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软件官网

      实木封死的墙壁,潮湿的空间,天然的隔音能癐力。

      卑路丝大胆猜测此地位置,对周围环境有了大概了解。

      这地方是水鬼专门建在水下的一处建筑物,他只有唯一的一个出口在船房上面。

      旋即,卑路丝顶着弯刀,霞慢慢的走在向下的阶梯上,走了进去。

      进去后,一眼能看到一条᎛走廊,墙䱰壁上一盏油灯,微弱臁的火光安静燃烧,让此隃处显得阴森怪诞。

      卑路丝刚走几步,就发现了走廊旁边有一扇房门,这房门也是实木定制,关闭时只能看到一条很小的门缝,完全看不到里面的景象。

      卑路丝将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下,安静…门里完全没有一点声音。

      헒用手推了推,门一动不动,然后卑路丝发现,门上面一个方形的锁孔。 眹

      卑路丝蹲在锁孔位置,往里面瞄了一下,里面黑漆漆的,完全看不到任何景象。

      旋即㉷,卑路丝抽着弯刀,用刀尖轻轻插进门缝里,动作轻微的上下移动了一下。

      咔咔!

      里面有东西掉落,从声音上卑路丝銟判断出,这门锁应该是外开内销的样子,只是单纯有防止人进去的켺功能。

      再伸手推了一下,这一次,卑路丝很容易就推开了房门。

      很暗,迎面还有一种特殊的腥臭味,像是什么东西腐蚀了铁的味道。

      卑路丝皱眉,这味道让他感觉很不舒服,就像是正퓹站在监狱刑房门口一样。

      于是卑路丝伸手取下了墙上的油灯,提着油灯走了进去。

      油灯晃动了几下,进去的卑路丝看到了屋里的景象。

      那一刻,卑路丝冷汗直流,手不骅自然的抖动了一下,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映入眼帘的是,挂棭满墙壁的刑具,被血锈蚀的铁链,铁钩,铁钳子,沾满血迹的鞭子,放在火盆中的烙铁,放在地上折磨人的凳子,椅子,等親等。

      还有很多其他的刑具,都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然而他们都布满혐了整个房间,都沾着血迹。

      卑路丝吞了一下口水,举起油灯又看了一下,他突然诸发现一个人在墙上。

      此人双手被吊起,双脚被拉开,像是完全被钉在了墙上一样。

      “你没事吧!”

      卑路丝轻声问道,连忙走了过去。

      可走进之뤾后,那墙上根本没有人,卑路丝看到的也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印在墙上的影子。

      然而,就是这个影子,卑路丝却伸出了手,颤抖着抚摸了上泺去。

      “太残忍了,什么样的人䶡才能做出这种事”

      卑路丝咬牙切齿,看清这个影子时怒火冲天。

      那是一个血影,是人血一次次留在了墙川上,活活在墙上留下了人的影子。

      卑路㤹丝连退了几步,目光又落在了地上。 楒

      以这影子为中心两步范围内,能看到完全与地面不同的颜色。

      黑色,漆黑的颜色,像是给木头上了一层奇䫳怪的漆。

      卑路丝蹲了下去,摸了一下地板,璐拿在鼻尖上闻了一下。

      突然,卑路丝用手捂住脸,他只是问了一下气味,就流出了泪水。

      “该杀!콶这些水鬼死有余辜!”卑路丝抽泣的说道。

      他闻到了腥臭味,当即明白,这层所谓黑色的漆,全是凝固的人血,是人血日积月累下把地板染成了这样。

      յ 卑路粸丝明白,这屋子的确是䔂刑房,不过,他不是审讯犯人的刑房,而是水鬼折磨人的刑房,是一个极恶之地,是一个恐怖的地狱。

      卑路丝再也无法压制心中的怒火,一想到表妹落到这种人手中,他就提着刀卭,冲出了这间刑房。

      这一层一共六间被门锁住的屋子,一件㽄是刑房,其他五间定不是什么好地ﰄ方。

      卑路丝又打开了第二间,举灯时看清了囨里面的景象。

      还是一间刑房,水刑房!

      퉆 这间屋子一半被水淹没,䘰如同一个巨大的方形水池,水池中间有一条木桥横着。

      在桥的两边,有各种各样跟水有关的刑具,大小不一的笼子,还有从房顶吊着的活动绳子跟锁链。

      “这些该死的家苗伙们,他们为了x折磨人究竟弄了多少万恶的刑具”

      卑路丝∛清楚知道,那些活动绳索跟锁链勈定是把人倒掉淹水用的,那些大小不一的笼子是用来把人关到水中用的。

      就在这时候,水犑中传来了微弱的求饶声:

      “主人욛!我错了,求蕜你放我出去吧!”

      卑路丝立刻走上桥,灯火下,他看到了一个虚弱的女孩被关在狭小的笼子里,只露出一个头在水面。

      “銇姑娘!”ﳯ

      “我现在就救你出来,你一定忍着点”

      女孩已经很虚弱,营救刻不容缓,卑路丝立刻将笼子从水中拉出,把她解救出来。

      旋即,卑鵹路丝确定再无其他人后,抱着她离开了水刑房。

      这个女孩不知姓名,被救出髉时険一直神志不清,嘴中嘟囔着求饶的话牷。

      卑路丝将她暂时放在了走廊里,安慰的说道:

      “放心好了!”

      “不会再有人伤害你了,我们会把你从这里救出去”

      女孩似乎听到了뙘卑路丝的话,她迷离的眼神看了看卑路丝的脸庞,很是茫然,呆呆地点了一下头。

      或许펫,女孩没有想过有人会救她,一时间无法相信自己会被拯救,这才露Ẳ出了茫然。 칖

      旋即,卑路丝再道:“你先在这等我一下,我还要把其他的人都救出来” 纐

      女孩依然呆呆的表情,卑롥路丝心中长叹了一下,暂时让她待在了走廊。

      㾽卑路丝再次手拿着弯刀,举着油灯向里面走去。

      第三间,卑路丝贴门听了一下,这才用刀顶开了里面的锁扣。

      킐这间房里什么都没有,卑路丝在灯火下看了看,这应该是一间๻囚房,只是现在精没人而已。

      之后是第四间,听动静,撬门锁,卑陎路丝再次举灯走进。

      这一次,他看到了三个女孩子被关在这间屋里。 

      三个女孩子都被锁住,长时间的黑暗,让她们不敢面对突如其来的灯光。

      但是,当卑路丝开门走进輙去之后,三个女孩子本能的低头,道:

      “主人…”

      心都揪到了一起,卑路丝看着她们身上的链锁,单薄的身体只着片缕,以及那出自本能求生的身体反应。

      卑路丝努力平息起伏的胸膛,这才道:“我不是你们的主人!”

      “我是来救你们逃出去的人”

       三个女孩抬起了头,他䝰们在灯光下,看清了卑路丝的长相,眼中也是一片茫然¿,空洞。

      “救我们?”

      Ვ 一个女孩子嘀咕,她完全无法理解,空洞眼中一无一物。

      卑路丝见样,再次哀叹,他知㌙道,这些女孩暂时都无法接受自己被救的事实,她们丧失希望已经太久了。

      “先跟我出去在说吧!”

      卑路丝伸出了手,轻轻拉住了一个女孩。

      “好冰,好轻!”

      訇 卑路丝掌心感觉的,女孩的手完全没有温度,握住的时候像是鸿毛一般轻,怕是稍微用力就会把这手握碎了。

      三个女孩跟着卑路丝,一脸茫然的站在了走廊上。

      “粊去照顾一下꘨你们的同伴,等一会我再想纓办法为你们解除身上的锁链”卑路丝道,让救出的四个女孩待在了一起。

      旋即,卑路丝又打开了第五扇门,门里也有三个茫然的女孩。

      这些女孩也在第一时间叫过卑路丝主人,当听到自己被救的时候,脸上没有一点ᢳ欣喜,有的只是不知所措。

      此时,卑路丝已经明白,这些女孩早已在暗无天日的生活中失去了希望,就算现在救出她们的身体,也无法拯救她们的灵魂。

      “为什么,强大的一方总会欺凌势单的一方,恶人总会伤害弱小”

      不禁,卑路丝站在第六扇门前,自我疑问。

      这个问题对于卑路丝而言,有更深的含义。

      他醥从这些女孩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国家,也看到了国破家亡烙时那些똫波斯遗民未来的遭遇。

      这时候,卑路㣾丝本能的将耳朵贴在了第六扇门上,왚如果还是没声音他就会打开这最后的一扇门。

      然而,卑路丝这一听,精神立刻一震,收回了心思。

      他在门ֆ上听到了声音。

      有男人相互污秽的嬉笑,骂声,以及女人的抽泣,与求饶声。

      “里面有敌人!”心道此,卑路丝打起十二分精神,死死的盯着这扇门。

      䵄 旋即,卑路丝一咬牙,平静内心后,向门缝里插进了弯刀。

      卑路丝很小心,此时他λ完全在靠感觉一点点顶开里面的门销,只希望在门开之前不会被里面的敌人发现。

      一切很顺利,里面的人没有阻止卑路丝开门,㣓卑路丝在手感上清晰的察觉到,只要再用一点力就能打开门销。

      旋即,卑路丝深吸一口气,猛的一挑,挑开门销的同时一脚踢在了门上。

      哐롘当一声!!

      实木门应声被踢开,卑路丝立刻握着弯刀,冲进了屋里。

      ꔬ 只见屋里一共四男两女,男的衣裤不穿,手拿着皮鞭,女的赤身露体哭泣,满身是伤的躲在墙角。

      卑路丝进门㪍那一刻,四男惊愕的看着他,两女畏惧的蜷缩不动。

      此景,不用说卑路丝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这四男定是万恶的水鬼Ⲣ,女的是被伤害的女孩。

      “你是谁?”

      此时,一男的突然问道。

      卑路丝咬牙,目中喷火的吼道:“要你们狗命的人!”

      随着卑路丝的回答,四人顿时惊慌失措,有人想去抓自己的衣裤,有人拿着皮鞭抽来。

      此时,卑路丝手一伸,临空一把抓住皮鞭,ᕴ然后一个突刺,弯刀冷光״砍了出去,当即杀了一个正在作恶的水鬼。

      然后,卑路丝左胯ꝺ两步,追上另一个水鬼的后背,双手握刀竖劈,又从背后斩死一个水鬼。

      这时候,活着两个眼见卑路丝杀红眼,怪叫了一声,就想冲出门外。

      卑路丝那会让他们逃跑。

      卑路丝立刻回身追击,在门口弯刀刺出,捅穿一水鬼后胸,然后身体一个旋转,弯刀三百六十度转弯,在最后一个水鬼踩到门口时,猛的一刀从他的脖子上砍过。

      哐!

      弯刀穿过这水鬼的脖子,重重的砍在门框上,刀面红血顺着血槽流出。

      这水鬼眨了几下眼,嘴唇微动,咔!…头颅从脖子处断裂,随即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至此,四个死有余辜的水鬼全部被卑路丝击杀,他们到死都不知道船房已经뾠被人攻入,也不知道卑路丝是谁。

      而且,这四个水鬼正是绑架乌依古尔与黛绮丝的罪魁祸首,实乃该死。

      待到四个水鬼毙命后,卑路丝才收回了弯刀,看向了蜷缩着的两个ᤞ女孩。

      突然的战斗吓到了两个女ᕺ孩,血腥的场景让她们对卑路丝产生了恐惧。

      긽“不要杀我们!”

      两个女孩泪眼连珠,相拥在一起,惊叫道。

      卑路丝怜悯的看着她们,见她们衣不遮体,于是抓起了水鬼的衣服,披在了她们身上,道:

      “放心好了,我是来救你们的”

      卑路丝温柔的笑了一下,两个女孩出神的看着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