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乐黄色老师机

      易天透过落地窗,朝着石门的方向望去,这时他才意识到,刚才把他带上来的机关房间,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又回到了下方,这可⁙如何是好。 캰

      大厅侧面的旋䷪转楼梯上왊方传来清脆的脚步声,易天低下身子试졧着מּ屏住呼吸,与此찄同时,有人从宫殿大门外走了进来,易天身上开始冒冷汗,脑袋已经开始想象卫兵过来带走他的情形。

      “将军这ټ么晚⤌来ት拜访有什么重要的事吗?”一个优雅的女声从楼梯上䦙方༲传来。

       “是长老派我来的,最近反叛军活动频繁,为避弄免近期的行程安排受到影响,让我带一些卫兵来保护你。”易天透过☳落地窗的反光,隐喻看见进来的只有一个身穿深色铠甲的中年男人。

      女子听到将৏军的回答,沉默了一会儿,走到大厅后方的吧台前,按了几个按钮,几秒后吧台上立刻升起了一鍇杯红酒。

      ꆰ“将军这个슇所谓的保强护,是不是也包括不让我靠近地下त市集吧?”易天听到地下市集几个字,耳朵又竖起来一些。 藾

      将军犹豫了一下,挥手示意门口的卫兵把门关上,⹸随后走到吧台旁边,压低声音将计划部署简单地汇报了一下,好像是关于这次机械摩훪托大赛的,易天极力想听清,不过毕竟有一些距离,一大段话只听清了“反叛军”和“炸弹”这两个关键词。

      聊完地下市集的事情,将军把机械护腕的数据上传到宫ࢄ殿的系统尔,开始用全息投影讲圣主城仪式的安排事宜,基本上全是些易天听不懂的术语,봡谈话不知持续了多ꋁ久,易天以这样的姿势躺着,加上前面一燘直在赶路,他终于撑仠不住再次睡了过去。

      “啊……啊!”易天被尖叫즡声惊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突然意识到自己还躺在宫殿大厅的地上,不同的是,太阳已经高挂在天空。

      面前一个穿着白色丝裙的少女,正目瞪口呆地盯着易天,易天仔细回忆,难道她就是昨晚与将军对话的女子?

      昨晚易天透过落地窗看到的背影,无论从动作还是气质来看,易天都以为这个圣女应该是个三十岁左右,处变不惊的成熟女性,没想到竟然是一个看起来比自己年龄还小一些的少女。

      易天注意到少女的穿着,连忙转过头去듆,表示自己没有恶意,也是这一转头,少女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的睡裙并不适合给外人看见诉,连忙跑回大厅找了一件大衣披上。

      ᢏ 易天满脑子都在想该怎父么办,甚至测算了一下宫殿山顶的高度,但还是没有想出什么合适的方案,就在这时,易天풹的左手突然感觉没有知栀觉了,一솒转身看见少女手里多了一把手枪,从黚外形看应该和卫兵他们的枪一ẑ样,用的是电力驱动,只不过这一把更加小巧,而且从外观来看应该价格不菲。

      暇易天惊慌失措地站了起来,向后退了几步说:“我…我可没有偷东西,我只是想找地下市集的圣地入口。”

      少女并没有理会易天说什么,继续对着易天的毕右手又是一枪,现在易天只能拖着两只手走路,样子搞笑极了,再加上易天求饶的表情,少女不经意地笑出了声。

      “我问你,你是怎么进到这里的?老实回答,不然你的双脚也是这个下场。”少女强忍着不笑,指着易天的手一本正经地说到。

      “是那边那个机关!”易天感受到了枪的威力,他可不敢想象这㐧个富家少女会做出什么来,立刻如实回答,并用头朝蕶着机关的方向晃了一下。

      少女听到易天的回答,呆住思考了几秒钟又开口问:“你会弄那是机械?难道你是机械师吗?”少女说完上下打量了一下易天。

      易㳑天不明白少女这句话是羅什么意思,以为是在问他懂不懂机械,于是求生欲很强地连踕忙点头。

      村易天这才注늿意到,这个少女不仅拥有一副白璧无瑕的美丽面容,而且动作和气质都显得如䋟此优雅高贵,完全可以和昨晚的女杀手相提并论,真是没想到,在刚来圣主城的头两天,就连续遇到两位让易天忍不住赞叹容貌的少女,只不过都是自己惹不起的角色。

      少女似乎有些不相信易天说的话,让易天跟着她去到平台,她扭了一下雕像上⛎的石头机关,雕像立刻从中间分成了两部分,中间出现了一个能放下手掌大小的机关,和昨晚易天误打误撞找到的机关一模一样。

      没等易天说什么,少女拿起易天毫无知觉的手放了上去,机关果然和昨晚一样发出了淡淡的荧光,几秒后,那个房间再次出现在了易天的面前。

      闈 Ԟ 少女不再掩饰脸上的笑容,댎用枪威胁易天去宫殿大厅的角落站着,自己则开始收拾东西,易天现在像是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没有任何反抗能力。

      少女收拾完,临走前注意到吧台角落上的一个勶相框,她在带走与不带走的决定中徘徊许久,最后不知怎么的,又把其他收拾好的东西放了下来,一个人坐到大ྲ厅中间的沙发上。褑

      퀻易天虽然没看见相框里的照片,但他注意到那个相框的材质,和整个圣地宫殿⍩并不是很搭,猜想照片上应该是对少女很重要的人。

      “之前你说Ꞌ你要去地下市集,去做什么?”少女在数秒的沉默后终于开口了,注意力转向易天这边。

      “去看机械摩托大赛呀,不信…你看看我衣服躎口袋,里面还有这次比赛的海报。”易天没办法靠自己拿出海报伓,只好侧过身示意去让少女自己拿。

      少女谨慎地盯着易天,她不相信这个失去动手能力的人,能把自己怎么௷样。其实现在的易天只想说服少女放他ᷙ一马,哪里敢动什么心思。

      少女指着海报上那辆机械摩托的照片问:“你是去参加比赛吗?”

      “不不不,我遊只是喜欢机械摩托,想倒是想参加,只是还从来没开过,更没机会学。鿉”易天对这点没什么好隐瞒。

      看少女没有再用枪指着自袢己,也没去叫门外的卫兵进来的意思,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现在易天只好尽可能的为自瓍己争取任何一丝机会,于是又﹥连着㔑回答꺔了好几个问题。

      易天把自己说成是一个刚从南源城来圣主城发展的人,偶然看到海报,才一路找到这里,当然没有提到调查团,更没有提到那间旅馆发生的事。

      问得差不多了膼,少女若有所思,看不出是否相信易天说的话⛞,但易天已经尽力,毕竟大部分回答的都是实话。

      很快少女做出了决定,把手쟪中的枪放在一旁,示意让易犀天坐到对面的沙发上,态度变得和善起ᆴ来,但怎么看都像是不怀好意的样子,易天现在两只手都处于麻痹状态,也只能任她处置。

      易天眼前这位少女名叫云䏝汐,圣主帝国第一任圣女,去年机械摩托大赛举办期间,云汐派最亲近的侍女去调查一件事,辗转多次后,才在地下市集的一间信息黑市找到线索,但没想到对方竟然暗中打探了侍女的身份,不过还好没有和圣女联系起来。

      等再次会面时,对方拒绝了用钱交易,而是提出想要交换信息,云汐没有办法,借着机械摩托大赛的掩饰,伪装身份亲自前往地下市集商谈,这是她第一次以身犯险。

      经过沟通协商,云汐发现对方在交换信息这件事情上的认♯真程度,大大超出她的预期,根本不在乎她出的价格高低。

      无奈,云汐为₉了获得这条线索,在一番讨价还价后,最终还是答应了交换条件,约定在明年大赛期间交换信息,但前提是ⶳ云汐在利用圣主集团内部关系帮他们打探消息的同时,对方要派人更深入地调查线索,ᑷ找到她指定的资料。

      后来云汐蓅回到録圣地宫殿,私自去地下市集쓝的事情不知怎么暴露了,传到了长老的耳朵里,很快侍女ꇘ和收钱的卫兵都被调走了㌵。

      쩬 没有肇侍女的帮Ꮶ助,云汐在这一年里小䢑心翼翼地调查Ꝇ,好不容易才把黑市商人要的信檅息弄到手,眼看约定交换信息䰓的时间就要到了,没想到长老竟然派将军亲自来守着她。

      虽说云汐觉得长老那些关于反叛军和近期重要仪式的安排,都是防止她再次以身犯险的롛借口,但真当有씖机会离开时,看到那张旧相框,她还是犹豫了。

      因为相框里还是小孩的〽云汐身旁那个年轻女人,不仅是圣主集团现任长老,也是她的母亲,她在圣主帝国里唯一的亲人,如果错过仪式很可能会影响母亲在圣主集团里的政治地位。

      在放弃自己冲动的想法后,云汐开始计划利用眼前这个少年,首先他的口音听起来的确不像是圣主城的人蕶,而且堂堂帝国殎的圣女站在他的面前,他却完全没有表现出任何的谦卑。

      鎫再分析他刚才的回答,倒也符合他这个年纪会做的蠢事,只是没춰想到机械造诣这么高,人却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事到如今,想要不浪费手里这个辛苦打探来的消息,也没有其淴他选择了。 靥

      “我可以饶恕你私自闯入圣地宫殿的罪荐名,甚至可以送你一样用来学习机械摩托且市ᰍ面上买不到的新产品,但是我要你答应帮我做一件事。”云汐不自觉地坏笑起来,此时她像极了一个狡猾的阴谋家。

      虽然云汐比易天还小两岁,但论见过的世面,易天只不过是一个刚打开新世界大门的南源城少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