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中文网

      “老鹿,你这样可就不地道了,怎么可以这般对小땣兄弟!”黄鳄兽首领黄覃Ꭸ插嘴。

      뷉“小兄弟,你别管那老不死,我给你四千万,并保你安⿔全,如何?”

      “两个为老不尊,亏你们说得出口。这小兄弟我沙狈枉保了,只要小兄弟您愿意出售寒心玉草,有多少我收多少群,价格随便开。”

      “你们都滚开,这小兄弟是我们紫蝶鸟族的贵客。”

      林业掏了掏耳朵,虽然这几个都想要寒心玉草,趖可脸上哪有购买的괔意思。

      分明ꇪ是胸有成竹,吃定他的意思。

      想想也是,它们虽被烬狼部落逼的差点灭族,可生活在荒墟这片土地,又有哪个鑧是善茬。

      像角小牛这种憨厚⟸老实的,终究ጪ只有㚰少数。

      “你们慢慢吵,我先走了。”

      刚刚转身,十几名黄金ቚ拾荒者便走上前。林业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平静道:⃄“各位,你们是打算强둏买强卖?”

      “小兄弟,何必着急走呢,不满滳意价格可以再商量。”

      “是啊,价格什么的都好说。”

      “刚才擒那些⻺话我们都听见,如果小兄弟不拿出点实际匐东西,只怕很难맷离开。”

      과“帮助烬狼族的拾荒者,在我们灭狼部落面前,同样是敌人,你可要想清楚。”

      灭狼部落的四位首领均露出冷笑。

      橴“住手。”突然,角小牛冲了出来,挡誄在它们面前:“林业是俺朋友,他不是敌人。”

      “这是,角牛族的小娃子?”黄覃眉头轻皱。看向角由道:“角首领,看来你对族人的管教少许饮欠缺啊。”

      鹿山淡淡道:ؕ“角牛族小娃子,你退下,我们可都是为了部落。制只要得到寒心玉草,便再也不用畏惧烬狼诅咒ᶝ。”

      “退下。”

      四周除了角牛族的人,全都谩骂着角小牛。

      “小牛,回来。”角由脸色难看,当着他的面骂角牛族族人,这是不把他放眼里啊。

      ံ 誱不过众怒难犯,也不࢈好明目张胆发作。

      角小牛咬牙,身影依旧没动:“俺不,族长说过,只要认定谁是朋友,就该无条樵件信任。”

      “林业吃了俺送的新鲜草果,就ⷣ是俺的朋友。”

      ⇩“小牛。”

      角由气的差点吐血,就算荒人再怎么重要,我才是筒你长辈和部落长老啊。

      槄这荒人你满굊打满算认识都没有多少天,为了他,竟连自己这个长辈的话都不늤听了。

      林业心中满襆是感动,说起来,自己与角小牛不过萍水㛁相逢,就算不相信他也不会说什么。 壌 

      可现在,角小牛竟愿为了他,对持整ꛅ个部落。就算是ɤ人,恐怕都很难找到这种朋友了。

      “角牛族小娃子,别以为㐣你们长老在这就可以肆无忌惮。” 陵

      ℺“烬狼族是我们全族的敌人,此荒人帮助烬狼族,已铸成大错,绝不能轻㛇饶。”

      “你再不让开,休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沙狈冷声道。 䂿

      角由张了张嘴,想要ꡬ说话,可最后还是叹息摇头。

      他很清楚角小牛性格,听话是听话,但性格可不是一般的倔,只要认定的事,谁说都没有ᦴ。

      以往也鲭只有族长说的会听҄。

      “等下。”一旁繆芊跑出来,坳着急道:“不好意思,是我搞错了,荒人没有帮助烬狼ⱥ族。”

      说着看向林业道:“那个,对不起,小白都跟我说了,是你救了我。”

      “你别怪小白瞒着,它虽能说话,可灵智并不高,只会最基本的交谈和听主人命令,自己本身没有思考能力。”

      棺 林业뷔面无表情,没有说话。

      反倒角小牛有些急促说道ハ:“瞧,各位首领,林业没有帮助烬狼,他㌾是无辜的。” ²

      “你们被骗了。”然而,黄覃却是摇头说道:“这不过是荒人的手段,你们还年轻,被骗也正常。”馋

      “荒人一向殄奸诈狡猾,比烬狼有过之而无不及。”쵵

      “不可能,俺相信...”角小牛还想说什么林业说话了:“小牛,算了,接下来交给我吧!谢谢你愿相信我。”

      襝 林业咧嘴一笑,走了出去。

      “对不起。”释路过繆芊的时候,她低下头轻声说쯜道。

      繆芊实在没想到灭狼部落这갡么无耻,为得到庼寒心玉草,不惜扭曲ẛ事实。

      这么做既保证良好声튊誉,又能有借口以最小代价得到寒心玉草。

      在繆芊心里,这所谓的灭狼部落比烬狼部落相差无几,甚至,更加阴险。

      “无所谓,不管有没有这件事,它们都不会轻易放我离开。”

      ⿕ 林业声音平電淡,目光看向灭狼部落几位首领道:“你们的下限瓈真是让我大吃一惊。”

      “用我们家乡的话来讲,就是狗篮子。”

      “跟恶心相比,简直侮辱这个词㴼。”

      “通天说的还真有几分道Ḏ理,都是为了部落的生存而选择侵略屠杀。”

      综“而你们,却只是一群可怜虫互相安慰罢了。”  臺

      “早该死的你们,又何必联合起来苟⚽延残喘。早早下去陪伴族人岂不是更好?”

      “全族都死了,为何偏偏你们活下来。难道只ꃣ因实力强大?在我看来,你们这些首领的实力甚至不如烬頥狼族一个护法。”

      “所以背后用了什么办法还是手段,就不得而知了。” 헷

      几大首领脸色同时一变,当即炸毛说道:“你放肆,信口雌黄。”

      “区区一个荒人,竟敢如此诬陷我们,一看就是烬狼派来离间的。”

      “没错。就凭这些ᣏ话,就不能让这荒人轻易离开,否则我们如何面见死去同㜮族。”

      “老夫一生光明磊落,这说这话,必将遭受天谴。”

      听着耳边Ὺ嘈杂声音,林业只感觉几条狗在吠:“你们的家事,我没兴趣知道。”

      ྦ“不就是想得到寒心玉草吗,何必起那么多心思。”

      ꓜ“不瞒쾄你们说,我确实拥有大量得到寒心玉草的方法,别说百硖株千株,乃至万株,ﶄ也不是没有。”

      说到这停顿一下,可以清晰看到几大首领胸口起褫伏,双目赤红,嗬显然是动心了。

      酼甚至被巨大利益带来的诱惑,쉣隐隐冲昏头脑,几乎压制不住,流露表面。

      林业咧嘴一笑:“想得到?很简单,击败我或者杀⥝了我,赐我身上有数万株寒奊心玉草,怎么样,心动不?”

      四周砰,落针可闻,唯有越来越粗重的呼吸,以及,越来越多贪婪的视线...

      ➲ “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舃 “给我上,抓住这个烬狼族奸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