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香织上司

      一滴雨珠落在了赵绩的顶盔上碎裂成数阒瓣,天地变色只在须臾ⵍ之间,赵绩的眼前已经飘起了毛毛的细雨。

      “是雨!!”

      赵绩欣喜的叫道。

      “呼风唤雨!!!”

      感受着狂风툥和雨滴,队列中的军士全都骚动了起来。

      ꤍ “仙家法术,仙家法术,真是仙家的法术啊!”

      一名黄天使者状若癫狂,他将手中的戟戈高高的举뚸起,大声聧的呼喊着,几乎热泪盈톪眶。

      天色越发的昏暗,几乎如同夜晚一波般,整个天空都被大片的阴云遮盖的严严实实,连茂太阳的光芒也被遮蔽。

      雨越⤁落越絣大,大的像是天上的银河泛䮊滥了一般,从九霄之上狂泻而下。

      雨柱漫天潪飞舞,像成千上万支利箭飞从天空中落下,滴落在黄巾军军士们的衣甲上,然后碎成无数小瓣,从军士们的衣甲上慢慢的滑落到地,

      ٠山中的虫兽在雨中飞奔,想要躲避大雨的侵袭,闪电和惊雷让太行山中的虫兽变得狂躁了起来。

      呼啸的山风吹过群山鴘,树木在风中摇曳着,拼命的抓住大地,在暴雨下发出哀嚎讦。

      雨像是无止尽的,从天边倾泻釢而下,在平地上汇વ成积水,迅速的侵蚀➗着뮰每一寸土地,雨水打湿了土地,土地变得泥泞了起来。

      所有的黄巾军士卒的目光ڍ都汇聚在土丘之上。

      隳 土黄色的大纛旗下,站立着他蠗们的将军!

      閷两百名黄天使者在雷声中诵唱着太⡨平䞩道的经义,数千名黄巾军的甲士在闪电下高呼着万胜。

      许安紧紧揱的握着手中的ㄲ《太平经》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太平经》中预测短期天꼵气的篇章还算靠谱。

      臂如群山之间的云雾是缠绕在山头处,而不在山腰,这就是下雨的征兆,许安之前站在城楼上不仅仅是思索是否要主动出击,还是在对照《太平经》观察着气♆象。

      当他预测到将有暴ꎉ雨落下时,斥候又传令来,汉军䋏的大营移动到了石脆山时,他明白,许安明白机会到了。

      一场暴雨会改变很多事情。

      比如让一只军队成为瞎子……

      Ხ 汉军人数众༲多,分成了两寨,张郃率主力驻扎在石脆山的山顶,高览则带着两千余名步卒퉽驻扎在石脆山旁的一座丘陵上。

      天空落䮅下的雨点几乎连成了线条,大雨就像塌了天似的铺天盖地从天阔空岶中倾泄了下来。

      石脆山上汉军的营门大开,一队队被淋得쇱湿透了的斥候快速的返回了营寨,泥泞的道路让战马行进越发的艰难,甚至还有汉军的斥候ܐ从马背上被摔下被摔伤。셺

      这些汉军的斥候,根本无法在倾盆的大雨,还有呼啸的狂风下,清晰地观察周围的一切。 झ

      张郃只能无奈的下达让斥候回营休整酐的命令,雨煿实在ੀ是太大了,要是带在荒郊野外,只怕是一天以后,所有的斥候全部病䡞倒在军中。

      汉军的大营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天色昏暗的时候,张郃就猜到可能会有降雨,所以也提前做了一些准备,但他糞没想到的是,降雨的程度远远超过了他的预计。

      所以当时正㑣准备埋锅造饭的汉军被这场突如起来的大雨搞渾得狼狈不堪,做饭的⌈火也灭了,连食物里也参杂进了不少的雨水了。

      临时搭建的遮雨的蓬子在大雨下,几乎没有任何用处。

      䥄处于营帐窄外守卫的军士身上墘也完全被淋湿了,狂风甚至还吹垮了㇏几处搭隠建的不太稳固的军帐。

      被淋湿的军士挤在为数不多的营帐中,卷缩在被褥中取暖,那些被打湿了身体的军士,根本没有쁆办法在狭ꈆ小的营帐中生火,只有Յ用布条尽可能让自己保持干燥,然后祈祷着自己不会感染风寒。

      他们并不怎么信任军队中的那些所谓的军医。

      輔“轰隆隆……”

      ේ 巨大的늝雷声回荡在石脆㵐山的上空,不时有闪电ᯍ划破长空。

      颜良、文丑两人并肩走出军帐中,他们身上的甲胄都被滂沱大雨所淋的湿透了。

      “莫非天意如此?”

      张郃感觉有些丧气,眼괸见就要逼近井陉关啇,救要尽灭叛乱的黄巾,谁知道天降大雨,让他的计划完全的落空了。

      文丑看了一眼焦躁不安的张郃,皱了皱眉头说道:“事已至此,自怨自艾又有什么作用,当下最要紧的是察看一下营寨中的军士情况,这场大雨不知道有多少军ѻ士要染上风蓨寒。“

      굧 ……

      固守井븒陉关,就凭关外区区数千的郡兵,根本不可能攻下井陉,可以说⨨是全无危险。

      但许安✨却选择了轻兵冒进,只带三千甲士出阵,他要在关外对阵历史上都有着赫赫威名的河北四庭柱。

      他也不ꭊ知道这次出击到底是对是错。

      或许是他认为如此的大雨,汉军决定料不到被追逃的犹如丧家之犬一般的黄巾军,会主动出击。

      或许是想印证一下굪手中的《太平经》,借此在黄巾军中树立起威信。

      亦或许只뙥是被愤怒遮蔽了双眼,他想要ན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来洗躏刷掉下曲阳大败后,被汉军ഉ追的抱头鼠窜的耻辱。

      但现在什么理由已经不重要了,许安已经领着三千黄䝯巾军的甲士来到距离汉军大婿营不过七里的地方。

      大雨훛如注般落下,但是正在无比泥泞的道路上行军的黄巾军甲士,却全无怨言,他们士气高昂,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着狂热。

      现在在一众黄巾军甲士的心中,许安就是黄天在人间的化身。

      “大纛有令,全军止步!”

      “大纛有令,全䶺军止步饜!”

      “大纛有令,全军止步!” 

      队列在军旗的号令还有将校的呵斥下慢慢停止딑了前进的步伐。

      人群中再无一丝骚动㑨,许安的每一条命令现在都可以得到他们无条件的服从。

      许安立在暴雨之下,滂帿沱大雨流入了他的衣甲之中,冰冷的雨水侵蚀㧂了他的衣袍,也逐渐让他整个人从愤怒的状态中清醒了过䚗来

      他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许安陷入了迷茫,他现켓在终于感到了害怕了,出阵的时候愤怒完全遮蔽圜了他的双眼。

      他뽧要面对的可是近六千名训练有素的汉朝郡兵,那支曾经跟随在皇甫嵩的ሴ后方,平灭了广宗、下曲阳数十万黄巾军䦃的军队,也是这个时代最强大国家的军队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