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吧视频激活码

      忽听外面一阵掌声雷动䏨,有个悦耳清脆的声音,调高却温和的说道:“欢迎诸位莅临我们冰风堡的皇家拍卖行,읾我是今晚的首席拍卖官,李仙儿,接下来由我主持本场拍卖ু会,请诸位遵守拍卖秩序,下面请上今晚第一件拍品,四品双头虎魔晶,起拍价一千万魂晶币。”

      周云和杜止汐相㸒视一眼,纷ꊓ纷透过窗户向下看去,果真是蒯李仙儿,她穿着一袭得体的牡丹长裙,以前冒冒失失的感觉,如今变成了成熟与妩媚,真个牡丹花开,富丽堂皇。

      周云忍不껹住笑道:“原来李仙儿从见习师转正后,咛到这当首席拍卖官了。”

      杜止汐道:蓄“好看么?”

      周云一呆道:“怎么突然问这个?”

      杜춗止汐笑了笑道敌:“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给你们俩牵啀个姻缘线。”

      周云啼笑皆非,不再吱声,看向了李仙儿。

      只见她正有条不紊的主持着拍卖流程,而那四品双头虎魔晶最终以一千六百万魂晶币成交。她笑道:“恭喜这位伯伯拍得四品双头虎魔晶。下一件拍品,玄阶初级斗技,迅춯雷掌。起拍价,两千万魂晶币。”

      周云不禁苦笑:“四品的起拍价就ﯲ两千万魂晶좆币,那八品九品的该多少魂晶币?”

      杜止汐道:“八品九品的宝物有价难寻,求之不得。拍卖行一般都是四品五品的,六品的寥寥无几,七品以上的更是前所未有。”

      周云훔暗喜:那自㫎己练得功法是无价之宝了?덿

      最终这玄阶功法被一位青年拍得,估计他是主修雷属性的,不然何必花了三千八百万魂晶币,下血本去买一本玄阶斗技?

      拍卖仍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周云站的有些倦了級,回到座位上,掀开了茶碗,此茶清香扑鼻,乃是二品的碧螺春,他轻轻品了一口,入嘴甘甜,一条浓郁的茶香线直入腹内,而茶水中的灵气直췳接被结丹吸入。他不禁感叹,有钱真好!

      不知过了多久,饮周㵫云和杜止汐皆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却听李仙儿仍中气十足的朗声道:“诸位,到了今晚的压轴拍品了,本拍卖行也是刚得到一件六品神兵,金翎枪。六品神兵的威力,我想诸位比我清楚,它的起拍价是七千万魂晶币。”

      “八千万!红”

      “九千万!”

      “……”

      六品神兵,倘若太初境쮹强者使用,基本能一招斩杀启灵境巅峰高手。庚如果使用得当,枪法高超,太初境初期强者,面对太初境后期强者꜕,仍有一战之力,可想而知它的价顉值。

      而那些冰风堡的太初境初期将军们,一个比一个喊得急头白脸,恨不得把那些和他们竞拍的一掌拍ᖍ死,显而易见,렅他们今晚来此ꐡ正是为了ᓞ这金翎枪。

      周云心痒难耐,他若有钱,非릞也买上一柄神兵用用。这样⠄那些结丹境和黄庭境的高手,就不敢轻易与他为嬽难了。

      “一万五千万魂晶币。”

      “两万万魂晶䅃币。”

      砇隔壁包厢忽ਯ传出탟了一声低吼,喧哗的场景霎时安静了不少。但周云只觉耳熟,只听心唳细如㥻针的杜止汐小声说道:“是今天与你斗酒的那人。” 価

      周云恍然大悟:“竟然是他!”

      “三万万魂晶币峧。”

      鳦隔壁包厢直接道:“五万万魂晶陃币!”

      立时楼内鸦雀无声。

      李仙儿也是呆了一呆,从她主持拍卖至今为止,这是她第一次拍出的天价,这佣金几乎抵得上今晚其它拍品之和,她微笑着朗声道:“六品神兵,金翎枪,五万万魂晶币第一次,五万万魂晶币第二次,五万万魂晶币第三次。”咚的一囔下敲了一下㼵锤子,道:“成交캚。”

      李仙儿又笑道:“感谢大家今晚参加本行的튭拍卖会,本行特意准备了答谢晚宴,请诸位务必赏光。”说着离开了拍卖台,去了后室。

      不一会,那金翎枪就送到棿了隔壁包厢。良久,忽听隔壁包厢有人叫道:“不会吧?差二百万魂晶币?没钱你喊什么喊?”

      那人道:“不就二百万魂晶币,你容我一会,马上ᵵ给你拿来。”

      周云听见后心下过意不去,若非与他斗酒花了二百万魂晶币,这人也不至如此窘迫,冲杜止汐道:“能借我二百万魂晶币么?”

      杜止汐浄知㸷他何意,躔给了他二百万魂晶卡。

      周云谢过后,出了包厢进了隔壁,只见屋里除了那金袍男子,还有两뭕位拍卖行的主事。这俩位主事满脸不耐烦之色,那男子在身上东摸西摸,就是没有魂晶卡了。周云笑了笑孏道:“兄台,这是你今天的二百万魂晶卡,酒不错。”说着递给了那二位主事。

      这俩人接过后瞪了那人一眼,拂袖而去。

      那人目光中略有感激,道:“是你啊。”却没再看他,双手缓慢的举起丈许长短,通体金色,枪尖金光流转的金翎枪,他像抚摸孩子般爱不释手╞,渍渍赞叹。꘱

      周云十分理解,若这⥲把枪是他的,估计他也能抱着睡七天七夜。

      那人欣喜难抑,目光中全是金翎枪,直到周云干咳了一声ꩲ,才回过神,他打着哈哈道:“快请坐。”

      周云落座后,那人恋恋不舍的把金翎枪收进了玄晶石,而这时答谢酒ᑯ菜正好被漂亮的女^见习师端进屋来,那人爽朗一笑道:“看来我又要请你喝一杯了。”

      周云待她们离去后,笑道:“今日多亏了兄台的好酒,使我突破到了结丹六段,按理说,该我请你。”

      这人略微一怔道:“如此说来,你吐酒那賟会是突破了?可以呀,我像你这般大时,才刚凝出真力气旋。”

      周云倒了两杯酒똁,含笑递给他一杯道:“兄台客气了。小弟第一次喝酒能结识兄台,真是我周云的幸事隯。”

      这人沉吟片刻,接过酒道:“在下武枫,承蒙小兄弟抬举,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孂却见杜止汐走了进来,语气中带丝惊讶道:“你是武佑大陆第一ꬳ宗门神武宗的大弟子,武疯子,武枫?”

      몚 武枫轻微一笑道:“我就知道说出姓名,定会惹来麻烦。”

      武佑大蛔陆与寒霜大陆隔海遥望⚮,寒霜杺大陆在北,武佑大陆在寒霜大陆的西南,相距不算甚远,称鏏得上是邻居。

      杜止汐忙道:“你不必慑多虑,我们是岚霖宗的弟子,不会向别人吐露你的行踪。”

      武枫来了兴致道:“原来你㓴们是岚霖宗的弟子!你们的大弟子白羽飞如今是何境界?”

      杜止汐道:“启灵境后期。”

      武枫“哦”了一声。

      周云好奇道洞:“那武大哥您如今是何境界?”

      武枫道:“太初境初期。”

      周云瞠目结舌,颤声道:“太……太初境?”

      蜓 杜止汐冰然道:“九幽㞳大陆又分九门,神武宗是中三门,我们岚霖宗是ᅪ下三门,你又何必大惊小凿怪?”

      九幽大陆每块大陆,皆有一䘴个最强宗门辖制咒全陆大뱅大小小的修炼门派,但因实力高低强弱有分,被民间修炼人士,排出了上三门、中三门、下三门。而神武宗是中三门,岚霖宗是下三门。

      周佐云知是自己失态,惹她这岚霖宗宗主嫡传弟子不悦了,当即闭上了嘴巴。

      武枫干笑两声道:“什么中三门下三门,都是修炼之士,茶余饭后的闲谈罢了㇀。来,周……周……”

      周云忙道:“周云。”

      뒚쁀武枫笑道:“周云小兄弟,我记住你了。来,我敬你一杯。若非你걤的ፎ二百万魂晶币,只怕我今天还真有点麻烦。”

      周云讪笑道:“要谢就谢我师姐吧,那魂晶卡是她给我的。”

      武枫干脆给杜止汐又斟了一杯道:“我敬你们俩。”

      ⺣杜止汐也落座了,三人满饮一杯。

      武枫又给他俩斟上,且态度自然,毫无中三门大弟子的架子和狂妄,他道:“我是听说冰风堡拍卖六品金属性的兵器,背着师父偷跑出来的,不能久留。喝完这壶酒,我们就此别过吧。”

      杜止汐心里清楚,神武门以金属性为主修功法,《金道诀》更是名震九幽,与他们冰风堡的《流云诀》퐼不遑多让,而这武疯子必也主攻金属性,得知有六品金属性的神兵,自然不会放过。对了,为何伯父还不来呢?

      ൈ ƚ三人说说话话,酒რ已喝得见底,他俩看得出来,武枫虽客气,但没把他们俩当回事,毕竟人家已是太初境的强者,他俩皆是结丹境,人家动个小指头就能把他俩压死,居䶩然द能坐这陪着他俩喝믪酒鯑,已经绂很有涵养和风度了。

      酒足饭饱,武枫起身ﱤ抱拳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

      二人正要还礼,屋门猛被推开,为首的是一位满面阴沉,威风凛凛的中年男子,他眼中寒光闪烁,在周云三︌人脸上打量了一下,冲武枫道:“你怎知我们流云诀的最后一重?”

      武枫略微一愣:“我怎知你们流云诀的最后一重?”

      裐周云干笑两声道:“武大哥别误会,他们是找我的。”

      武枫露出诧异之色道:“你是冰风堡的皇家世子?不对⩎啊,冰风堡王室姓杜啊………”

      周云道:“我不是冰风堡的人。我只是来物归原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