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大吊后入人妻

      蓭第六章梁实秋铽

      厉阳촮慢慢地端起了酒杯,轻轻饮下。

      酒虽为凡酒,但入口柔和,绵柔蕊醇厚、低而不寡、高而不烈,给厉阳最直接的感受就是不刺激、易入喉,感觉甚是舒服。

      对于厉阳这种爱酒之人来说,此ᛡ酒在凡酒之中也算是一种上上之品了。

      这不禁让厉阳想起来曾经的一位酒友如此论道一昲种“绵仙酒”:

      푂 绵绵玉液,温而不烈、低而不淡、柔而不寡,绵택长而尾净,丰满而协调。

      ﹚这种酒已然有了“绵仙酒”千分之ᄭ一的意思了。

      厉阳让酒楼小二将掌柜唤┎至஺身前,随后问到:“掌柜的,叨扰了,此酒甚好,不퉀知它徯叫做什么名字?”

      瀪“客官谬赞了,此酒乃是先祖梦냸中所创,为了纪ᩞ念他老人家,因此便按照他老人家的意思,暂时将此酒命名为‘梁竹酒’。

      只不过在先祖临终之前留有遗言:⾤如果バ有人问起这种酒,ꙏ就请他一定要给这种酒留下一个名字,如果他留下的名字与自己留下的另一个名字一궗致,就一定要奉他为梁家上宾。

      慐如此,就麻烦客官了。⿁”

      ⢨ 厉阳没想到事情会ᮛ发展到这个样子,但是对于他这种已经活了七百多年的“老怪物”来说ⲏ,这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

      屗 因此他便按祦照那位酒友对“绵仙酒”的评价之쏋语,随口说到:“此酒绵柔醇厚,温而不烈、低而不淡、柔而不寡,绵长而尾净,丰满而协调,可唤作‘小绵仙酒’。”

      掌柜睁着大大的眼睛,緟以一种不쎎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厉阳,并且他的身膡上也出现了轻微的颤抖。

      突然,那位掌柜跪倒在了厉阳身前,颤颤抖抖地说到:“还请仙师救我梁家众人。”

      厉阳也ᬠ是一头雾水,但是却面不改色,很是淡然的将那位掌柜扶了起来。

      同时ㆸ在扶起掌柜的瞬间,厉阳将一股灵力输入了掌柜的身体之中,检查了一下他的鳦身体。

      “原来如此!”厉阳心中暗鴧道。

      场上的突兀变化也引来了酒楼中众位宾客的瞩目,他们不明白酒楼掌柜为什么要给厉阳这个看起来年纪轻轻的ᮻ“普通人”下跪。

      “迎宾楼”虽然不是盐城最大的酒楼,但是梁家可不止盐城迎宾楼一处生意,除了盐城以外,梁家的生意还分布于许多较大的城市,是真正的“富甲一方”的存在。

      “仙师,这里人多眼杂,不如请仙师移步后院谈话可否?”

      随后,厉阳便跟着那位掌柜来到了梁家后院。

       …………

      酒楼掌柜名叫“梁实秋㟘”,是现任梁家家主“虠梁实春”的亲弟弟,本来按照梁实秋的身份和地位,他不应该委屈在“犀盐城”这样的小城中做一个酒楼掌柜䏺。

      桎 但是梁实春在十几年前无意间得到了一位著名的“算命先生ෟ”的指点:梁家要想ۢ更进一步╃,就必须在盐城开设一间酒楼。

      ᘨ 本来按照梁实春谨慎的性格,他不会完全听信“卦爻䦕之言”,但是梁家在快速发展之后却Ԭ遇到了瓶颈,加上一些外来因素的影响,近十几年来,梁家生弜意处处碰壁,日渐衰落,因婗此梁实春也只能“信঍其有”了。

      为了梁家的进一步发展,更为了稳固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梁实春只好派出与他关系ᔨ最好的三弟来到了盐城,可是十几年过去了,他们依旧ꄷ没有遇到那所谓的机缘。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梁家当初发家就靠的是“梁竹酒”和酒楼生意的话,他早就将开쨨设在盐城的“迎宾楼”撤走了。

      …………

      梁꜕实秋将厉阳置浪于上座,然后再次跪倒在了厉阳面前,而这一次厉阳也没有再扶梁实秋起来。

      在二百年前厉阳就已䉾经是紫阳宗的太上长老了,膝下数百名徒子徒孙、受万人敬仰,在整个中元大陆上佾都是赫赫有名的元婴期修士,日积月累,那一股“王者之气鳳”便自然产生了。

      䁃 虽然经历了制如此大的变故,厉阳的修为也跌落到了神丹初期,而且为了不引人注意,厉阳也在刻意掩饰身3上的那股“螢王者之气”,但是这种日积月累、ί自然而然形￶成的气息又岂是轻易可掩盖的。

      䧡尽管梁实秋是一个凡人,但是他依旧在ﱁ厉阳身上看到了那一股俯视众生、蔑视一切的桄气质。

      只不过梁实秋只是将厉阳看作了一般的仙师,在梁实秋看来,厉阳身上这种独特的气质是每个仙师都应该具备Ȱ的。

      迄今为止,梁实秋只见过那쳫些凝气期和筑基期的修仙鉟者,厉阳这旊种传说中的神丹期修士,他根本无法、也不敢想象。

      “仙师,其实刚才人多口杂,为了不引起他人的注意,我才说了一些话欺骗了您,还请仙师看在小人并不恶奨意的份上,饶恕小人的不敬之言。”

      说完,梁实秋重䡀重地将头磕在了地上찿,身体也颤抖地更加厉害。

      厉阳自然也猜到了梁实秋话中的不实之慷处,紨但是他一个堂堂的“神丹期仙师”又岂会与梁实秋一个小小的凡人计较,只不过뭹为了那所谓的威严、也为了自己的下一步计划,他必须演一场戏。

      厉阳看着跪倒在地的梁⎷实秋,许久没有说话,这不禁让梁实秋心中越来越感到恐慌: 戨

      “难道仙师真的在怪我欺骗于他?”

      “难不成传言是真的,那些高高在上的仙师都是性情无常之辈,我们这些璧凡人在他们眼中都是一群蝼蚁。”

      “难不࿒成我梁实秋这次真的得命丧于此了吗?可是我的妻子、我的孩子们怎么办,失去了我的庇护,他쁧们紏在梁家又将面临怎样的处境,我的大哥,他真的会照쿿顾好他䗤们吗?”

      一时间,梁实秋心中思绪万千,他越来越害怕、隖越来越担心鳪,身体颤抖的越来越厉害,汗水也早已已经浸透덵了他的衣衫,可是厉阳坐在那里依旧不置一言。

      虽然只过去了短短的半炷香时间,但是这对于릱梁实秋来说,却仿佛Ა有数年鮼之久。

      “此事看在你还算老实的份上,姑且不与你计较,但是你必须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如实向我道来,如果再有欺骗之言,我一定䔚让你和你的家人万劫不复。”

      厉阳的每一句话都像钉子一样⧽深深地扎入了梁实秋的心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