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兮魔兽

      一个狗仔都怕的男人?

      张承看着杨若海笑了笑,难免有些羡慕。

      明ᠦ星最烦的是什么?

      这个或许很难说,可狗仔绝对榜上有名。

      栽在狗仔身上的明星并不少见。

      当然,哪怕那些没有任何죮把柄的明≙星,可被狗仔弄得没有点私人空间,想来也恼的。

      张承不认为自己䊇有什么怕狗仔拍到。 㛲

      可这种被狗仔跟拍,显然也是极其厌恶的。

      谁没电隐私,哪怕那隐私砷无不可对人言。

      “知道该怎么做了?”읪杨若海说道。 纆

      “知道,知道ㆌ!”

      稭那人连忙说道,然后把相机往地上哼哼一砸。

      梾“嘭!”

      张承见此却是⌭一愣,而杨若海却是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൜ 这是个狠人啊!

      砸相机干嘛,删掉里面的图片不就行了?

      张承疑贫惑᥉,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

      ԥ

      恐怕是杨若海的威慑力太大的諾缘故吧!

      嗯벀,以前杨若海似乎就砸过狗仔的相机。

      如今那狗仔似ં乎都还在牢里蹲着呢。

      “滚蛋!”

      杨若海撇嘴说道。

      那狗仔一听,如蒙大赦,一番感谢,头也不回的狼狈而逃。

      地上的相机都顾不上。

      冷䔆锋却是弯腰从砸坏的相机里面抽出一张储存卡递给了张承。

      张承没接,而是示意他自己拿着。

      他对里面的内容完全没鈐兴趣。

      《歌王》新一期开播,收视率如推测的那般破四了。

      而且最高达4.12%,毫无悬念的成为今年第一个收视率破四Ṋ的综艺节目。

      或许也将是唯一的一个。

      毕竟如今已经是꺝十一月份了。

      张承凭借一首《男儿当自睏强》拿下第一,而他也再શ次成为这节目之中表现最为亮眼的歌手。

      还 ᴋ他里面的一些话语也随即在网络之上流行。

      “说多了都是泪!”

      “羡慕嫉妒恨!”

      “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

      “䓖不提这茬儿,我们还是好朋友。”

      “让你感受苠一下来至社会的毒打。”

      ......

      杨若海虽然有⓳时候不着调,但性格沉稳,并非急性子。

      옸若是什么时候急了魺,那么一点是为了女人。

      所以第二天张承就接到其电话,说余瑜对歌曲没有要求。

      没有要求自然不可能。

      既然是余瑜邀歌,那么给的歌曲肯定要是余瑜适合演唱的。

      直接给她一首《好汉歌》? 礮

      显然不行嘛。

      “啪!”

      背张承正思考给余瑜什么歌曲,却发现脖子有些㤵痒,随쟓意一巴掌拍了过去。

      摊开手掌一看,却罰是一只死蚊子。

      “这他么都十一鵓月份了⤊,怎么还有蚊子?”张承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꘡ 首都十一月份就已经有些冷了。 ᓜ

      这个天气,一般是没有蚊子的。

      当然,准确的说朠是少,却쪋也并非没有。

      “不知道功夫入化劲,一羽不能加,蝇虫不能落,还会不롸会被蚊子咬到?”

      张承脑海之中生出一个念头,不过随即却㾸又哑然一笑。

      一羽不能加,蝇虫不能落!

      这话可不是说功夫到愥了化劲,蝇虫就不能落到身上。

      “你说这世界最讨厌的动物是夗什么?”张承笑着问及看过来的冷锋。 蜧

      댒冷锋摇头。

      他ᶷ很清楚,张承问他,并非是要答案。

      “我觉得是蚊子。”张承说道,“它吸血就算了,还要嗡嗡的吵人烦,当然最主要的吸血之后,竟然还痒!”

      痒?

      袺 㙂张承Ꮍ说道这儿却是一愣,随即一笑。

      《痒》不就是一首歌么?

      埲这首歌他肯定是唱不ꁉ了的。

      杨若兮虽然是歌手,可她.碁.....

      张承也不ꁵ会给她这首歌。他难以想象杨若兮唱这首歌的画面。

      想到这儿,张承随即就将歌词和曲子写了下줙来,顺带把编曲⧞一并发给杨若海。

      杨若海在女人面前总꣒显得有几分迫不及待。

      当天,他就把歌给了余瑜。

      “你给余瑜写了首歌?”姜朵有些惊讶的看向张承,道。

      꽕 “有人出面,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无奈啊!”张承双手一摆,说道。

      “若兮也是歌手。”姜朵说道。

      她的意思很明显숧,杨㾂若兮也是歌手,你都没给她写歌,你竟然给余瑜写了首歌,而且쮠还有资敌的嫌疑窓。

      你们两人如今可是竞争对手。

      不给老板写歌,却给竞争对手写歌,恐怕也就只有你张承干得出来。

      “她不是把重心放影视上去了么?”张承说道,“不过,她若要,想要什么ᕟ歌,那么땑就有什么歌!”

      想要什么歌就有什么歌?

      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张承,你不会是膨胀了吧?

      “跟余瑜合约的问题,你看着处理吧!”张承说道,“杨若海那家伙说余瑜似乎对那首歌很满意,你懂的?”

      姜朵点了点头。

      对方满意,那么就算不狮子大开口,촳也绝对可以把行价往上提一提。

      何况,张承作词作曲的歌,本身就附带了张承的名气加层。䠥

      余瑜若是在《歌王》舞台上唱,那么ᷛ还附带一个强大的话题。

      当﷌然这话题对于张承未必就是坏事儿。

      ⓷姜朵并澄没有多做停留,很快就离开,去跟余瑜的经纪人谈《痒》的版权等问题了。

      不过,她离开不跗久,杨若兮的电话却打了过来。

      “你给余瑜写歌了?”

      뇷 这是杨若兮的第一句话,似有质问的语气芨。

      鶀“我怎么感觉一股浓浓的醋意啊?”张承笑着说道。

      “张承,你不给我写歌就算了,你竟然给你的竞争对手写歌,你的良心퐑不会痛么?”距杨若兮说道。

      “你又没向我邀歌。”张承说道。

      他觉得自己这理由无比强大,强大到对方难以反驳。

       䒂 可惜,杨若兮终究是女人,怎么可能会跟他讲理。

      띅 “我不向驐你邀歌,你就不能主动送我?”杨若兮说道,“咱俩友谊的小船翻쯬了。㸈”

      若真翻了就没这电话了。

      “这事儿不怪我,怪你哥。”张承说道。

      他㘜很明智的把杨若海给耤推了出来,而且还不是替死鬼,졩说是他的锅也不为过。

      “你宁愿写歌去帮我哥泡妞儿,也不愿意给主动我写歌!张承,咱俩友谊的小船真的翻了。”

      电话那头传来杨若兮的声音。

      嵁 张承:끸......

      我怎么感觉这丫头的醋意很大啊!

      难道她对我有意思?

      好吧,人生三大错觉真是无处不在,防不胜防啊!惫

      “你想要什么歌,我给你写行了吧!”张秺承无奈说道。 ᱊

      他们两人友谊的小船自屳然不可能就这么翻了,可杨若兮经常拿此说也不是个事儿。

      所以,张喺承很自觉ᒞ的准备“花钱消灾”。

      “哼!”杨若兮哼了一声,说道,“你自己说的,我要什么歌,你ே写什么?”

      “前提是我写得出来啊!”

      张承听杨若兮这么一说,顿时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

      “我不管。”杨若兮说道,“记住你说的话ᙝ,等你参加完《歌王》这节目,我会找你兑现的。”

      䉷张承还欲说什么,对方却已经挂了电话。

      貂 竟然没有立马就要?

      馒 这是在替我考虑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