《横ࡦ练铁布衫》第九层的行功图。

      过去拼着扭伤肌肉都难以完成的动逈作,现如今在体内涌动的气血推动下,一一被演练出来。

      功行九遍后,已经适应了第九层九幅行功图的王诩正式踏入《横练铁布衫》第九层!

      步熂入第九层以后,王诩并没有就此志得意满。

      突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镁不是一个激动的瞬间。

      打破瓶颈以后,他确实步入了《横练铁布衫》第九层。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立刻就拥有了《横练铁布衫》第九层应有的手段与威能。

      体魄的增强不可能一撅而就。

      ᕨ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所以,功行九遍以后,王诩并没有收起拳架子。

      而是摆出了《横练铁布衫》第一层的起手式,从头开始묯,完整的演练起《横练铁布衫》这门功法。

      初始之时,王诩以极快的速度演练八十一幅行功图。

      往往一分钟都不到,他就能从头到尾的演练一遍。

      后来,随着时间的流逝,王诩演练的速度越来轿越慢,慢到就像公园里的老爷爷在打太极拳一样。

      动作迟缓,越看越糟心。

      ꥚可这不起濃眼的一幕,要是落到真正的高手眼中,只怕能땵骇的那个高手眼球往外爆。

      舒缓有度,行进有韵。

      潴这是把这门功夫刻进骨子里的表现啊!

      一门功夫练到这个地步,足以推陈出新,在原本的框架上另出机杼,在某厧些方面,甚至可以与这门功法的创始人相提并论。

      “铜头铁臂、钢筋铁骨,横练功法的标志性体魄,我王某人终于也要有了,哈哈哈……”小声郎笑片刻后王诩止住了笑声。

      看了看窗外泛起了鱼肚白的暗淡夜空,王诩抑制不住的打了一个哈欠。

      忙忙碌碌大半夜下来,没有龙虎壮骨丹提供药力,即使王诩功力浑厚,也难免的有些疲惫了。

      “得在这两天开炉炼制一炉龙虎壮骨丹,没有药力滋养,想要真正练成铜头铁臂、钢筋铁骨,还不知道要到那一天呢!”

      感慨一句后,王诩揉了揉犯困的双眼,径直上楼睡觉去了。

      这一觉,直到第三天早上八点半才结束。

      迎着初生的朝阳,王诩掀开身上的被子下了床,站在窗边深疚呼吸一口气以后,他迎来了新的一天。

      痟略做洗漱后,王诩拿起手机直奔附属医院哽中药房。

      ᠖ 临近中午时,他这才拎着一大包中药离开附属医院。

      出了医院大门以后,王诩早并没有立马打道回府,而是带着出租车绕了一圈周边的快递点,将前两天下订单的武功秘籍取了回来。

      ⩮ 丹药即将到手,后续的主修功法௬也即将到手歫。

      他王某人的春天要来了。

      一楼练功房,王诩拆开了所有的快递包裹,将买回来的秘籍分门别类的摆放整齐。

      通过整理,王诩将买回来的秘籍分为四类。

      第一类是《金刚不坏童子身》这样的真౰功䶋夫,总计四十八本。

      这四十八本真功夫里,最起码有一半功夫,记载㚨着的内容高度相似。

      Ს第二类是半真半假的秘籍,这类秘籍的数⨃量,占据了总量的一大半,足足有上百本之多。

      第三类是《释迦掷象功》这样的幻想秘籍,数量不多,只有三十二本,但名字一个比一个牛逼。

      ꪯ第四类则是买书时卖家赠送各类秘籍,这些秘籍说是秘籍,其实是《金刚经》、《周易参同契》之类的纯文学性著作。

      这一类的书数量不多,但名头一个比一个大。

       将自己买来的功法全都分门别类以后,王诩拿起写在A4纸上的《横练铁布衫》,伸手按鴥在第一堆功法上面窒。

      섨 或许是因为第一类功法多数都能在《硬气功大全》里找到竤类似的内容,陋比源力系统居然动都没动一下。

      源力:7

      推衍:《横练铁布衫》

      强化:0

      看着纹丝不动的陋比阴德系统王ば诩眉头紧皱。

      怎么回事?

      难不成,䈐大量类似的内容被陋逼源力系统理解为换汤不换药,所以不予推衍?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王诩将手רּ挪到泧第二堆功夫秘籍上。

      这次,陋比源力系统终于不在动也不动的了。

      简陋的系统面板重新变化。

      源力:7

      推衍:《???》+

      强化:0

      “卧槽!正儿八经的功法摆在你面前你动都不动,反倒是看中了这堆东拼西凑的功法,你这口味不一样啊!”

      扯了个蛋后,王诩ᔳ放开第二堆功法伸手按向第三堆功法。

      堇 王诩本뮊以为这次应该和第一次一样没什么动静才对,哪曾想量:

      源力:7

      推衍:《???》+

      强化:0

      陋比源力系竓统的显示页面稍微闪烁一下后,又出现㟷了和第2类书一模一样的数据。

      “连这些胡编乱造的彛功法都能引动陋比源力系统,当初创造这个系统的家伙究竟是什么脑回路?”

      吐槽归吐槽,王诩没有忘记自己一开始的打算。

      拿着印有《横练铁布衫》的A4纸放到了第四类‘秘籍’上面。

      ⷪ这一次的结果再度出乎了王诩的意料。

      源力:7

      推衍:《?》+、《??》+、《???》+……

      强化:0

      “什么诡?”푶看着恢复如初的陋逼源力系统,这次轮到王诩满脸黑人问号了:“怎么回事?为什么会一䫝连出现八个쏾选择?”

      “是因为第四类秘籍,总共只有八本吗?”

      愣神片刻后,王诩首先将第二类功法与第三类功法合并到一起。

      再度放上《横练铁布衫》,王诩点开了陋比源力系统。

      源力:7

      推衍:《???》+

      쒤强化:0

      第二类秘籍和第三类秘籍加一ɣ起也能推숉衍。

      这摇一结论打开了王诩的思绪。

      픏 他借此又进一步,深入了解了陋比源力系统。

      源力充足的情况下,只要是武功秘籍,陋比源力系统都能推衍。㑞

      本着不浪费的原则,王诩将第一类四十八本真功夫也合并্到了一起。

      结果,陋逼绨源力系统果然和王诩预料的一样,纹丝不动。 う

      看来,现有的七点源力足以以《横练铁布ጋ衫》为基础,融汇前三类功法的优点,舍弃前三类功法的缺点,创造出一门全新的功法。

      # 确定了陋比源力系统上的数据没有变动以后,王诩将目光瞄向第四类秘籍。

      “八对八,说可推演的八门秘籍和第四类武功秘籍没关系,呵呵,傻子都滇不信。”

      呢喃自语后,王诩拿起第四类的秘籍,一本一本的试了起来。

      最终,《金刚经》与《周易参同契》进入了王诩的视野。

      加上前面那三类秘籍以后,只有《金刚经》与《周易参同契》能融入尚未命名的新功法里。

      王诩猜测,这并非ྡྷ《金刚经朅》与《周易参同契》厉害。

      恰恰相反,和《道德经》这种万经之王뗰相比,《金刚经稟》与周易参同契实在是不够看。譏

      仔细的翻看一遍꽤《金刚经》与《周易参同契》的内容。

      王诩最终做出了选择——《金刚经》็。

      《金刚经》与《周易参同契》两本经文谁更厉害一点?

      这一点,不怎么研究经义的王诩无从ꅼ得知。

      他之所以会选择《金刚经》,是因为相比较《周易参同契》,《金刚经》的内容更适ܶ合他这种修炼横练功法的武者。

      王诩自第四类秘籍中取出《金刚经》一书,将它放到了满满一大摞秘籍上方。

      源力:7

      推衍:《???》+

      强化:0

      意念轻动,推衍栏后面的加号被轻触了一下。

      刹那之间,源力栏后面的数字由7变成了2,看来,这一뭤次推衍足蟝足用了5点源力!

      别看5这个数字很小,但有那么一瞬间,王诩真的很心疼,心疼的差点想要阻拦新功法的推衍。

      还好,藏在他脑海的理智始终未曾被丢弃。였

      在紧要关头,硬生生地镇压﯅了王诩纷乱的念头。

      一道金光自陋比源力系统的氾面板背面射出,将满满当当的秘籍从上到下扫描了一遍,与此同时,推衍栏后面的《???୷》开始快速翻动。

      王诩视力不差,在《???》快速翻动的时候,断断续续的从《???》里面,看到了那一大摞秘籍里记载的内容。

      片刻之后,原来满满鑬当当一大摞锭的纸质秘籍,变成了一堆飞灰。

      《???》上的文字符号、穴道图解全都活了过来,开始排列融合、去假存真,如大日一般耀眼的光华自《???》上散发。

      整整一刻钟后,光芒消失、异象消散。

      一本看起来薄薄的功法替代了那一大摞秘籍挂在了推衍栏后面。

      《铜像功》三个低调的字印在了新的秘籍封面上,取代了页面上的三个问号。

      聓“铜像功?怎么越听越像光头们用的功法?我那一大摞功法里《金刚经》占的比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啊?”看清新功法的名字后,王诩一脸问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