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少妇浪荡史

      雷克亚斯情绪没有任何波动,他自然不可能为几个还没有确定真假的坐标为之激嵾动。他随手将墿这鐈几个磾坐标记录下来,手指轻轻一抖,几条坐标便通过光脑发送了出去。

      リ“我想我们过一段时间就㝥能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扊了。”雷克亚斯一点也不着急,叫人端上两杯茶叶,坐在一边自顾自的细品起来。

      见状,白允川只能耐着性子坐在座位上,与雷克亚斯闲聊。这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奴隶的身上。

      “我听说,你们帝国这些年为了取消奴隶制,也付出了很大的努力?”白允川颇有些好奇的问道。

      雷克亚斯叹了口气:“是有湛很大的努力,但收效甚微。”

      “콑作为帝国的帝王,尤其是曾经在共和国学瑅院学习过的帝王,我无齮时无刻不想取消奴隶制,也知道帝国现在面临的困境。想要发展就必须要有人才,而帝国数十上百亿的奴隶,这些就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粑才库。如果哪一天他们能接受暐到正规的教育,那说뢹不定就能出一个大科学家,就能让帝国的科研走在全宇宙的前列。”

      “可惜啊,奴隶制这个팹东西,涉及的利益太多。帝Ԝ国境内有太多依靠奴隶发家的甬公司、企业、资本。更有一؆批接着‘祖宗之法不可变’阻挠奴隶解放뎱的老顽固。如果贸然取消奴隶制,在现곬在帝国内忧外患的情况下,恐怕会出大乱子。”

      “这是烂在根ႆ里的毛病,不是颁布几个法案,调集军警뷬镇压就鷜能斷解决的了的。”

      白允川点点头:“那你还打算解决吗?”

      “解决?至少在我看ퟐ来엾暂时没什么希望,不过我也会努力的,至少在帝国内,还是有很多人支持解放奴隶的,”雷克亚斯看着白允川鄝,“你是个聪明人,你觉得如果想抓要解决帝国这个问题,最好的出路是什么?鯔”

      “最好的出路?无非是用时间慢慢磨,磨到当当家做主的人都认为解放奴隶是正确的时候,一切也都水到渠成了,”白允川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更极端的办法......”

      说到这,白允川没有继续说下去。雷克亚斯倒是摆摆ڞ手,示意他但说无妨。

      “还有一个出路,就是用战争——一场大战,一场类似于共슌和国那样゠的战争,把帝国打烂,把那些腐朽的根拔除。破而后立,死而后生。”

      雷克亚斯只䂸是笑了컃一下:谔“好小子,你可真敢说啊。” 㨓

      “我只是说了我认为的事情。”白允川笑着摇ǁ摇头。 む 㗴

      雷䴯克亚斯刚想说些什么,眼前的光屏上씦突然弹出一条信息,雷克욼亚斯瞄靖了一眼,直接站起身,对着白允川伸出了右手:“我想我们的合作可以进行了。”

      白允川了然됷,应该是自己昹给的坐标找到货了。白允川也紧跟着站起身,握住了雷克亚斯的手:“那我们重新谈谈?”

      醶 ퟚ .......

      䯉 新一轮的谈判相当顺利,帝国方面几乎全盘接受了白允川的条件,购买价格㵻也在白允川的预期之中。帝国以一百亿一套的价格先购进一百套,预付金40%,荆剩下的货到付款。第ꕧ一批优先交付十五套。作媔为交换,万灵自由军负责传授帝国技术人员星门的嘭保养、维修等后勤工作。同时,白允川要想睛帝国提交所有有关【神海共和国·宇宙坐标定位装置】的坐标数据。

      协议签字后,双方显然都很高兴。雷克亚斯把白允川留꿧下䣝举办了一个晚宴,庆祝这份合同的签署。为此,雷ﻱ克亚斯还特意让皇宫的服装设计师给白允川设计了一套华丽的賗帝国传统服装。牓

      怎鐤么说呢,这帝国的服装确实大气庄严ᰁ又帅气,可惜白允川不太喜欢这种被束缚的感觉。不过晚宴就是外交的地方,白允川只能硬着头皮穿上衣服。

      ┧ 在晚宴上ﵨ,雷克亚斯意外的发现了拉法埃莱与蒂哈娜。蒂哈娜换上了一件修身连衣裙,看起来䫰还很漂亮,只是她的吃像✙不太符合她的形象。蒂哈娜忙着狼吞虎咽,没有注意到白允川,一旁的拉法埃莱倒是注意到了,冲着白允川遥遥的举起ㅱ酒杯示意。

      白允川举杯还礼,雷克亚斯在向出席这次睏宴会的众人介绍了白允川,暗示这次宴会就是为白允川举办的。在座的各个都是人精,虽然雷克亚斯没有说为什么举办,但有心的人已经瘇开始接触这位名不见经传㯱的军团长。

      白允川笑着迎接一波頱又一波朝他悠敬酒的㲋人,应酬着实不是⍜他的强项。所以在喝了一会之后,뚚白允川便借故离开的晚宴,去厕所躲一会。

      不过刚刚的应酬也不是没ꋍ有收获,白允川在收到的名片中发现了几家奴隶贸易公司。

      白允川原本想向帝国皇室直接购买奴隶,但雷克亚斯告诉他,现在帝国皇室已经完全脱离了奴隶贸易,只保留了少量奴隶使用。如果白允鲣川想买,只能自己去寻找那些奴隶贸易公司。

      只不过好在这样詝的公司在夾帝国并不少见,而촗能参加今天这个宴会的更是其中的佼佼룲者。풤白允川粗略的浏览了一下这几张名片,脑海中将名片的主人一一对应。

      㙨 看来接下来的宴会,自己要和这几个人多多接触了。

      狡 ...... 长  ㉲ “您这边请。”

      第二天一大早,ﰭ白允川就呦跟着一个瘦高得到男人来到了一座高大的建筑前。

      男人很热情,言语之中满是尊敬。昨天听到白允川说要买一批刚捕获的奴隶之后,戴ɚ钦马上拍着胸脯说뱜自己这里有货源,而且价格也要便宜不少。这不,戴钦一大뎲早就拉着白允川来到了公司的“货物”存放地。

      哪怕是站在外面,白允川也能灵敏的听到里面传来的一阵阵痛苦的惨叫,不禁皱了皱疁眉头。

      駜 戴״钦仿佛知道白允川在춍想什么,嘿괩嘿一笑:“那是正在被调教的奴隶,不过您放心,咱们不会去那里。走ē,我带您去看那些已经被调教好的奴隶。”

      白允川跟着戴钦走进大楼讥,看着周围用真金雕刻的纹路不禁感慨,谁能想到这么金碧辉煌的地方,居然隐藏着这么肮脏的奴隶交易ꭍ市场?

      戴钦不知道白允川在想什么。他带着白允川穿过一条又一条走廊,最终在一面洁白的墙前停了下来。

      슘戴钦伸手在一旁的㡎书架上摆弄了一阵,一扇门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白允川的面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