婷婷五月天.

      在那几百蒙面野人的注视下,五部战战兢兢沿着乌尔杜佳河掉头南下,此时在尼堪的建议下由乌力吉的两百鄂伦春勇士殿后,半日功夫,⪻几里长的队伍才完全踏上乌尔杜佳河一旁的小道。

      叶雷这厮有心想示威,或者是恶性难改굋,在注视着五部南下时,让那几百蒙面的丁壮一边大呼小叫愆着,一边用手中的木棍重重地顿在地上,发出沉重的撞击声,让五部的老弱个个心惊不已,一时妇孺的哭声、牲畜乱窜銠的景象不绝于耳、眼,叶雷等人却是哈哈大笑。

      不过这厮终究是按捺下劫掠的心思,目送着五部远去,勉强算是没有爽约,不过尼堪等人内心却是大骂不已。

      五日后᏾,大队来到了一处开阔的地方,这里是乌苏格力河注入乌尔杜佳河的地方,两条河流在此交汇,冲刷出了方圆约莫一百平方몡公里的河滩草原。

      大队刚刚接近那里,前方已经有两三百骑在严阵以待。

      由于说服了叶雷让大队有惊无险地通过,尼堪在五部之间的威望渐渐大了起来,虽然嘴里还有些不乐意,内心却已经将他当成了各部的首领。

      ࡨ 尼堪骑马站在一处山坡上向下望着,左边是阿林阿,右边是朱克图淧。

      嬘 乌尔杜佳河两侧全是白色的帐篷,那两三百骑的装束与索伦人颇有不同,马匹比蒙古马高大一些,不过괗也高大的有限,骑士都戴着羊皮帽子,帽子上部高高的尖顶十分夺目,衣服쯛也以羊皮为主。

      靴子倒是鹿皮的,不过他们手里握씓着的都是两尺多长的弯刀,看那精光闪闪的模样,弯刀的质量应该也不差,身后背着弓箭,有的已经张弓搭箭ず对着五部。

      模样有的像蒙古人,也有的像贝加尔湖Ს西边的乞儿吉斯人,还有的像汉人,不一而足,不过人人都是一副万分紧张的模样姙。

      高大的骏马,两三百把弯刀,这份堋儿实力,别说乌扎部了,就算是五部加起来也不一定打得过。

      尼堪心里暗叹,催马下了坡,阿林阿、朱克您图一左一右紧紧跟着。

      “诺伊古特苏丽尔之子尼堪求见乌热斯阿合拉克齐!”

      尼堪的“母藦亲”叫苏丽尔,而在乌尔杜佳河流域的这个安加拉部的姓氏却叫诺伊古特,按照尼堪的记忆,这个部落首领(阿合拉克齐,安加拉人的哈拉达)应该叫乌热斯。

      尼堪说的是蒙古语,那大队骑兵听了之后队形略微有⣈些骚动,不孛过在一位面相俊秀的中年汉子右手灌高举之后骚动便停歇了。

      尼堪见那汉子的帽子上插着一支白色的雕翎,按照阿吉以前컜跟自己所说的,此人应该就是安加拉部的酋长了,只见他脸庞瘦削,鼻梁高耸,双目深陷,上嘴唇的胡须末端翘着帳,下颌是一把山羊须,与其他人不同,羊皮袍子外面却缝着一层白色的绸缎面料,只在袖口、下摆￐露出羊毛。

      在这几日迁徙的过程中,続尼堪抓紧时间向乌力吉他们了解了在乌尔杜佳河流域갩的安加葧拉部,也大致摸清了这一部的来历。

      쪁 根据后世的知识,加上乌力吉等人的述说,尼堪脑海里挫现在已经有了大概的判断。

      历史上,在贝加尔湖以蹼西、叶尼塞河以东的广大掛区域坚昆、契骨、黠噶斯、乞儿吉斯、柯尔克孜交替而起,实际上说的都是一个部族,其全盛时期,黠噶斯灭了回鹘帝国。ᄈ

      这个部拋族先后与突厥人、蒙古人、艾文基人交融,容貌、语言上又融合了几方的特征,不多大多数是在贝加尔湖以西的地方游牧,在湖东之地,他们是唯一一支乞儿吉斯部落。

      听说他们迁到湖东也才几퓓十年,估计是在与湖西的布里亚特人以及索伦人的争斗中不敌才辗转来到此处。뽫

      萨哈连说的“抢了”该部两个女人,应该是在该部实力最弱的时候,否则以他们现在的实力,又深处草原与苔原之间的林地河谷,应该没衤有人敢轻易招惹他们才是。

      “阿吉呢?”

      ᧤ 那人上下仔细打量了尼堪一番后问道,他说的也是蒙古语。

      “半个月以前去世畷了”

      “哼,算他命大!那黑鬼呢?”

      尼堪知道他说的是萨哈씲连,心里不禁有些犹豫,半晌才拱手问道:ᆨ“请问您与我额尼苏丽尔…봏…”

      那人听到“苏丽尔”三个字,握着缰绳的左ﺸ手洭微微有些颤抖,嘴里却大喝道:㯔“住口,这个名字也是你该说的吗?”

      尼堪不为所动,“您是……”

      那人正欲回答,尼堪身边又来了一人,正是布耶楚克,布耶楚克与尼堪一样,刚刚知道自己额尼是安加拉部的,不过却不知晓底细,听说前面尼堪正在与他们交涉,心情激荡之下便不顾乌力吉的劝阻也策马过来了。

      那人一见布耶楚克脸色更加激动,尼堪见他的左脸颊⍗明显抽动了一下。

      “你两人就是苏丽尔那一对孩子?楚丽儿的那一个呢?”

      湻楚丽儿就是尼堪的姨妈,哈尔额敦的额尼,尼堪一听赶紧向布耶楚克使了个眼色,布耶楚克见到Ꮰ后便策马离开了,不多久⧆便将哈尔额敦ੁ带过来了。 ㇡

      这时,朱克图、阿林阿两人都知趣地退到了后边,骑马面对那人的是尼堪等三人,其中以尼堪居中,布耶楚克猲、哈숊尔额敦一左一右。

      那人端详着三人,面色变了好几变,最后长叹一声:“罢了,事情已经过去很촗久了,若ഄ是我一意孤行,九泉之下的苏丽尔욒、楚丽儿一定会怪我,你三人听好了,我就是你们的舅舅乌热斯!”

      臏尼堪一听不禁大喜,赶ڌ紧拉着布耶楚克姐妹下了马,在乌热斯面前单膝跪下了Չ,“拜见舅舅!”

      乌热斯下了马,将甥儿、甥女三人搂在怀里,不停地抚摸着三人的脑袋,突然大哭起来,三人触景生情,㌷也大哭燎起来,远处的萨哈连见了,想过来凑个热闹,没想到乌热斯却一早便瞧见了,他对他大喝道:“黑杀才,滚开,我不想见到你!”

      萨哈连无奈,只得又退了回去。

      尼堪三人认了亲,乌力吉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在乌热斯的默许下,五部开始在乌尔杜佳河东岸歇息,而尼堪三人来到了乌热斯在西岸宙的大帐。

      听了尼堪的讲述,乌ٙ热斯也是感慨万千,又听说尼堪善于工匠之术,便对他说道:“你不亏是我们乞儿吉斯人的后代,在这漠北之地,善冶之人也就是我们了”

      尼堪听了眼睛一亮,“舅舅,你们䃭手里的弯刀都是自己打ﰤ的?”

      说着将自己另較一把单手横刀拿了出来,乌热斯接过来仔细瞧了瞧,这制作可比自己的高明多了,眼里也满是赞许,“这也黑是你自己打制的?”

      ὞ “是的,舅舅”

      乌热斯听后站욄了起来,带着三人来到大帐外ໍ面,指着乌尔杜佳挡河下游对他们说:“再往下走约莫一百多里有一处河谷,就是克鲁钦那河河谷,那处以前是我安加拉部的地方,后来被根特木尔夺占了”

      “那里有一大一小两个湖泊,一个是淡ꋋ水湖,一个是盐湖,周围还有黄铁矿,湖泊、河流周놆围的草场面积与此处差不多,前几日听퉮说灿根特木尔将族人迁走了,我部还想借机占了,没想到是给你们留下来的”

      “也罢,你回头跟乌力吉他们说,那一处地方紧挨着我安加拉部,只能由乌扎部和布拉姆部驻扎,若是其它部驻扎必定会遭到我部骑兵的驱逐”

      “盐湖흊?”,尼堪一听不浘禁大喜,在萋尼布楚一带大的盐湖都控制在蒙古人手里,其它的盐湖要不是在喀尔喀、呼伦一带,便是在北边的丛林里,想不到克鲁铊钦那河流域也有,尼ఆ堪煮盐的地方只是一个很小的几乎快干涸的小湖。

      “可惜那一处盐湖退化得厉害,已经不能用了” ꢫ

      퍑 “怎么说?”

      “湖쉀水煮出来的盐,都是辛辣刺鼻的味道!”葆

      “辛辣刺鼻?”,尼堪先是一愣,不过转瞬内蔓心却鬖大喜过望,辛辣刺鼻,说明此处应该是ࢌ一处钾盐湖。

      “那舅舅你们用的盐是从哪里来的”

      乌热斯微微一笑,带着尼堪兄妹三人上马向西边奔驰了约莫几里地,一个约莫十多平方公里的湖泊便出现在面前。

      缕 湖泊自然冻上了,不过四周却还有不断的隆起,多半是被雪埋在下面的灌木和草堆,有灌木和草堆,那么此处应该是一处普通的盐湖,也就是可以提炼食盐的盐湖。

      回到驻地,乌堍热斯将一袋食盐扔给尼堪,“今后你部想用盐可以到我这里来交换,用铁器即可,我这里什么都不缺,就缺铁器”

      回到乌尔杜佳河东岸,尼堪见那袋食盐粗陋不堪,心想自己只要回去再譔提炼一下不就成了细盐?想到这里心里便乐开了花。

      为感谢乌热斯让他们在此地歇息,尼꬗堪将身边࿀多余的刀具、铁锅等物都给了他,临别之时乌ᾘ热斯맡指着几个少年说道:“尼堪,从你打制的刀具⒫来看,你的技艺已经超过我部了,这是你表兄雅丹,比你大两岁,也喜好冶炼敦之术,就让他带几个人跟着你修习㠚,今后就住在你那里吧”

      莘 尼堪刚才见过几个表兄弟、表姐妹,各人都很热情,唯独这个雅丹沉默不语,似乎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原来却是沉醉于冶炼之术的人,尼堪自然不好推辞,赶紧应下了。

      五部歇息一日后继续南下,差不多ඛ又过ꇰ了五日才来到一处开阔的河谷,按照雅丹所说的,这便是安加拉人以前的领地,后世俄罗斯新特洛伊茨克,远东最大的钾盐厂所在的地方,现在的名字却叫依林卡。

      依林卡附近有好几个湖泊,南边最大的湖泊是淡水湖,周围都是草场,北边有好几个攫盐湖,其中最大的一个便是硝化的盐湖,还有几个臤小的盐湖,尼堪尝过之后心头也是一喜,这几个小湖应该可以用来煮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