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仙侠修真>

      摆脱了岳戈戟,林辰休整片刻后緧便继续往北出发。

      “都撲是那岳戈戟,害的我跑了不少弯路,耽误了行程,现在竟然连一个人影也看不到了。”林辰不无抱怨的说道,他走了许久竟是未再见到一人。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林辰终于在不远处发现响动。他悄悄隐藏身形,慢慢Ը靠近。原来,前方空地上正有人在争斗,一共三个人,其中一个人林辰还认识,竟然是安为平师兄。

      只见安为平操控着机械犬,和那另外两名피弟子游斗着。很显然那两人已结成联盟,共同来对付安危平一人。安为平原本实力就不济,更何况是面对两个人的围攻,所以只能靠着机械犬苦苦支撑。 慄

       此时,只见一人举剑直接向安为平刺去,安为平急忙挥剑阻挡。而另一人则乘势向安为平背后偷袭而去,对此安为平立马召回机械犬将对方拦下。ఙ

      四九的威એ力可不俗,凶猛地张开大嘴向着敌人扑了过去。它就像一只巨型的野狗王,竟逼得对方倒退数步。

      安为平功法不行,可是在傀儡操控上却很了得。只奈何他琮过于紧张,且小心谨慎过了头,机械犬的威力只被其发挥出三四成。不过퐼,这也让围攻的两个人很是头疼,原本想迅速将安为平拿下,却不想被一只机械犬托了许久。

      可是啊,久守必有失,对方渐渐发现,安为平控制机械犬必须依靠左手紧握的控制器才行。于是攻击安为平的弟子虚晃一剑,接着一个暗器突然射出,打中了安为平的左手腕。安为平一疼,竟是将控制器掉在了地上。

      “不好!”安为平大惊失굵色。

      围攻的二人见安为平失去了对絏机械犬的控쫔制,心里一阵窃喜。没了机械犬的帮助,对付安为平一人还不是手到擒来?可是他们却不曾想到,这机械犬才刚造好不久,还在调试阶段。一下子没了控制器的制约,机械犬中隐藏的野性突然爆发,瞬间不受控制。

      只见此时,机械犬瞬间发了疯,猛的向曾攻击过它的弟子杀了过去。那弟子见机械犬突然发红了眼也是一惊,立马飞起一掌向机械犬打了过去。对此,机械犬不闪不避,硬挨了一掌就扑到了那名弟子ﻋ跟前,直接将对方按倒在地。

      “四九不要呀!”安为平惊慌的大㴐叫道。

      ך此时的四九,可毫不理会安为平的呼喊,直接张开大口︕,一团蓝色的能量球正在它口子聚集,这正是千机子研发的天罡炮Ɜ。这天罡炮对着那弟子的ﹳ脑袋发射,肯定能瞬间要了对方的小命。

      情况危已,再不阻止肯定要出人命了!可是另一名弟子并没有意思到奀情况的危急,竟然还拦着安为平,不让其上前解救。

      졒 就在这危机时刻,一个人影突然冲了出来,一掌打到机械犬的腹部,生生将机械犬从那么弟子身上打飞。机械犬一飞开,天罡炮瞬间脱离而出,直接چ将一排大树轰杀成了粉末。

      尽好林辰来的及时,要不然真得闹出大乱子了。

      那只机械犬被䲣林辰打ㅲ飞,恼怒的翻起身来,恶狠狠的看着林辰,凶狠的咆哮着。 ᥰ

      “放肆!”林辰大吼一声,携带着强大的神识威压,直接将机械犬嚣张的气焰压了下去。

      但是那紐机械犬刚脱了控制,根本不受管教。低吼着,匍匐着身子,像是随时要向林辰扑去。它慢慢↏的向林辰靠近,林辰也毫不㈁退让的往前走去。

      只一瞬间,机械犬猛扑向林辰,张开大口就向林辰脑袋咬去。林辰两手一起,直接抓住机械犬的上下颌,牢牢将对方定在原地。然后猛的一用力,直接将机械犬甩飞。连续撞了三棵大树,机械犬才停了下来。

      受了林辰的攻击,机촴械犬大怒不已,它爬起身来龁,张口对准林辰就要发射天罡炮。见此,林辰冷笑一声,挥手一使引兵术,直接将掉落在地上的控制器握在手上。然后一操控控制器,机械犬瞬间没了脾气,痛苦的趴下地上,丝毫不敢乱动。

      呆在此地的三人,被这突然出现的弟子的所作所为,给震撼到了,直到林辰驯服机械犬才反应过来。那个从机繎械犬口下逃生的ࠚ弟子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不妵禁一阵后怕,䵇竟然恼羞成怒,挥剑就要杀向安为平。

      “你这个混蛋,竟然差点害的老子没命,你去死吧ᚹ。”

      쳂就在对方一把웭要砍向安为平时,林辰出手直接将飞觽剑挡了下来。Ⳕ

      “你干嘛?”那人冲着林辰大吼道。林辰救了他,他还以为林辰是他这边的人,没想到林辰会挡下他的攻击。

      “你们滚!”林辰毫不客气的说道。

      对方大怒:“你算老几,敢叫我们滚?”

      “滚!”

      对方气还没消怎么会走,直接一掌向林辰打去。林辰也不客气,避开一掌,一个栖身直接掐着对方脖子,拎了起来。

      “师弟住手,我们走便是,快快停手。”另一个人见林辰轻易制服엞自己的同伴,便知道他俩不是对方的对手,赶忙上前求饶。

      ꩠ“刚才叫你们走,你们不走,现在想走,那就把玉牌留下再走。”

      听到留下玉牌,那个被林辰掐住ꩠ脖子的弟子心里是一万个歯不愿意。可是他脖子被人掐住,全身一点真气也提不起来。而且对方的实力,他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也只能认怂了。 㩙

      于是,那两个围攻安为平的弟子,乖乖的将玉牌交了出来,便灰溜溜的闪人了。

      那两人一走,林辰才和安为平说起话来:“为平师兄你怎么没将控制器祭炼핑一下,这样很危险知道不?”

      林辰带着些许埋怨,如不是他来的巧,真有可能出大事了。这机械犬的控制全凭手上这控制竄器,如果通过祭炼,化为已有,也就不需要将控制器握在手上才能赛控制了。

      ▊安为平尴尬一笑:“四九才刚造好,想拿到这里来试试它的性能,所以没想去祭炼控制器。万一有问题,还能再ﬥ次维修不是?”

      这安为平满脑子就知道捣鼓机械,根本没意思到这里的凶险。뙛

      林辰将控制器交还给了安为平:“这次可拿好了,可别再丢了。这四九的性能,我试了下,还算是相当不错了。”

      安为平接过控制器,自哀自怨的说道:“四九是不错,就是我本事不济,没能驾驭的了它。”

      “别说这种话,师兄你机械制造和控制的水平可比我高一大截呢。”

      “你别奉承我了,我的本事我知道。”

      “不说那么多,这两块玉牌你拿去。那两人是和奪你争斗的,得了玉牌也该归你。”林辰毇欲将两块玉牌交给安为平。

      对此,安为平却是坚决不受겑:꘢“这是你得的,我不能要。再说你是᪔为了获胜而来,我来只是为了试试四九的性能。我巴不得多在这里呆一会儿,好好跟人比试比试,这时候给我两块玉牌也没用。你要获得晋级的名额菹,当然是越早得到玉牌越好。所以你留ഏ着,真솊的,我ᱩ不要。”

      安为平说的也有理,林辰也不推迟了。收下两枚玉牌,林辰便筹齐了四个䭼,现在就是要赶快找到出哹口,争夺晋级的名额。

      因为安为平不着急往北走,所以林辰只能跟他暂时告别,独自一人向北出发,寻找出口。

      这向北走,人也多了起来,大大小小的战斗也不少。对此,林ᰈ辰无心恋战,那些战斗都不愿意多看一眼。于是,林辰悄悄隐癠藏身形,向着位于北面퉩的出口前行而去。

      很快,林辰在一空地上发现了一面大镜子,这和林辰上一次进入仙缘幻境见过的一样,正是出口所在。

      林辰观察四周,发现并无他人,便大步向前섾走去。可就在临门一脚的时候,林辰竟然被一物挡住。那是一面透明如玻璃的气墙,它竟然把出口给堵死了。

      出口被堵鍚,⎽林辰立马意思到不好。果不其然,林辰头上瞬间降下一张大网ᬹ。眼见大网就୹要将林辰网住,林辰立马身化数百只飞燕,直接从网底穿出。

      可这刚逃过大网的封锁,这地둕底却又突然蹿出四个人来,他们手举宝剑就把林辰给围住了。看这架势,林辰是遇到了埋伏。

      蠤“乖乖将玉牌交出来,免受皮肉之苦。”

      好大的口气!不过对方也有资本。这四人林辰踱虽不认识,但看着他们腰间各别着三枚玉牌,想来实力都不差。看样子,他们是想拿林辰腰上的四块玉牌来‘成就’他们四人呀。唈

      四个人围攻䘊,林辰也不怕,瞬间祭出十二把飞剑,直接向四人杀去。那四人万没想到林辰竟然敢先动手,纷纷大怒,直接扑杀上去。

      林辰的飞剑可不是吃素的,一个瞬间便缠住了四人,让他们不得近林辰的身。林辰趁机祭出印龙式,一拳打到气墙上,气墙瞬间碎裂。

      对方见林辰一招破了气墙无不大惊失色,其中一人立马祭起青藤,펳要将林辰双脚困住,不让林辰겖向前再迈半步。对此,林辰冷笑一声,真气一使,一团真火便将那青藤烧的干干净净。

      林辰刚一脱身,却不想一人突然射出暗器飞针,向着林辰身后偷袭而来。见此,林辰大喝一声,周围空气剧烈一阵,竟瞬间将飞针击散。

      ⣺眼见擒不住林辰,又一人祭出一口大钟向着林辰罩去。林辰则飞身一脚,直接将飞¬来的헉大钟踢了回去。

      林辰竟接连破了他们的功法,最后一人见此,赶忙祭出一块棕色的方布。方布飞到林辰头上一转,竟然周围掀起滚滚黄沙。

      “倒有点意思,竟然动用了幻术ⷬ。看我如何破你的功!”

      只见林辰瞬间开启破灭法眼,周围的黄沙立马消失。幻术被破,围攻的四人竟是愣住,主动的停下了攻击。乘势,林辰收了宝剑,一步跨进出口,消失在了幻境之内。

      “可惜让他跑了。”围攻的一人说道。其实他心里知道以对愑方的本事,他们也留不住人镖。

      可那个祭出方布的人却冷笑的说道:“那人虽破了我的幻术,但他也别想晋级了。”

      샕 “怎么了?”众人不解的问道。

      见问,那人拿出一枚玉牌:“这是我趁黄沙迷了对方眼的时候,从他身上Ǟ偷来的。少了一块玉牌,出了这里也是输。”

      “等等,你腰上的玉牌去哪了?”有眼偯尖的人突然发现那人腰上的玉牌都不藄见了。

      是的艹,那人想偷林辰的玉牌,却不知早被林辰发现。林辰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悄땩悄地祭出玉鼠,将那人身上的三枚玉牌都给偷了过来。

      此时,林辰顺利出了仙缘幻境,上交了六枚玉牌。不快不慢的,成了第十四位成功晋级的弟子。

      林辰走出仙缘幻境,成功晋级后,吕晧鹤立马上前来道贺:“恭喜你小辰,成功晋级了。”

      “晧鹤师兄也是,出来的挺早的呀。”林辰笑笑说道。

      뇤“我出来还不是最快的,喏,那马随风可是第一个出来的。”吕晧鹤指了下不远处的神行者马随风说道。

      不管别人,林辰所熟知的人中,也就吕晧鹤在其之前出来。大师姐江云水是在林辰晋级后不쭆久才出来的,而凌云渡却是赶在只剩下最后几个ޓ名额的情况下才出来的。只是可惜了安为平,他く最䫣终还是没能挤进前四十名。

      等凑齐恎四十个名额,已经快到黄昏了,那些没能成功晋级的턹弟子纷纷离去。而晋级的四十名弟子还要留下抽签,确定明天比赛的对手。这晋级的四十个人中,自然有那五位一等一的高手,他们是谁也不想对上的。

      还好,林辰还算幸运,䇬抽到一个六号,对阵的是一位叫贺飞的弟子。对方是一个二等弟子,在宗门内没有多大名气,应该不难对付。

      而说来,比赛姰前因为人多,林辰还没注意过那号称六阳公的曹阳。现在晋级了倒是看到了那个人,的确器宇轩昂,实力非同一般。不过,他倒没让林辰多在意,而是他身边的一个人引起㐔了林辰的关注。

      那人林辰认识,就是当年来断剑门时给他找茬的姚添渡。当年那事之后林辰就没再见过此人,没想到在这里又见到了。更没想到的是,此人竟然也成了筑基修士,而且还成功晋级了此次比赛。

      其实林辰不知,姚添渡能成筑基修士,可是靠他家族雄厚的资本堆积஽出来的。而且,他这人酷爱享受,根本不可能愿意去中州冒险。只奈何他师父布斗上仙弟子众多,分得了三个名额。

      当时呀,除六阳公曹阳自愿报名外,其他弟子都不愿意去。最后没办法,布斗上仙的弟子们私底下通过比武将最弱的两个弟子推了出去报了名,这其中襤就有姚添渡。 

      而那曹阳又向来好面子,尤其注重他○师父的面子。他不希望他师父三个弟子参加比赛,就只他一人在第一轮晋级。所以刨去他不喜欢的另一名师弟,曹阳豦就亲自带着姚添渡,帮助他晋级了。也正因此,林辰才得以在这四十个晋级人中见到姚烺添渡的存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