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纱荣子最好一部

      “这不是苏清哥哥吗,苏清哥哥来这是因为病了吗?”

      说着四玫瑰上前就瞅着苏清左看看右看看。

      没管一旁的震惊的众人,苏清急忙拉着四玫瑰走到一旁。

      “毛利大叔你们先去忙吧,我和这人说些话。”

      看着离远了的两人,小兰忙安慰星野绫道:“绫姐,那人也许只是朋…朋友呢。”

      沉着脸的星野绫吓了小兰一哆嗦说话都有些不利索。

      怎么感觉到杀气了呢?

      “没事,正事要紧!”

      听听多么平淡的语气啊!

      柯南低头默默的“祝福”苏清,不过那脸上明晃晃的幸灾乐祸般的笑容,却有些…嗯…有些明显呢!

      ………

      “你来这里做什么?”

      苏清对着四玫瑰说道。

      “随意看看。”

      “我可不信,我来这里是偶然,所以你来这不是为了我,那是因为……贝尔摩德对吧,她在这里应该是有任务,而你知道了,就来见她,对吧。”

      “Bingo!”

      “别对她动手,这次算我求你了。”

      苏清低声对着四玫瑰说道。

      “她本人长的很漂亮,是吧?”

      “……嗯……嗯?”

      “漂亮的连你都忍不住了呢,哥!我恐怕不能答应你了。”

      ………

      四玫瑰带着苏清很快就找到了星野绫他们。

      苏清有些诧异。

      他是提前知道剧情,所以大约能猜出小兰他们在哪,但四玫瑰是怎么知道的?

      “你们这是在找什么啊?我可以帮忙吗?哦…对了,我叫苏锦,是苏清的表妹,一位业余侦探。”

      说着四玫瑰礼貌的对着众人点了点头

      “诶!你好啊!”小兰热情的打着招呼。

      “锦姐姐好!”柯南高兴的说道。

      侦探*罒▽罒*诶!

      同行见同行,两眼泪汪汪!

      ………

      四玫瑰拿起地上包里的玩具看了看。

      “那也不一定是感谢这位医生的人呢,也有可能是…恨…有可能是恨这位医生的吧!”

      “诶?”

      将玩具上的字给众人展示了下。

      “这上面的名字是荻野智也,你有印象吗?”

      柯南听到四玫瑰说的话一下子反应过来。

      回头就拿起病历,翻找起来。

      “是这个!”

      柯南将病历递给医生。

      “荻野智也,三年前因为盲肠炎死亡了。”

      医生接过病历,看了眼说道。

      “盲肠炎也能死亡啊。”

      毛利小五郎惊讶的说道。

      “如果发现晚的话也是有可能的,那个孩子送来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不过孩子的父亲一直不这么想。”

      “现在可不是在这商议这个的时候。”

      苏清大声说道。

      “没错,犯人将自己孩子的遗物和保险金每个月寄给你,以及今天那封信和儿子忌日寄给你的花一起送到,说到这里你们还不懂吗?”

      四玫瑰耐心的说道。

      “他要今天取走你孩子的性命!”

      柯南激动道。

      ………

      看着被柯南一脚踢掉了刀的人。

      苏清没有跟上众人,而是边慢悠悠的走着,边拿出手机直接打电话报了警。

      “有个孩子被人劫持,有生命危险,请快点来……”

      待苏清挂掉电话,星野绫从背后出来问道:“危险应该解除了才是啊,现在报什么警啊?”

      “这个父亲多少有点问题,孩子病了不及时就医,明明知道是自己的原因还怪医生,这也就算了,居然还想杀人家医生的孩子,真是无法理解啊!”

      这个世界,要么就是聪明出了宇宙似的,要么就是笨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那就直接…”

      四玫瑰竖起右手大拇指在脖子前一滑。

      “没必要,这种人只是精神上有些问题。”

      “但你看不爽不是吗?”

      四玫瑰上前揽住苏清的肩膀说道。

      星野绫看着眼前的场景,眯了眯眼睛。

      “我们下去吧!”

      看到两个父亲互相跪着诉说着什么。

      激情满满啊!

      要不怎么对方都要杀了自己孩子了,还不让报警呢柔力球路虎潞河医院!

      果然,这个世界上,智商是一种稀缺资源呢。

      结果就是,这个医生刚对着小兰说完不用报警。

      就见全副武装的警察直接将人压在地上,拷了起来。

      真是皆大欢喜。

      “我提前报了警。”

      苏清笑着站了出来。

      “我能理解这位孩子父亲丧失孩子的……”

      四玫瑰上前走了几步,道:“你理解什么,是同为父亲的理解吗,那你孩子差点没命,你居然还想不追究人家,你这样算一个合格的父亲;还是说你以医生的身份理解对方失去孩子的痛苦。”

      “那么…”

      说着,四玫瑰靠近这位医生的耳边用着温柔的语气轻声说道:“需要我来让你体会一下吗?”

      医生一下子僵住了身体。

      四玫瑰笑着蹦蹦跳跳的回到了苏清的身边。

      看了看苏清身旁的星野绫上前对着其耳语道:“我们等会儿见一面吧,就我们两个人。”

      “好!”

      看着达成了某种协议的两个人,苏清无奈的笑了笑。

      PS:

      苏清:(*\/?\*)我还挺受欢迎的呢!

      四玫瑰看了看一旁自恋着的苏清。

      四玫瑰:姐姐,马上我就救你离开这个“水深火热”的清酒。

      贝尔摩德:嗯?

      苏清:你…不能抢你嫂子!

      四玫瑰:你还不能抢你的妹夫呢,哼!

      苏清:(╥w╥`)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呜呜呜(┯_┯)!原来我才是那个小丑。

      贝尔摩德:???

      贝尔摩德:这都是些什么事(゜ロ゜)。

      猜猜,下一章四玫瑰要和贝尔摩德说啥呢?

      (*\/?\*)捂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