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小?子在钱

       魔九已经回到䉍第九城闭关,魔十还需要덐去取阿鼻那化魔刀,决定先让夜千寻뚠和鬼厉去第百城安顿。魔十挥出两道印记,正是饕餮吞天웾功和五式㡅杀生度。

       “千寻,我将饕餮吞天功짜传给你,㩊不仅可以帮你快速提升境界,日后对你定有帮助,鬼厉,这五式杀生度是从第一天魔的万魔佉斩中演化而来,对你很契ⷑ合,等我办完事我们在第百城汇合!”

      目送两人离开,魔十决定先去第六魔城取阿鼻那化魔刀的刀柄!把定ヺ方向展开天魔极速向着第六魔城而去,中途,魔十看丫到数百魔骑队瑰伍朝着万魔坑而来,为首一人身披绿甲背负巨斧,正是第六天魔座下毒魔尊。前世毒魔尊采取强硬手段抓捕夜千寻꠰,被魔十秒掉了,此时又让自己遇퍓到他了!

      “算了,这次放你一ᮯ马!”

      毒魔尊此刻正寺率领数百魔骑队伍向着万魔坑前进,行至中途,却发现前뿞方有一个少年拦路,毒魔尊停止前行警惕起来,发现看不透那少年>的实力,毒魔尊不敢轻易动手,只能言语试探。

      쎧“前方何人?我乃第六大罗刹天魔座下毒魔尊,因何拦路?”

      魔十歪着头笑道:“本来我是打算放你一马,但是我想了一下,臱就这样放你过去并不쯇妥,你还是有机会能追到千寻,所以给你两个选择,要么逃命,要么没命!”

      洍駥 毒魔尊怒道:“第六天闯魔命我带回十七公主,凭딳你也敢威胁我,给我杀ꪽ!”

      列 毒魔尊让手下魔骑向魔十杀去,自己不敢轻易近身,准备趁机放毒!졲

      只见魔十向前踏出,一步一吟。

      “一剑颠倒玄黄,翻复万顷苍⩔茫,何惧风汹浪涌,他猖,我更狂!”

      挌剑之领域覆盖方圆一里之地,只一瞬间,尸山血海之景宛若炼狱惊现,天降血雨,贯穿璶一里方圆。正是剑道五境煆第四境凝神剑域极剑境!

      但軑闻剑域之内惨嚎不断,毒魔尊肝胆欲裂,看着眼前一片炼狱之景,纵然为魔,也只感此人是魔中恶鬼!

      嶰魔十已经离开了,留下的只是满地尸骸。

      逻 魔十在经历过背叛与失去,对待敌人之心已然更冷섎,既然重生,那ᬭ便要杜绝一切变数,让局势按照自己的排布下进行,只因他不想再失⏯去一个朋友和亲人䰑!

      㵛来到第六魔城,守城魔尊还惻是嗤魔尊,不过嗤魔尊这次옃却并未将自己的关注放在一个没有修为的魔人身上,魔十哑然,想到前世跟着千寻一起回来,嗤魔尊当时可是对自己咄咄逼人,此刻一个人来此却是把自己当空气了。

      轻䮟松的进入魔城之⓳中,魔族百城都是按照人界的形式建立,自然还哢是有房屋店铺商贸交易뺁。

      魔十径直来到天魔雕像前,天魔雕像有大量的魔宗境守卫镇守,顺着巨大的雕像向上看去,天魔宫就坐落在雕像右手之上,而魔十目光紧盯天魔雕像之口,魔库的入口就在ꯩ那里,阿鼻那化断刀就在其中。

      魔十并不着急前去取刀,而是看向后方,嘴角露出一丝狡笑。只见一个身着黑色纹金锦袍的青年信步而来,神态倨傲,正是第六大罗ࡕ刹天魔长子夜行地魔尊隵,嗤魔尊一脸陪笑的跟在身后。魔十随即Ŗ向后走去,肩头假装有意无意的碰了一下嗤魔尊,微微用力“砰!”嗤魔尊直接摔了出去。

      “哎呦!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撞本尊?”

      吃痛的嗤魔尊从地上爬了起来定睛一看,眼前之人居然毫无修为,顿时怒不可揭!

      “䱒小子,你敢撞我,活得不耐烦了,知道本尊是谁吗?来人啊!给我拿下!”

      “慢!”

      夜行拦垪住嗤魔尊,觉得这家ၲ伙怎么这么蠢,能轻易的将他撞倒这家伙至少也是魔尊境。只见夜行笑道:“嗤魔圳尊无礼之处我代他道歉,不知阁下有何贵干?”

      꿍 魔十撇了撇嘴,这夜行看着挺狂傲,心思还是挺慎密的,前世他也是靠着这份慎密才逃过一劫,躲开了夜千寻的追杀,而后逃到人间与自己的侍女春吟展开了一场人魔恋뇈!

      魔十⟍笑了笑:“也没什么,就是看他不爽,想揍他一顿!”

      늲 他夜行“......”

      ꧧ 嗤魔尊“......”

      只见夜行眼神凌厉盯视着魔十,而后说道:“天魔禁令,百城之中不得争斗,莫非阁下无视天魔法令?”쯼

      只见魔十走到嗤魔尊面前,本以为听到天魔禁令魔十要向ᅡ嗤魔尊道歉,结果“啪!”嗤魔尊本魔十直接扇飞。

      “你!”

      嗤魔尊捂住脸颊,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内心憋屈不已!

      夜行也是一时呆滞,没想到这个家伙真的敢无视天魔威严,顿时抽出地魔戟,狂笑道:“既然你要找死,那就去死吧!”

      “千魔荡荡万魔惊,生死无计做屠衣。浑来天地为雄主,血杵漂泊葬狂心!”

      夜行魔气炙盛,运使悍魔决,嘴角咧笑,似已判定对面之人之生死,手中地魔戟携悍魔之威向魔十刺擎去。

      只见魔十不闪不避,一指点出,抵住戟尖,而后微微一震。夜行惊骇之中,地魔戟脱手而出,自己倒退数步,双手发麻。

      ᚝ “怎么可能!”鳲

      能一招将他击退起码也在前五之列,但是三十六地魔尊他都认识,并没有此号人物!

      ꨷ 魔十嗤笑道:“拔苗助长的成果,你难道没想过这样对你有害无益吗?”

      就在这时,天魔威压降临큛。

      “ص血河车,屠山居ⲅ。罗刹谛境,万魔来谒!”

      只见一Ə身紫黑王甲,面布魔纹,第六大罗刹天魔威赫降临㢛! 랬

      原本第六天魔正在天魔宫中等待天魔子嗣齐聚,突然感受到夜行的悍魔之气,想不到居㖷然有人敢在第六魔城动手,立刻赶出譩天魔宫,正好看到夜行被魔十一指击退的一幕,而自己僬却看不出魔十的境界,只想到他一定是用了什么高明的隐匿气息之法。此刻,第六天魔冷冷的注视着魔十说道:“吾给汝机会,有何遗言!”

      魔十暂时不想跟㟣其动쾩手,早已想好定策,不急不缓的说道魗:“我叫魔十,此行两诙个目的,第一,替我师尊第一大自在ธ天魔取阿鼻那化断刀!第二,便是提亲,我要向第十七公主夜千寻求婚,我弤欲在魔诞之日与千寻完婚!”

      居然是魔一的弟子,怪不得能一招击退夜行。只是听说千寻跑到万魔坑魔一的地盘去了,原来如此。第六天魔此刻却是不好动手了,魔一他可惹不起,看来魔一已经找到修复阿鼻那化的方法了,也罢,给他又如何,至于千寻,和第一天魔联姻对自己百利而无一害,既然如此......虅

      只见第六天魔收回天魔威压,뚜笑道:“原来是魔一的弟子,果然天资出众,阿鼻那化断刀可以给௺汝,但是千寻可是吾之爱女,此刻她亦不在城中,㢞待她回归,吾亦⯲须询问她之意见!”㉃

       魔十内心冷笑,摇头说道:“千寻与我情投意合,我们已经私定终身准备魔诞之䲔日成婚,天魔大人不必顾虑太多!”

      쟳“这......”

      第六天魔顿时哑口ᱹ无言,他并춯未想到任何不妥駿,叹道:“女大不챫中留,既然小女㭃同意,吾也没抔有什么意见,既然是一家人,不知贤婿可否帮吾一个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