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下下载安

      把安康送回医院后,季予宁又开车送렁安久久回家。

      不一会儿就到了安久久小区附近。

      “久久슆,你很快又要去拍电视剧了吧?”季予宁停好车。

      安久久点头。

      “唉……”季予宁叹气,“又要好久见不到你了。”

      安久久神看季予宁,觉得此刻的他活似个小怨妇。

      “好啦。”安久久抱了抱他,说,“其实也没有多久。”

      “你不知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这一去拍戏就是最少也得两三个月,哪的多少个三秋?”

      “电话联系也是一样的,乖啦。퇤”安久久摸了摸他的头,像哄小孩儿似的。

      有的时候季予宁成熟的像个老父亲,可有点时候安久久又觉得,他幼稚的跟个小孩儿一样ꔻ。

      季予宁看了看她,然后忽然伸手,把安久久抱到了自己身上坐着。

      蟡 “干嘛啊?”安久久不解其意,本来她都要下车了。

      季予宁꽔圈着她的腰,仰着头说,“我想吻你。”

      “摩天轮的时候,你都……”

      季予宁言,“那不一样,摩天轮那叫亲,只是一下而已,亲和吻是꽾不一样的。”

      議“有什么不一样?”安久久觉得没啥区别ꁄ。

      季予宁一只手,从她后背滑上了她的后颈,靠近訏快速的在她嘴上亲了一口,一触即离。

      “这叫亲。”季予宁道,,低哑的再言了句,“这叫吻。”

      说完,他启唇再度覆上……

       一个星期后,安久久入了组,不久季予宁也开始了,新一季“杀手”的综艺录制。

      脶 录到第三期的时候,刚好前往了安久久拍戏的地方。

      【今天ᩲ,晚上有空吗?】季予宁发来消息到。

      安久久一边补妆一边回,【有啊,怎么了?】

      【老航开了个包间,要一起去玩儿吗?去的话,我晚点过来接你。】꽀

      ﴰ【嗯,好。】

      晚上安久久收了工,季予宁就开车过来接她,还给剧组带的吃的。

      “我先走啦拜拜。”安久久跟他们道了声别,跟着季予宁上粪了车。

      群演的小女㊅生们羡慕的说,“久久姐的男朋友好帅啊。”

      “当然,那可是季予宁,在帅哥满地的娱乐圈里,颜鏱值都是数왒一数二的。”

      “唉,我要是有那么个男朋友得多好啊。”

      旁边的一男生笑言,“那你也得有人家久久姐那么优秀啊,长得漂亮身材好就算了,还会弹钢쵲琴会跳舞,演技还一流。”

      “咦?季予宁去哪了?”林清雪好奇问到。

      航羽一边开酒一边回了句,“好像是去接人了。”

      话语刚落,季予宁就推开了门,把安久久从外拉了进来。

      “你们好。”安久久向他们打招呼。

      航羽意外打趣道,“原来老季是去接家属후了啊,快坐快坐。”

      安久久腼腆的笑了笑。

      季予宁拉着安久久准备坐下,林清雪却一把楼过安久久,道,“老季,你怎么能天天霸着久久呢,你不ꝭ知美女是大家共同的财产嘛,来久久我们好好说说话,让他们这群男人自己ỹ玩儿去。”

      嘀 “嗯,好。ȍ”安久久点头,跟着林清雪坐在了一边。

      季予宁无奈的摇了摇头。

      “久久,ᾪ你和季予宁在一起多久了?”林清雪八卦道。

      安久久言ᘸ,“快一年了吧。”

      ꕾ“说真的,老季这把年纪,脱个单真的太不容易了,以前跟他玩的好的女生,也就只有我了,我要他多多跟别的女生玩,他还不乐意呢。”林清雪好笑到。

      而另一边的航羽正欲给季予宁灌酒,季予宁拒绝道,“算了,等会儿我还要开车,送我们家幺儿回去。”

      揍 “哟,这还没结婚呢,就这么自律了啊。”航羽别有深意的调侃言,“我跟你们说,我老早就觉得,老季以锬后可能是个耙耳朵。”

      쁬 “哪有……”季予宁看了眼安久久,她还正和林清雪两个说的不亦乐乎,完全不知道他们男人间在讨论什么,他言,“是你自己耙耳朵做久了,就觉得都跟你一样吧。”

      航羽笃定到,“等着吧,你老季以后,要不是个耙耳朵,我名字倒着给你写。”

      “好好,䢗你赢了,耙耳朵怎么啦,耙耳朵很好啊。”季予宁引以为傲的说。

      룄航羽一脸嫌弃,跟别人说,Ӥ“你看看老季现在,这不值钱的样子。”

      “我要是有鿣久久那种女朋友,我也可能是这样。”另一个人道。

      ꩍ “什么?”安久久听到쳱了自己的名字扭过头看向他们。

      他们笑言,“久久姐,季哥以后可能是个耙耳朵。”

      “耙耳朵是什么意思?”安久久不解。

      “耙耳朵就是……”航羽刚欲解释,季予栤宁忙拿杯酒递过去打断他说,“别说那些了,喝酒喝酒。”

      “没什么,你玩你自己的。”季◰予宁又对安久久笑言。

      쪘安久久迟疑了下,回头继续青跟林清雪聊天。

      “唉……”航羽他们说着说着,又忍不住道了句,“这个时候,就差于立了,他要是在的话……”

      包间的人,一时间不由自主的都沉默了下来。

      “人,总归都是要向前的。”季予宁目光低垂沉闷言。

      安久久欲起身,但林清雪却已经走了过去,她坐在了季予宁身边,拍了拍他说,“老季,你别太难и过了젎。”

      季予宁点了点头,起身走到了安久久身边。

      “时间不早了,你要回去吗?”季予宁问。

      安久久点头。

      쟞 “我送我家姑娘回去了。”錙季予➿宁对航羽他们说了声,拿过安久久的挎包背上,牵着她离开了包间。

      电梯中,安久久扭头看向季予宁,问,“季予宁,你还好吧?”

      季予宁㸟转身将她拥入怀里,安静的抱了她片刻,言,“现在没事了。ก”

      “季予宁,离开是必不可少的成长……”安久久言,“人生就是这样,总会有新的人进入,也会有熟쀥悉的人挥手告别,如果你发现曾经那些熟悉的人,一个个的离开,那么也就代表你在慢慢长大。”섃

      “那你会离开我吗?”季予宁盯着她的眼,问。

      安久久摇了摇头,庄重的说,“安久久永远也不会离开季予宁。” ꐥ

      “我也是,季予宁也永远不会离开安久久。”他摸了摸安久久的脑袋,牵住了她的手,将她的手握在手心。

      比起十指相扣,季予宁更喜셜欢,把安久久的手握在自己手心中……

      季予宁把安久久送到了酒店门口。惃

      “我到了,你也赶紧回去吧。”安久久对季予宁道。

      季予宁言,“我想去趟洗手间。ᅵ”

      题 “哦。”安久久给他开了门。

      季予宁去了趟房里的洗手间,洗手的时候,忽然瞥见地上有些灰。

      “久久”季予宁从洗手间出来,ᄇ对安久久道,“你明天反应下吧,洗手间都没有打扫干净。”

      “是嘛,我没注意,明㖺天去说”

      “那我先走了,你早点休息。”

      安久久点头,送他到门츼口。

      “拜拜。”安久久亲了下他的脸。

      季予宁摸着被她ן亲过的地方,笑着慢慢离开。

      开车回去的路上,他脸上的笑意,都还不曾减。

      前面有个红绿灯,季予宁暂时停下了车。

      这时他旁边的一辆车上,驾驶座上的一个男人拉下窗,伸出手抖了抖手中的烟。

      季予宁႒瞧见那个灰,忽然想起了安㫡久久洗手间的灰。

      难怪他觉得眼熟,原来是䓏烟灰!

      他突然好想意识到了什么,赶紧给安久久打了个电话过去。

      安久久这才刚坐下,见季予宁打电话来,便接了。

      “久久,你今天家里有没有来客人,特别是男的?”季予䈵宁也不说什么废话,直接问。

      安久久回,“没有啊,就只有我助理来过。”

      “那你助理抽烟吗?”

      ㊅ “不抽啊。”安久久不明所以,“怎么了?为ᣧ什䁱么忽然要怎么问?”

      “久久,你听我说,你现在马上离开房间!”季予宁语气控制不住的着急道,“你房间里很可能有陌生人进入,而且极有可能现在就躲在某一角落里!”

      “不会吧。”安久久想自己住的这个酒ᶲ店,安保系统还是不错的。

      正想着,她环视了下四周,忽看到衣⩩柜的门䡣,没有怎么关紧。

      可是她有个强迫症,柜子什么的她必须要关紧,是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

      突然盬,她从放在床头的化妆镜里,看到了衣柜缝隙中﵄有一只眼睛!

      安久久心里顿时一惊,面上并没ྒ有表现出什么,语气胍努力保持平静的回了句,“好……”

      季予宁挂了电룓话,一边报警,一边调转了车头。

      “那你回家也要小心呀,回去后记得早点休息。”

      㐫 虽然那边的季予宁已经挂断了电话,但安久久还保持着打电话的姿势,装模作样的说着。

      她一面说一面起身,故作镇定幚的慢慢往大门边靠近。

      久久,你可千万不要出事!

      季曓予宁心里焦急的祈祷着,他很害怕这种感觉,一时间就好像回到家于立自杀的那一天,油门逐渐踩到了底,直接闯了一个又一个眫的红灯,极詀速前큙行。

      他怨恨着自己,怎么刚刚就没想起来,如果久久受到了一点伤害챤,他将终身不能原⠙谅自己!

      安久久渐渐走到了门边,刚打开门欲逃,后手却被人猛的一拽,拉回了房里,摔在了地上。

      ⎼ 一个膘肥体壮,赤裸着上半身的男人,出现ퟏ在了安久久眼前。

      “你,你是什么人!”安久久向后挪着。

      “久久,你别怕。”男人掐媚的笑着,说䮩,“我是你的粉丝,我可喜欢你了,你没摔疼吧,给我看看。” Ꮅ

      男人上去欲拉她。

      安久久害怕的急忙言,“你别过来!”

      这时季予宁又打来了电话,安久久刚想接,却被那人一把夺过,丢在了墙上砸得四分五裂。 䄑

      季予宁打不通电话,他预感久久极有可能已经和那人撞上了,虽然已经心急如焚,但季予宁迫使自己冷静,他想了想,又赶紧打电话给自己的助理,让他帮忙查久久的酒店,让酒店保安上去救人。

      助理很快查出,并打电话给前台接待员,可是接待员由于偷喝了酒,趴在前台是呼呼大睡b。

      “喂,季哥,前台没人接。”助理打电话告诉季予宁。

      “你再继续找找别的方西法。”季予宁知흦道前台不可能没人接电话,如果没人一定就是工作人员玩忽职守了。

      ċ

      “他妈的!”季予宁握紧了方向盘,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安久久从地上爬起来,指着门外斥到,“你马上给我出去!你根本就不是我粉丝,你就是个私生饭!”

      “久久,你发起火来,糳也这么好看啊。”男人舔着唇,眼中透着狡黠,“私生饭怎么就不是粉丝呢?不都一样喜欢你嘛,而且我㶇还是超级特别的喜欢你,久久,不要和那个什么季汕予宁在一起了,跟我好吧。”

      说着他顿时扑了过来,抱住了安久久,就要亲她。

      安久久拼命推着他那恶心的嘴脸,说,“好,我答应跟你在一起!”

      那人显然没想到安久久居然还真答应了,有些意外,问,“真的?”

      “对,不过,你是不是得送点我什么东西?告白不是都要送花什么的吗?季予宁都给我送过,难道你都不如季予宁?”安久久心惊胆战的说着。

      “放屁。”男人不服到,“老子怎么可能连他都不如!”

      “那你可不可以现在给我束花?送我束花吧好吗?”安久久软着嗓子跟他有些撒娇到。

      男人立刻被安久久迷的七荤八素,顺了她,说,“好好,爷给你买。”

      说着他从裤子里拿出手机,准备给她点个花送来。

      挑花时安久久都是,老老实实待在他怀中,男人身上的味道直叫她泛ퟲ恶心,她强忍着对他含笑。

      就在他要选填地址时,安久久一把推开了他,夺门而出。

      “别梍跑!”

      男人追了上来,一把擒住了安久久,捂住了她的嘴,又要把她往房里拖。

      忽然,一只手臂勒住了赤身男人的脖子,男ᕻ人顿时感到窒息,不得不先松开了安久久,去扯那手臂。

      安久Έ久转身一看,原来是季予宁!

      她上前又觉得自己帮不了他,就乖乖跑到一边躲了起来,紧张的看着他。

      季予宁松开了赤身男子,然后一拳重重的打在了他脸上。

      줋男人反击,又被季予宁一个过㎻肩摔,撂倒在地。

      季予宁单膝跪在了他身侧,按着他,一拳又一拳的打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