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日批小说

      “怎么我们到了哪里,你就跟到哪里,好烦的㗆人!”

      冧黛玉看着王熙凤,取笑道。

      酄 王熙凤“呸”了声,手里拿着帕子,飞快的在两张桌上点了两圈,连驉声道:“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这两大桌子好菜,哪个不是我细细挑选出来的。如今你们吃饱喝足了,倒是翻脸不认人了?”

      众人大笑,宝钗笑道:“凤丫头也快坐下来吃些吧。” 䳄

      Dž王熙凤没说话,却听黛玉又喞冷笑道:“你还먉好意思说,老太太拿出二十两银子的体己银子给二姐姐过生儿,嘱托你张罗些好菜好饭,你倒好婨,菜上的小碟儿,饭更是不管饱。可怜宝丫头和二姐姐都没吃↗上饭!”

      王熙凤闻言一怔,奇道:“饭不够?”

      丹凤眼中笑容瞬쳵间敛起,回头看向侍立≻在门口硊的嬷嬷们,吊梢眉已是竖起。

      那些嬷嬷们冷汗都快下来了,心里把黛玉和大肚觇皮贾蔷恨了个透顶,脸上却忙赔笑解释道:“原是够的,哥儿、砳姐儿们一人一碗饭,往里日这都吃不完。不过今儿个……”

      谁能想到,今天来了个大胃王!

      쳡 探春咯咯笑道:“蔷哥儿一人就用了三碗!”

      王䛈熙凤这才明白过来ﲷ,转怒为喜,她笑说道:“敢情是因为咱们家的饭香甜,蔷儿吃的多了……我还道꒛怎么回事,居然有人敢做耗到我的头上,克扣你们这群小Ԙ祖宗的口粮,回头老太太、太太还不揭了我的皮!不过……”又对侍立在墙根儿的嬷嬷㳔们道:“往后还是要多备一些,今儿都是咱们自己家人,蔷儿还是晚辈,短点也不怕笑话。若是来了外客,再遇到这样的事,丢了老太太、太太的体面,就没那么便宜的事了。尶”

      嬷嬷们忙道不敢,王熙凤也就作渹罢,她没必要在一群小姑子跟前展威风。

      回头来,王熙凤问贾蔷道:“可用好칫了?”

      贾蔷点点头,她낅又对众ᙄ人道䏩:“老太太、太太那边儿要椝寻蔷儿说话,你们继续顽,今儿也晚了,明儿再请他过来一道顽。” 摷

      㖇 贾宝玉笑는道:“那蔷哥儿明儿你再来。”

      贾蔷微微歉意道徑:“明儿ᴣ怕是来不成了,一早要出攗府,晌午就要离京。”

      ส众人都好奇,离京?!

      这在她们看来,是天大的事了。

      王熙凤也惊庈诧:“好好的,你要往哪里去?”

      贾蔷道:“有一好友,父亲得了重病,要南下去寻名医。”

      ⼂王熙凤好笑道:“天下最好的郎中都在都中,你倒往南边儿跑?” 膫

      贾櫼蔷摇头道:“中医都看遍了,判了个药石无医。不过,津门那里有教堂,有西洋番医,听说也有独到之处,所以我陪她一起去看看。”

      ꑟ王熙凤好奇:“哟,蔷휘儿,该不会你那朋友是个姑娘吧?”

      其她人纷纷笑嘻嘻,贾蔷呵呵了声,没提男女,只道豶:㒍“是金沙帮的少帮主,为人很컩不错。不过她麾下都是些粗壮莽汉,并不会照顾人,因此央我帮她一把。”

      王熙凤闻言,面色一变Ҟ,赞道:“没想到,蔷儿你还有义侠之릻气。”

      殖 贾宝玉这才想起来,叹息道:“是金沙帮少帮主啊,我也见过一面,和柳湘莲贈一起。他确实是个很不错的人,没想到,他父亲病成那样了,我竟一点也没看出来,唉……”妱

      王熙凤懒得理会这些,就道:“那正好,咱们快去见老太욲太、太太罢。”

      又对贾宝玉、퍡林黛玉等人道:“你们继续顽。”

      林黛쉜玉笑道:“都吃罢了ꄽ,还继续顽什么?给老太太请个安,各回各家去歇息才是正僘经。”

      听黛玉这般说,Ꜣ贾宝玉等人自也愿意去瞧嵚热闹,纷纷笑着起身。

      王熙凤拿两块玉没法子,只能带着一起前往荣庆堂。

      ……

      荣庆堂上,贾母斜倚在高台软榻上。

      自从那日被族中孽子贾蔷在ꎟ此好一通生猛乱怼,自她至贾赦至贾政一起,全刄无威能֟,至于族长贾珍更是被指着鼻子一通大骂后,好些日子来,她心里都不受用,总觉得有股气难平。

      贾蔷受了委屈她是知道的,贾珍混帐她也知道,按理来说,贾蔷做的不算大错。 閌

      可是,贾母却总觉得,他有鑴问题。

      看着王夫人㔁和薛姨妈,贾母将心事说出,道:“思来想去,我才想明白到底哪里蹑不对。那孽障,是个心첥里有反叛的。莫说珍哥儿,就是连我也不曾放在他眼里。大老爷和二老爷的话,他何曾有一言放在心上?这孽障,胆大包天!可是,仗着太上皇赞誉的腰子쒡,偏我们还不能뤳将他好好管教。如今太上皇当着天家和大臣的面,又夸他是明白人,我们就캿更没法子च了。哎哟,这事真真窝心㏺哪。”

      贾母终究还是个重뉢规矩的,便是对最心爱的孙儿宝玉,也要ᢽ他必须知孝道懂礼仪,不能在外人面前给大人丢脸,否则打死不为过。

      可贾蔷那日的表现,却让贾家从上到下的大人们颜面扫地,她心里岂能痛快?

      밐 薛጗姨妈不知怎么劝,只能道:“许是还年轻,前些年珍哥儿又惯的太狠了,兴许过二年就好了。”

      ꕨ王夫人则微笑道:“对老太太到底还是恭敬的。”

      贾母闻言轻叹一声,道:“眼前也就这么着吧,但愿能省些心。”

      正说着,外面廊下丫头通秉王熙凤和家里哥儿、姐儿们都来了。

      未几,就见呼呼啦啦一帮小儿铑女们跟着王熙凤笑语连天的进来,见礼问安。

      贾母把贾宝玉和먤林黛玉叫到了身ἒ边,问道ᓭ:“你们凤嫂子可曾照顾好你们,没曾贪墨了我那二十两银子吧?”

      不等两块퍐玉告刁状,王熙凤就高声笑道:“哎哟哟,了不得了!一个老祖宗ཉ给孩子们作生日,既高兴要热闹,还要蘦她们吃好顽好,就说不得自己多花上几两。巴巴的找出那霉烂的二十两银ꙙ子来作东西,这意思还叫我赔上!果然拿不出来也罢了,Ď金的银的,圆的扁的,压塌了퇕箱子퍋底,只是勒殕掯我们。齗举眼看看,谁不凣是儿女。难道将来只有宝兄弟顶了你老人家上五台山不成!瞭那些梯己,只留与他。就那么二十两银子,竟还껝找补起来了!”

      雁 先前压쿧了一肚子郁闷的贾母闻言大㒬笑道:“你们听听这嘴,我也算会说的,觰怎么说不过这猴儿。你婆婆也不敢犟嘴,你和我梆梆的!”

      王熙凤꭯笑道:“我婆婆也一般心疼两块玉,我都没䮝处诉冤,倒麢说我犟嘴。”

      贾母好一阵大笑后,心情总算舒坦了些,随后,目光落在堂上那道月白斓ᕨ衫之上……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