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2019精品

      陆清予道:“我今日来的, 看了比赛,表现不错。”

      陆夭夭啊一声,“那爹爹你貨不是只看到我输了那场么?”她捂脸,满是羞愧, “我挑战失败了。”

      陆清予轻笑, “以后还敢敷衍练功不?”

      陆夭夭摇摇头, 她装傻:“我没有敷衍。”就是想学的太多了,难免有些分心,不过她年纪还小么?再过十年几十年乃至上百年, 她有足够的时间,肯定能全面发展。

      陆夭夭兴奋道:“郁师姐真的好厉害啊!纵横的剑意凛然,我只在父亲身上感受过, 不过父亲的剑意更加霸道……我什么时候能领悟到自己的剑意呢?”

      父亲的修为已经是人剑合一, 手中无剑胜睪有剑, 他的剑意内敛,到了返璞归真的程度, 这世上暂时还没有比뷭父亲还厉害的人!

      有些剑修,终其一生都无法领悟剑意,但一旦顿悟, 这是能越级挑战的大杀器。

      “不过如叙果我的修为没被禁,我ᣲ肯定能赢郁师姐!”陆夭夭转念一想,ᚒ她被禁了修为都能和郁师姐打糓得那么精彩,那不是很有希望赢吗?

      陆夭夭瞅向陆清予,充满暗示的朝天伸出手腕, “爹爹~”

      如山的父爱只维持一瞬就坍塌。

      陆清予敛起笑容,“不行。”

      陆夭夭鼓脸。

      “对了爹爹,查得怎么样?”陆夭夭想起其他事, 连忙问道。

      她和小伙伴在寒山林遇险的事陆夭夭去信给爹爹,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回复,陆夭夭又忙着大比前的训练,惦念了几天就忘在脑后,如今看到爹爹賳就想起来了。

      那个猖狂到在寒山林距离宗门势力这么近的地方行凶的魔族抓到了ឲ吗?

      “这事不用管꽒,爹爹心里有数。”陆清予陆夭夭放秨下地,他站起来随意道,“好好在这里玩。”

      ॎ“才不是玩㛗。”陆夭夭反驳一句,然后追问,“可是我想知道,爹爹,是不是有魔族不满你的统治,就跑㗦来修真界闹事企月图挑起人魔两族战争,他们好坐收渔翁之ꠖ利推翻你的统治?”

      陆夭夭在魔界的最深感触,就是没有魔人不怕爹爹的,只因他的手段⾾太狠,她哪怕没亲眼见过,也听说过。

      她还以为所有魔人都会乖乖听话不敢闹事呢,没想到来了修真界之后,才知道还有这么多魔人不满和平协议,费尽心思到修真界闹事。

      陆清予狂傲道:“只要有我一天在,魔界就尽在我的掌控之中。”

      “那在修真界搞事的魔人呢?”

      陆清予低头看陆夭夭,唇角勾起难以捉『摸』的笑意,“万一是本尊ᑑ让魔人做的呢?”

      “绝对不是簎!”陆夭夭毫不犹豫的否决。

      陆清予笑,“这么相信爹爹?”

      陆夭夭上前抱住陆清予,仰头看他,“那当然,是我亲爹,我不信你信谁?”

      陆清予的笑容不达眼底,“那万一是你父亲跟说,是我做的呢?”衩

      ᭣ 陆夭夭眨眨眼,“那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呵呵……”

      陆清予十分受用,他『͈摸』『摸』陆꺂夭夭的脑袋,笑容肆意⢏,“小崽子,没白疼你。”

      “好了,早点休息㭭,爹爹改天再来看。”

      陆清予说着,转身就离开,瞬间消失在陆夭夭面前。

      陆夭夭目送爹爹离开,她眨眨眼,所以,到底是什么原ᑐ因?爹爹为什么避而不答?

      还有,刚刚问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查到爹爹身上去了?

      不管陆夭夭内心怎么纠结,㤴陆清予还是没有回来给她解『惑』。

      ᄱ陆夭夭怀着一堆疑问睡觉,还做了个父亲误会了爹爹,两人反目成仇的噩梦,吓得半夜惊醒,再也没睡着,睁眼到天亮。

      陆夭夭第二天起来整个人都是无精打采的,文子星他ᇜ们看到,还以为是昨天挑战失败的原因,纷纷安慰。

      陆Ḕ夭夭十分感动,不过还是解释一下,“我是昨晚做了个噩梦,吓到了才这样。”

      “什么噩梦?”文子星好奇地问。

      陆夭夭一言难尽。

      “没事,不怕。”朝暮雪『摸』『摸』『毛』,“梦和现实是相反的。”

      陆夭夭好受多了,她重重点头,“对!”

      有她在,父亲和爹爹肯定不会走到那一步的!

      陆夭夭打起精神,“我还要继续挑战!”昨天眲比完就ﰮ散윗了,陆夭夭没来得及报名。

      一行人迅速去石柱下,这会儿她比较谨慎。

      陆夭夭看了看排名前面的弟子有谁是空着可以挑战的。

      她回想自己看的比赛,对于排名前面的师兄师姐们的实ꥇ力有些了解。

      文子星提议:“夭夭,不如选第九十名到一百名的吧?以你的能力肯定能打赢,我们只要保证进躵小秘境的名额就可以了。”

       朝暮雪道:“其罷实一百五十名以内ꤝ的飛都稳妥。”毕竟排名在前的相当一部分弟子年纪都超了一百岁,到时会剔出行列顺延下去。

      簰所以一百名到两百名之间的竞争十分激烈,乍一眼看去密密麻麻都是挑战的队㔶伍排列。

      前一百名的弟子皆是精英中的精英,除了寥寥ꢡ几个弟子试着能挑战进去,基本是百踜名内的排名前后变动,越到后面越要慎重,起码保证自己进小秘境的资格。

      陆夭夭经和第二名一战,虽然输了,但对自己的实力程度也有了了解。

      第二第三名或许还不能挑战成功,但第五名之后她很有希望。

      最ᖪ后她决定挑战第十名。

      因为前十名都在❚排列了,㍼只要第十名空着첏,陆夭夭眼疾手快迅速报名挑战。

      今天是춝比赛的第五맋天,剩下的时间不多,文子星和朝暮雪稳嗅打稳扎,前五前十名的递进,争取名次更靠前一点。

      杜千山已经在七百名次,到ᷣ陆夭夭,她挑战第十名,果然赢了!

      那一刻,所有弟子都为愎她欢呼。

      比赛慢慢进入尾声时,陆清予虽未在陆夭夭面前出现,但他还在归元宗雪山之巅待着。

      他堂而皇之的霸占了ꌦ姚九霄的小木屋,坐在里面泡茶喝水,一边欣赏归元宗的宗门大比。

      姚九霄在一旁闭眼打坐。

      陆清予闲凉道:“这宗门,千百年来都一个样,没意思。”

      驰三年就一个循环,这么多年他也看厌了,跟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比斗,一点意思都没有。

      隔 “还不如我那的擂台,生死随意,只有一生一死才能走下擂台。”鷻

      陆清予不知想到什么,『露』出个不怀好意都笑,“若是将这些小豆苗扔进一个地方,只有一个人能活着出来……”

      姚九霄睁开眼,淡漠的看룿向陆清予。

      陆清予慢条斯理的给自己倒一杯茶,䠘“人『性』的各面展现淋漓尽致,多有趣。”

      姚九霄淡淡道:“夭夭也扔进去吗?”

      “……”陆清予哼声,“无趣!”

      姚九霄面无表情,“重云和我说,最近魔族在修真界闹得太过了。”

      “怎么?觉得是我魔族的错?”陆清予冷冷的看过去,“人族可杀了我不少魔族,本尊还未同计较,以为有底气指责本尊?”

      姚九霄无言,陆重云给他ꤣ报的这些事虽然有失偏颇,但的确有些是人族先动的手。

      他缓缓皱起眉,难道这维持了三百多年的和平,终会被打破?

      陆꒲清予冷笑道:“当年本尊棋差一招,应了这荒唐的协议,限制了캝本尊的手脚。本尊也曾说过,终有一天将会反噬,任凭你有滔天本事,也噫无力阻止。”

      妄想嗜杀成『性』的魔族不再杀戮,无异于让食肉动物不再吃肉改吃素,一年两年或许能控制住,但本『性』越是被压制,反弹的时候越是悚然。

      “姚九霄,不是神,即便是神,也无力回天。”

      䢻 姚九霄道:“事情尚有转圜之地,我已让重云不去追究魔族的责任,这件事到此为止。”陆重云本想以修真界的名义向魔族魔尊讨个说法,但宗门大比在即,且这事被底下弟子点出可能还有妖族作祟,谨慎之余便讲这件事搁置。

      䪹这么敏感之事姚九霄自然会着手调查。

      只是调查之后,并没有发现有妖族的痕迹,似乎只是单纯的人族和魔族之间的摩擦矛盾。

      故而他持保留意见。

      “在修真界闹事的那些魔,可有查出什么?”

      姚九霄知道陆夭夭有一支魔军,她令魔军到处抓䄏在修真界闹事的魔人,几乎每次闹事之后那些魔人就消失,都被抓回魔界去了。

      只有寥寥几个抓到宗门关着,但并未审问出什么。

      此后发生寒山林袭击之事,陆夭夭见事态严重,也来姚九霄这边讨主意,基本陆清予知道的,姚九霄也知道。

      陆清予悠然道:“本尊为什么要告诉?”

      姚九霄궙冷静的看他半晌,肯定道:“没查到。”

      “给本尊几个涉事的人,本尊什么都能查到。”

      姚九霄没说话龞。

      ~ 陆清予冷笑,“们人族就是道貌岸然,自诩是正人君子不做抽取神识之事,明知道本尊的手段还若无其事的问本尊,怎么,魔人就不是人了?虚伪!”

      姚九霄面对陆清予毫不留情的讥讽,神『色』不动,“这些手段太过残暴,如非必要便尽量少用。”

      “在教本尊做事?”

      “吾只是陈述事实,这种事做得太多,对你没有好处。”

      “呵呵。”

      姚九霄淡淡道:“夭夭不会认ᨷ同。”

      “一个小崽子而已,本尊需要她认同?”

      陆清予上下打量姚九霄,“看来你也没查到什么,衡无道尊,不过如此。”

      ╥ 姚九霄淡淡颔首,“我知道了。”젳

      看来的确是人族和魔族之间的矛盾埂,索『性』发现得早,还没到无可挽回的地步。

      陆清予的眉宇颇为不휴耐,“最好约束好你的人嫖,否则,本尊可不会客气嗈。”

      他起身,抬脚往外走。

      若不是看在小崽子的份上,根本不会有如此谈话,他得到想要的答案,自是不耐烦再待在这儿。

      姚九霄并未挽留,在陆清予走后,合上眼继续打坐。

      ***

      尽管经过昨天和第二名的比试,大部分的弟子都有预感陆夭夭的排名不会低,如今真的实现,还是第十名,不得不说真是漂亮的成绩。

      今年的两百名的弟子排名较之往年变化巨大,不少人都前进十几名。

      别以为这名次上升烘得少,排名在前的弟子资质能力样样不缺,在进步时别人也在进步。

      当然,有人进步,自然有人排名后退,这些弟子得紧实皮子,接下来估计不太好过了。

      七天的大比完美落幕,陆夭夭最终排名在第九名,杜千山第六百九十七名,朝暮雪第八百零三名,文子星则在第一千二百九十八名。

      大家都对自己的名次很满意,并决定下一次大比起码前进五百名。

      内门、外门弟子大比结束后,并未真正结束,接下来还有前一百名的外门弟子挑战内门弟子的比赛。

      뵌这些与陆夭夭他们说无关也没什么关系,说有关也可能会匹配到他们。

      事实上,外门弟子挑战的⑛内门弟子,更大的几率的匹配到排名靠后的弟子,如ۃ果运气实在不好,匹配到实力最强的一批,只能说时也命也。

       陆夭夭他们对∱入选的外门弟子都不熟悉,跟他们同一届的进入外门的弟子都没能进入前一百,李大壮只是意思意思参了赛,他的排名在倒数。

      这不难理解,外门弟子基쨫数大,想从数以万计的外门弟子中脱颖而出,刚入门不久的弟子的确很不容易。

      他们没有太高的天赋,灵根较杂,修炼资源单靠宗门发放的那些完全不够用。

      ⑗很快一百名外门弟子的匹配信息出来了,陆夭夭他们一行人都没有匹配연到,因此接下来的三天他们只是个围观弟子。 

      外门弟子的内￵门挑战赛同样精彩,这是他们改变人生的机会,哪个不牢牢抓住?

      因此,他们是铆劲儿的比试。

      萪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

      宗门大比真正结束,第二天结果出来了。

      ㈤这次外门弟子成功进入内门的足足有二十个,相比历年只有几个十几个的,这次数量很多,而内门弟子,也有几个被剔出外门,广场上有人笑有人哭。

      修真界……可以ᠭ说三界的竞争是残酷的,优胜劣汰,陆夭夭看到哭得惨兮兮的弟子也ᶠ很⋆同情,但这是规则,他们想重新进入内门,就不能再懈怠,必须花费更大的努力去修炼。

      陆夭夭他们的名次早先就已经知道,如今正式公布出来,并没有异动,还是之前的名次。

      接下来便是众多弟子最期待的奖励輳时刻。

      入选今年一百名可进入溯洄小秘境的弟子名单已经出来,陆夭夭赫然在第三个位置,也就是说,前十名中,只有三个人的年纪没有超过一百岁。

      媯 而第一名,自然是陆君扬。

      杜千山和文子星他们没在名单内,他们早有预料,虽然这时看到名单心里还有点失落,不过这点失落在看到丰厚的奖励时,早就消失无影无踪。

      宗门在这方面丝毫不吝啬,就连文子星,也得到了宗门三个月份的资源,排名比较靠前的杜千山和朝暮雪更丰厚。

      뒼除此之外,还有㨑他们所在的各峰给予的奖励,自然不薄。

      ⧽更让人高兴的是,杜千山被正式收为北十二峰的亲传弟子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