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亚洲а∨天堂_男人的天堂

      日子펕还在继续,冬日里孟棠莞鲜럡少出海棠居,一来性子喜静,不爱热闹,二来身体底子不好,总是畏寒,尤其是冬天,所以孔嬷嬷很少让孟棠莞出去外怒面走动。

      ⷵ 而启国那边迟迟没有和亲的消息传来,孟棠莞也乐得如ρ此,一方面战事可以暂停下来,自己也能在景国多待一段时间。

      冬诊至宫宴的到来给雪白的皇宫↟增添了不少红色的装饰。 岹

      뱈一大早往来海棠居的빘宫人络绎不绝,各种赏赐之物琳琅满目,大多来自君主和君后,也有不少王公大臣也送来礼物。

      也许大家都听到了风声,所以这次冬至佳节不少皇亲贵胄破天荒的准备了礼物送来这海棠っ居。

      雨沁在外殿仔细登记着每一件礼品,内殿里㩉孟棠莞端着书斜倚在贵妃榻上。

      孔嬷嬷看着时辰差不多桙要让公主梳妆打扮ॕ了,在内室寻了半晌也没寻到满意的,自家公主喜爱素色늙衣衫,所以每每到阖宫宴席䒹便有些不适合锘。

      最后孔嬷嬷出来后从礼品清单里看到有一⣒件流彩暗花云锦宫装不由眼前一亮,想来这是君主为公主准备好的。

      孟棠莞在숤孔嬷嬷和贝翣瑶的簇拥下进了内室‹,换上了那件宫装。ᝦ

      孔嬷嬷手巧的帮孟棠莞梳了一个宝髻,在上面插了一套梅花步摇,雨沁又在孟棠莞的眉心处汇了一朵梅花。

      孟棠莞不喜欢梅花,她爱的是那海棠花,但是为了应这冬日的景便任由她们装扮。

      待装点完毕后贝瑶惊喜的看着公主惊௯叹道:“公主,你可真是太美了!”

      雨沁也认可的点了点头,感叹道:“那不然怎么叫景国第一绝色呢?”

      膪 孟棠莞听着两个小丫头的调侃也௭不恼,美则美矣穕,不过是爹娘给她的,易如这泼天的富贵,总让她心里难以承受。

      不过今日是个好日子,总该喜庆些才❍是,故莞尔一笑道:“好了,时候不早了,你们也都去准备吧,宫宴别迟到了!”

      今年的宫宴在君后摥的长春宫内举行,每年的宫宴除了会魐有皇亲贵胄参加还会会邀请正五品及以上的大臣携带家眷参加,可谓是一年景国宫中最热闹的宴会了。

      램 和宫内相比,宫外的气氛也是冬日里最热闹的一天,大街小巷,黄发垂髫,怡然自乐。

      周旭辰作为滞留在景国的使臣也作受邀参加宫宴,正要出发之时,也刚好收到了启国的信件。

      周旭辰慢条斯理的:打开折子,大致浏览ꘟ了一遍嘴角微微扬起,露出胸有成竹的微笑。

      西风接过折子跟在身륢后,“王爷,我们何时启程?介”

      自家王爷刚刚的反应已经说明了皇上同意了景国的要求,相信不日便能返먉程。

      “不急,我们跟着送亲队伍一起走!”

      随着门口公公的一声䃣:“景禾公主到。”

      럍场内的绝大数人皆站起来行礼道:“景禾公主ﳪ安康!”

      孟棠莞扫视了一下起身的大臣及其家眷温声道:“平身。”

      然后径直走到前方,在自己的坐席下落座蹃。 빵

      没一会儿公公的声音再次䨞响起:“少君,君妃到。”

      待所有人再次行礼后孟棠莞起身冲着走近的大表哥赵佑温对视了一眼行了一个平礼。

      景帝鉵赵牧澈与君后帝后情深,一쪃生育有三子,皆比孟棠莞大,长子赵佑温已经成婚并且封为储君;次子赵佑润⥭也就是襄王驻扎在京西一带;㿤

      幼子赵佑泽睿王领军打仗,今年冬至不知是否赶的回맒来,三子取名的由来便是希望他们三人温润而泽。辬

      䎄 在孟棠莞四岁那年君后诞下一位公主,不过从娘胎里带了隐疾,落地没多久便早夭了。

      ᕇ孟棠莞关系最好的也是睿王,一来那两位表哥与孟棠莞年龄差距较綸大,平时很少接触;而来那二位与自己的名字大相径庭,一不温和,二滸不细腻润滑,从孟棠莞记事起便只觉得那二位表哥冷冰冰的,不易亲近。

      졮所以面对坐在自己左侧的少君,孟棠莞也只是秉药持基本的숕礼节罢了。

      随着覾君主和君后的入场宫宴正式开始,在此之前今年的宫宴还出䫿现了一群特殊的㦪人,启国使臣。

      只见为首的周旭辰他욟依旧是一身月ᕋ白的长袍,腰束淉靛蓝色云祥文腰带,上面悬挂着一块玄色玉佩,头发用一个镂空玉冠束起,颇有谪仙般的气质。

      在孟✌棠莞身旁为她布菜的贝瑶一时看呆了,⏗雨沁不由用脚轻轻的踢了贝瑶一下,以示提醒,免得在外国使臣面前失了分寸,让人觉得自家公主管奕教不当。

      孟棠莞则静坐在一旁听着身旁君妃低声说臡辞,无非就是哮夸奖了几句自己的衣裳首饰,她只是笑糡着点了点头。끺

      少君而立之年娶了太傅,傅덠博大人之嫡女,大婚那一年,孟棠莞记得很清楚,那时母亲刚刚去世。

      时光过的总是这么快,转眼新妇已经入㋑主东宫十载,膝下还有一双儿女承欢。

      宸王落座后看着对面的女子竟忍不住多看岄了几眼,那日她带着面纱,五官若隐若现,自己也不过随意瞥了一眼,今天总是情不自禁的被吸引着自己朝着对面多看了几眼,为了掩饰自己的余光周旭辰随后便端起杯子給自顾自饮起酒来,只感叹:摘下面纱헷后才知道什么叫不虚瓋此名!

      待君主致完开词举杯示意后大殿内便可随意走动,互相寒暄致意,大多聊聊官场仕㟋途之事,聊聊自家待婚子女。

      ꯓ 孟棠莞看着人影往来的画面觉得有些犯晕,想来是刚刚喝下的酒有些上头,于是起身想要出去走走。

      正走到门口就听到门口传来一阵交谈声,不似宴会上该有的和谐,倒是多了些排挤和嘲讽。 遳

      “死丫头,甏你就一庶出丫头,不就侥幸帮君后治好了头风今天才有机会来参加宴会,可你偏偏狐妖转世,还妄图去勾引乐安世子。”

      “我没有戄,长姐,我真的没有!”

      听着那边有打闹的动静孟棠莞冲着雨沁使了个眼神,随即雨沁˜喊道:“何人在此喧哗?” Ư

      不一会儿从里面走来两个女子,走✹在前面的一身玫红色儒裙,头上装饰多样繁琐,后面低头跟着的是一个身穿淡绿色长裙,头上一个极简单的发饰用一根碧绿色的簪子挽起。

      “景禾公主安康,臣女是正二品御史大夫之女,名唤许佳雯。”

      孟棠莞听完她的介绍后眼神看向后面的女子说道:“你叫什么?抬起头给本宫看看。”

      后面的女子有些慌张,但很快꫷稳了稳心绪抬起头说道:“回禀公主,臣女名唤许佳仪。”

      孟棠莞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记得你,听闻你秃治好了君后的顽疾,本宫现下有些不适,想邀你帮忙看一下,可好?”

      许佳仪一听公主的话惊的立马跪下身说道:“回禀公主,臣女并不通医术,能治好君后也是偶然,得益뿸于君后受上天庇퟉佑틋,不敢贸然帮公主千金之躯诊断。”

      孟棠莞见她쓋的反应䰫有些异常,但转念一想便说道:“那好,那本宫也不好再提,只是今天来往囦皆是贵人,你二人在此争论实为不妥,䟬念及年纪尚幼不忍责罚,可莫要再犯。”

      옊二人听着孟棠莞的教导恭敬的行过ꔎ礼便离开了。

      谸 孟棠莞看着许佳仪离去的背影说道:“雨沁,去查一下这个许佳仪。”

      腽 景国世家大族中并不都是一夫一妻,所以子女穣之间嫡庶皆有,向来庶女都不如嫡女珍贵,所以孟棠莞对于着装打扮的差别并不起疑,只是那庶女叫的反应太过异常罢了。

      벶 雨沁一直攥着手帕的手松了松,转身离开的时候长呼一口气一口气,以梇示放松。

      在此之前,她就怕自家公峙主不上钩。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