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电信光宽带

      ࡇ“大师狃此话是何意?”

      陆林在一旁的桌子前坐下,倒了杯茶水。

      룮为难和尚同样坐下,叹息道:“实不相瞒,十五年前,贫僧的一位恩人丢失了自己的孩子,十五年来,贫僧一直在寻괦找。”

      鉸 说着,拿出一块碎裂的龟甲放在桌子上矞,继续道:“第一眼见到施主,贫僧便觉得有些熟悉,在刚才,贫僧돌询问过此玄龟之甲,奈何龟甲耗尽最后一丝灵性,忽然碎裂,如此只能亲自询问施主。”

      䴊“此龟甲是万年玄龟身上的一块B鳞甲,具有灵性,可占卜。”

      “十五年前,贫僧在龟甲的指引下,在明月城内置办了一座小小寺庙,于茫茫人海놺等待五年后,有一天,孟施忾主第一次来寺庙郩上香,죳那时候,一直沉寂的龟甲忽然有了动静。”

      “通过龟甲,贫僧得知想要找痯到恩人的孩子,必须得从孟施主身上着阎手,也ﳂ是贫僧誓死要救下孟施主的原因之一。”

      “捄之后的十年来,贫僧通过龟甲不断验证,檏可始终一无所获。。” 

      웝“直到今天,刚才,在询问龟甲施主是否是那孩子后,龟甲忽然彻底碎裂。”

      “所以,贫僧才如此一问。”

      “…”

      不是相亲。

      陆林有点失望,同时又感觉很刚狗血。

      ৚ 这具身体是孤儿,今年十五岁,时间上还真对的上,正巧今天来救孟婉儿,龟甲的指引也没错,就是十五年的时间久了点。

      琢磨再琢磨,可能性很大。

      ꖥ 所以,亲生父母要找上门了?

      陆林无语了下,反应平淡道:“哦,虽然很理解大师和那位恩人的心情,但很抱歉,你们找错人了。”

      道观挺好,认亲就算了。

      无论是缘分ェ注定还是别的原因,两世为聶人的他都不想再多出一对父母。

       对此。

      큌为难和尚温声道:“龟甲碎裂,贫僧无法验证,不过还有一个办法,此龟甲曾经沾染过那孩子的鲜血,如此哪怕碎裂了,但只要再遇Ꮬ到那孩子的鲜血,ᢨ还是可以验证一二。”

      “可否请施主滴ﶎ一滴血在龟甲上面?”

      “…”

      陆鿣林叹息。

      怎么一开始明明是来救人的,到现在却变的如此狗血了。

      “滴血就算了,大师一定是多虑了,别看我长的嫩,但实际上我今年二十五岁,对不上。”

      陆林说着便起身,打算离开。

      茙人救了,撤了撤了,滴血꺴认亲什么的再也不见。

      为难和尚跟着起身道:“施主不滴血,贫僧也可以确认,施主便是贫僧那位恩人的孩子。” 

      陆林头也不回。

      为难和尚继续道:“龟甲碎裂,说明孩子已经找到了,没有继续存在下去的意义。”

      陆林无动于衷,继续前行。

      ꁀ  为难和尚忽然跪了下来,禐道:“施主,十五年,贫僧找了十五年,恩人也因孩子丢失而入魔被困镇魔司,被折磨了十五年,至今还未解脱。”

      岬“施主…”

      “…”

      陆林脚步一顿,冷声打断道:“与我无撕关,告辞。”

      为难和尚大声道:“施主,镇魔司乃人间炼狱,被困其中十五年,恩人尝遍所有折磨仍旧没녥有放弃,始终等待着孩子的消息,恳求施主滴血,贫僧无以回报,愿为施主㋒世臖世代代做牛做马。”

      Ⱉ “若施主当真不是,为何不敢滴血证明!”

      屋门口。

      陆林抬头看向天边的夕阳,心下莫名烦躁起来。

      就这么走么…

      这种事若㽳是不理会,直接离开,怕是会成为心头的一根刺。

      资 可恶啊邃。

      就不该来这里,这样的话也就没有这么多事了。

      罢了,滴个血而已,都两世为人了还犹犹豫豫,纠结不断,这种感ꮦ觉实在是不爽。

      如果不是,那自然最好,自己也能心中坦荡衽。

      如矾果是的话…

      뻝陆林无言,杀气化剑,划破手指后回身屈指一弹。

      一滴血破空而去,落在那碎裂的一块龟甲上。

      龟甲没反应。詒

      ⺖ 陆林松了口气,淡淡道:“뢠都说了我不是。”

      为难和᧗尚无比失望。

      ⒌值此之际,龟甲微稍颤,而后忽然合拢,射出一道光瞬间命中陆林的眉心,化作一枚印记后缓缓消失不见。

      见此。

      ㋛ 为难和尚当即喜极而泣,口練中激动道:“找到了,找到了꜉,娘娘,贫僧终于找到了…”

      无憎言中,陆林摸了摸眉心,欲哭无泪。

      淦啊…

      与此同时。

      玉朝都城玉京城,镇魔司内深处羮,一间华丽奢侈,鷏宽阔如宫殿,一点也不像牢房的牢房内,浴池中,一位绝美妇人正在闭目泡扸澡。

      一旁,两位侍女小心翼翼舿的服侍着,小声不断。

      “娘娘一个月前心神忽然寂灭,只留下一具身体,也不知道为何会忽然心死。”

      “十㍌五年来,娘娘把自己关在镇魔司内,理都鹑不理陛下一下,ꡐ定然是因为孩子,如今弁忽然心死,很可能是因为那流落在外的孩子…”

      “可恶,陛下真是坏人,得不到娘娘的心,却还是要想方设法的得到娘娘的身体。”

      “一个月前,娘娘心神刚灭,냣陛下就将身体患有䶊先天绝症的情妃心魂转入娘娘体内,想要占据娘娘的身体继续活下去,当真可恶。” ί

      “活着的时候欺负娘娘,死了后还不放过娘娘,连同她人夺走娘娘的身体,陛下好쫶过分。”

      “嘘,Ӌ小点声,情妃虽然与娘娘命数不合,心魂与身体至今也还没有融合好,但万一醒了,被她听到了就麻烦了。”

      “哼,才不怕她,大不了随娘娘一起走,这破癶地方早就不想呆了,要不是娘娘的身体还在,还需要찭照顾,人家早就随娘娘离开了。”

      “…”

      嘀嘀咕咕间,两个侍女不忘认真清理着面前一动不动的娇뵀躯。

      忽然。

      娇躯颤抖。

      敃 娘娘缓缓퇏睁眼。 稵

      侍女被吓襸了一跳,脸色瞬间ཡ煞白。

      醒了ນ。

      情妃融合好身体,醒了。

      这么说刚才的话被对方听到了。仕

      呜呜,完蛋啦…

      侍女瑟瑟发抖,道:“娘娘,您…”

      绝美妇人神色恍惚,心神悸动,轻声道:“我儿诈尸了。”

      侍女茫然。

      忽ၘ然。

      绝美妇人脸쉫色一变,冷笑道:“死悉灰复燃,哼,这具身体现闣在是我的,至于你那儿子,指不定是被什么人夺舍了,与我一样夺走了你那儿子焐的身体。”

      闷哼一声后,绝美妇人神色平静下来,淡淡道:“聒噪。”

      一旁,两訫个侍女全程懵逼。

      什么情况?

      绝美妇人慵논懒随意的打了个哈欠,好像蕕刚睡醒的样子,道:“想要我的身体,做梦。”

      “呵呵,没想到我儿没死,如此甚好。”

      “得准备个见面礼。” 곿

      婝“唔,废掉那个白痴,将皇帝的位置给我儿坐。”

      “不错,此见面礼非常不错。”

      “就这么愉洀快㎭的决定了。”

      “…”

      绝美妇人心情愉悦的抚摸起池水中自己那完美动人的娇躯。 죑

      两个侍女倒吸口凉气,面퍴面相觑,无言了。

      入魔后的娘娘还是一如既往的…

      酈 霸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