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狱bd

      ➪三个步兵班长都相继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士兵们自然都没话说。

      一一站出来给唐刀自报姓名級、年龄、军龄,也算Ꝭ是战前訄互相熟悉的一个过程,唐刀都细心的记下来。

      哪怕탘时间短,唐刀也必须记个差不多,否则打起仗来,他这个排长连属下的名字或者外号都喊不出,还搞什么战术布置?

      而至于说每个人的个性特点或者特长,那可只有在战斗中去发现了。懥

      上官㚽云也在一旁有选择的给唐刀ͩ介绍,킞比如三个班㩊长。

      饮 原名袁二黑的二班长老黑是三排最厉害的投弹手,曾经打破过团里的投弹记录,硬是将木质长柄手榴弹投到过70米外,在战场上也有在战壕里将手榴弹投过最少50多米远的记录。

      靠着这一手绝活儿,当兵三年就成了班长,要不是没一班长刘大头崶当兵时间长,他也是三排长的有力竞争者。

      而做为一班班长的刘大头,却是名典型的老兵。

      88师是原国民警卫师自民栉国二十年改编而来,臯而那会儿刘大头的兵龄ἔ就已经超过三年,到现在则都快十年了。

      从国民警卫师到88师,近十年的时间都是在컰这样一支精锐中,光是这样的磨炼,哪怕是再如何钝的刀也都锋利无比了䒠。

      别的不说,班排级的基层指挥,纵观整个三排,可能他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了,也怪不得他对痄唐刀抢了即将属于他的位置有所怨言了。

      相对两觐个刚认识的班长,唐刀的老熟人老兵油子则更让他惊喜。

      老兵油子李九斤虽然油滑一些,但能当一个战斗班的班长,尤其是在一般都是尖刀的一连,那必须得廬有拿得出手的本领的。

      唐刀还真没想到,李九斤这个老油条竟然还뱟是一连的冷枪高手。

      他在淞沪前线这两个月,保命的本事不用提了,加上本身运气也足够好,到现在身上连块皮都没破。

      不过这位可不光是活得比别人长久,人家也是有大军功的人。灼

      靠着打冷枪,格毙了近10名鬼子,他步枪上的九条划痕记录着他的功勋。

      而他也是三个步兵班长中唯一同时装⿵备着步枪和驳壳枪的,虽然用他自己的话说,多㹐装备点武器他心里才安稳,但唐刀却是清楚,装备越多,意味着体能状况越强,李九斤这个老兵油子可是比他욬浮于表面꒻上的懒散要强的多。

      㨮另一个熟人杨小山这个上等兵更让唐刀意外,不光㇗心有热血是个上好的苗子,其实在战场셆上的表现也不错。

      做为一名由地方部队抽调补充至一连的新兵,参与了一次残酷的白刃战幸运的活下来不说,竟然还用刺刀干掉了两个鬼子,춵这是很多老챆兵都不曾做到的成绩。

      上过战场的人都明白,相对于炮火漫天和双方激烈对射,最残酷的战斗非双方白刃战莫属。

      面对఺明晃晃的刺刀,人ꪟ脑海里不过是一片空白,训练场上那些无比熟悉的战术动作你一条也想不起来。

      鬺 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敌人的刺刀刺入你的胸膛之前,先把你的횔刺刀刺过去,敌人陂不死,你就死。

      没有第三种选择。

      那需要的是身体强㯈壮,拼刺术,更需要的是胆色,敢于面对死亡。

      这个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尤其是面对日军䣌这种对拼刺术训练极为苛刻的军队,许多士兵那一刻因为恐惧全身都是僵硬的,也导致面对一名日军往往需要两三名中国士兵去对付,甚至就是那样也不一定能获胜。 ᣤ

      日军对于刺刀白刃战究竟有多自信,在未来被逐渐披露的许多战报中都体现ꮇ过。当攻击遇阻,他们会选쑖用这一招;发起最后总攻,他们依然会用这一섔招,那是他们展现自身武勇最常用的战术。

      而事实是,他们采用孠这一招的胜率超过百涅分之七十。

      当然了,白刃战本身就是双刃剑。

      当他们遇到破釜沉舟的中国军队,比如携带着红缨枪经历过万里转移的红色部队,ם又比如遭遇已经退无可退的中国精锐,同样会被杀得血流成河,成为他们的梦魇。

      不过,一名初上战场的新兵蛋子,能ﭩ在白刃战中干掉两个辖日本兵,绝对足够强悍。

      而他螨好像也是一月前那一战中唯一存活啄下来的补充兵,要不然上官云也不会专门给他介绍了。

      还有其他几个士兵,有擅于挖工事的,有擅长机枪射击压制的,也有擅长负重的弹药手......

      从上官云带着几分骄傲和悲伤的神情中,唐刀不难理解,那应该都是三排比较出众的兵,只是像这样出众的士兵,在经历过两个月血战之后,已经所剩不多了閱。

      老兵不多了,自然剩下的就是新兵蛋子,整个三排现在剩下的三十多Ꞡ号人中,原֬来的老兵已经不足一半,其余的都是补充过好几轮后剩下的。

      新兵经历的多了也就成了老兵,但也有只来了五六天只打了一仗的新兵,幸好,就一个。

      那个怯生生绝不会超过20岁拘谨的给唐刀敬过礼就退到人群中的新兵就是。Θ

      这样的新兵应该是才补充不久⴬,连几个班长自己都不怎么熟悉,驷自然也没什么特别介绍,唐刀匆忙间也就记住陆了他的名字--⧹-牛二。さ

      那还是因为看见牛二细霗心的把Ყ自己的口粮放在‘锤子’㴊面前,而且还帮可怜的小家伙用绑带包扎好后腿上的伤口。

      或许别的说明不了什么,但绝对挺喜欢狗。

      不过,这也可以看出原有老兵们的强悍,长达两个月的血肉战场鏖战,他们的存活率远高于后来补充进来的新兵。

      怪不得曾经时空中的四行仓库之战中,日军动用了一个步픲兵联队两千多人狂攻三天,也没能攻下这座坚固的堡垒。

      光是四行仓库能扛75口径野炮可不行,主要还得看守堡垒的是什么样的兵。

      无疑,524团1营现在剩下的这400多号人,在经历过一场场血战的层层識淘汰之后,已经算是淞沪中日双方合计百万大军中쫱精锐之中的精锐。

      唐刀现在比之前前更有底气,并不仅仅只是因为他知道历史这艘巨轮的真实轨迹。

      天知道龚他这只穿越畃时쨺空的壁垒而至的小蝴蝶扇욚动的小翅膀,会产生怎样ꬂ的连锁反应?

      对于未来,唐刀一样无法确定。

      ࿵但他能确定的是,就像曾经一样,有这样一帮战友和他并肩,他的心很稳,他持枪的手更稳。

      “行了,都认识的差坔不多了,三排的弟兄们,都回到你们的战位上去,唐排长你和我一起去指挥部开会。”上㤄官云掏出一块怀表看看时间,带着几分粗鲁大声命令。

      “唐排长,你有什么安排,赶紧给他们说,说完了♜让他们赶紧都滚蛋!”

      在场的官兵们不由微微一呆,兵龄已近十年的老兵刘大头眼里更是不由闪出一丝庆幸。

      做为老兵,他太明白唐刀这样一个小排长能参加连级以上长官才能参加的会议背后代表着什么了,那说明最高指挥官极其欣赏自己这位新排长,若是那个连长在战斗中挂了,他直接去当连长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想到这儿,刘大头忍不住怒瞪了老兵油子一眼。

      怪不得这厮都抱大腿式的直接叫上长官了,他肯定是提前知道有这档子事儿,不给他说,估计就想看着他这个资格最꿍老的班长出丑呢!

      狗日的,忒不是东西了。

      老兵油子李九斤面对刘大头的怒火,则是翻了个白眼予以回应,谁让你娃老是瞧不起老子这个打冷枪出身的,今儿就让你娃看看谁的心窟眼儿更足。

      唐刀对手下两个班长‘含▇情脉脉’的对视故作不见,微온微一笑:

      “我不在,二班三鄵班就先茜听刘班长的,大家在仓库外的工事里都小心点儿,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鬼子已经٦知道我们在这里了,应该用不了多久就有先头部队会过来的。”

      “排长,我.......”刘大头估计没想到唐刀会不计前嫌的冒出这样一个安排,一时间感动的有些失语。

      唐刀这种做法几乎就是坐实了他副排长的位置,킀虽然他以前也是这样圬的䋸,但毕竟一朝天子一朝臣訛不是?

      “刘班长,我相信你!”唐刀㉂微微一笑,主动伸出手使劲握了握这名老兵粗粝如岩石般地手。

      那不光是表示他的认可,更是对一名老兵的尊重。

      在听完上官云的介绍后,唐刀那会儿就已经决定,若是他不在的时候,刘大头就是代替他指挥三排的第一人选。

      在去三楼指挥部的路上,上官云看唐刀的目光有些古‰怪,在唐刀想询问的时候,上官云终是忍不住叹息:

      “我不明白,你们26师的长官怎么会舍得把你这样的宝贝丢战✨场上的,你这样的如果在我们88师,就是只有一口气,长官们估计也得把你抢回去。”

      唐刀若是普通或是稍微优秀也就罢了,但无论是个人实力还是统率力都优秀的近乎发光却还被遗落战场,这位国军上尉心下终究还是䘋泛起了点埒嘀咕。

      뙼 唐刀微微咧嘴:“长官谬赞了,不过或许这会儿我的腑长官也在找战区野战医院要人不是?”

      “哈哈!说得是!幸好,幸好!”上官云被唐ﺢ刀这个算是解齵释又有几分俏皮的回答逗得放声大傋笑。

      “晚点儿我做主让通讯兵给26师发封电报说你在这里好了。”

      ﯰ像唐刀这样聥被炮弹震昏几日眼看不得活、后来却又生龙活虎的的案例在战场上其实算不上个例,能把唐刀送往战区野战医院也足以说明26师对他的重视。

      至此,对唐刀尚存的最后一分⌡疑虑尽去。

      。。。。。。。。。

      士 ps:今天就一章哈,大章3000字,风月不能更的太快,否则一轮推荐还没走完就上架了,那会扑街的,爆更的话,上架后一䲞定会有的。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