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她直播下载app 最新版本

      “你又是何人?”杨三成今天很是恼怒。

      “好Ṇ说,本将乃是王帅帐下军指挥使:仲辉!”仲辉拱手施礼道。

      “在下杨三成,在严帅帐下任军指挥使一职。”杨三頑成虽然不情愿但也不得不拱手敷衍回礼说道:“你为何阻我购买盔甲?”

      “杨将军。”仲辉说道:≮“凡事要讲究先来后到,我等可ꬩ皆渥在你之前啊,你怎能上来就都要?那我等该如何?”

      “那☟是你们的事。”杨三成蛮不讲理道。

      “哼,杨三成。罼”仲辉不悦道遣:“不要给脸不要脸,大家都是军指挥使,我凭什臨么要让着你?”

      “二位将军!”管家朱尚高眼睛一转上前飴打圆场道:“既然大家都想购入铠甲,不如大家竞价一番,价高者得如何?”

      “我是没问题。”仲辉立刻说道:“只是不知杨将㸅军是否银两充裕啊。”

      “哼,老子会怕你?”杨三成瞪着眼睛说道。

      “那好!”朱尚高说道:“铠甲以十副为一组,五百两银子起,每次叫价不得低于五十两,上不封顶。”

      “ᑭ我出五졔百五十两蝅!”坈杨三成立刻叫道。

      “我出六百两!”仲辉明显不是省油的灯。

      “我出七百两!”突然一个营指薻挥使举㢧手叫道。

      “七百五十两!”杨三成瞪了那个营指挥使一眼喝道。

      “八百两!” 삩

      “我...。”卢峰一看这竞价立刻急红眼,自己也想要,但囊中羞涩的狠,如何能出得起一千两白银,于是急得直跺脚횪。

      “别说话,稍后跟你细说。”张牧拍了拍他,怕他괗误事。

      “...。”

      “哎呀呀!”朱燃带着伙计在吴鹏的帮助下把几大箱金银搬进帐中,他看着这职几箱金银不由得发出感叹道:“万万没想到啊,这五十套战损盔甲居然卖到了五千两的天价!”

      “五千两银子!”郑森知道卖了不少钱,但不知道有足足五千两之巨给他高兴坏了。

      贬 쟰 “吴鹏,挑五套聕铠甲,派人给卢峰送过去。”张牧首先安排道,然后转身对朱燃说:“这五千两纯属侥幸!之后怕也卖不出这么高的价,这五十两是之前说好的。”说完拿出一个银锭递㑦给朱燃。

      “多谢张兄!葬”经此一事朱燃开始佩服这个年纪可能比自己还要年轻꽮的小伙子。

      “朱兄,盔甲的生意谈完了。”张牧说道:“我还有一批啴军需,需要拜托朱兄采购。”

      “哦?你说。”朱燃爽快的说道。

      璣 괱 厚底靴、圆盾꺘、腰刀、护臂(前臂、后臂)、护腿(小腿、大䕀腿)前后胸护甲等一大批类目,各要五百,朱燃看着张牧提交的清单‖心中飞快盘算。

      “现在可否有报价?”张牧期盼道。

      “一双官靴要二两银子,⣝腰刀要在五两上下,盾牌、护具我现在给不了报价,我要回去打听一下市值。”朱燃如实的回道。

      厫 ⪍ “可以,你下次来的时候,可以带上样品及报价单。”张牧说道:“另外我需要医师、工匠,不知朱兄可否帮助解决?벋”

      “样品跟报价单到是无妨。”朱燃皱着眉头说道:“只是贵军现在居无定䚀所,医师、工匠恐怕不ᾇ会前往军中啊。”

      “张兄!还望勿怪!”朱燃说完立刻觉得有些后悔,赶紧说道。

      ໨ “无妨,是在下想多了。”张牧说벒道。

      “如无事,在下这就告辞,下次再来争取把张兄要的东西凑齐。”朱燃说道。

      꾲 “对了,还有长矛,要两丈长的。”张牧送朱燃出去的时候追加订单。

      “张兄放心!”朱燃拱手告辞。

      “大人!”郑森在一旁问道:“깪两丈ඦ长的矛?会不会太长了?”

      要知道古代一丈约等澫于三摏点三三米,两丈就是六点六六米,这个长度握持都턫会很吃力垔,也难怪郑森有此一问。

      䲧 “咱们的战术通过上次战斗的检验,是成功可칢行的。”张牧说道:“쬏既然可行那就要继续发扬我们的优点,让它足够长,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我们的战士,上次作战并没有遇到官兵的长兵器,如果遇到,咱们的武器长度就不再占有优势,伤亡就会出现,我不想看到那样的结果。”

      “我明白了。”郑森点了点头。

      “为了让士兵适应更长的武器,他们的臂力、胸肌必须有足够的力量。”张牧说道:“从今天开始,增加体能训练科目,引体向上、俯卧撑各两百个。”

      “啊!”郑森感觉嘴里有些发苦窼。

      

      “不要害怕,不是一次性做完。”张牧说道:“采取分组训练,每组二十到三十个,뙪每组中间适当休息,士兵们适应증之后再开始加量。”

      “诺!”郑䯎森明白,他们这些人能从第一次战斗只能够存活下来,就是因为平日里大量的军事训练。

      ᗱ其实长矛战争自古有之,名气较大的就是罗马帝国的马其顿方阵,但鲜有人知秦国的长矛战阵,这两种战阵的长矛皆是헟接近七米的存伱在,也就是两丈的距离,这种长矛必须双手握持,在接战的时候第一排、第二排、第三排的⑃长矛纷纷端平,然后一排一排的刺杀,如此刺猬一般的战阵给敌人的精神打击是巨大的,因为你根本没有任何近身肉搏的可能,也许你可以格挡住两根或峔者三根长矛的进攻⏊,可你无法抵挡十几開根的进攻,秦国的这种战阵威力有多强,那些赵国战死在长平的四十万士兵最有发言ᱳ权。

      “一!”“二!”“...!”

      “嘿!”“嘿!”“...!”

      很快张牧的部队就迎来了魔鬼般的训练,一个个木质单杠在营区竖立而起,为了增加训练难度,战士们练习刺杀的同时还要在长枪的前端挂上一个小沙袋,然后战士们就那么端着,直到战士们浑身冒汗,双臂打摆⻬子,这才作罢,然后等待他们的是各种各样的体能训练。

      因为训练强度的增灲加,张牧特意给ㇸ于大伟调拨了十副铠甲,这才给士兵们争取到了一日三餐的配给。

      “大哥!你这么做不公平!”卢峰知道त后嘟囔着找于大伟告状。

      “你懂什么?”于大伟就此事已经与秦庆生商谈过,对卢湅峰说道:“上次k作战,要不是棼他的部队在正面击☵溃了官军,咱们能以那么小的代价获胜吗?”

      “切,我训练的部队也杇不差啊。”卢峰不满道。

      “你还不服?”于大伟气道:“你去看看人家的训练强度,你␽再看看你的,过家家呢吗?这事我不寻你的晦气,你倒来问我?”

      “好了好了!”秦庆生在一旁打圆场道릤:“你看把大哥气的,还不跟㠴大哥赔礼道歉?Җ”

      “哥,我错了!”卢峰说完一掀帘子就走出帐篷。

      “哎!”于大伟气道。

      “算了,大哥,回头我劝劝他,他会想通的。”秦庆生说道。

      “앋回来了!回来了!”긣马登山人还没进帐中,声音先传了进来。

      “什么回来了?”于大伟看着㒹走进帐中的马登山问道。

      “咱们派出去的探子回来了。”马登山说道㪠。됴

      “啥探子?”于大伟有些模糊的问道。 昫

      “上次咱们抢了官家的䷖军粮,张牧兄弟不是让我往雁城方向排出探子吗?”马登山提醒道。

      “哦,对对对!有这么回事。䌷”秦剜庆生问道:“有什么消息吗?”

      “据探子回报。”马登偫山说道:“雁城与新城之间矛盾不断,期间已经发生过几次小规模的战斗,这次雁城联络了周围十几个庄子,准备攻打新城。”涁

       “他们有多少兵马?”于大伟问道。

      “雁城守军有五千人!”马登山说:“周围的庄子每个庄子都被要求出兵两百到五百人。大概也能凑齐五千之数。”

      “那就f是一万多人喽?”秦庆生问道。

      “应该差不了多少。”马登山缓缓点了点头。

      “去把张牧兄弟、卢峰都叫来。”于大伟对孙浩说道。

      “是!”孙浩赶紧跑了出唓去。

      “他们打仗,我们能有什么好处?”卢峰听完探报问道。

      “要不,咱们把消息鸵告诉大帅?”马登山建议道。

      “张￑兄弟,你有什么看法?”秦庆生看着张牧逹问道。

      “我觉得马兄弟说的对,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帅。”张牧说道。

      “然后呢?”于大伟追问道。

      “以我义军ឪ现有的实力,也许会讨到一些便宜。”张牧说道。

      “那我们呢?ᯍ”于大伟的意思张牧自然明白。

      “咱们可以去攻打那十几个麯庄子。”张꩝牧眼睛冒光的说道。

      “那庄子可不好打!”在孙浩的賨记忆中,庄子都是墙高城坚易守难攻的存在。

      “听说庄子里可有不少吃的。”ᒾ卢峰可不管那些说道。

      “啥?那必须把他们打下来!”孙浩感觉自己的嘴角正在往下流口水鶡,赶紧飯有手擦了擦说道。

      “打庄子?”于大伟说道哬:“咱们能行吗?别到时候庄子没打下来,再损兵折将,就亏大发了。”

      “别的庄子我不Ꮟ敢说。”张牧说道:“那陈庄,上次咱们打粮的时候,他们损失过一些人手,如果这次再听令调些庄兵前往雁城的话,我觉得咱们或许会有些机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