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光软件

      2008年4月7日,星期一。

      ꢀ又是一ᩈ个工作日。

      沃尔夫斯堡的球员三三两两的进入了训练场的更衣室。

      格拉菲特在东柏林某个私密俱乐部中的生日party从4月5日的晚9点,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的凌晨3点,这样的狂欢让䒑参与的队员们都有了一些后遗症,即便是过了一夜핧,⇷大家的状态看起来还不是很好。

      㟀 这其中뾦也包括陈青。

      那天在俱乐部里遇到的女孩子的疯狂邎和主动让陈青大开眼界。

      老实人哲科在party进行不久就和一个褐色头发的东欧女郎聊了起来,不久之后,两人一起进了洗手꛻间,直到很久之后才回来。

      䜼哲科好像被他的好基友格拉菲特拍了录像。

      륉不是偷拍,俱乐部的气氛太嗨了,大家有些放飞自我,那个甈东欧女郎在知道被拍摄的时候没有任何鷆异议,反而䵏有些홨变本加厉。

       ⱌ 毕竟是公众人物,在大家传阅了一番之后䒑。格拉菲特就删掉了那段视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了视频的缘故,之后所有人都有些放浪形骸。

      炣 駫陈青也被两个金发女郎搭讪了起来,被揩了不少油,并被迫用手丈量証了一些奇怪的东西磏。

      三十年的老牌宅男生活曉还是有几分影响力,直到最后,陈青也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带上一个或者更多的女孩子去酒店。这大概是他最后的倔强了。

      即剢便又过了一宿,酒精还是刳让陈青体验到宿醉的感觉。

      今天早上,陈青还睡过头了。↝原本计划要去门口的信箱取一下经纪人拉伊奥拉给他邮递ብ回来的实习驾照和驾考宝典,不过最后䎘还是쮕没顾得上。

      陈青住的地方距离训练场只阌有六公里的路程,平时陈青都是慢跑去训练场的。

      为孖了赶时间,今天⹸陈青没有选择像以往一样跑步去训꒢练场,而是打了车娓。ꮢ

      但陈青还是在进场馆的时候被门卫那个叫卡尔朅的老大爷耽搁了一会,天知道卡尔老大爷从哪来生氙出㍘的想法,一大早就拉着陈青絮叨个不停。大意就是现在这个年代像陈青这样的洁身自好的男孩子不多了,卡尔花了好几分钟向陈青介绍了自邙己的宝贝孙女。

      陈럙青一脸懵逼뇄。

      好在陈青最后摆脱了门卫老大爷,及时赶回更衣室更换了训练服。虽然是最后一个到的训练场,但好歹是没有迟到。

      只是今天⾳队友们看陈青的眼神有点怪怪的,就和刚刚门卫的卡尔老大爷一样,而且都还憋着笑。

      就连日本中场长谷部诚都是一副怪謵怪的表情看他。

      죾 虽然转会已经四个月了,但日本人还是没有过好语言关,和队友的关系也并不十分亲密。至少,格拉菲特的party没有邀请日本中场。

      可他也是这样,就让딭陈青觉得有点奇怪。

      윃 얪“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们看我都是怪怪的?”陈青问了日本人。因为第一印象的䒢关系,陈青和长谷部诚关系还算是不错。

      喱 不过陈青忘记日本中场的德语并不好,长谷部诚比划了半天,连日语都冒出来了,但并没有说出什么有效的信息,或许日本人海根本连问题都没有听明白。

      “马塞洛?”陈青又看向了马塞利尼奥,巴西中场老大哥明显是知道什么,只是吭哧吭哧的笑。

      “兄弟,你先得原谅我,那天貏我也喝枝多了。你等下搜索下……”马塞利尼奥还没来得及说完,主教练马加特ꢰ过来了。

      马大帅积威甚重,在这支球队,没有人敢挑战他的权威。

      抒 今天的训练和以往一样。

      上午是一段热身训练,和传接球的训练。

      꺢而下午,马加特安排了11人和11人的分组对抗赛。

      马加特还是和以往一样严厉,遇到队员们处理动作不当时,哪긷怕是一个停球动作大了,没有处理合适,都会立刻被叫停指出。

      “埃丁,接队友传球时,注意背身靠住对手接球,把球和防守队员䵍隔离开,然后转身带罿球或传球。”

       “陈,周围没防守队员时,贯不要停球,顺着球的运行路线向前跑动。”

      “跑动!不要光是有球的球员在动,无球的球员站着不动。动起来,才有机会ⱗ。”

      “克里斯蒂安,不要粘球。不管是进攻还是防守,处理球要果断,快速出脚。”

      “阿什坎䥫,不要有任何一脚传球是无谓的,你的每一脚处理,都是有目的性,要有成功率。”

      똟“让你的队友在下一步,可以立刻做出很舒服的处理㽯方法。”

      和比赛时候不一样,训练场上,马加特有些话痨,几乎每一个环节,都会接收到来自马加特的喊话。

      一场训练赛下来,大多数球员都有八千到一万米的跑动。澊

      这种强度不亚于一场真实颟的比赛。

      鈊 不过训练结束之后,马加特倒是和颜悦色下来。

      “陈,你可真是个好男孩。我有一个侄女叫乔安娜,듁我觉得你们可以认识一下。”马加特找上了陈青,笑眯眯的说着和门卫老大爷一㡞样的话。

      看起来马加特不单单想要干儿子,还想要鯄亲上加亲。

      “教练,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一个假期过后,所埮有人都想给我介绍对象?”陈๚青实在忍不住。

      “你不知道?”马加特惊讶的问道。

      “好吧,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看到陈青一脸ᤵ的茫然,马加特确认了这一点。

      ꛝ 㚳“我建议你登录궷一下YouTuBe,在首页你就可以知道原因了。你可真是个好男孩。”马加䗰特笑着说道,他又一次强调了陈青是个牴好男孩。

      YouTu즭Be是来自美国的一家视频分享网站。住

      2006年1襌1月,Google公司以16.5亿美元收购了YouTube,并把其当做一家子公司拀来经营。

      2007年11釃月8릫日,YouTuBe德文版发布螚。

      发布之初,YouTuBe就与耍德国音乐版权管理组织GEMA达成协勄议,并与德国公共电视台之一的ZDF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潷这让它很快就成为风靡德国的ᤶ一家视频网站。㜒

      撃 陈青很快就赶回了家,打开电脑并点开了啄网站。

      在Ꭽ首页,陈青一眼看到了⋶自己的脸。

      视频的发布人是马塞利尼奥。

      陈青有了不好的预感。他点开了视频。

      视频g很短。

      马塞利尼奥明显喝多了,在一圈莺莺燕燕的包围中,巴西人大声的喊了句,“陈,带上那个姑娘吧。她喜欢你。”

      “툰我还是个处男。可不能这么随便。”陈青是不耐受酒精的体质,虽然喝的不多,但连脖子都红透了。说话也有些大舌头。

      视频的点击量已经超过了5000万,点赞也超过了800万,下面的评论区更是精彩슥纷呈,连绵数百页。

      냪要知道,整个德国也只有3300万的网民。

      陈青因一把捂ᐊ住了眼睛。

      老天,我就知道不该接受邀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