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理伦

      马藏终于是达到自己这一回来的目的了,现在他心中是无比的轻松。

      接下来马藏又和杨恒聊了几句,就满脸兴奋的离开了。

      而杨恒一直把他送到大门口,目送着廒他的车消失在远方。

      等杨恒重新回到卧室之后,想着刚才马藏提出的要求,不由得一阵的苦笑。

      现在这个社会要想让魂魄长存,那得付出很大的代价。

      最起码得先找一个纯阴之地,能㖧够让他的灵魂生存,不过在这现代社会要想找到纯阴之地,那简直比登天还难,看来自己只能是因陋就简,用法阵布置个临时的地方,让这个马藏先凑合着。

      看来这个马藏每一次来都П没有好事,第一次来的时候,自己和苗疆的蛊术랰斗了一场,这第二次又来求自己,竟脙然想要来个ᄚ另类的长生。

      杨玒恒想到这里之后,心情也不是很好,自己看来是被这个马藏一直监视着,否则的话也抄不会自己这边今刚一遇緊到困难,他那边就知道了。

      퇁有눣了这个想法之后,杨恒的眼神又有些阴森,这件事先放着,等到他成了鬼꺛物,到时候自己再摆弄他也不迟。

      现在杨恒最要紧的就是赶ሿ紧将那分身法练成,然后想办法快速提升自己的实力。

      要说这分身法,杨恒也謰练了一段时间,不过一直是没有灵验,这让杨恒心中有些忐忑。

      要知道杨恒以前也修炼了一些其他的法术,刚开ꠐ始的时候⏧也许没什么嘲应ꔜ验,但是修炼一段时间就会有各种各样的异象,但是这一回修练分ⳝ身法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异象产生。

      虽然心中忐忑,但是杨恒还是决定将这门法术继续练下去,到了最后如果不成再想别的办法。

      就这样,쿠杨恒将其他的俗事全部扔到一边,每日里在自己的小庙四周寻找树木,修练那分身法。

      等到七七四十九天的最后一天瀡,杨恒的心情已经变得非常的沉重,他认为自己这一回修炼分身法已经失败了。

      他之所以能够坚㸬持到웱现在,只不过是心中还有一个念想,一旦修炼了,那么就要全始全终,这最后一天无论如⁗何要坚持下来。

      这杨恒䘸在最后一天选择了一颗非常大的树木,依然是画符贴在树上,然后口念真决。

      “太乙帝君,四界统儽神,传我仙术,解厄分身,超世度化,万物随心,悠悠梦軤梦,虚幻成真。”

      杨恒念完咒语之后,还以为今天和以前一样,不会有什么收获。

      结果却是在这时,感觉到了一种玄妙的感觉,他的灵魂好像被一分而为二。

      大的一股仍䑬然主持着身体的运作,小的一股已经退居到一旁,随时都可以得令而出。

      这种感觉来的非常突然,就连杨恒都没有任何的准备,不过到了这时,杨恒知道法⍥术马上就要成功了,这让他从失败的阴影中立刻就恢复了过来。

      杨Ɨ恒虽然䕷欣喜非常,但是却没有乱了阵脚,因为他知道法术鉴还没有完成,如果现在如果因为激动而使ꚪ法术出了岔子,恐홰怕就会前功尽弃。 뇳

      杨恒对着꜊东方吐气七口,接着又念了另外一段咒语:“五方大帝,太上老君,元始天尊,玉清太宇,指物化身,抽去真形,逃躯化难,以保微灵。”

      这一次咒语念完之后,那一股杨恒分出来的灵魂,突然从杨恒得体内跳了出来,然后就在这阳光之下摇了摇身体,之后变得和杨恒䭐一模一样,只不过身旇形有些虚呎幻。

      而杨恒现在却有一种非常奇特的体验,他虽然身体站在这叙里,但是灵魂却同时能够感୽觉到身体和站在对面的那个飘忽的分神。

      而且杨恒在其中并没有㞆感觉到任何的违和感。

      杨圫恒心念一动,那个分身立刻向本体拱了一拱手,然后说道:“贫道,这厢有ࠡ礼了。”

      杨恒觉得非常的好笑,于먲是就学着小说中的样子回了一礼,然后说道:“你我本是一体ฑ,何必多礼。”

      说完之后杨恒就大笑起来,他这一笑,立刻就牵连了身体和那个分出去的分神一起大笑。

      过了一会儿,杨恒心念一动,那个分䶓身댉立刻就化成了一股青烟,重新融刲入到了杨恒的身体之中。쪃

      而现在的杨恒只觉得这个䃌分身融入自己身ᒵ体之后,立刻就和灵魂重新融为了一体,但是只要是杨恒心念一动,就立刻可以重新分出分神。

      到这时杨恒只觉得这四씮十几天自己的郁闷是一扫而空,前些天心中压着的那块石头也全部被搬开。

      杨恒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然后回到自己的观쾝中,现在他重新要思考的是,接下来该如何放置这分身。

      要说这分身杨恒早就有了打算,要利用香火成神法让这分身迅速的成长。

      但是在现代社会道教确实是有些式微,要想凭借道教的香火修练香火成神法,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杨恒坐在那里脑子中直转圈,最后想出一个办法,那就是将这具䭃分身放入佛家寺ᝀ院之中,利用佛家寺院的庞大香火愿力,成就己身。

      这虽然是一个能够快徺速提升自己的方法,但是却有一꼚个缺点,那就是随着信徒的朝拜,那具分身也会向信徒心中的那个神祗转化。

      虽然这对杨恒没有任何的坏处,但是总是觉讏得自己一个道教的弟子,ꅌ分身却顶着佛家的名头,总有些心里不得劲儿。

      特别是现在杨恒已经修炼有成,那么以前传说中的那些神祗应该都是存在的,自己伋这么一干,是不是背叛自己的三清祖师?

      万一将来三灵清祖师要找自己算账,那可叄怎么办?

      最后杨恒思ඨ来想去,还是先到三清祖师那儿上柱香,然后卜一个卦,看卦象怎么说?

      想到这里伸之后,杨恒便重新回到了登天观得大殿,然后拿了一炷香,恭恭敬敬的给嗯三清祖师点ܧ燃,然后放在了香炉之中。綦

      之后杨恒退了几步来到祭坛前的蒲团上,连续磕了几个头,然后心中祈祷。

      “三清祖师縊在上,弟子的分身将要入佛门,成为佛门中的一员,以便让弟子迅速有成,如果三清祖师同意,请给弟子一个提示。”

      说完之后,ᄃ杨恒从怀中取出了几枚铜ߣ钱,然后向天뗚一撒。

      最后向下一看,这几枚铜钱形成了一个震上巽下。

      杨恒看到这里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原来这个卦象又叫⪠泽雷随,意思是一主一从,要有主从之别。

      这卦象已经说得非常明白,三清祖师这是告诉他要有主从之别。

      那么自䜧己只要是把握本心,以三清道教为主,佛家作为辅助,那么就不违三清祖师的教训。

      想清楚之后,杨恒彻底放下心中的顾虑,回到卧室之中开始思考接下来该如何行事。

      要想将自己的分身送到佛门寺庙之中享受香火,那么首㤠要的一个问题就是,自己以什么名义让信徒朝拜。

      最简单的方法自然是直接就冒名某一位佛主菩萨,不过杨恒现在却不想用这个办法。

      因为随着杨恒修炼日深,对于诸天神圣,十分的敬畏,自己冒用别人的名头,最后恐怕是结下的因果,这将来一定有偿还的那一天。

      如此看来,还扲是给自己起一个其他的烋名号的好,这样一来自己也算是给佛门궇增加了一位神人,而又不冒犯其他的佛祖菩萨以及诸天阿罗汉。

      杨恒又想了想,该给自己的这个分身起一个什么好听的名号呢?

      思来想去,杨恒认为自己要降妖除魔,就少不了光明无量,干脆就给自己的这个分身取一个名字叫做光明菩萨。

      也不知道ꔥ是怎么了,杨恒刚刚想起了这个名字,那虚空之中不知名的纬度,立刻就驝有一道眼光投到了杨恒的身上。

      而且随着这道眼光的投来,杨恒体内本来已经和主魂融为一体的分神,现在突然开始跳动,接着就越出了身体,飘在了半空之中。

      接着只见这分神开始大放光明,而祩他的形象,也开始由原先즰的那个道袍道人的形象,变成了一尊真正的佛门菩萨的形象。

      杨恒看到这里只觉得头皮之发炸,背后已经被汗水ﺞ湿透혏了。

      看来自己的㩅一举一动都在那不知名的空间的某位大人物眼中,自己这刚一想要成为佛门쿪的一员,那边圮直接就让自己的分魂,改变了形象。 錡

      不过在心惊멱胆战的同时,杨恒也有一丝放心,这个样子已经非常的明显,那位不知名的寖存在,已经同意他的这具分魂身入佛门。

      这个不知名的存在,不管是道隣教的诸神,还午是佛教的佛祖,对杨恒来说都是好的。

      如果是道教的诸位神圣,那么就是道教已经同意杨恒的分魂入佛门,自然以后也不会追究쿌他的这那贸然行事。

      如果是佛教的佛祖,那么自然是佛祖亲自点化,以后就是出了事情,佛祖应该也不会袖手旁观,也会给自己说几句话쟚的。

      因此杨⎯恒急忙收起分身,然后跪倒在地,向冥冥中的诸天神圣祷告,希望诸天神圣能够继续指点؅自ঞ己,以便自己将来成就无上道果。

      杨Ԗ恒得祷告刚刚完成,在诸天无量的虚空ઞ以及维度之中,就有六七道目光投了过来。

      这些不知名的意识在虚空之中开始交锋,互相的排斥对方,过了很久,这才慢慢的形成了平衡,将意崝志一起投放在了杨恒得身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