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上悠亚最新作品2020年4月

      那四名黑衣人被沈灵清理줯后,就只剩下青衫小生。

      孳 但,那人似乎现在还不打算出手。

      一直到顾牧准备回黛京前一天,他都没有看到青衫小生再出现过。

      在江南的这段时间,百姓一边뭦靠着驿站的接ᡎ济,度过难关,一边播下杂交水稻的种子。

      看着逐渐好转的江南大地,顾牧也渐渐放㢟松警惕。

      忘了他身处女频文的处境。

      回京前䲷一天的晚上,马诗诗不知从哪里抱来两坛酒,叩响了顾牧房间的门。

      这几天在江南,她一直在操劳着百妽姓的事,清㣮瘦了不少。

      痎 但整个人看上去更加清纯了。

      她本来就是极其清纯的长相,但平白学了一身勾人的本事,于是一颦一笑都风情万种。

      马诗诗캥将酒放在桌엕子上,笑着道,两个浅浅的梨涡格外动人:“殿下,这是江南的特产,因为灾荒很难寻了ś,但人家特意替你寻了来~”

      “殿下要不尝一口试试?ꥍ”马诗诗将讹酒倒了两杯,一杯摆放在自己面前,另一杯递给顾牧。

      顿时,一股酒香扑鼻而来。

      原主嗜酒,故而顾牧闻到酒錚味,就感觉身体里有酒虫子爬了上来。

      他小酌了一口。

      好酒!

      劲儿似乎也不大。

      马茆诗诗微笑着和顾牧碰杯밫,一边说着虎体己的话,整个人就好像一个难得的䷿红颜知己。

      这段时间,她为百姓的操劳,顾牧也看在眼里。

      再加上她也没闹什么幺蛾子。

      整个人看上去,就好像邻鹐家黏人的小妹妹一样。

      顾牧不自觉就……多喝了两杯。

      然后௰,他看到,对面的马诗诗突然眼眶就开始红了。

      “殿䉌下……~”一声呼喊千回百转,像是心爱的人就在眼前,喝醉了情难自控:“殿下……看着你和灵儿一起,䀩人家……人家好难受……”

      突然间,一滴硕大的眼泪,就从马诗诗眼里落下。

      整个人楚楚可怜,梨花带雨。ꨵ

      “殿下,为什么我没៸有灵ퟟ儿那么好的出身ᵓ,明明喜欢的人就在眼前,我却只能仰望?”

      “殿下,为什么啊,你告诉我为什么……⾐好不好……”

      “殿덐下~”

      ៺马诗诗喝了一杯,又一杯뚾。

      人们说,一个人喝醉㶭了,嘴里喊着的,往往是最心爱的人的名字。

      ࡠ “我以涅为你会娶我的。”马诗诗突然痴笑起来,眼睛弯弯的,睫毛长长翘翘的,小梨涡很醉人,但是她笑着笑着又䀺哭了起来:“我这么喜欢你,却只能看着你和ꐜ别人在一起。↳”

      “殿下,你知道我每天假装若无其事的时候……”

      ᲻ “但是其实心里特别难受吗?”

      煷 “每天早上醒来,枕头都是湿的。”

      “可还是只能看着你,不敢打扰……怕伤害灵儿,怕……你烦我了……嗩”

      “殿下,你烦我了吗?你都㚅好久没有……叫我一声诗꽏诗了……” 썖

      马诗诗抓着顾牧的堌手,认真的看着顾牧的眼睛,问道。

      她的眼睛大大的,又纯又欲。

      像一只猫爪子,勾的人心里痒痒的。

      但……퉓顾牧毕竟是有剧本的人盼……这,可是个段位极高的小绿茶,

      虽然眼前的觸小姑娘看上去清纯无害。

      却是能背着原主,将女主五马分尸的人。

      可……伽她的这份表白,又情真意切,不像是撒谎。

      顾牧要是拒绝得太强硬,看眼前小姑娘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不一定受得了。

      要是不拒绝吧……

      顾牧还真有点不忍心。

      眼ἱ前的马诗诗,就像一件易碎的艺术品,却毫无保留的摆放在슢眼前。

      看着她真挚的眼숩神,顾牧竟有些不忍心摧毁。

      “你喝醉了。”顾牧抽回手,他也不是乘人之危的人:“自己回房间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둛

      …… 鞌

      不知道是因为他抽回的力道太大,还是别的原因。

      马诗诗随着킌他的动作,手臂往前晃了一下,然后轻衫渐ҽ渐往下滑。

      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和精致的锁骨。

      ⡰古人很讲究礼节,马诗诗吓白了脸,忙用手捂着胸口,娇滴滴道:“殿下……”

      却没有想过把掉下去的领口往上提一提。

      可能是吓懵了吧。

      ⧅“殿下伣,你……你看到了什么?”马诗诗ᗐ低着头,脸弜绯红的问道。

      衣服不好ೞ好穿,

      你问别人看到了什么?

      顾牧突然后知后觉的发现,他好像一直没怎么说话멩,却经历了马诗诗的深情表白,到……衣裳滑落的挑엘逗。

      这是不是很像……宫斗剧里,女配勾引背景板摄政王㣪,然后受了恩宠,到小姐妹面前耀武扬威……椞的剧情?

      他再一次,ᅯ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被当了背景板?

      毕竟쿌,古代女子养在䕸深闺,再有野心的女人,想要晋级䃁地位,也只能依附权贵。

      大权在握䜰的摄政王,就是她们向上的最佳工具人。

      女频文里套路深,

      他要回男频。

      果颁然,在顾牧回归理智后,他发现马诗诗的目的真的是,想睡他。

      不管是之前聘的借酒表白,还是状若无意的滑落衣裳,都敉是为了睡他做铺垫힗。

      这……其䬸实他被睡ꦼ一睡也没什餹么。

      䬪吃亏的也不一定是他。

      但……为什么在马诗诗假装喝醉了,往他怀里倒,他正要接住了的时候。

      大门突然被猛地撞开了?

      쒓 马诗诗倒的角度很刁钻,必须用一个很暧昧的姿势才能接住。

      因为顾牧的注意力被撞门⪴声吸引了……

      ꉿ 马诗诗只能含恨倒在旞地上,知道外面来人了,她这才咬着牙,将衣服提了上来。ꓘ

      一脸的不开心。

      ⊆ 门口,生猛婢女抱着洗脚盆,一脸疑惑的站起来。 ≯

      싄又诚惶诚恐的跪在地上:“殿下,奴婢不小心滑了一跤,然后就摔倒了,一不小心将殿下的门撞开了,殿下恕罪!”

      “咦?”紧接着,生猛婢女又疑惑道:“殿下,诗诗小姐为什么要睡๋在你的脚边呢?地上那么凉?”

      䊩马诗诗立即爬了起来,捂着脸,一脸羞耻肹的跑了出去。

      气氛全被毁了,丢死个人。

      不一会儿,隔壁响起马诗诗房间重重的关门声。

      可以想像,她回房间后,会是캨多么的恼羞成怒,鉬又羞又愤。

      顾牧挥了挥手,让生猛婢女回去。

      顺便让她把倒在门口的洗脚水拖了。

      他早就想催马诗诗回去了,一下렼子,落得个清净。 옼

      虽然马诗쑳诗长得很好看,让人心生怜惜。

      ⿣ 但原主的记忆里,有马诗诗平时对原主情意绵绵,然而在敌将面前,Ὡ却冷漠转身扒光衣服➑,企图勾引敌将的画面。

      顾牧总觉得这个女⦾人很可怕,㧾也ﵹ许,可以跟老皇帝的皇后搈媲美。

      尽管如此……他也还是得承认,

      身为女频ꢇ文的背景板,除了存在感有点低,应该也有很多人想当吧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